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八章 瑧王子与胡丽娉

正文 第八章 瑧王子与胡丽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叮咚呆呆怔怔半靠在胡力瑧怀里,随着马奔之势颠簸俯仰。腰里仍旧箍着胡力瑧结实的臂膀,臀下仍旧坐着胡力瑧粗壮的大腿。而在俯仰之间,她柔软的身体,更是不停碰撞着胡力瑧宽阔厚实的胸膛。

    胡力瑧真的一点也不瘦,水叮咚甚至能够感觉到他胸肌的发达与柔韧。——可是这拥有着英俊容貌健美身躯的男人,起码在此刻,没让她感觉心跳,只让她感觉心怯。

    她没有办法离得胡力瑧远一点儿,只能尽可能地转移心思,想念着她远在天边的未婚夫张旻。想着张旻的温柔体贴,想着张旻的海誓山盟。就在她满怀酸楚,有一种想要落泪的感觉之时,一声娇媚的笑声传至,纵然此刻快马疾奔,劲风灌耳,那声音却竟听得清清楚楚。

    “瑧王子,好些年不见你的踪影了,你到何处逍遥快活,竟然谁都不知你的去向?”

    水叮咚抬脸一望,不由得心中暗暗吃惊。不是吃惊“瑧王子”三字,事实上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三字有何含义。她吃惊的是,就在她张目望处,有一个红衣女子,如一团红云般,居然从前边一颗大树之上,飘飘悠悠落下地来。身形婀娜,姿态优美。当真如天女临凡,仙子落尘。

    昨天被挂在树上的时候,水叮咚曾亲眼看到一个红衣女子、和一个绿裙女子各执长剑打得异常激烈。虽然当时居高临下,她无法将两个女子长相五官看得十分清晰,但今日一见这女子从树上翩然落地,她立刻便已认出,这就是昨天那个红衣女子。

    而一旦看清那女子相貌,水叮咚更是目瞪口呆,就像昨日一眼看见姓罗的等人迎面而来的时候一个模样。只不过昨天她是万万没想到姓罗的等人也会穿着古代服装,而今天,她却是被红衣女子无与伦比的美貌所震骇。

    当真就是无与伦比!那一刻,水叮咚油然想到的,只有八字形容: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丽娉姑娘,别来无恙否?”胡力瑧不答那女子问话,而是淡淡反问回去。水叮咚昨日曾听到过绿裙女子呼唤她的芳名,依稀正是“胡丽娉”。

    “我还能有什么好不好的呢?不过是在仙苑谷中慢慢混时间罢了!怎能像你瑧王子出身王族,可以置仙后令旨于不顾,在这凡尘俗世逍遥自在!”

    他两人对答数句,水叮咚居然完全没有听进耳里,只是眼瞅着胡丽娉无双美貌,始终难以相信这世上居然能有如此天仙化人。

    直到胡丽娉眼波流转,向着水叮咚一瞥,脸上露出盈盈微笑,说道:“这小姑娘生得倒清秀,也难怪大天白日就被瑧王子搂在怀里丢抛不开。瑧王子在凡间风流快活倒没什么,谁让瑧王子有赤王赤妃撑腰呢?只是提醒瑧王子一句话,可别投入太多感情,要不然像璨太子那样妄图娶一个凡间女子入仙苑,那可就触碰到仙后大忌了!”

    她这话依旧没能引起水叮咚太多惊诧,毕竟她本来说的就不是普通话,何况在汉语词汇中同音不同字的情况所在多有,如“仙苑”、“仙后”、“赤王赤妃”等,听在水叮咚耳里根本就是莫名其妙。倒是胡丽娉一旦露出笑容,更是神光离合,媚态横溢,足以令全天下所有男子心动,全天下所有女子妒忌——这全天下的女子当中,自然包括她水叮咚。

    “我的事不用丽娉姑娘担心,倒是丽娉姑娘怎么也从仙苑谷里出来了?”胡力瑧淡淡一问。

    胡丽娉扬起衣袖,露出几根纤纤玉指,如兰花形状在鬓边轻轻一拂,这才开口作答:“我们虽然没有瑧王子这般自由,却并不是完全不许游历凡间,只要不在凡间显露真相,那就不算违背仙后令旨。倒是瑧王子,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迷魂法术,若让仙后知道,即便有赤王求情,只怕瑧王子也难逃处罚吧?”

    她这番话先说“凡间游历”,再说“仙后令旨”,到最后甚至道出“迷魂法术”四字。水叮咚越听越惊,回脸向着胡力瑧一瞅,却见他脸上依旧淡淡而笑,既无惊诧,更无惊慌。

    “我虽然使了迷魂法术,却并不曾伤人性命。况且他们醒来之后,完全记不得当时发生了什么事,自然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就算仙后要罚我,也不会罚得很重。倒是丽娉姑娘这一次应该不是一个人出来的吧?却不知丽娟姑娘现在何处?”

    胡力瑧后边两问未曾落音,胡丽娉“啊”的一声,一张美绝尘寰的脸蛋上,居然显出惊慌之色,一句话脱口而出:“你你你……谁说我是跟丽娟妹妹一起出来的?你别在这儿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胡力瑧仰起脸来“哈哈”一笑,“就算你没跟丽娟姑娘一同出来,也用不着如此惊怕吧!你会如此惊怕,莫不是丽娟姑娘已经被你害死了?”

