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前因后果渐分明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前因后果渐分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叮咚迷迷糊糊浑浑噩噩,好像困在这光柱之中,连思想也会逐渐停顿。

    但就在她感觉要失去意识之前,在她体内忽然有一股热气升腾而起,而且越来越热,越来越烫,渐渐地好像整个身体都要燃烧起来一样。

    那种感觉实在是很可怕,也很煎熬,她禁不住大叫一声,同时手脚用力猛然一挣。忽然之间,她感觉自己从空中跌落,耳边听到胡力瑧连声叫着:“叮咚!叮咚!”

    她努力地想要看看胡力瑧的脸,却在那一瞬之间,失去了知觉。

    不过很快的,她就听见有人在轻轻唤她名字,睁眼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胡力瑧守在她的床前,正两眼一眨不眨看着她。

    她也看着他,那一刻,她居然一句话也不想说。

    从水叮咚的意识上来讲,跟胡力瑧其实只分开了不到一个月而已,可这段时间实在是发生了太多事情,即便用沧海桑田来形容也不为过。

    眼瞅着胡力瑧依旧俊美、但却比之前略显清瘦的脸庞,水叮咚不知怎么的,就感觉鼻中一酸,眼泪就从眼角滚落下来。

    是胡力瑧把她从二十一世纪诱哄到了这个年代,但此刻,却只有胡力瑧能够算得上是她唯一信任、也唯一能够依靠的人。

    “别哭!”胡力瑧立刻伸手,将水叮咚从床上抱了起来,紧紧地揽抱在怀里,轻轻地拍打着她肩背安抚。

    可是他越是安抚,水叮咚反而更加抑制不住,就在他怀里哭得抽抽搐搐,一边哭,一边使劲捶打他的胸膛。

    “都怨你,是你把我弄到这个可怕的年代,让我经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我真是恨死你了!”

    “是,都是我不好!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再把你送回二十一世纪去!”

    “可是张旻已经死啦!就算回到二十一世纪,所有事情都变不回去了!”

    一说起这个,水叮咚是真的充满怨恨。不仅是怨恨胡力瑧,同时也怨恨她自己。

    张旻的确是贪财贪色,但,有几个男人不贪财贪色呢?张旻会死得没有尊严,完全是被她连累的。

    “是,我知道我对不起张旻,不该把他也牵扯进来,可是……如果不让你知道他的真实品性,你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离开他跟我一起来仙苑谷?只是我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一个秦玉昂,结果……”

    他住口不再往下说,水叮咚实在是不想听他提到秦玉昂,遂吸吸鼻子,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坐正身体,又用手摸了摸泪水的脸颊。

    “你承认……从一开始就是想哄骗我来仙苑谷了?那你直接带我来就是,何必这么多弯弯绕绕的?”水叮咚说,还是感觉心里堵得慌。

    “我跟你说过,最开始的时候,我见你在二十一世纪生活得快快乐乐,我本来是不想打搅你的生活的,我没有骗你,如果不是你要嫁给张旻,我真的永远都不会去跟你打那个赌!而且即便跟你打了赌,我也没将你穿越到你的前世……也就是林轻颦刚刚去世的那个时间点,我选择把你穿越到林轻颦去世三十年后,正是希望这三十年的时间过去,璨太子可以对之前跟林轻颦的那段感情进行反思和梳理,到时候……你们俩真的见了面,璨太子不至于像从前那样鲁莽冲动不计后果。而你,也可以有选择、有拒绝的机会。”

    胡力瑧说的这番话,如果是早一点听到,水叮咚肯定难以理解。

    但如今已经跟璨太子见过一面,而璨太子确实如胡力瑧所言,有这三十年的时间,他对从前跟林轻颦的那段感情已经有了冷静的思考与反省,从他那一段很理性、也很真诚的话,便可见一斑。

    “我已经害过她一次,不可能再害她第二次!更何况我爱的那个人已经死了,虽然水姑娘确实是她的转世,但,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情,都已经跟从前大不一样,我顶多能当她是妹子,不可能再当她是情人!”

    然而令水叮咚难以理解的是——

    “既然你已经考虑到三十年的时间过去,璨太子必定会有反思反省,不太可能像从前那样狂热冲动不计后果,那你又为什么没有带我直接来仙苑谷,早点让我见到璨太子,不就早点把事情了结了吗?你又何必拼了性命也要阻止……其他人带我进来?”

