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这样的感情他不要

正文 第四十七章 这样的感情他不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叮咚其实很明白,秦玉昂之所以会做出这种卑劣之事,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已经跟张旻定下亲事,秦玉昂很难再用正常手段,来赢取她的真心。

    但,毕竟他做出了卑劣之事,甚至于,他将此事嫁祸到胡力瑧的头上。

    ——这一点其实也不难理解,从秦玉昂平时的言谈之中,可以看出他对胡力瑧同样充满防范,他好像很怕水叮咚对胡力瑧亦有暧昧之情。所以他一箭双雕,不仅让张旻死于非命,同时也彻底摧毁水叮咚心中对胡力瑧的那一点依赖与信任。

    想像胡力瑧憔悴的容颜,再想想瑄王子所言“仙后”禁制了胡力瑧泰半灵力的话,水叮咚可以想见胡力瑧应该受到了仙后无情的处罚。原因无他,不过是因为胡力瑧不愿意将她即刻带回仙苑谷而已。

    胡力瑧或许曾经哄骗过她,但是在来到这个年代之后,他一直是在真心保护着她。他本来可以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将她带回仙苑谷,即完成了“仙后”交代的任务,他自己也不用那么麻烦陪着她千里奔波去找张旻。

    可是他没有那么做,反而,他一再说过:“我真是很后悔把你穿越到这个年代来,只想赶紧找到张旻,再把你跟他一同送回二十一世纪去!”

    现在水叮咚开始相信,那都是他的肺腑之言,之所以他没能在张旻毙命之前及时赶到,不过是因为恰好就在那个时候,“仙后”赶了过来,不仅收走了云香珠,还对他加于处罚,禁制了他泰半灵力。

    可是想通了这些也无用,无论胡力瑧是好人坏人,总之云香珠已经不在胡力瑧手上,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回去二十一世纪。一辈子或许都只能伴着秦玉昂,伴着这个以阴谋诡计害死她的未婚夫、骗取她的真感情的男人。

    而且不是以妻的身份,她这个失去贞操、连丫头都低看一眼的“骚女人”,一辈子都只配给人做小妾!

    水叮咚从床上坐起身来,心里已经冷如冰冻,脸上反而连一滴眼泪都没有。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女人,她有她的人格与尊严。休说给人做小妾,就算秦玉昂回心转意想娶她为妻,她也毫不稀罕这份掺杂了太多杂质的感情!

    她机械地开门出去,丫头们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不过这样最好,她本来就是要静悄悄地没有一个人跟着她。

    她低着头匆匆而行,东拐西绕尽找一些偏僻的小路。秦家堡里仆役丫头众多,不过除非是贴身伺候她的人,其他下人就算碰见了她,也就是瞥她一眼,不敢贸然发问。

    一直走到后门口,守门的家丁问她一声:“姑娘要去干什么?”水叮咚毫不理会,只是向着门口直闯。

    那家丁一则顾忌着她是堡中贵宾,二则看见她脸色阴晴不定,一时不敢阻拦,只能使个眼色让一个家丁随后跟上,一边又安排另一个家丁,赶紧去找主子报讯。

    水叮咚出了后门,只管一鼓作气向着秦家堡后边的那座大山上攀爬。她原是弱质女流,可是这番攀爬,她居然没有感觉很吃力。倒将那练过武功的家丁抛在后边,连连地喊着:“姑娘你走慢一些,小心山里有毒蛇野狼!”

    水叮咚充耳不闻,此刻她甚至巴不得有一条毒蛇窜出来咬她一口,她也就不用爬到山顶上去这么麻烦。

    至于为什么要爬到山顶上去,原因无她,她想从山顶悬崖之上一跃而下。那是她能够想到的最洒脱的死法,也是她临死前的最后一个痴心妄想:她曾经读到过一部穿越小说,说女主角跳下悬崖寻死,但结果不仅没死,反而飘飘悠悠就此穿越到了古代。

    她希望这种奇事也能发生在她身上,只不过不是穿越去古代,而是回去二十一世纪。

    只可惜没等她爬到山顶,偶尔一阵山风吹过,她刚吸了一口寒凉的空气进肚里,脚下突然踏空,就此咕咕噜噜滚下山崖。

    她感觉头昏脑涨浑身发痛,也不知道身上扎进了多少荆棘木刺。忽而一头撞在石块上,剧烈的痛楚,让她清晰地感觉到死亡临近。可是她居然没有恐惧,反而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