    胡丽娉银牙咬紧,但也不过瞬眼之间,她脸上便又现出嫣然笑意,说道:“瑧王子说我害死了丽娟妹妹,可有什么证据没有?如果有,尽可到仙后面前告我!如果没有,我倒要告瑧王子恶言诬陷了!”

    “我是不是诬陷,你心里自然清楚!但我知道仙后之所以将丽娟姑娘定为太子妃人选,不过是为了笼络墨王。我自然没有证据证明丽娟姑娘已经死在了丽娉姑娘手里,但如果丽娟姑娘老不露面,再有风声吹到墨王耳里,说他本家的亲侄女因为太子妃的名头已经被人害死,丽娉姑娘想想,墨王会不会善罢甘休?一旦让墨王怀疑到丽娉姑娘身上,就算丽娉姑娘乃是仙后最宠爱的弟子,仙后可还愿意一心袒护丽娉姑娘?”

    水叮咚从这番话中,自然能够听出胡力瑧所言“丽娟姑娘”,正便是前日在山坡上跟胡丽娉大打出手的那位绿裙女子。而胡力瑧之所以能够判定“丽娟姑娘”已经被胡丽娉害死,或许还是从她口里得知了两女相斗的讯息,这才心有疑虑,出言试探。而胡丽娉大概自以为此事做得天知地知,突然被胡力瑧一问,难免惊慌失色,正好被胡力瑧抓住了把柄。

    不过胡丽娉很明显不是易与之辈,初始虽有慌张,此刻却已恢复镇定从容,一双媚眼从胡力瑧身上转过,落在水叮咚脸上身上,忽又展颜笑了起来。

    “我说瑧王子怎么会突然有这般古怪想法,想必那日躲藏在大树上的,就是眼前的这位小姑娘了!只可惜我当时只以为是个普通凡女,未曾主动亲近,不想居然是瑧王子的凡间相好,当真是失敬得很啊!”

    水叮咚眼瞅她顶多二十来岁,却口口声声称呼自己小姑娘,心中颇有滑稽之感。只是他两个又是“仙妃凡女”,又是“谋杀诬陷”,更加上胡丽娉说到“失敬”二字,眼中光芒闪烁似有怨恨之意,水叮咚就算想笑,也笑不出来。

    “你不用这般恨她!”幸好胡力瑧很快接口,“有句话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何况我根本不需要她出面作证,只要吹些风声到墨王耳朵里,墨王自然会追查到底。所以……该怎么做,丽娉姑娘自己拿主意。”

    他这话明显是有要挟之意,水叮咚听得莫名其妙,胡丽娉却心知肚明。

    “看来瑧王子还真是对这个小姑娘一往情深啊!”胡丽娉一阵娇笑,忽而面色一端,“瑧王子既然话说至此,咱们不妨定个契约!我今日就当没见过瑧王子,回去到仙后面前,我一个字都不会提。对瑧王子的这个小情人,我自然也不敢得罪。不过瑧王子也要管好自己的嘴巴才行!”

    “这个嘛……”胡力瑧作势考虑,不过很快便点一点头,“胡丽娟并非我赤族中人,她死不死的跟我没关系。也罢,我就卖给丽娉姑娘一个交情就是!”

    “难怪人家都说瑧王子比起璨太子跟瑄王子要滑头很多,今日我才知所言不虚!明明是瑧王子心亏理屈,如今倒是要瑧王子卖给我交情了!不过我承了瑧王子这个交情就是,日后若有借重瑧王子的时候,瑧王子可别忘了今日交情!”

    “好说好说!”胡力瑧微笑点头。

    胡丽娉转身要走,忽又停步,回脸笑道:“不如送瑧王子一条讯息!我听说瑄王子正在到处寻找瑧王子,而且是受仙后指派!凭瑄王子的本事,只怕不日就可与瑧王子碰面,到时候瑧王子可别以为是我漏了口风!”

    胡力瑧脸色一凝,胡丽娉再不多话,盈盈一笑,宛如弱柳扶风,嫋嫋娜娜转入大树之后。

    水叮咚回脸看看胡力瑧俊美到极致的脸庞,心中纵有无数疑问,到最后也只归结到两个问题。

    “你当真……是由这个年代……穿越到二十一世纪去的吗?”她问,问得很虚弱。

    “我跟你说过的,只是你不信罢了。”胡力瑧回答,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嬉皮笑脸。

    “那么……她叫你瑧王子,你难道……竟是王族后裔?”

    “可以这么说。”胡力瑧简短肯定。

    水叮咚微微一叹,重新将眼光投向远方,感觉心里充满了茫然,与惶惑。

    她是一个无神论者,她既不相信穿越,更不相信神鬼精怪,可如今这个观念,似乎正面临考验。

    她感觉浑身都没有半点力气,甚至连思想都要冻结起来,到最后只能再次当起鸵鸟,闭上眼睛在胡力瑧怀里睡熟。

    (请看第九章《秦家堡降妖三雄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