    “我之所以没有马上带你进仙苑谷,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想让你先认清张旻的真实品性,可是……在跟你一路同行的过程当中,你的活泼乐观,你的率真调皮,却让我……越来越后悔不该把你穿越到这个年代来。再等到……我发现仙后要找你只怕未必全是为了璨太子,我更是无论如何也要阻止你到仙苑谷来。”

    “可是……仙后找我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呀?如果不是为了璨太子,难道……”水叮咚忽然想到一个可能,禁不住一下睁大了眼睛,“你不会觉得……她是为了我身体里隐藏的这股力量吧?”

    “很有这个可能!”胡力瑧没脸色凝重,微微点头,“之前……我跟你少有接触,虽然我知道你是林轻颦的转世,但却不知道你身体里隐藏着这股力量。直到秦百江替你探脉的时候发现,后来我趁着你睡觉,也偷偷探过你的脉,我发现确实如秦百江所言,在你身体里隐藏着一种非常强大、只是没有被开发利用的力量!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仙后找你不是为了璨太子,而是为了……得到你体内的这股力量。”

    “啊”的一声,水叮咚从床上猛一下子坐直身体。

    “得到我体内的力量,她想怎么得到?”

    胡力瑧赶忙竖起一根手指到嘴边,示意她小声一些,这才开口说道:“在这仙苑谷中,咱们还是不要多谈此事,等出去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水叮咚满腹疑团,可是想一想仙后的能耐,也不敢继续追问,定定心,换个话题。

    “是你把我从光柱中拉出来的?我记得我好像也被困在那道光柱里了!”

    “不是!”胡力瑧立刻摇头,“那道光柱名叫锁灵源,本来是专门用作惩罚族人的一个刑具,还是仙王活着的时候设置的,连仙后都不能将其撤除。况且仙后又另外加了禁制,我的手根本就无法伸进光柱里边去。”

    “那我是怎么出来的?”水叮咚追问。

    “是你自己体内的那股力量起了作用,我看见你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之后你就从锁灵源中跌落出来了。”

    水叮咚一时无语,她当时确实感觉到身体里好像有一股气越来越热,越来越烫,原来又是那股力量在起作用。

    “我以为……你一定恨死我了,却没想到,居然是你把我救了出来!”胡力瑧说,眼中毫不掩饰地涌现出无限温柔。

    水叮咚被他看得脸红,不能不嘟嘟小嘴嗔他一眼。

    “我没想救你,是你爹娘跟我说了半天好话!况且是你把我弄到这个年代来,我还想找你把我送回去呢,自然不能任由你关在洞里啥事都不管!”

    “人家说属鸭子的,我看你就是!”胡力瑧略显无奈地摇一摇头,随即从床前站起身来,“我去帮你弄些东西来吃,之后你身体倘若能够支撑,我们就得赶紧离开仙苑谷了。”

    “现在是什么时间?”水叮咚忍不住一问。

    “按照二十一世纪的时间,应该是在早上五点多钟,我估计墨王很快就要找来责问我怎么敢偷偷解除刑罚。仙后闭关,这些事他肯定要过问。”

    “可是,我听你娘说,在锁灵洞受刑对你们仙狐族伤害很大,你现在……已经完全好了吗?”

    “也不能说完全好了!”胡力瑧轻轻一叹,重新在床沿坐了下来,“刚在你昏睡的时候,我爹娘已经修复了我受损的真元。但……我身上被仙后加的禁制,我爹娘却没有办法解开。换句话说,我现在就跟一个世俗凡人差不了多少!”

    “那那那……我们真要出去之后,再遇到天狐族的人了怎么办?”

    “这个你放心!首先我虽然灵力受制,使不了法术,也用不了‘火影电光’,但我本身的根基还在,除非是遇到蓝嵬嵬一流,天狐族的其他狐精基本上还不是我的对手。再加上我爹娘拼着大耗灵力,在我身上加了一道护身灵障,即便是蓝嵬嵬,他也只能打败我,但却伤害不到我。我爹娘之所以没来看你,正因为他两位灵力损耗太大,这会儿正在运功调理。”

    水叮咚不由得心生羡慕,想起自己那一对离异了的父母,禁不住轻发感慨:“你爹娘待你真好!”

    “是啊!”胡力瑧点一点头,再次站起身来,“真不能耽搁下去了,我看你精神还好,要不让丫头进来帮你换身衣服,之后我们吃些东西就赶紧离开吧!”

    水叮咚点一点头。胡力瑧展脸一笑,先转身走出房门。

    (请看第六十四章《多情自古空余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