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引人伤感的一段情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引人伤感的一段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璨太子用手掂起陶罐,将里边的开水冲进旁边一个紫砂壶里。屋里本来就有一股茶香,再这么悬高一冲,更是香气氤氲,闻之欲醉。

    “这茶要稍稍等一下才好喝!”璨太子说,忽而向着水叮咚一笑,回过身去,一手扯下白玉墙壁上悬挂着的一块白绸,“你瞧瞧,这就是你的上一辈子!”

    水叮咚注目细看,原来白绸下边挂着一幅工笔肖像画,之所以用白绸遮盖,足可见璨太子对这幅画是有多心爱。

    水叮咚不由自主站起身来,径自凑到那幅画前细看。只见画中是一位宫装女子,高挽的发髻,曳地的长裙。神态稍显落寞,眉间略现轻愁。

    她名字叫作林轻颦,看来真是人如其名。

    水叮咚浑身僵硬,呆怔无语。如果说之前她心中尚有些许怀疑,那么现在,她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叫林轻颦的女子,可能真是她的上一辈子。

    并不是说这女子真就跟她长得一模一样,事实上这女子比她的身材要苗条一些,眉目五官也比她要细致清雅,如果一定要做个比较,两人顶多只有五分相似。

    但,就是这五分相似,却令水叮咚莫名其妙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出自灵魂的牵连与羁绊。

    “这个……真是我的前世?”很久,水叮咚宛如呻吟一般,喃喃出声。

    “毫无疑问!”璨太子一言肯定。

    水叮咚回过身,宛如梦游一般,重新在璨太子对面、亦即是胡力瑄身旁坐下,瞅着璨太子那张无与伦比的俊美脸庞,真的像是做梦一样。

    “可是我……一点儿你的记忆都没有!”

    “这不奇怪!”璨太子微微一笑,“无论是凡间仙界,能够记得上一辈子事情的,本来就没有几个。更何况……”他稍稍一停,才自嘲地接着往下说,“在你上一辈子,起码在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心甘情愿跟我好!你本来是喜欢你表哥的,是我对你一见钟情,想方设法占了你的身子,你才不得不将感情逐渐转移到我的身上。所以……你记不得我,是很正常的事情。”

    水叮咚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不是因为她记不清上一辈子的事,而是因为像眼前这位完美到天上人间无与伦比的男人,自己的上一辈子,居然是在被他“想方设法”占了身子之后,才不得不将感情逐渐转移到他的身上。

    是她不知好歹?还是她对表哥感情太深?

    如果让她猜测,应该这两者都不是,否则她不会因为被占了身子就“移情别恋”。最可能的原因,是这个年代封建礼教,不允许她对一个陌生男子产生感情。

    璨太子掂起紫砂壶,先将胡力瑄跟水叮咚面前的小茶杯里斟满茶水,才将自己面前的茶杯斟满。抬手示意胡力瑄水叮咚饮茶,自己也端起茶杯,呷了一口。

    水叮咚本来不懂品茶,可是方将茶杯放到鼻端,已经有一股清香沁入肺腑,再小小地啜饮一口,更是感觉那股香气从口腔窜到腹腔,再流窜到四肢百骸,当真浑身上下,无不舒泰。

    “这茶真的好好喝哦!”水叮咚禁不住赞叹出声。

    璨太子再次展颜一笑,却没有接她这句话,而是两眼看向胡力瑄,淡淡问道:“你跟她……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对吧?”

    水叮咚大吃一惊,真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当面问出这样的话来,回脸向着胡力瑄一望,他脸上仍是古井不波,只是正正经经开口作答。

    “是!”

    当着璨太子,他依旧惜字如金。

    水叮咚羞红着脸向璨太子偷眼一觑,却见璨太子微微一叹,紧接着的一句话,差点儿让水叮咚跌翻在地上。

    “是我娘……让你先占了她的身子,免得我再次对她动心动情对吧?”

    水叮咚只感觉脑袋瓜子嗡嗡作响,她以为她肯定听错了,她以为璨太子所言并非如她听见的那样。

    她呆愣愣地看着璨太子。可是璨太子却没有看她,而是两眼盯着胡力瑄,好像是等着胡力瑄回答。

    所以水叮咚无意识地也向胡力瑄看了过去。

    她多希望看到胡力瑄马上摇头,但是胡力瑄没有。

    他既没有看璨太子,也没有看水叮咚,只是盯着茶几上仍在冒着热气的那个陶罐。

    很久,很久,茶室里寂静无声,终于,胡力瑄说了一句话出来。

    “是,仙后……确实这样吩咐过我!”

