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七章 他好像真会使妖法

正文 第七章 他好像真会使妖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胡力瑧大皱眉头,水叮咚也有些胆战心惊。虽然到此刻她仍旧希望是在“古风重新”之中,但眼瞅着一众差役气势汹汹,倘若这“古风重现”居然“重现”到上刑罚、坐牢狱,那可就求告无门、悔不当初了。

    “罗公子,奴家可有好些日子不曾见你了!”姓温的女子抢先开口,看得出来跟姓罗的颇为相熟。

    只可惜姓罗的这会儿没心情跟她调笑,反而伸出手来阻止她靠近。

    “温姑娘,本少爷今日有事,你还是安安静静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好!”一边说,立刻回脸喝令一众差役,“还站着干吗?还不将这小子捆绑起来带回衙门慢慢审问!”

    那十来个差役纷纷呼喝涌将上来,吓得小食摊上其他食客慌忙起身四散躲避。食摊老板赶紧出来打躬作揖,那些差役哪里理他,反将桌椅板凳踢得到处乱飞。不过瞬眼之间,就只剩水叮咚跟胡力瑧之间的小木桌还好好地摆放着。

    胡力瑧长声一叹,说道:“昨儿就叫罗公子不要多事,罗公子偏不肯听,今日还要再跌个跟斗才肯罢休么?”

    “这小子果然真横!”

    领头的一个差役斥骂一声,将手中铁链一抖,便向着胡力瑧头上套来。胡力瑧不慌不忙微一闪身,顺手一扯,将他旁边一个差役扯将过来。那领头的差役铁链套人的本事原是十多年的拿手好戏,这一套果然套个正着,却没想到用力一扯,竟是他自家兄弟被扯得一声惊呼,差点儿跌倒。

    领头的大吃一惊,赶忙松手。其他差役稍稍一愣,便既一拥而上。胡力瑧生怕伤到水叮咚,不等众差役奔近,先已展开身形,如飘风一般四面游走。只听得“呛啷”直响,“哎哟”连声,一众差役四面跌出,钢刀铁尺纷纷脱手。姓罗的大吃一惊赶忙后退,胡力瑧却于此时到了他的身侧,伸出手来,在他肩上轻轻一拍,笑道:“罗公子,还是听在下的话,不要多事的好!”

    姓罗的被他一拍,居然浑身上下动弹不了,只吓得不能说话,只是点头。胡力瑧微微一笑,走过去一手牵住目瞪口呆的水叮咚,一手摸出十几个铜板扔在那唯一站立着的木桌上,便丢下罗公子一众人等,潇潇洒洒回去客栈。

    直到走进客栈,水叮咚才算是省过神来,回脸瞅着胡力瑧,满脸挂着不能置信。

    “你……居然会武功?而且……居然这么厉害?”

    胡力瑧淡然一笑,不作应答。水叮咚定一定神,才又问他:“我昨儿在树上,看见有两个女孩儿拿着剑飞来飞去打得十分激烈,难道……那都是真的吗?并不是你故意请人在哪儿演戏?可为什么……到了二十一世纪,反而没有一个人会那种武功?”

    “你看到的那两个女子,都不是普通人,要不然就算武功再高,也不可能飞来飞去!只不过随着科技进步,各式各样的发明创造抑制了人类自身的潜力,所以……这个年代的武功,的确是比二十一世纪的武功高明很多。比如《水浒传》上的‘神行太保’,虽不能当真日行八百里,但如果去到二十一世纪,短跑长跑不可能有人跑得过他。”

    水叮咚哑口无言,愣愣地好一阵,才又喃喃发问:“不是普通人,那她们……能是什么人?总不会是……仙女吧?”

    后边两字出口,她自己都觉得十分滑稽。瞅瞅胡力瑧,居然没有马上笑出来,而是稍微想了一想,这才回答:“这个……你以后慢慢就会知道!这会儿不要胡思乱想,咱们还是尽快赶到西安,先找到张旻再说吧!”

    水叮咚无话可说,如果真是已经穿越,她唯一希望的,只能是尽快找到张旻,之后再求胡力瑧将他二人送回二十一世纪。

    她其实也没有什么行李好收拾,只是拎了她早上已经打好的一个小包裹,便随着胡力瑧下楼算清房钱,之后牵了马匹,依旧二人共骑,向着西城门的方向而行。

    不想尚未行近西城门口,突听得背后马蹄震响,人声喧闹,有人呼喝叫道:“别走脱了逆贼!”

    水叮咚方吓一跳,已经有数匹快马抢到前边,很快圈转马头,拦在路中。胡力瑧只好勒住马匹,水叮咚四面一瞅,但见无数官兵迅速合拢,将他二人围在中间。大概是怕了胡力瑧武功高强,一个个张弓搭箭,蓄势待发。

    “臭小子,你还有本事显威风吗?”姓罗的骑着马缓缓行进人圈,满脸的得意与凶狠,让他那张本来颇显俊秀的脸庞,多了几分狰狞与丑恶,“兄弟们都听好了,只要这小子一动,立刻放箭!”一边说,姓罗的仍未忘记怜香惜玉,居然向着水叮咚展颜一笑,“小姐能否自己从马上下来?我今儿无论如何放不过这小子,小姐如此美貌,倘若为这小子伤了自身,那就可惜得很了!”

