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过往的恩怨仇杀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过往的恩怨仇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叮咚背靠着山洞石壁,想着璨太子对自己的恩义,也想着璨太子跟自己的上一世林轻颦的爱情纠葛,更想着在璨太子身上的种种谜团。

    反正一时半会也睡不着,她干脆转过头来,问胡力瑧道:“你说……璨太子既然知道林轻颦是被人害死,为什么会隐忍这么多年,并没有替林轻颦报仇雪恨?难道仅仅是因为……毒死林轻颦的胡丽娟是墨王的亲侄女?”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胡力瑧沉思回答,“只不过……璨太子所以将这颗隐形珠送于林轻颦做定情信物,正是为了保证林轻颦人身安全。这隐形珠虽是太子幼时玩物,却也是他耗费数百年时间才练成,其灵力不容小觑。何况这颗珠子跟璨太子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一旦林轻颦遭遇危难,即便这颗珠子保不了她,璨太子也会即刻赶到。以璨太子的本事,就凭胡丽娟,根本没有机会下毒害死他的心上人。”

    “你的意思是……真正害死林轻颦的,其实另有他人?胡丽娟不过是赶巧做了替罪羊而已?”水叮咚一惊追问。

    胡力瑧没有张口回答,只是缓缓点头。

    “可是……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凶手?不会是……胡丽聘吧?”

    “胡丽聘的本事,比胡丽娟高不了多少,所以,不太可能是她。”胡力瑧一言否定。

    “那……究竟会是谁?”

    胡力瑧但笑不语。水叮咚眼瞅他意味深长,脑中灵光一闪,不由得冲口说道:“你不会是怀疑……是仙后亲自下的手吧?”

    “我不是怀疑,我只是奇怪!”胡力瑧微微一笑。

    “奇怪什么?”

    “奇怪璨太子既然知道林轻颦是被人害死,他又怎么可能不报仇雪恨!”

    水叮咚哑口无言,脑海中一时纷乱如麻,良久良久,才喃喃说道:“怎么在你们仙苑谷,也会有这些人世间的倾轧争斗,阴险狠毒?”

    “既然修成人性,自然免不了人世间的善恶美丑兼而有之!”胡力瑧轻轻一叹。

    水叮咚又是良久无话,心里好像有诸多感慨,又好像压了一块石头般。到最终也只能幽幽一叹,不再去想人性的善恶美丑,而是转移到另外一个问题。

    “那你说……我身上隐藏的这股力量,会不会……跟璨太子有关?”

    她问这句话的时候,本来没想太多,然而话一出口,她却忽然想起之前胡力瑄说过她能够“采阳补阴”的话,不由自主,她就满脸发红,很后悔不该问这个问题。

    所幸进洞以后,她已经收起隐形珠。洞外月光微明,洞内却是一片漆黑,胡力瑧自然也注意不到她脸上的羞赧之意。

    “或许……当真是跟璨太子有关系!”胡力瑧沉吟回答。

    水叮咚张张口,又闭上,竟不好意思向下追问。幸好胡力瑧没等她再问,就一边分析一边说出口来。

    “璨太子曾经说……林轻颦答应陪他到天荒地老,并说林轻颦临死之前,已经服用了……,服用了什么他没说完,但我想,林轻颦不过是凡间女子,怎么可能陪他到天荒地老?除非……”

    “除非怎样?”水叮咚终于忍不住插口一问。

    “除非璨太子偷了玉霞宫的什么灵丹宝物给林轻颦服用,希望林轻颦也能够成仙得道,陪他活到千年以上。仙后之所以亲自出手杀了林轻颦,我估计……她不过是想从林轻颦体内收回这件宝物而已。只可惜这件宝物已经跟林轻颦的精气魂灵融为一体,仙后不仅未能夺回宝物,反而伤了林轻颦一条性命。到如今你身体里隐藏着的这股力量,我想,就是那宝物的灵力随着林轻颦的魂魄一同转世了而已。”

    水叮咚听得糊里糊涂,但想想仙后所作所为,却又感觉不寒而栗。

    “所以仙后让你把我诱骗到这个年代,并不是为了璨太子,而是……还想从我魂魄之中夺走这股灵力?”水叮咚喃喃而语。

    “应该是这样!”胡力瑧回答。

    “那为什么……我来了,她却入关练功?为什么她不等我来了之后,先从我身上夺走这股灵力再说?”

