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为情为义苦受刑责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为情为义苦受刑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叮咚打量屋里摆设,感觉这间房屋应该是专门接待客人的客厅一类。

    赤王妃伸手请水叮咚在客位坐下,自己坐在了主位,等宫女奉上茶来退出,赤王妃方开口问道:“水姑娘……真的想知道我儿现在的状况?”

    水叮咚赶忙起身,说道:“当然是真的,我其实……也挺担心他!”

    赤王妃点一点头,伸手请她坐下,这才接着说道:“我可以让你亲眼看看我儿状况,只是……我的灵力进不到锁灵洞里,只能在洞口让你瞧瞧。”

    水叮咚有些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方想开口追问,赤王妃忽然扬起手来,划了一个圆弧。

    水叮咚心中一跳,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飞了起来。而且“嗖”的一下子,就好像突然穿行了数十里路,眼前出现一座不高的石山。

    山下有一个黑漆漆的洞口,而她自己,就好像站在洞口向里窥看。

    水叮咚有一种突然陷入梦靥中的感觉,正有些浑身发毛,赤王妃温和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

    “不要害怕,你就在洞口往里瞧瞧就行了,洞里除了我儿胡力瑧,没有其他什么东西。”

    水叮咚听她提到“胡力瑧”的名字,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鼓足勇气就从洞口向着洞里仔细张望。

    洞里光线很暗,水叮咚要稍微适应一下,这才渐渐看清洞里的情形。

    她看见洞里好像十分宽阔,四面皆空无一物,只是在正中央的位置,有一道淡淡的光影从洞顶投射下来。

    光影中似乎有一个人影,四肢张开,眼睛闭合。看起来像是胡力瑧,然而那影子若有若无,根本不像实体,倒更像倒映在水中胡力瑧的一个虚幻的影像。

    “胡力瑧,是你吗?”水叮咚忍不住轻叫一声。

    那人影依旧闭合着眼睛,连一点动静也没有。水叮咚有点急了,再叫一声:“胡力瑧,到底是你吗?”

    一边叫,撒腿就想往石洞里边闯,但却在微微的一震之后,猛然之间省过神来,眼前光亮耀眼,她依旧坐在那间客厅里,赤王妃也依旧端坐在主位之上,一双美目充满悲伤地看着她。

    “我说过,我的灵力无法进入锁灵洞,所以只能让你在洞口看看我儿的情形。”

    “你你你……你的意思是说,我刚才看到的,是真实情形?”水叮咚一下子跳起身来,“那个……被困在光影里的,就是胡力瑧?”

    “是!”赤王妃颔一颔首,终于忍不住抬起袖子,轻拭眼泪,“仙后说……要罚他在锁灵洞里受七七四十九天苦,可是……当真在锁灵洞里待上七七四十九天,他的元神会大受损伤,日后……只怕我这白发人,倒要看着他这黑发人走在我前边了!”

    一边说,她更是用袖子掩了面孔,哽咽难止。水叮咚慢慢跌坐在椅子上,慢慢慢慢喃喃问道:“可是……为什么?”

    她的意思其实是问胡力瑧为什么宁肯受此重罚,也没有像胡力瑄一样,及时将她带回仙苑谷。

    她当然很清楚胡力瑧为什么会受罚,不过赤王妃会错了她的意思,很快吸口气忍住悲伤,又用袖子拭干眼泪,开口作答。

    “仙后怪他……没有及时将你带回仙苑谷!而且,我听说仙后亲自出谷,本来已经处罚过他了,是他自己苦求仙后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仙后这才允许他随着瑄王子一起去将你带回仙苑谷。但结果,他居然跟瑄王子又打一场!瑄王子迫不得已,只好擒了他回仙苑谷请仙后发落。仙后实在是气得狠了,这才痛下重手!而像这样重的处罚,在我仙狐族中,竟是第一次!”

    说到此,她再次伤心落泪。

    水叮咚早就已经千百次地思量过胡力瑧的所作所为,但却仍然没有想到,那次跟着胡力瑄一起出现,是胡力瑧苦求仙后才得来的将功补过的机会。

    或许他根本就不是想要“将功补过”,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已经打定主意要在胡力瑄强迫带她走的时候,与胡力瑄再战一场。

    而那个时候,他的灵力已经被仙后禁制泰半,换句话说,他是准备好了要拼掉他的这条命!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妃娘娘,我知道……他为何受罚!”水叮咚哽咽着,情难自已,“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宁愿受如此重罚,也不愿意带我进仙苑谷?甚至于,他拼了性命也要阻止其他人带我进来,难道仅仅是因为……是他带我来到这个年代,对我怀有抱歉之心?”

