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五章 坚决不信有穿越

正文 第五章 坚决不信有穿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姓罗的咬着牙涨红着脸,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应。另一个“公子”瞅瞅胡力瑧,再瞅瞅姓罗的,更是不敢稍有异动。胡力瑧冷冷一笑,用脚一踢马腹,黑马立刻从他两人身旁走过,顺着路继续往前而行。

    水叮咚心里乱成一团,好像有很多念头纷至沓来,又好像脑袋空空什么也想不出想不到。静静地往前行了好一阵,她才有气没力问出一句:“那些人……为什么会穿……那样的衣服?”

    “那是这个年代最普通的衣服啊!”胡力瑧回答,语音带着一抹戏谑之意,“你到现在仍旧当我是神经病跟你闹着玩的吗?”

    水叮咚真没想到这个她以为徒有其表的男人,居然完全看透了她的心思,居然知道她是在拿他当成神经病。她回过脸去看看他英俊的脸,胡力瑧冲着她微微一笑。

    这不是胡力瑧第一次冲着她笑,早在胡力瑧刚刚跟她做同事的时候,就曾经如此这般“柔情脉脉”微微含笑。但在那之后,随着她对胡力瑧的不理不睬,胡力瑧也相应对她冷淡疏离,就算有笑,也是嘲笑、和冷笑。

    水叮咚暗暗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看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天空中居然显得阴沉起来,好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今天不会下雨。”胡力瑧再次看透她的心思,没等她开口,直接说出来。

    “你还带上了天气预报?”水叮咚语含讥刺,转念一想,更忍不住将嘲笑之意挂在了脸上,“对了,我忘了你是狐狸精,莫非你还会呼风唤雨?”

    “并不是所有的狐狸精都能呼风唤雨!”胡力瑧一如既往正经做戏,“况且……”

    他沉吟着没将话说完,引得水叮咚瞥他一眼,问他:“况且什么?”

    “我若使些小法术,比如变个雨伞斗笠什么的,倒没什么要紧。可一旦施展大法术,会立刻惊动方圆十里以内其他狐族,到时候……会增加很多麻烦。”

    水叮咚很想让他马上变个斗笠出来瞧瞧,但话到嘴边,实在没精神跟他继续胡扯,索性闭上眼睛,半靠在他宽阔厚实的怀抱里,舒舒服服睡上一觉。

    她是希望一觉睡醒能够回到二十一世纪的现实中去,只可惜没等她睡熟,耳边又有人声响起,赶忙睁眼,看见几个“古时候”的农夫迎面走来,一个个颇显惊诧盯着她跟胡力瑧看了好几眼。

    幸好以农夫的身份,自然不敢乱管闲事。胡力瑧等那几人走过,这才跟水叮咚说道:“咱们好好相处不要再争了,还有好长的路要一起走呢!你最好还是找个地方换身衣服,免得这一路不知道要惹多少麻烦!”

    水叮咚听他这话似乎有和解之意,转脸一瞅,胡力瑧也正看着她。四目交投,水叮咚脸上一热,忙又回过眼光。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实话,究竟……你是把我弄到了什么地方?是不是……一个讲究古风重现的旅游景点?”

    突然涌起的这个念头,让水叮咚有一阵子的兴奋感。她以为这次她一定猜对了,只可惜胡力瑧不予正面回复,只是微微一叹,说道:“这个咱们还是不要讨论了!既然说了你不信,只能让你自己慢慢体验了!”

    他这话的意思,仍旧咬定了“穿越”一事。水叮咚只好闭上嘴巴,索性秉持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如他所言,慢慢“体验”。

    往前行到一个僻静处,水叮咚让胡力瑧勒住马匹,下马躲到一颗大树之后,将胡力瑧给她准备的那件袍子套在身上。

    这件袍子当真是古味十足,而且跟胡力瑧身上所穿还不一样。胡力瑧那一身是对襟,襟上并无一颗纽扣,想必就是敞开着穿的。而她这件却是斜襟,襟上同样没有一粒纽扣,只是有相对应的几条衣带。

    结果就为了帮那几条布带找准对象,水叮咚几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等到她硬着头皮从大树后边走出去,胡力瑧笑吟吟地瞅着她打量几眼,将手上拿着的一顶两边带翅的“古装帽”递了过来,说道:“这帽子叫书生帽,跟你这件衣服正好配套。况且你头发太短,而且像这种碎发在这个年代不觉好看,只觉很乱,所以还是戴上帽子比较好。”

    一边说,不等水叮咚伸手来接,便主动帮她戴在头上。又拿出一条绣有精美花纹的宽布带,伸手帮水叮咚系在腰上。

    当他这样做的时候,自然而然贴得水叮咚很紧,两条手臂好像要将水叮咚环抱起来一样。水叮咚有些不自在,却也只能偏脸躲避。

    好不容易结束整齐,水叮咚稍稍松了一口气。她终究是个女孩子,眼瞅不远就有一个小水塘,走过去对着水面一照。幸好并不难看,倒活脱脱真像一个古装扮相的美书生。这身袍子竟像是胡力瑧专为她量身定制的一样,长短大小,都很合适。尤其那条很漂亮的宽腰带,拦腰这么一匝,不仅给她增添了些穿女装绝不会有的飒爽风姿,就连她不够高挑的身材,也显出有几分修长与风雅。

