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不会笑的寒冰脸

正文 第四十八章 不会笑的寒冰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叮咚屏住了呼吸,即便是心中有所预料,可是一眼看清那人长相容貌,仍旧禁不住睁大了眼睛。

    那人五官脸型皆如冰雕般俊美而冷凝,一袭墨黑的对襟长袍,一身墨黑的贴身短打,更将他瘦削却笔直的身板,衬托得如同神祇一样高贵,如同岩石一样坚挺。

    那是瑄王子!

    胡力瑧一再阻止他强迫将她带回仙苑谷,但如今,她终于还是落在了他手里。

    更可怕的是,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为她擦抹身体、为她贴身取暖的男人,岂难道竟然是这个像冰雪一样寒冷、像猎豹一样危险的男人?

    瑄王子眼光同样落在水叮咚脸上身上,冷飕飕地没有一丝情绪波动。水叮咚有些瑟缩,不得不先开口发问。

    “请问……是你救了我吗?我昏睡了几天?”

    瑄王子没有马上回答她话,而是大步走过来,一毫怜惜也没有地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就往屋里走。

    “身上还没好,在床上躺着去!”他说。分明是句表达关怀的话,却被他说得硬邦邦冷冰冰。

    水叮咚根本无力挣扎,被他半拖半拽地进到屋里,直接推到床前坐下。

    “你昏迷了两天,我去给你弄些吃的。”他撂下一句话,便向房门口走。

    “为什么我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水叮咚又问一声。

    瑄王子完全像是没听见一样,直接走出门去,拐向了左方。

    水叮咚一问出口,其实已经明白,瑄王子同样是个神通广大的狐狸精,她身上的些些小伤,对瑄王子来说根本就是小事一桩。而她之所以昏睡两天没有感觉特别虚弱,自然也是这个原因。

    水叮咚实在是不想继续躺着,不是已经躺累了,而是她终究是个姑娘家,当着个男人躺在床上,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舒坦的事情。

    所以她只是靠坐在床头发呆,想着瑄王子自然是要带她回去仙苑谷的,一会儿谈及此事,她该抱持什么态度。

    她当然是不想去那什么“仙苑谷”,首先她很怕跟那所谓的“仙后”相见,既然连胡力瑧跟瑄王子都这么厉害,“仙后”的本事更是可想而知。一旦落到“仙后”手里,她水叮咚只怕是要完完全全失去自主自由;

    其次,她也不想去见那什么“璨太子”,就算她上一辈子真是“璨太子”的心上人,可是她已经没有半点前世的记忆,她实在是不想将自己的终生交付给一个没见过面的男人——尤其这个男人,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他也不过是个狐狸精而已。

    可是就算她不想去,以瑄王子的本事,她一个弱质女子,又怎么可能从瑄王子手里逃脱出去?

    或许,她就应该利用她弱女子的身份!

    虽然瑄王子冷硬如冰,但是直觉告诉水叮咚,他并不是一个心狠手毒之人。

    “怎么没有躺下?”瑄王子走了进来,依旧冷冷冰冰毫无温情,“那就先把粥吃了吧!”

    他将手上端着的一只白瓷碗递了过来,水叮咚方一接在手里,就闻见一股很奇怪的香味。仔细看时,只见是碗白米粥,但粥内不止有白米,还有些红红绿绿的东西,衬着白米,感觉很是可口。

    “这些红红绿绿的是什么?”水叮咚抬脸一问,面对着这个冷冰冰的男人,自然而然的,就有些讨好的意味。

    “你身体虚弱,我配了些药材!”瑄王子居然回答了,虽然依旧很冷淡,不过那已经出乎水叮咚的意料。

    所以水叮咚抬起脸来,尽量“嫣然”地向着瑄王子一笑,这才低下脸来,开始吃粥。

    味道居然很不错,而且没有很浓的药味,反而有一些兰花的香气。

    “这粥好好吃哦!”水叮咚由衷赞叹,瞥一眼面向门口站立着的瑄王子,“你是在哪儿做的粥啊?旁边还有厨房么?”

