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璨太子的隐形珠

正文 第六十六章 璨太子的隐形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昨日随着胡力瑄进山,水叮咚心情愉悦,但觉满眼都是仙家美景。此刻美景仍在,却已经没有心情再作欣赏。

    胡力瑧也没有多话,只是携着她手默默疾行。水叮咚发现胡力瑧不过就是携着她手而已,她却好像借了胡力瑧很多力气,一路走来脚下轻飘飘的毫不费劲。

    不久行过那片小湖,远远看见草坡之上,就在那棵孤零零的大树下方,一个白衣男子站在那儿,就凭那优雅风姿,不用细看也知道,那是璨太子。

    水叮咚当然不会奇怪璨太子何以会走到了前边,跟着胡力瑧走至近前,胡力瑧抱拳唤道:“璨太子!”

    “行了,就不用这么多礼了!”璨太子微微一笑,眼光落在水叮咚身上,“我怕墨王仍要留难,所以送你们到此地!我害了你的上一辈子,这辈子我会尽我最大努力保证你的安全!”

    水叮咚心中一热,不由得眼圈红了起来。有句话到了嘴边,忍一忍,还是哽咽说道:“我虽然记不得上辈子的事情,但从昨天第一眼看见你,我就感觉……你是对我最好最亲的那个人!所以,你也要保重你自己,尤其是……在选择太子妃的时候,一定要看清她的品性,千万不要等日后后悔无穷!”

    她的意思其实是怕璨太子当真娶了胡丽聘做太子妃,在她眼里胡丽聘绝对是阴险狠毒集于一身。只不过有些事她不敢说得太清楚,只能含含混混加以提醒。

    “我知道,你不用替我担心,我还不至于是那种糊涂昏庸好坏不分之人!”璨太子被她眼中的泪光所感,愈发显得温柔怜惜,“我这里有一颗隐形珠,你将它带在身上,能够使我娘在短时间内追查不到你的行踪。遇到危急之时,你将它吞入腹内,还可使你隐去身形。你本身已经不受任何仙法邪术之侵扰,再有了这颗珠子在身上,当可保你安然无虞。”

    他一边说,一边将一颗晶莹透亮的珠子递到水叮咚手里。胡力瑧面色一变,脱口说道:“这隐形珠乃是太子心爱之物,是太子数百年修炼所得,太子怎么可以将它轻易送人?”

    “这颗珠子不过是小时候练成的玩物,放我身上其实没有多大用处。当年我曾将它送给轻颦当做定情信物,却不料她竟遭人毒害……”

    璨太子轻轻一叹,纵然时隔三十余年,他脸上依旧显出悲戚愤懑之色,一时之间说不下去。

    水叮咚张口结舌望着他,等他脸色转好一些,才喃喃一问:“你知道……林轻颦不是自杀,而是被人害死的?”

    她之前曾听胡丽娉说过,林轻颦乃是被胡丽娟下毒害死。胡丽娟之所以会死在胡丽娉手里,正是因为胡丽聘以此为要挟,致使胡丽娟心虚胆怯,这才被其所乘。

    却没想到璨太子明察秋毫,居然早就知道他爱的人并非自杀。可问题是,如果他早就知情,以他对林轻颦的感情之深,又怎么会隐忍至今,没有替林轻颦报仇雪恨?

    “我当然知道!她当时已经跟我情投意合,甚至答应陪我直到天荒地老,怎么会突然无端端的服毒自杀?况且她已经服用了……”

    璨太子越说越是声音响亮,但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却突然住口,终究还是控制住了情绪,只是脸上现出阴晴不定。

    水叮咚两眼看着他,良久良久,璨太子吸一口气,恢复之前的安逸与优雅。

    “总之我已经将隐形珠送给轻颦,而你既然是轻颦的转世,这颗珠子理当归你所有。我娘本事虽大,但只要你带上这颗珠子,她一时三刻也寻你不到。”

    水叮咚听他说话的口气,总觉着他跟他娘之间似乎颇有嫌隙。正不知如何接口,胡力瑧开口说道:“既然如此,水姑娘赶紧谢过太子厚赐,咱们真该出谷去了!”

    水叮咚瞅瞅手心里那颗晶莹透亮宛如水珠样的珠子,心中实是澎湃汹涌情思满溢,一时无话可说,只能向着璨太子盈盈拜了下去。

    璨太子赶忙伸手扶住,两眼瞅着她,忽而凑过嘴来,在她嘴角轻轻一吻,展颜一笑,身影消失不见。只听见他的声音说道:“瑧王弟,我把她交给你了,倘若有甚差错,你不用回来见我了。”

    水叮咚的眼泪“唰”的一下子落了下来,看着空荡荡的原野出了一阵神,胡力瑧说道:“咱们走吧!不要等墨王再赶上来,那就麻烦了!”

