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冰冷面具下的温柔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冰冷面具下的温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叮咚好不容易等到这个寒冰脸的回应,当即嘟起小嘴,大显幽怨。

    “我根本就不想去!你们不是说……你们仙狐族是不害人的吗?那为什么你们仙后非要逼我去一个我根本不想去的地方?”

    “这个你去问仙后吧!总之仙后交代的任务,我就一定要完成!”

    这话说得好蛮横,水叮咚心中有气,但是眼看着他始终冰冷的面容,明知跟他生气气死了也白搭,只好不再多说,转身捡了那个木盆拿进茅草屋。

    没洗的那只白瓷碗也不用洗了,既然这个寒冰脸本事大,那就什么闲事她都不用管了。

    她重新坐在床沿上,心里愁愁闷闷,感觉自己好像什么主都做不了,一切都要听天由命。

    一阵叮咚琴音传入耳中,那个寒冰脸又在弹琴。水叮咚反正也睡不着,干脆重新起身走出去。

    果然瑄王子面湖而坐,放着古琴的那张木几被他身体挡住,只能看见他手臂轻扬,琴声便传了出来。

    水叮咚静悄悄地走过去,一直走到瑄王子身后,眼见他脸上依旧冷凝如冰,但手底旋律却温婉轻柔,水叮咚心里也被那琴声所惑,充满了一种安逸的气氛。

    不知不觉间,她在瑄王子身边跪坐下来,两手交叠放在身侧,稍稍扭曲着身子,侧耳倾听那美妙的旋律。

    又是很久很久,琴音袅袅散去。水叮咚回脸向着瑄王子冷凝如冰、却俊逸如神的侧脸一望,不由得轻声一问:“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没名字,不过是兴之所至而已!”瑄王子冷淡回应。

    “哇!”水叮咚赞叹之色溢于言表,“你好了不起,兴之所至,就能弹出这么好听的曲子!而且我感觉……曲调温婉雅致,你的内心其实远没有你表面上的这么冷淡强硬是不是?”

    她把实话说出来,瑄王子却没有任何表示。水叮咚感觉有些无趣,正想回脸看向那空旷的天空,却听瑄王子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说我几句好话,我就不会带你回去仙苑谷了?”

    水叮咚重新回过眼光,正见瑄王子冷冰冰地眼神投注在她脸上。

    四目相碰,水叮咚转目要躲,又忍住,就那么直直地盯着瑄王子的眼睛。直盯得瑄王子一丝表情也没有地转开了头,水叮咚才舒一口气,开口作答。

    “我不过是说了句实话而已,没有想要故意讨好你的意思!你表面上冷冷冰冰,可是在我昏睡的这两天,你却一直在悉心照料我,连熬碗粥都要替我加些药材!而且把味道做得一点药味都没有,反而有一股兰花香气在里边!还有,你表面上对胡力瑧毫不留情,可是那一天你跟胡力瑧拼斗之时,你不仅未出全力,而且我亲耳听见你说,不愿意看见胡力瑧受到仙后更重的处罚!其实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的心远没有你的脸这么冰冷!”

    瑄王子脸上依旧冷淡无波,等她说完了,他重新扬手,再次拨动琴弦。

    但是这一次,明显的曲调有些乱,弹了不过几个音律,他便住了手,本来冷硬如冰的那张俊脸上,终于有了些许的变化。

    ——他皱起了眉头。

    虽然这算不上是个好的征兆,但那已经让水叮咚暗生窃喜。因为那表明着,她对瑄王子的判断,很可能是正确的。

    所以她立刻再接再厉。

    “我听胡力瑧说,我的前世是你们璨太子的心上人,这是真的吗?”

    瑄王子未作回应,所以水叮咚幽幽地接着往下说。

    “我不知道你们璨太子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可是……我一点前世的记忆也没有,难道就因为我前一世跟他有过一段感情,就要把我这一辈子也赔进去?明明我对他一点记忆也没有,你们还要强迫我去跟他见面!更何况……”

    她忽然住口,把“他是狐,我是人”这句话咽回去,因为眼前坐着的,也是“狐”!

