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四章 又来了几个神经病

正文 第四章 又来了几个神经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是水叮咚第一次骑马——准确点说,应该是坐马,因为她并没有叉腿跨骑,而是侧身横坐。并且不是完全坐在马鞍上,毕竟马鞍并不宽大,不可能同时挤下两个人,水叮咚大半个臀部,实际上是坐在胡力瑧结实粗壮的大腿上。

    起先水叮咚并没有意识到这些,随着奔马快跑,左摇右晃,她只吓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直到行出老远,不仅没有从马上掉落,反而随着劲风刮面,有一种兴奋与刺激,渐渐从心底升腾而起,水叮咚终于按捺不住抓紧胡力瑧揽着她腰的胳膊,小心翼翼睁开眼睛。但只瞅了一眼,便又吓得闭上眼睫,感受着快马奔腾,上下颠簸,她竟忍不住地“咯咯咯咯”笑了起来。

    她一笑,胡力瑧也忍不住好笑。生怕将她摔了下去,更是揽得她腰紧紧的。

    又往前奔驰一阵,胡力瑧终于勒紧马缰,缓下马速。水叮咚也忘了与她共乘一骑的是个神经病,一边娇笑不住,一边张口就叫:“没想到骑马这么好玩儿!”

    “好玩儿吧?我们要骑很长时间的马,肯定能让你骑个过瘾!”

    水叮咚想问他为什么要骑很长时间的马,话到嘴边及时忍住。反正一到有人烟的地方,她马上就会找人求救,尽可能离得这个神经病越远越好,现在可不能让神经病察觉到她的这点小算盘。

    所以她就没再接口,而一旦安静下来,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却渐渐由外而内、由身到心弥漫开来。

    她一直认为胡力瑧稍嫌文秀,不够刚猛,就好像古时候的“貌比潘安”一个样。但如今被胡力瑧揽抱在怀里,感受着胡力瑧粗壮的大腿支撑着她,结实的臂膀揽抱着她,她才知道胡力瑧不仅“貌比潘安”,同时也“体健如牛”。甚至很有可能,胡力瑧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她不知不觉侧过脸来,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男人脸,不能不感慨上天对他真是优待。健康的肤色,光滑的肤质,再加上极致俊美的五官脸型。虽然在他左眉峰上,有一道淡淡的伤疤,就好像小的时候被人用刀子划伤过一样,但那丝毫没有破坏他的整体形象,反而使他过于俊美的五官长相,多了些男人该有的粗豪与狂放。

    “终于发觉我长得挺好看的了吧?”胡力瑧扬眉而笑。

    水叮咚有些脸红,但更多的,却是遗憾。好可惜这样一张俊脸,偏偏说出话来,句句轻佻浮滑惹人反感——起码惹她反感。

    “你就臭美吧!”水叮咚立刻脸现不屑,“你是长得很好看,只是一个大男人,活生生长了一副女人脸!”

    胡力瑧当然不是女人脸,事实上他挺直的鼻梁,丰厚的嘴唇,再加上刀刻一般的脸部线条,就算没有眉间那一道伤疤,也并不缺乏男人气质。只不过水叮咚一向明白,所有男人最怕的,就是被比作女人。

    果然胡力瑧脸现怒色,不过很快的,他又显出一脸痞气。

    “是吗?我要是个女人脸,那你就是个小沙包,而且是个肉嘟嘟的小沙包!”

    这反击够阴毒。水叮咚本来身段玲珑,有胸有腰,只可惜不够高挑,乍眼一看,确实有那么几分“肉嘟嘟”的感觉。偏偏这个杀千刀的狐狸精,向来交往的女孩子,都是要长相有长相,要身高有身高。相形之下,水叮咚的确是难以辩驳。

    可是难以辩驳,也不能不辩,要不然她水叮咚岂不是要被这狐狸精完全打败了?

    只可惜没等她想出更恶毒的一句话来,胡力瑧忽然脸色一变,压低了声音说道:“前边来人了!”

    他嘴里说话,手上很方便地不知道从那儿抖开了一件长袍,很快将水叮咚的身体遮掩起来。

    “你想干吗?”水叮咚脱口一问。

    “你这样的衣服,被人看见会把你当成怪物!”胡力瑧回答。

    水叮咚嗤之以鼻,直接转脸向着人来的方向看过去。

    本以为终于可以求人援手,不用再陪着“神经病”漫天胡扯,然而她只向来人看了一眼,就惊吓得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若不是胡力瑧紧紧搂抱着她,她几乎就要从马背上跌落下去。

    她看到的当然不是什么怪物异形,那只不过就是几个迎面而来的正常人而已。

    但就是这么几个正常人,穿着打扮却绝不“正常”。有两个骑着马的男子,一身衣着就跟胡力瑧相差不多,同样是外边罩一件敞开的锦袍,里边是一身束腰短打。另有几个步行男人紧随在骑马人的身后,一个个就跟电影电视上所见家丁模样,头戴宽松的家丁帽,身穿麻利的家丁服。

    水叮咚目瞪口呆,以至于一直盯着那几人,完全忘记了女儿家该有的羞涩与矜持。两个骑马男子先是相互一望,紧接着四道眼光回盯过来。眼瞅水叮咚横坐马背,被胡力瑧紧紧揽抱在胸前,一件长袍披在身上,从肩一直遮盖到脚,只留一张小脸在外边,很像是故意隐藏着什么一样,其中一个禁不住开口喝问:“你这小子干吗把这娃儿遮得这么严实?敢莫是你从哪儿拐带来的,身上被你绑了绳索?”

