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抢个女人来做啥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抢个女人来做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被狼娃抱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也不知道跑了有多久,水叮咚心里越来越害怕,越来越担心。不仅是害怕这个狼娃不知道要抢她来做什么,更担心胡力瑧灵力受制,只怕是很难在短时间内赶来救她。

    她感觉狼娃抱着她跑过了一片平缓的山坡,忽然又开始往上攀爬。不过这一次没有攀爬多久,她感觉眼前一暗,狼娃抱着她进了一处山洞,将她小心翼翼放落地上。

    “你你你……把我抢来想做什么?”水叮咚脱口惊问,一边惊吓地向着洞里缩着身体,很快地,便紧贴在了冰冷的石壁上。

    狼娃一言不发,脸上也没有丝毫表情,只是在她面前跪了下来,两手前伸按住地面,却仰起脸来看着她,那感觉就像一只讨好主人的小狗样。

    水叮咚忽然想起,他是被狼养大的,应该会有一些狼的习性。

    狼的习性是怎样水叮咚并不知晓,但据说家养的小狗就是狼驯化而来,或许她像哄小狗一样哄哄他,能够使他暂时不对自己使用暴力。

    “你你你……能听懂我说话吗?”水叮咚好不容易冒出一句话来,竭力地不让自己嗓音颤抖,而让声音中显出些温和与柔软。

    狼娃依旧两眼瞅着她,忽然点了一点头。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把我弄到这儿来,是想干吗?”

    水叮咚一问出口,很快就发现这句话很不该问。因为她看见狼娃本就明亮的眼睛,显得愈发亮了起来,忽然倾身而上,将他灵活而结实的身体,覆在了水叮咚的身上。

    水叮咚大吃一惊!

    本能地,她就想挣手挣脚奋力挣扎。

    但就在她两手要贴上狼娃发达的胸肌之时,她却忽然意识到,这个男人不能完全算是人类,在他身上有着野狼的兽性。她的挣扎,只会激怒他,只会令他兽性大发。

    所以她的手很快上移,落在狼娃顶心,就像抚弄小狗一样,轻轻地来回摩挲。

    那狼娃耸起鼻子,在她身上嗅了几嗅,或许是水叮咚在他顶心的摩挲起了作用,他乖乖地退了回去,仍旧半蹲半趴在水叮咚面前,一双亮眼满带讨好地看着水叮咚。

    水叮咚浑身发寒,想颤抖,却不敢让狼娃看出她在颤抖。

    她当然已经明白狼娃抢她来的意思,这狼娃久居深山,大概还是第一次看见女人,他又是被野狼养大,只知道丛林间的法则,不懂得人类的情感与道德。他抢她来,无非是想让她当他的“狼婆”而已。

    可是她绝不能让狼娃看出她的虚弱与胆怯,因为丛林的第一法则,就是弱肉强食,她显得越虚弱,反而会令这狼娃更嗜血。

    所以水叮咚悄悄地、很努力地吸了一口气,向着狼娃展开一种“自信”到有些高傲的笑容。

    “你是想让我留在这个山洞里陪你对不对?”她问,竭力使语气显得轻松平静。

    那狼娃点一点头。

    “可是你看看我的头发,多顺溜啊!”

    水叮咚侧过头来,撩起一缕发丝在手上。狼娃立刻伸手,也用手指碰了一碰那缕发丝。

    “可是你再看看你的头发,”水叮咚伸出手,在他头上揉了一揉,“脏得都结成块了!”

    狼娃立刻伸手在他自个儿头上揉一揉,脸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但是眼神里,却分明有些沮丧之意。

    “所以,你带我去附近有水的地方,先让我帮你洗洗头好不好?”