    “老实说我也不是很肯定,只知道近两三百年仙后极少会出凡入世,而且每次出去,一回来她马上就会闭关数日。所以我猜测,毕竟她年岁已经将近三千年,基本上已经到了我仙狐族寿命的极限,出凡入世对她的生理机能很可能有极大的影响。另外……她虽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但那是相对凡尘俗世而言。她可以大致推算出凡尘俗世将会有什么大的事件发生,却推测不了仙苑谷中将要发生的事情。她可能没想到胡力瑄会这么快就将你带进仙苑谷,与其苦等,倒不如趁着你还没来闭关修炼。等你到了之后,她才更有把握从你的魂魄里边将这股灵力剥夺出来。更加上墨王对她忠心不二,有墨王替她管理事务,她料不到你不仅将我救了出来,而且连太子也会出头保你离开仙苑谷。”

    水叮咚耳听他长篇分析,老实说仍旧糊里糊涂,况且这都是胡力瑧的猜测,实情如何不敢确定。

    所以最终她只能幽幽一叹,紧接着下一个更现实的问题。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宝物,居然能够……随着魂魄一同转世?”

    她不过是自言自语,并没想胡力瑧会回答,不过胡力瑧还是很快接了口。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仙王是整个仙狐族唯一接受过仙师指点的人,仙师究竟留过什么宝物给他,仙王仙后秘而不宣,墨王跟我爹娘自然都无从知晓。”

    关于“仙师”,最先水叮咚从胡力瑄嘴里就听说过一回,后来赤王又提到过。而且这两人提到“仙师”的时候,好像都不愿意说得太多。

    水叮咚早就已经满腹狐疑,这会儿听胡力瑧再次提起,终于忍不住问出口来。

    “仙师……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

    胡力瑧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稍稍思忖了一下,这才字斟句酌缓缓开口。

    “在我们仙狐族进入仙苑谷之前,仙苑谷原是仙师修炼之地,有传说连仙苑谷本身,都是仙师创造出来。不过是不是事实,就没人敢确定了。后来仙王无意间闯入仙苑谷,仙师当时云游在外,等到回来,仙王已经有了人的思想,并且能够用人的语言向仙师求教。仙师见仙王天性从善,不仅没有将其逐出仙苑谷,还将仙苑谷让了出来给我们狐族修行。仙师自己则另觅灵根,再造仙界。之后数千年间,仙师再也没有回过仙苑谷。仙王活着的时候,曾出凡入世寻找仙师踪迹,却也只是得到仙师传给他的些许信息。知道仙师清修之地取名缥缈峰,该是在四川贡嘎大雪山上。但仙师不愿被人打扰,仙王虽然踏遍了大雪山的每个角落,也没能找到缥缈峰的一丝踪影。”

    这番话直让水叮咚听得瞠目结舌,良久,方喃喃说道:“可是你爹说,要让我们找到仙师,才能消弭你我的大祸。既然连你们仙王踏遍大雪山都找不到,我们又怎么可能找得到?”

    一想到“大雪山”三字,水叮咚就感觉困难重重。她不过就是一个弱质女子,既没能耐爬得上那大雪山,更没本事像“仙王”一样,踏遍大雪山的每个角落。

    “找不找得到,其实不在我们,而在仙师。”胡力瑧说。

    水叮咚稍稍一想,便明白了胡力瑧话中含义。此时已经无法可施,无论是为了制止仙后加害她跟胡力瑧,还是为了回去二十一世纪,她都必须找到“仙师”才行。

    她再次感觉前途未卜,心中空空荡荡不想再多说多问,靠在石壁之上,渐渐沉入梦乡。

    此时已经是九月底,她感觉越坐越凉,正用手抱着膀子,忽而感觉胡力瑧走进洞内,一惊睁眼,忙问:“你干吗?”

    “我现在无法变床被子给你盖,只能靠紧你坐着,以免到明天感冒了可就麻烦了!”胡力瑧说,已经挨在水叮咚身边坐了下来,“你放心,除非你主动,否则我不会对你图谋不轨!”

    他这话自然满含玩笑之意,水叮咚甚至可以想象他挑高的眉毛,和戏谑的眼神。那让她瞬间想起秦玉昂跟胡力瑄,一时心中百感交集,没有还嘴做嗔,而是将头主动靠在了胡力瑧肩上。

    胡力瑧好像很能理解她此时心境,也没再多说,只是轻轻用手揽住她的肩背。

    很温暖,也很踏实。没有跟秦玉昂或者胡力瑄在一起时候的那种心惊肉跳蠢蠢欲动,这一靠,就像靠着她这一生最可信赖的一个支撑,水叮咚很快就舒舒服服进入梦乡。

    ——她是被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吵醒了,就好像有什么动物在她身上乱嗅乱闻一样。

    豁然睁眼,首先感觉洞里光线依旧不够明亮,但也就在一恍神之后,水叮咚就极度惊骇尖叫出来。

    (请看第六十七章《人性与兽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