    水叮咚点一点头,伸袖抹一抹脸,正想问他该怎么走,胡力瑧已经握住了她手,直接向着那棵大树走了过去。

    那本来就是好端端的一棵树,树干须得两人合抱。水叮咚看见胡力瑧伸出手来,按压在大树树干之上,稍稍凝神静气,这才发力一推。

    那树随着他一推,竟而无声无息转动起来,直转了约莫一百八十度,树干上出现一道门户,门里烟雾袅绕,看起来既神秘,也有些让人害怕。

    胡力瑧回过脸来,冲着水叮咚鼓励一笑,握紧她手,向着那烟雾袅绕的门洞里走了进去。

    水叮咚只感觉到一阵晕眩,就好像随着胡力瑄进谷的时候那样,仿佛整个身体都掉了个儿一样。

    等到好不容易定下心来,却见四周已是漆黑一团,抬眼望,天上繁星点点,一弯月牙挂在西方的天空,看起来像是凌晨时分。

    “我们在哪儿?”感觉到胡力瑧仍然握着她手,水叮咚虚弱一问。并非身体上的虚弱,而是心理上的。

    “我们是在太行山靠近新乡县的一个大山谷中。”胡力瑧回答。

    “太行山?”水叮咚不由得惊呼一声,“怎么会跑这儿来了?我们进去的时候,明明是在武当山!”

    “胡力瑄难道没有告诉你,仙苑谷贯连四海,其实处处都有出口入口?只不过随着四季变换,出入口的方位也会随时发生变化,而且大部分出入口转瞬即逝,所以……”

    他说到此处,便不往下说,只是含笑看着水叮咚。

    水叮咚回想从前胡力瑄说过的话,不由得一边琢磨,一边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进去的时候,可以选择一个比较稳定的入口,但是出来……所有出口都可以,而且不能自主选择?”

    “聪明!”胡力瑧赞许地一笑,“仙狐族人进谷的时候,可以准确推算出最近的一个比较稳定的入口在哪个方位。而像那些转瞬即逝的入口,即便能够推算出方位,也很难把握时机进入。但是出来的时候,没有这个限制。”

    “那也就是说……只要出了谷,就不怕会被马上抓回去了?”

    “果然聪明!”胡力瑧呵呵一笑,“因为出来的时候是随机的,没有人能够自主选择,所以墨王就算马上派人出来抓我们,也很可能离我们在千里之外。”

    水叮咚本来还有些担心,这一下子踏实不少,抬起脸来看看黑漆漆的天空,忍不住又问:“那为什么刚在谷里的时候天才刚亮,这会儿却像是大半夜了呢?”

    “因为穿过通道也需要时间呀,只不过我们感觉不到而已!”

    水叮咚这才恍然大悟。她心里其实还有很多疑问,不过眼瞅四周黑咕隆咚,还是要先找个地方歇息一会儿才行。

    胡力瑧明白她的心思,不等她问,已经伸手向着左边一指,说道:“那边应该有个山洞,我们去那边歇息一晚,到天亮再赶路吧!”

    水叮咚应了一声。胡力瑧稍一转念,又说道:“我如今灵力受制,没办法施用法术,不过你那颗隐形珠有夜明之效,你拿出来照照亮吧!”

    水叮咚没想到那颗珠子有这么多的用处,赶忙从怀里掏了出来。一片淡淡的光晕立刻从珠子上散发出来,就好像月光一样,照得四周景物朦朦胧胧。

    胡力瑧牵住她手,沿着山谷往前行了一阵,攀上一道不高的石崖。

    有胡力瑧在跟前,自然不用水叮咚费太大力气。果然眼前出现一个洞口,借着隐形珠的光线,可以看到里边还算干燥干净。

    胡力瑧脱下长袍铺在地上,让水叮咚靠着洞壁坐下,他则坐在洞口,既是给水叮咚守洞壮胆,也有些男女避嫌的意思。

    上一次跟胡力瑧同往西安,水叮咚已经知道他品性端方,虽然口齿有些轻薄,行为上却严守分寸。

    不由想起秦玉昂跟胡力瑄,心中一阵惆怅难受,想闭上眼睛赶紧睡觉,可是感觉上明明刚睡过一夜,何况靠着洞壁也不舒服,一时根本毫无睡意。

    偏偏几声野兽的嚎叫远远传来,更是惊得水叮咚一下子坐正身体。

    “别怕!这大山里边难免会有狼豺虎豹,不过有隐形珠带在你身上,这世间小到蚊虫鼠蚁、大到毒蛇猛兽,皆不敢靠近你身。”胡力瑧立刻回脸安抚。

    水叮咚本来就了无睡意,这一下更是心潮起伏。

    (请看第六十六章《过往的恩怨仇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