    她本来天性乐观,到此时索性不再去想穿没穿越的问题,既然有机会接触“原汁原味”的古典文化,那她就该好好欣赏探究一下沿路的风景人文,民舍建筑。

    结果这一“探究”,倒让她心里越发忐忑。沿路穿过几个小村庄,她发现多数房舍都是茅草做顶,土坯垒墙。偶尔有那么一两户红砖碧瓦,也完全是古色古香。——但这些并不过分,在二十一世纪像这样“古风重现”的小村小镇并不少见。最让她感觉讶异的是,一路行来数十里路,她没有看到一条柏油路,一根电线杆。——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古风重现”,在现代文明的二十一世纪,也不可能。

    一直到终于走近胡力瑧所言的庐州城,她仰脸看着高大而整齐的城墙,心里纵有万般的不情愿,也不能不有气没力问出一声:“我们……是真的穿越了吗?”

    “当然是!”胡力瑧立刻回答。

    “那么,你能不能马上将我穿越回去?”

    “可是张旻怎么办?你应该知道,他也被我穿越过来了!”

    “张旻?他在哪儿?”

    “他现在在京城长安,也就是西安,靠骑马大概要走个十几天。”

    水叮咚实在是没有力气多说话,她当然不可能丢下张旻顾自返回二十一世纪,别说张旻是她的未婚夫,即便是一个普通朋友,她也做不到在将人家连累到这个蛮荒封建的年代之后,再把人家丢下不管。

    不过她的有气没力没有维持太长久,当胡力瑧揽抱着她驱马进城,眼瞅着城里个个人物长袍宽袖,幢幢房舍古风古韵,她又忍不住兴奋起来。她还是不能完全相信当真发生了“穿越”之事,但如果是真的,那也算是一个绝无仅有的生活经历。况且胡力瑧既然有本事将她穿越到此,自然有本事将她穿越回去,所以她压根没必要耿耿在心自怨自艾,索性放宽胸怀,就当是来了一次会令其他所有爱做梦爱幻想的女孩子妒忌死的奇异旅行。

    所以她很快显出兴高采烈的起来,看见路边摆的小吃摊,她甚至涎着脸问胡力瑧能不能买给她吃。

    胡力瑧真没料到她的情绪变化如此之快,更没料到她涎着脸的模样会这般可爱,自然不加拒绝,只要她想吃想玩,他就只管掏银子付账。

    胡力瑧曾说“这个年代的女子以男装为美,出门的时候一般都会身着男装”,水叮咚看到路上来来往往果然有好些人虽然身穿书生服,头戴书生帽,但步履轻盈,长相妩媚,一看就是男装娇娥。

    ——当然也不绝对,水叮咚就曾经看到过两个裙装女子。只不过这两个女子衣着素雅,而且低着头匆匆赶路,远没有男装女子那样左顾右盼,轻松闲适。另外有一个卖豆腐脑的胖大嫂、和两个零售摊的小姑娘也是女装打扮,反而胡力瑧所言“花枝招展招摇过市”的那一类女子,水叮咚一直都不曾瞧见。

    此时已经将近黄昏,胡力瑧找了一家大客栈进去,先订了两间上房。水叮咚瞅着那简直跟《武林外传》中的“同福客栈”一模一样的大堂和楼梯,耳听着掌柜跟小二“客官客官”的热情招呼,再瞅瞅栈内顾客一个个之乎者也煞有介事,先前的兴奋渐渐消失,有一种迷茫与惶恐,却再次占据她的心。

    “我们是真的穿越了吗?”她忍不住再次发问。

    “你要我说多少遍才肯相信?”胡力瑧眼瞅她眼神迷离,神思恍惚,有些不忍,却不能不实话实说。

    “可是……怎么可能会有穿越发生呢?”

    胡力瑧对这个问题不予作答。看这小丫头的模样接受穿越已经很不容易,再要说出其他的事情来,只怕会令她更难消化。

    水叮咚左右瞅瞅,正好一个客栈伙计从她身边经过,水叮咚一个按捺不住,伸手一把抓住了伙计的衣袖。

    “请问……现在是什么年代?”她问。这个伙计刚在她进门的时候盯着她看了好几眼,想必很为她“美色”所迷,所以她尽量展现最嫣然的笑容,希望从这个伙计嘴里,听到几句她想听的“真”话来。

    “啊?”小二愣一下,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她是问你……现在是什么年号!”胡力瑧笑着解释,怕伙计疑惑,再补充一句,“她就是随口一问,你照实回答就行了!”

    那伙计还是有些莫名其妙,瞅瞅胡力瑧,再瞅瞅水叮咚,这才慢慢吞吞回答出来:“今年是开元八年啊!我虽不识字,总不至于连这个都不知道。”

    他以为胡力瑧跟水叮咚是在拿他取笑,所以话一说完,他就嘟哝着嘴闷闷走开。胡力瑧微微一笑,冲着水叮咚扬一扬眉。

    “现在相信了吧?”

    水叮咚还是不太相信,然而事到此处,无法可想,她只能嘟嘟小嘴,转眼瞅着客栈内刚刚点亮的两只红灯笼,恍恍惚惚完全像做梦一样。

    (请看第六章《莫非真的穿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