    狼娃侧过头去想一想,忽然起身走到洞口,向着洞外警觉地一望,一言不发重新进洞,弯腰将水叮咚复又抱起。

    水叮咚强忍住没有惊呼出口,反而挂着满脸僵硬的笑容,老老实实任由狼娃抱起。那洞甚是宽敞,狼娃直起身来,都没有碰到洞顶。

    水叮咚被他抱着出到洞外,向着外边只瞥了一眼,就吓得差点要伸手拽住狼娃的那条虎皮披肩。

    狼娃的这个山洞,居然是在悬崖峭壁之上。比起之前她跟胡力瑧歇宿一晚的那个山洞,这里的地势更加险峻。

    “咱们去那边找条小溪帮你洗头吧!”水叮咚向着左方一指。

    她方才虽然闭着眼睛,但隐约感觉是从左方上来。而且放眼望出去,右边全是陡峭的悬崖,而在左下方相隔十多米处,就是一片平缓的山坡。

    而她之所以想到帮狼娃洗头,固然是为了拖延时间,更是为了能够走出山洞,让胡力瑧更容易找到。

    可是她有她的小盘算,她却忘了这个狼娃并不真的只有狼性。他的心思灵巧,其实并不下于任何人类。

    甚至因为在狼窝里长大,为了求生活命,出自本能的他会对任何事情都要多加小心。

    就比方他会指使狼群向胡力瑧攻击,他自己却从后门溜进屋里,不仅将水叮咚悄悄掳走,而且蒙住了水叮咚尖叫的嘴巴。

    如今也是一样,水叮咚向着左方一指,他却忽然纵身而起,抱着水叮咚向着右方悬崖中跳落下去。

    水叮咚惊呼声未落,狼娃在石壁上凸起的一点蹬了一下,继续向着右侧飞速下降。如此这般连续几蹬,已经偏离了上方洞穴数十米远,水叮咚感觉身上一稳,狼娃已经稳稳站在了悬崖底部。

    水叮咚但觉一股凉风扑面而来,定眼看时,却见陡峭的山壁之间,居然有一条细小的缝隙,缝隙里渗出山泉,在地上汇聚成一个清澈的小水潭。

    狼娃将水叮咚放落下地,水叮咚抬脸上望,只见绝壁万仞,已经找不到那洞口是在何处。

    这一下弄巧成拙,只怕胡力瑧就算找到了狼娃藏身的山洞,也未必就能发现崖下有人。

    水叮咚心中发愁,耳听水声哗啦,回过脸来,却不由得又羞又急,慌忙转身。

    就在她仰头上望的短暂瞬间,狼娃已经扯下了披风跟围裙,连脚上那双兽皮长靴也蹬脱在地上,就那么赤条条地站在水潭里,正在用手往身上泼水。

    “你你你……干吗脱了衣服?”

    水叮咚羞呛之余脱口而出,随即想到她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人类,在这狼娃的理念里,很可能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羞耻。

    果然那狼娃“呜呜”的叫了两声,水叮咚心里很清楚,她再要这么羞羞答答,说不定狼娃就要走上来直接将她抱到水潭里了。

    当此情形,她只能强忍羞呛,只当面对的根本不是一个男人。

    所以她回过身,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可一旦回身,狼娃那标准的男人身体立刻又映入眼帘。

    那水潭并不深,而且水质异常清澈,狼娃的身体,可说是毫无保留全部呈现在水叮咚眼前。

    或许是常年在山里奔跑,他的肌肉不是很发达,但却异常结实,一条一条经络分明。

    水叮咚吸口气,强迫自己的眼光只停留在他的上半身,眼瞅他两眼希冀看着自己,水叮咚赶忙低头在水潭边稍稍一瞅,随即走至水潭跟前,在一块突起的大石上坐了下来。

    “你到我跟前来,我帮你洗头!”水叮咚说,尽量显出平静温和。

    狼娃立刻赤条条地顺着水潭边走了过来,就在她面前跪趴在水滩里,并且低下头来,等着水叮咚帮他洗头。

    然而水叮咚伸出手来,却没有落上狼娃的发顶,而是情不自禁,手指抚在了狼娃后背上的几道伤疤之上。

    那伤疤异常丑恶,而且连续三道,从狼娃后颈处向右一直划到狼娃的右腰,就好像是被什么野兽恶狠狠地抓伤过一回。

    水叮咚本来心软,眼瞅那三道伤疤如此显眼,可想而知他当时只怕已是命悬一线。又没有一个亲人、甚至是一个人类在身边照料,真不知他当时是怎么熬过来的。

    “你爹娘呢?你到底是为什么会落在狼穴里,你爹娘难道就没有找过你吗?”

    她伸手轻抚狼娃后背伤疤,已经令狼娃浑身自然而然开始紧绷,再听她语音奇怪,狼娃抬脸一望。

    眼瞅她眼中竟似有泪光隐现,狼娃先是呆了一呆,然后他伸出手来,用手指轻轻触碰一下水叮咚的眼角。

    水叮咚本来没想落泪,可是被他这么专注地轻轻一碰,水叮咚忽然激发了隐藏着的来自于母性的慈爱之情,居然抑制不住地,泪珠就从眼中滚落下来。

    狼娃用手指沾着她的泪珠,放到嘴边****一下,然后他忽然做了一个很突兀、却很自然的动作。

    他躺了下来,将头搁在了水叮咚的膝盖上。

    水叮咚真的不想哭,尤其面对着这样一个半人半狼,她只该感觉到恐惧。

    可是,当狼娃闭上眼睛,就好像是一个孩子,赖在了母亲怀里,她居然无法抑制的,眼中泪水滚滚而落。

    她没敢出声,只是让泪水安静流淌,一边伸出手指,轻轻梳理着狼娃乱糟糟的头发。

    很奇异的,她不再害怕这个一半人性一半狼性的男人,反而在那静谧之中,她感受到了来自于狼娃内心的茫然与孤寂,也感受到了狼娃对她的仰慕、爱戴、甚至是敬畏。

    (请看第七十二章《兽性的决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