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人性与兽性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人性与兽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确实有一个什么东西在水叮咚身上乱闻乱嗅,水叮咚甚至可以感觉到,有一股热热的气息,虽然隔着几层衣服,依旧熏得她浑身发毛。

    而就在她尖叫出口的同一时间,一个黑影从她身边蹿出山洞。那动作迅快敏捷之极,就像是一匹灵活的黑豹,一下子就隐身在了山洞一侧。

    水叮咚惊魂未定,好不容易闭住一直在尖叫的小嘴,这才发现外边天色微明,胡力瑧自然没在她的身边。她之所以没有感觉寒冷,是因为在她身上居然盖着一件衣服。

    抖开看,是胡力瑧穿在袍子里的那件贴身上衣。胡力瑧的袍子现正垫在她的屁股下边,如果胡力瑧无法使用任何法术,那此刻他岂不是裸着上身?

    水叮咚心中忽然涌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胡力瑧灵力受制,会不会因此现了原形?刚刚那个在她身上乱闻乱嗅的东西,会不会就是胡力瑧?

    她越想越感觉有这个可能,尤其刚刚那东西肢体灵活,行动敏捷,看起来真不像是一个人。

    更何况,在这荒山野地,胡力瑧又怎么可能丢下她一个人在山洞里?

    “胡力瑧,是你吗?”水叮咚大着胆子唤了一声。

    洞外静悄悄的一阵,水叮咚正想干脆起身到外边看看,却有一个黑影慢慢凑到了洞口,向着洞内探头觑看。

    此时天色并未大亮,那东西由外往里看,只因背着光线,水叮咚只能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和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但就是这黑乎乎的影子,和亮晶晶的眼睛,水叮咚可以确认,那不是狐狸,也不是其他什么动物,那是一个人。

    水叮咚勉强按捺住想要再次尖叫的冲动,向着那人仔细打量。

    那人看起来年纪并不大,虽然他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脸上也是黑乎乎的,但是他下巴上,却没有胡须。

    “你你你……是什么人?”水叮咚鼓足勇气颤声一问。

    那人没有回答,一双晶亮的眼睛只是定定看着她,忽而耸耸鼻子往洞里嗅了一嗅,又偏过头去往洞外嗅了一嗅,突然一扭身,仍就像是一匹灵动的野兽,隐藏在了山洞一侧。

    水叮咚赶忙起身,大着胆子走至洞口一瞄,却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倒是有一股香气传入鼻孔,转脸去看,胡力瑧正从左侧的山腰间奔了过来。

    他身上果然没有穿着上衣,不过他上身也并非完全****,在他身上还剩一件薄坎肩。这种坎肩在二十一世纪已经很难看到,但是在这个年代,那才是男人最贴身的内衣。

    “你已经醒啦?我估计你醒了以后肯定会饿,所以去掏了一个野鸡窝。这跟前地势陡峭,没有地方架火烧烤,只能在上边烤熟了才回来。”胡力瑧说,一边走近山洞,将撕开的半片野鸡递向水叮咚。

    水叮咚不接他的烤野鸡,而是颇为气恼地两眼瞪着他,问他:“你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留在山洞里,你就不怕我被野兽叼走了?”

    “我不是说过吗,你身上带着那颗隐形珠,任何毒虫野兽都不敢靠近你!”胡力瑧辩解。

    “可万一山匪来了怎么办?”

    “这地方既陡峭又隐秘,而且我就在上边,真要有山匪往这里来,我不可能察觉不到。”

    “可是刚刚就有一个人找到这儿来了!”水叮咚忍无可忍叫出来。

    胡力瑧瞅瞅她脸色,也耸起鼻子嗅了一嗅,忽而“咦”的一声,脸上现出十分诧异。

    “怎么啦?”水叮咚忙问。

    “怎么我闻着……既像是人,也像是狼?”

    “原来你也会闻啊?”水叮咚仍没好气。

    “我是狐族,自然嗅觉比人类要灵敏一些。”胡力瑧说,扬眉冲她一笑,“行啦,先吃东西吧!算我错,以后再不敢将你一个人丢下行了吧?”

    水叮咚嘟嘟嘴,这才接过那半只烤鸡。眼瞅胡力瑧裸露着肩膀与胳膊,那件贴身的坎肩,倒更衬托出他完美的男人体型。

    水叮咚不由得脸上一热,将另一只手上拿着的胡力瑧的那件上衣递了过去。

    “你赶紧穿上衣服吧!马上进入十月份了,还光着膀子,小心着凉!”