    瑄王子终于回过头来,冷淡的眼光再次落在她脸上。

    “既然你知道他是我族太子,你觉得……还委屈你了?”

    “这不是委屈不委屈的问题!就算他是太子,就算他权势熏天神通广大,可是我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为什么我一定要去见他?他是男人,我是女人,他真想见我,也应该他主动来找我,没理由要我进谷去见他!更何况……如果见了他,万一他喜欢我了,那是不是……不管我喜不喜欢他,就一定要嫁给他?”

    瑄王子两眼看着她,好像她说了什么不可理喻的话一样。

    “那可是仙苑谷的太子,除了仙后,这天地间数他最大!你们凡间的皇帝,在我们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可你是谁?你居然觉得嫁给璨太子对你来说是一种羞辱?”

    “我不敢说对我是羞辱,我不过就是普普通通一个凡间女子而已!”水叮咚满脸涨红,一下子站起身来,“可是,我有我的尊严,我有我的骨气!我要嫁,就一定要嫁我喜欢的男人,否则,那什么太子的名分,在你们看来比凡间的皇帝还大,可在我眼里,不过是粪土一堆!”

    瑄王子一眼不眨盯住了她,好像是要看透她一样。水叮咚气鼓鼓地也瞪着他,四道目光再次交锋,良久,仍然是瑄王子先转开了脸。

    水叮咚一口气发泄完毕,自感觉言辞语气太激烈了些,静静地站了一阵,也只好回进茅草屋,掩上房门歪在床上睡了。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水叮咚方从床上坐起身来,瑄王子就端了一碗粥、和一只烧鸡进来,放在离床脚不远的一张木桌上,水叮咚见他转身想要出门,赶忙开口叫住。

    “你不一起吃吗?”

    瑄王子没理她,直接走了出去。

    水叮咚无可奈何,起身坐到木桌旁,看那粥依旧是最先醒来时候吃的一样,只是里边多加了几枚红枣。那只烧鸡却是焦黄油亮,香气扑鼻。

    水叮咚忽而想起从前胡力瑧曾经多次烤野鸡跟她一起吃,心中竟而有些挂念之意。随即摇一摇头,想着正是他将自己诱哄到这个年代受苦受难,就算他是依命行事,自己不恨他已经很大度了,没必要对他念念牵挂。

    心里虽然这样想,免不了还是有些愁愁闷闷。正食之无味,忽听一阵嚎叫声传入耳中,紧接着四面皆有嚎叫应和,就好像有什么野兽一类,将茅屋四面团团围住。

    水叮咚吓了一跳,惊恐抬头,却见瑄王子已返身走到了门口。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嚎叫声,特意走回来为水叮咚壮胆。

    “这是什么在叫唤?”水叮咚脱口一问。

    “狼群!”瑄王子冷冷一应,“大概是在这儿住了两三天,被它们闻见了人肉味儿。”

    水叮咚明知她说的“人肉味儿”就是指的自己,不由得浑身发毛,张口又问:“那……有你在,应该没事吧?”

    “你要怕,晚上我可以陪你,反正这两晚你一直赖着我睡不肯丢手。”瑄王子冷淡回答,就好像他说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水叮咚满脸羞红,想反驳瑄王子一句,但耳听那狼嚎之音仍在耳边回响,生怕他恼上来晚上撇下自己不管,那可就一整晚心惊胆颤十分难熬了。

    正闷闷无话,瑄王子嘴里若有若无又冒出一句:“有一个办法,可以让璨太子不对你动心!”

    “什么办法?”水叮咚立刻抬头相询。

    “做我的女人!”

    “啊”的一声,水叮咚跳起身来,满脸羞恼看着瑄王子。

    (请看第五十章《狼性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