    水叮咚眼瞅着四面皆被利箭瞄准,只吓得一颗心“扑嗵”乱跳。她像昨天一样,是打横坐在胡力瑧身前的,所以一回脸就能看到胡力瑧的脸。却见胡力瑧眉梢拧紧,脸色阴沉,两眼瞅着姓罗的,缓缓缓缓问出一句话来。

    “罗公子,你当真就要这么多事么?”

    这“多事”二字,当真令姓罗的闻之心惊,赶忙驱动胯下坐骑,躲在两个张弓搭箭的官兵身后,这才脸现冷笑,说道:“你小子还敢嘴硬,信不信我一声令下,立刻让你小子万箭穿身!”

    他这话绝非虚言恐吓,水叮咚一惊之余,又向着胡力瑧转眼一瞅。恰好看见胡力瑧眼中似有绿光一闪,水叮咚正以为是不是自己眼花,却听姓胡的“啊呀”一叫,居然从马上跌落下地,就在地上连连翻滚,只叫“头痛”。

    一众官兵吓了一跳,几个领头的赶紧下马察看,眼瞅姓罗的在地上翻滚来去,直慌得抓手的抓手,按脚的按脚。

    “罗公子,到底怎么啦?快来人啊,快去请医生!”

    官职最高的一个扯起喉咙一声喊。本来正张弓搭箭对准胡力瑧的一众官兵,被他喊得同时一愣,就好像突然听到了指令一样,居然一个个收弓卸箭,无论是骑马的还是步行的,纷纷调头全都向着城里狂奔。骑马的奔得快些,步行的跑得慢些,急得那领头的高声叫喊:“喂喂喂,你们都去干什么?”

    “请医生!”

    一众官兵同声呼喝,当真是气势惊人。把那领头的吓了一跳,愣愣地回脸看看仍在地上翻滚哀嚎的罗公子,嘴里自言自语念叨两声:“是啊,该去请医生!”

    话一说完,他连马都不骑,居然撒开步子也向城里奔去。剩余几个仍守着太守公子的小头目慌忙问他:“你干吗去?”

    “请医生!”

    那人边跑边答。几个小头目相互一望,一个个神情恍惚同时点头:“是啊,要请医生!”

    他们几个竟也抛下姓罗的,就像集体梦游一样,全都向着城里狂奔而去。丢下几匹健马眼见得主人都跑了,先有一匹长声一叫,泼喇喇奔往了相反方向。另外几匹马奋蹄跟上,很快就跑得无影无踪。

    这番情形本来显出十分滑稽,倘若是坐在剧场里看戏,水叮咚必定会笑得花枝乱颤,奈何此刻身在其中,水叮咚未觉滑稽,只觉诡异。回脸向着胡力瑧一瞥,只见胡力瑧神色阴沉,一手仍旧搂着她腰,一手轻抖马缰,那马立刻缓奔向前。

    走出老远,仍能听见姓罗的哀嚎之声,水叮咚浑身僵硬,呆呆地半靠在胡力瑧怀里,居然不敢稍有动弹。

    一直到出了西城门,水叮咚终于鼓足勇气,小心谨慎开口相询:“那个姓罗的……突然头痛,还有……那些人纷纷都去找医生,不会是……你使了什么……法子吧?”

    “法子”二字,她本来想说“妖法”,可是话到嘴边,却不敢问得那么直接。而且一问既出,她竟不敢去看胡力瑧脸色,只是僵硬着身体,等着胡力瑧回答。

    “我不使这法子,只怕他们当真放箭会伤到你!况且姓罗的这样不识好歹,唯有让他们完全忘记我们俩,才不会纠缠不放!”

    水叮咚听他这话的意思,好像等姓罗的头不痛的时候,包括那些官兵在内全都记不得他们两个。这法子倒跟二十一世纪的催眠术有相似之处,水叮咚看过一场电影,上边说催眠术练到最高境界,可以让满场数百人听从催眠师的指令。

    她宁愿相信“催眠”,而不愿相信“妖法”。她甚至宁愿相信自己仍在“被催眠”中不曾苏醒,也不愿相信她经历的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是千真万确在现实中发生。

    “本来想静悄悄地赶紧找到张旻,可如此一来,只怕是已经惊动到其他人了,所以……咱们得加快速度才行!”

    水叮咚很想问问他惊动什么人,为什么会惊动这些人,却在开口之前,忽而想起他曾经说过“一旦施展大法术,会立刻惊动方圆十里以内其他狐族”的话,前后印证,莫非他所谓的“其他人”,其实并非是“人”,而是“狐族”?

    ——那当然绝无可能!如果说“穿越”多少还能找到几条科学理论作支撑,那所谓的“狐精狐族”,根本就是黄粱幻梦,远古谣传。

    (请看第八章《瑧王子与胡丽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