    瑄王子没有理她,好像是有些烦她话多,直接转身走出房门去了。

    水叮咚冲着他背影嘟嘟小嘴,只好默不出声吃完了粥,感觉身上增加了些力气,所以她再次走向门外,借着洗碗的机会,也瞅一瞅瑄王子现在在干吗。

    她看见瑄王子面向湖水而立,在他旁边,有一张很简陋的木几,几上摆着一架古琴。方才瑄王子所弹,自然就是这架古琴了。

    而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水叮咚无法知晓是在哪个省哪个县,只看见四面环山,那片清澈的湖水,正好环绕在群山之内。一座古朴而整齐的茅草屋,背靠着大山,面向着湖水,看起来就像是传说中的隐士高人清修之所。

    瑄王子自然不可能听不见水叮咚出来,不过他并没有转身转头。微风吹动他的衣衫与头发,倒更显出他浑身上下不动如山。

    水叮咚不敢自讨没趣,直接走到湖水边。先对着湖水照照,感觉脸上还算干净,身上也挺整齐,这才蹲下身体,准备就着湖水洗碗。

    “你干吗?”瑄王子忽然发问。

    “洗碗呀!”水叮咚回脸一瞥。

    “别在这儿洗,会把湖水弄脏的!”

    水叮咚有点发晕!

    “这是多大一个湖呀,就这么个小碗,就能把湖水弄脏?”

    瑄王子不再接话,只是两眼冷飕飕地盯着水叮咚。水叮咚承受不了这个压力,不得不站起身来。

    “好好好,不洗就不洗!可是总不能不洗碗吧,下次吃饭怎么办?难道……次次都要你变化出来?”

    瑄王子连哼一声都没有,直接转脸再次看向了远方的天空与山岚。

    水叮咚无可奈何,只好拿着碗走进茅草屋,看见屋里有个木盆,她端着木盆出来,在湖里舀了半盆湖水,想端到草屋旁边去洗碗。

    谁知她终究有些虚弱,忽而脚下一绊,不由得“哎哟”一叫,顿时将木盆扔了出去,她自己则脸面朝下跌爬下去。

    正准备承受本来就不太高挺的鼻头被摔得更加扁平,忽然一条胳膊伸了过来,拦腰搂住了她柔软的身体。

    水叮咚一时之间尚未回神,仍旧张牙舞爪“呀呀”乱叫,一个冷清清的男声呵斥一句:“够了,又没真摔着,你叫什么叫?”

    水叮咚一抬头,一睁眼,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瑄王子搂在了怀里。而此刻,瑄王子那张冰冷的俊脸,就在她眼前无限放大。

    水叮咚拍拍胸口,安抚一下大受惊吓的小心脏,向着瑄王子展脸一笑,问他:“你站得那么远,怎么能赶上救我的?”

    她其实是在没话找话,因为她很清楚以瑄王子得道狐狸精的本事,别说她近在眼前,就算隔得再远一点儿,也能够及时赶到扶住她。

    当然,那得看他愿不愿意扶。

    “你好像还是挺关心我的!”水叮咚多加一句,做个鬼脸。

    瑄王子冷哼一声,松手丢开她腰,离她远点儿。

    水叮咚转目瞅瞅掉在地上的木盆,反正也没摔坏,干脆就不去管它了,好不容易跟这冷冰冰的瑄王子搭上话,她得抓紧机会跟他套套交情。

    “你的琴弹得好好听哦,再弹一首行不行?”她问。

    瑄王子没理她,根本连一丝表情波动都没有。

    “这是什么地方呀,为什么这里的景色这么好?还有,这座茅草屋是你变出来的吗?”

    瑄王子还是不理她,就像完全没有听见一样。

    “你是哑巴呀?你知不知道女孩子跟你说话你不理,是很不礼貌的?”

    水叮咚瞪眼蹙眉故发娇嗔,奈何瑄王子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水叮咚有些泄气,想走开,又停住,终于正正经经问他一个真正关键的问题。

    “你应该……是你们仙后让你来带我回去仙苑谷的吧?你准备什么时候带我去?”

    “你希望马上就去吗?”这一次,瑄王子很快就回了口。

    (请看第四十九章《冰冷面具下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