    她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荒蛮的封建时代,没有人再当她是骚女人,更没有人再欺骗她,诱哄她。

    胡力瑧!她忽然想到了这个名字,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她不知道心中是恨,还是其他的什么感情。

    但是她并没有在黑暗中迷失太久,很快地,她又开始有了知觉。她感觉好像有人在替她除去身上的荆棘木刺,在帮她细细抹拭浑身的挫伤淤紫。

    她当然看不见自己身上的挫伤淤紫,事实上她依旧闭着眼睛,只是有一种凉悠悠的感觉,好像有一个人,拿着湿棉布在她身上小心擦拭。

    是胡力瑧吗?她不知道,她脑瓜里边昏昏沉沉似睡似醒。她感觉自己一会儿做噩梦,一会儿做美梦;一忽儿身上发热,一忽儿身上发冷。

    做噩梦的时候,她会又叫又哭;做美梦的时候,她会尽情欢笑。而当身上发热的时候,她会无意识地撕扯身上的衣服;身上发冷的时候,她又会使劲地往一副宽阔的胸膛里边缩。

    她是真的感觉有一副胸膛在她身边,既像胡力瑧,又不像胡力瑧;既像秦玉昂,又不像秦玉昂。反正就是一副男人宽厚温暖的胸膛,而她现在,需要一副这样的胸膛做依靠。

    她不知道那样昏昏沉沉过了有多久,终于,她开始有了清醒的意识,她确实感觉到有一个人细心照料着她,虽然她仍然睁不开眼睛,可是她却敏锐地感觉到,那是一个男人。

    而且那男人不像胡力瑧,也不是秦玉昂。

    而当她终于睁开眼睛,那男人却没在身边,她首先感觉自己好像是在一间茅草屋里,那就让她大失所望,因为那很可能说明,她仍旧停留在封建时代,而不是回到了二十一世纪。

    耳中响起幽幽荡荡弹琴之音,高高低低时急时缓,就好像北京奥运开幕式上那位古琴高手弹奏的那样。水叮咚撑起身体,明明昏睡了很长时间,她居然没有感觉病体虚弱,顶多只是有些身上乏力而已。

    她身上只穿了一身贴身小衣,两条纤细的胳膊、和两条白生生的腿都裸露着。幸好床边就放着一身女式服装,虽然那并不是她之前穿过的那一身,不过来到这个年代这么久,她已经知道该怎么着装。

    所以她就费劲地自己穿好了衣服,头发只能披散着。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她的头发已经长长了很多,不过也就像个披肩发。

    而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的头发,又黑亮,又贴服,根本用不着什么离子烫,已经顺顺溜溜又直又滑。

    所以她就披散着头发,扶着墙壁慢慢走出房门,站在门口依门而望,却不由得微微一呆。

    眼前的景色,竟是她从未见过的如此静谧而美丽。

    一弯湖泊就在门口不远,清凌凌的湖水,倒映着头顶蓝蓝的天空、和远方苍翠的青山。朵朵白云飘在天上,也落在湖中。微风一吹,粼粼波光荡漾开去,白云碎成一片一片,倒像是几支轻盈的白帆,在随着波光追逐漂流。

    而就在那湖水之畔,一个男子面湖而坐,虽然看不见他抚琴弹奏,但随着他手臂轻扬,清幽雅致的琴音便流泻而出,伴着湖光山色,蓝天白云,直让人陶醉其中,不愿回魂。

    水叮咚曾经听过胡力瑧吹笛,同样的婉转动听,同样的令人陶醉。但这个人,光凭背影,水叮咚已经可以判定,他不是胡力瑧。

    当然更不会是秦玉昂。并非她此刻最不想见到的就是秦玉昂,而是那人虽然肩也很宽,腰也很挺,但却很明显,不像秦玉昂那么膀阔腰圆,强壮威猛。

    水叮咚沉浸在那优美的旋律之中,不知不觉间,“噌”的一声长响,琴音袅袅,散入风中。那人站起身来,缓缓缓缓回过身体。

    (请看第四十八章《不会笑的寒冰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