    “我哪儿那么容易就着凉了!”胡力瑧笑一笑,还是将衣服接了过去。

    水叮咚赶忙伸手接过他手上剩余的半只烤野鸡,等他穿上衣服,这才递回给他。再看手上那半只野鸡,却发现鸡肚子里好像有两只小巧的剥了皮的熟蛋。

    “那是野鸡蛋,我放在鸡肚子里一起烤熟了!”胡力瑧不等她问,先就跟她解释清楚。

    水叮咚嗅着实在是香气扑鼻,她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也确实感觉饥肠辘辘。当下不再多说,就坐在洞口,开始埋头吃鸡。

    她是真的饿了,将半只烤野鸡吃得干干净净。之后她问胡力瑧靠什么赶路,胡力瑧说道:“我灵力受制,没办法招一匹野马来骑,不过我刚用树枝扎好了一个架子,可以先把你背下山去,之后再找地方买马。”

    水叮咚张口想问他什么架子,胡力瑧已经从洞口一旁拎了一个木架子出来,随手往肩膀上一挂,再背向着水叮咚蹲下身去。

    水叮咚见那木架甚是简陋,但却很据匠心。下边有一块略宽的横木,自然是让她坐的。两根藤条扎住横木,往上挂在胡力瑧双肩之上。在靠近肩膀的地方,还有两根横条撑住他的后背。

    很明显有了这两根横条,水叮咚就可以直起身体,不至将她的胸脯,紧贴在胡力瑧后背上。

    然而如此一来,这两根横条却要承受很大的力量。换句话说,她是坐得舒服了,胡力瑧的后背,却会被这两根横条勒得很紧。

    水叮咚呆了一阵,不由想起从前秦玉昂也曾背过她,而且故意磨磨蹭蹭巴不得让她动心动情。

    而胡力瑧,天底下只怕是再也难找他这样的正人君子。

    “快坐上来呀!”胡力瑧回脸催促,“可能是有些不舒服,不过我走快一点,不会让你难受太久。”

    水叮咚吸口气,将眼眶中热热的感觉忍了回去。用手踮起那根横木,迈腿进去坐了下来。果然除了她的两条腿不得不岔开贴着胡力瑧的腰胯,她的上身却可以远离胡力瑧的后背。

    “我不是怕我不舒服,我是怕你硌得难受!”

    她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声音很轻。瞅着胡力瑧宽阔的肩背,她有一种“悔不当初”的感觉。

    “悔不当初”总记着胡力瑧是个狐狸精,结果却对秦玉昂动了心动了情;

    “悔不当初”错怪胡力瑧,以为他才是最大的骗子,结果又将自己的身和心,错交到了胡力瑄的手里。

    而今沧海桑田,胡力瑧还是胡力瑧,她已经不是从前的水叮咚。

    她不确定胡力瑧对她的关怀体贴意味着什么,她却能确定这一生一世,再没有第二个男人,能像胡力瑧这样,让她全心全意如此依赖、全心全意如此信任。

    即便日后回去了二十一世纪,即便总有一天她要嫁给一个平凡的男人做老婆,但胡力瑧,依旧会以一个最男人最君子的形象,深藏在她的内心里。

    “我没问题,虽然我灵力受制,但我身体素质毕竟不同凡人,所以这点难受不算什么。”胡力瑧说,一边站起身来,顺着洞外的一片山崖往上攀爬。

    他刚说这一片地势隐秘而陡峭,果然不假。水叮咚吓得尽量贴近他的后背,并用手紧紧抓着他的肩膀。生怕他肩膀上的藤条经受不住忽然拉断,她就要咕咕噜噜滚下山崖。

    幸好胡力瑧攀爬的速度很快,也不过十来分钟,就上到崖顶,之后看准方向,径往西南方向而行。

    水叮咚舒了一口气,仰脸看着头顶高大的树木。此时天已大亮,透过林木,可以看见蓝色的天空。偶尔两只晨鸟从林间飞过,那叽啾的鸣叫,更是让人心胸舒畅。

    胡力瑧走得既快且稳,好像是怕颠簸到了水叮咚一样。可他越这样,水叮咚更是坐不安逸,不大一会儿,就忍不住问:“你后背会不会硌得很难受啊?要不还是让我下来走一程吧!”

    “这儿离大路远着呢!真要你下去走路,一天都出不了山!你放心吧,我说了我的身体不同凡人,没问题的!”

    水叮咚仍旧无法释怀,就好像那两根横条硌着她的心一样。可是继续说下去,倒显得她关心太过,正想尽量转移注意力,恰好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野兽的嚎叫传了过来。

    声音很响亮,也很沉闷,好像就在前方不远。水叮咚自穿越以来,已经多次在野外宿夜,听这声音很像是老虎在叫,不由得心中吓了一跳。

    方想问问胡力瑧要不要绕路而行,紧随着居然嚎声连连,此起彼伏,就好像有无数野兽四面八方围上来了一样。

    “这这这……到底是什么野兽?”水叮咚惊心一问。

    “我听着像是狼群在追赶老虎!”胡力瑧回答,微微地皱着眉头。

    (请看第六十九章《非人非狼勇无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