    “这个……我也不是特别清楚!那本来就是个傻孩子,从小他就替别人想的多,为自己想得少!他眉梢上的那个疤痕,就是被胡力瑄砍的。可是他一点都不懂得记仇,反而从小到大处处忍着让着胡力瑄。”

    她毕竟是个母亲,说起往事,难免带出了两句牢骚。水叮咚无话可说,只是陪着她一同落泪。

    赤王妃略发泄了两句,便收回了话锋,说道:“不过……他在被关进锁灵洞之前,倒跟我说过几句话,有两句话特别奇怪,我到现在都没明白。今日水姑娘既然来到仙苑谷,可否容我替水姑娘搭一搭脉?”

    水叮咚心中一动,想起秦百江和胡力瑄都曾说过自己身上隐藏着一股奇怪的力量,赤王妃突然要求搭脉,莫非是从胡力瑧口中听说了此事?

    她心中有些忐忑之意,不过还是站起身来,主动走到赤王妃身边。

    赤王妃伸手一招,水叮咚刚刚坐的那张椅子立刻移到了赤王妃身侧。

    水叮咚自然不会感觉十分惊诧,就便在椅子上坐下,将一支皓白如玉的手腕,递到赤王妃跟前。

    赤王妃伸一手端住她手背,另一手伸三根纤纤玉指搭在她腕脉之上,微闭双眼,细细探查。

    水叮咚两眼看着她的神情,忽见她眉梢一跳,睁眼向着水叮咚一瞅,眼中大显惊诧之色。不过没等水叮咚开口发问,她已经重新闭眼。

    水叮咚忐忐忑忑瞅着她温和而美丽的脸庞,又是良久良久,赤王妃终于睁开眼,并且缓缓收回了搭在水叮咚手腕上的那只手。

    “王妃……是不是探察到了什么不对?”水叮咚眼瞅她神情凝重,忍不住开口相询,“胡力瑄……跟秦家堡的人都说我身上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那是真的吗?王妃知道……这股力量从何而来吗?”

    赤王妃没答她话,就好像完全没听见一样。水叮咚眼瞅她美丽的脸庞显出疑惑的神态,正想多问一声,赤王妃忽然抽一口气,站起身来。

    “有件事太过重大,我必须再加确认!姑娘请稍坐片刻,待我去跟我们赤王商量一下,回头再来跟姑娘说话!”

    不等水叮咚多作表示,她便抬步出门。

    耳听赤王妃吩咐宫女在门口小心伺候,水叮咚心里禁不住阵阵发寒。回想赤王妃脸上凝重表情,竟不知自己究竟是惹上了什么样的大麻烦。

    幸好没过多久,赤王妃便重新回来,而且不是她一个人回来,随她一同来的,还有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男子。

    他身上并没有穿“王袍”之类,看起来跟胡力瑧平常的打扮相差不多。只是头发不像胡力瑧随便用一条布带扎起,而是戴着一顶小巧精致的红玉发冠。

    他貌相清雅,神态威严,伴在赤王妃身边,当真是一对神仙眷侣。

    水叮咚赶忙起身,按照这个年代的礼节,向着赤王福了一福,口中却呐呐无言,实在是道不出“拜见王爷”这几个字来。

    倒是赤王妃满脸含笑走进来扶住她手,说道:“姑娘不用多礼,赤王也不是循规蹈矩之人!他这会儿过来,是听我说了姑娘的事情,也想为姑娘搭搭脉而已。”

    水叮咚听说,忙红着脸点一点头。赤王妃亲手拉她在一张高脚木几旁坐了下来,将她一只胳膊搁在木几上。赤王坐在另一边,伸出几根手指,搭在了水叮咚手腕上。

    只是稍稍一搭,赤王脸皮上就猛然跳了一下,不过他没有即刻睁眼,而是又过良久,方缓缓收手,睁开眼睛。

    “怎么样?”赤王妃立即问。

    “你所虑并非没有道理!”赤王缓缓开口,神态极其凝重,“瑧儿之所以宁肯遭受重罚,也不肯带她来仙苑谷,只怕也是因为察觉到了这一点。”

    水叮咚越听越是云山雾海,不得不开口问道:“不知两位……到底是什么意思?能不能说得明白些?”

    (请看第六十二章《解铃还须系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