    这人说的也不是普通话,但跟之前在山坡上打斗的那两个女子口音并不相同。水叮咚之前到过合肥,听这男子说的好像就是合肥话。而合肥话跟普通话的腔调虽然大相径庭,基本的吐音却相差不远,所以水叮咚勉强也能听懂他的意思。

    “两位兄台请了!”身后的胡力瑧一开口,倒将水叮咚吓了一大跳,因为他居然跟这男子的口音一模一样,就好像他是跟这男子土生土长在同一个地方,“这是我兄弟,因为受了点风寒,所以披了件袍子在身上。”

    他跟水叮咚说话总是嬉皮笑脸少有正经,但跟这两人说话却十分客气,摆明了一副不想惹事的态度。奈何那男子不依不饶,扬起下巴一阵冷笑。

    “兄弟?你当本少爷是瞎了眼的么?这娃儿头发虽乱,却明明是个千娇百媚的小姑娘。说!到底你是从哪儿拐带来的?”

    他一声呼喝,他身后跟着的几个“家丁”立刻散开,顿时将胡力瑧一匹黑马围在中间。另一个男子“嘿嘿”一笑,说道:“罗公子稍安勿躁!咱们先问问这位小姐是怎么回事,之后再做定夺可好?”

    姓罗的哼出一声。那男子转过头来,向着水叮咚和颜悦色说道:“这位小姐勿惊!这一位乃是庐州太守罗大人的爱子,小姐若是受了什么胁迫,尽管说出来,罗公子自会与你做主!”

    他说得文质彬彬殷殷切切,水叮咚张张嘴,又闭上。不是不想理睬,而是方才胡力瑧已经说了她是“兄弟”,可她根本不会说合肥话,况且又是女人腔,一开口等于是当场打了胡力瑧一个大嘴巴。

    她不在乎当着人前打胡力瑧一嘴巴,可问题是,胡力瑧固然是个神经病,眼前这几位看来也不太正常。与其开口向这些陌生的“神经病”求救,倒不如陪着胡力瑧继续胡扯。最起码她跟胡力瑧还有一个“同事”关系,胡力瑧疯病发作的时候,多少还能记得这点儿露水情份。

    “两位既然看得出来她是小姑娘,那她又怎么会跟陌生男人随便说话?我劝两位公子不要多事,还是各自赶路要紧!”

    胡力瑧跟女孩儿说话,向来都是满脸含笑,就算他跟水叮咚互不相容,也很少会在水叮咚面前拉长面孔,顶多就是油腔滑调一脸痞气。可是面对着男人们,他的脾气可没有那么和软,几句话一说,他就显得大不耐烦,口气也变得冷淡强硬。

    姓罗的脸色一变,张口就骂:“你小子倒不耐烦了!可本少爷天生就爱管闲事,既然这位小姐不肯言语,必定是受了你的胁迫,我今儿若不把你押回衙门受审,我姓罗的也白活人世了!”一边说,他便回脸呼喝:“来人啊,马上把这小子拽下马来押回城里去!注意点儿,别惊着了小姐!”

    说到最后一句,他居然没有忘记怜香惜玉。一众“家丁”立刻应和着围将上来,拽马缰的拽马缰,扯人腿的扯人腿。

    当然这些人扯的并非水叮咚人腿,可水叮咚毕竟是个姑娘家,突然见这么多男人围上来,也禁不住心慌胆怯,方要张口惊叫,却听得“哎哟”连连,几个“家丁”居然接二连三跌将出去。水叮咚半坐在胡力瑧大腿上,并没见他扬臂抬手,不过可以感觉到他稍稍动了动腿脚。那些家丁就好像是被他生生踢出去的一样,有一个甚至一飞数米,直接跌进了路边的庄稼地里。

    两个骑马的公子脸现惊诧,姓罗的张口道一声:“好小子,居然是个会家子!少爷我也练过几天武功,正好跟你比划比划!”

    一边说,他居然抽出腰间一把佩刀,驱马挨近,向着胡力瑧兜头便砍。水叮咚眼瞅着刀光一闪,只吓得尖叫一声闭上眼睛。却听耳边“锵”的一声响,姓罗的发声惊呼,紧接着胡力瑧冷笑说道:“再不识好歹,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水叮咚这才睁眼,恰好看见一柄钢刀从空掉落。胡力瑧一手仍在她腰上揽抱着,另一手虽然丢了马缰,但手上并无任何兵器,竟不知他是用了什么法子,使姓罗的钢刀脱手飞上了半空。

    (请看第五章《坚决不信有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