    水叮咚心中一痛,眼中一热,差点儿就要当场落泪。

    她感觉自己真的好傻,也好惨!人间的男人骗了她一次,没想到这仙狐族的瑄王子,又一次骗了她的身,骗了她的心。

    她很想跳起身来,指着胡力瑄一通大骂,可是璨太子却伸出手来,轻轻盖在了她的手背上。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害了你的上一辈子,又连累你的这一辈子!”

    他两眼看着水叮咚,眼神中是真的充满愧疚,也充满真诚。

    如果真要追根究里,所有事情的确是因璨太子而起,可是璨太子不过是爱了而已,并没有想过要害谁,也不是他指使胡力瑧把她水叮咚骗到这个年代来。

    所以水叮咚一点也不怪璨太子,甚至于,在最初的激愤之后,她觉得胡力瑄都没有太大过错,他不过是听从“仙后”指令而已。

    错的,是她自己!

    明知道胡力瑄乃是狐族异类,可是她不禁对他动了心,而且在他“恩爱缱绻”的表象之下,对他动了真感情。

    “其实我娘根本没必要这么做!”璨太子长长叹息,再次回过眼光看向胡力瑄,“我已经害过她一次,不可能再害她第二次!更何况……我爱的那个人已经死了,虽然……水姑娘确实是她的转世,但,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情,都已经跟从前大不一样,我顶多能当她是妹子,不可能再当她是情人!”

    是啊!顶多当她是妹子,就像她看着他完美的容颜,却少有心动,多有亲切、甚至是亲昵的感觉一个样!

    只可恨“仙后”,明明有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却偏偏在没有弄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就令人将她挟来此地,让她平白承受这么多的艰难困苦,这么多的羞辱打击。

    后边璨太子还跟胡力瑄说了什么话,水叮咚已经听不入耳,只是那么怔怔地坐着,心里充满了悲哀与伤情。

    可是她没让自己流出眼泪,既然胡力瑄对她完全是假的,她就没必要冲着他哭。

    直到恍恍惚惚感觉璨太子起身送客,水叮咚也跟着站立起来,蓄泪的眼眶朦胧地瞅着璨太子,充满恳求问他一声:“不知道……能不能求璨太子马上将我送回我的年代?”

    “这个我恐怕无能为力!”璨太子怜惜地看着她,充满愧疚与抱歉,“要在时间里穿行,必须依靠云香珠的力量,可是云香珠,在我娘手里。”

    “那就是说……我必须要等到你娘出关才行?”水叮咚再问,仿佛自言自语。

    璨太子一直温和的脸上,很难得地滑过一抹忧虑之色,稍一沉吟,这才答复。

    “我倒觉得……姑娘还是尽快离开仙苑谷,而且……走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让我娘再找到!”

    “可是为什么?既然……你对我并无兴趣,难道你娘……还能害了我不成?”

    “这个……有些事我不能确定,只是……你最好能听我话,赶快离开仙苑谷!”

    水叮咚呆愣地看着他,看着他神情严肃,与刚才的温和已经判若两人,不由得惨然而笑,说道:“离开这儿,我又能去哪儿呢?你可知道,在这个陌生的年代,我根本举目无亲,无依无靠!”

    说到最后一句,她终于禁不住哽咽出来,忙一转身,低头向外就走。走出老远,回头一望,却见胡力瑄并没有跟着她出来,大概是璨太子还有话要单独跟胡力瑄说。

    幸好水叮咚隐约记得进来时的路,所以她循着原路走向侧门。

    守门的武士完全没有出现,水叮咚径自出门,沿着侧墙墙根往前走,心里凄凄惨惨,不知该往何处去。

    正默默饮泪,感觉有人走到了她的身后,回头看,是胡力瑄赶了上来,一言不发随在她的身后。

    “璨太子跟你说了什么话么?”水叮咚问,并没有奢望他会回答。

    但胡力瑄偏偏很快回答出来。

    “他问我,能不能马上送你出去,并且……”

    他住了口,水叮咚回脸一瞥,追问一句:“并且怎样?”

    “并且留在凡间保护你!”胡力瑄说。

    (请看第六十章《盖世风华赤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