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秦玉昂的爱与欲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秦玉昂的爱与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秦玉昂实际上也不敢在堡内做出太不和规矩之事,所以到第二天一早,水叮咚还昏睡着,他已经悄悄放开水叮咚,下床穿好衣服,依旧从窗户中跳了出去。

    随后几晚,皆是如此。水叮咚有时候难免愁上心头,这个年代又没有避孕手段,万一怀上孩子,那可就更要被冠上“****”的帽子了。可是她毫无办法,面对秦玉昂每晚的需索,她根本从身到心,皆无力推拒。

    那段时间秦百江跟秦百流又出门灭妖去了,仍然是二堡主秦百河坐镇秦家堡。不过水叮咚跟秦百河从无结交,秦百河身为男主人,自然不会主动与她这女客人会面。

    秦玉芳倒是来见过水叮咚一次,但也就是那一次。而秦家堡的其他女主人、比如秦玉昂的母亲,就从来没有露过脸。水叮咚由此感觉,即便她不是处女身的事情并没有被秦玉昂泄露出去,但秦玉昂已经不准备再娶她为妻的态度,秦家堡上上下下已经心知肚明。

    更加上秦玉昂每晚从窗户进屋,早上再从窗户跳出去,其他人可以被蒙在鼓里,被安排服侍水叮咚的几个丫头不可能全无察觉。水叮咚甚至觉得,连这几个丫头看她的眼光,都渐渐地含有轻视与讥嘲。

    但是她毫无办法,在这个荒蛮的年代,她只能听天由命,走到哪儿算哪儿。

    直到数日之后,秦玉昂突然接到一个青年弟子传回的讯息,说他父亲秦百江与三叔秦百流在山西发现妖狐太子的踪迹,命他带上天眼神鹰,火速赶去山西协助剿灭妖狐太子。

    秦玉昂不敢怠慢,可是他跟水叮咚正是蜜里调油分拆不开的阶段,不得已只好命丫头替他收拾行装,趁着这个时间,将水叮咚抱入卧房,又是大白天的缠绵一回。

    等到结束,水叮咚又一次软在床上无力动弹。秦玉昂倒精神抖擞,凑嘴在水叮咚嘴上亲了一亲,说道:“好好在家待着,我会尽快赶回来!不过你要想只准想我,不准想别的男人!”

    之后便跳下床铺,就站在床下穿好衣服。水叮咚觑目看着他****而挺拔的背影,生理上的快乐尚未完全消散,一颗心已经感觉分外的迷惘与空虚。

    她不知道在秦玉昂眼里到底当她是什么,是因为爱她到了极处,所以才会这么不知餍足?还是仅仅当她是个最能让他快活的“骚女人”,所以才会一次一次沉溺在欢愉之中?

    如果是后者,她觉得她真应该一头碰死。

    秦玉昂没再多说,急急忙忙穿好了衣服,便开门走了出去。水叮咚听见他在门口吩咐几个丫头,叫她们好好服侍照顾自己,心中一时酸楚难当,禁不住伏在床上,潸然泪下。

    之后两三天,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秦家堡的几个女主人依旧没有谁来专门探视,就好像当她不存在一样。几个丫头虽然不敢怠慢,但或许因为秦玉昂不避讳地大天白日跟她在房中缠绵一回,那些丫头看着她的眼光,比之前的轻视,更显出几分不齿之意。

    水叮咚无法理会,也不愿理会,每天默默地也不出门,就是坐在窗前,透过窗户瞧看着蓝天白云,想象着某一天还能回去二十一世纪。从前的乐观活泼了无踪影,此刻的她,就像是个行尸走肉,一天一天不过是在等死而已。

    但就在第三天的下午,水叮咚听见外边几个丫头忽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她开始本来没在意,直到隐隐约约有四个字传入耳中,她才忽然警觉起来。

    勾魂妖姬!她恍惚听见,有一个丫头说出了这四个字。

    只一瞬间,胡力瑧憔悴的面容、和万般悔恨的表情涌入水叮咚的脑海,更加上瑄王子说的那句“你被仙后禁制住了泰半灵力”的话,水叮咚就好像在一团迷雾之中,突然看见了一丝光亮。

    她跟这些丫头本来极少会主动说话,但是今日,她却伸手一把抓住了跟前的一个丫头。

    “你们在说……勾魂妖姬?她在哪儿?为什么你们会谈论起她?”

    那丫头虽然对水叮咚颇有鄙视,然而秦玉昂对水叮咚的迷恋宠爱却是有目共睹,所以那丫头不敢撒谎,赶忙老老实实回答她话。

    “听说勾魂妖姬在我们秦家堡附近游荡,被巡哨的爷们抓住了,这会儿正在前院儿晾着,等二老爷过去审问呢!”

    水叮咚一听,立刻吩咐:“在前院哪里?立刻带我去看看!”

    那丫头瞅瞅她脸,眼见她神色凝重,赶忙答应一声,就在前边带路奔向前院。

    唐代男女之防远不如宋代以后,内院外院并无特别明显的界限。加上秦家堡乃是江湖人士,对于世俗间的诸多礼仪规矩更是不甚看重。水叮咚随着那丫头走至前院,看见一群人围在前厅议事堂前,其中有男有女。不过女的都是丫头仆妇,秦家堡的几个女主人并未出来挤看热闹。

    瞅见水叮咚过来,围观人众自动让她走进内圈,抬眼看去,只见议事堂的屋檐下方,站着二堡主秦百河。他身材介于他大哥跟三弟之间,没有他三弟那么威武,比他大哥也要稍显清瘦。

    此刻他脸色凝重,眼神冰冷。就在他的正当面,一个女子被秦家堡两个青年弟子反押双臂,难以动弹。水叮咚从侧面看过去,只见她长相柔媚,体态娇软,正便是见过两面的“勾魂妖姬”宇文艳。

    “你说妖狐一族正准备大举进攻我秦家堡,以你勾魂妖姬的名声,我凭什么相信你话?”秦百河沉声一问。

    “我宇文艳名声虽然不好,可是请二堡主细想一想,我何曾害死过一个正人君子?死在我手里的,全都是好色贪淫之徒!何况秦家堡威名震于天下,若不是有这件紧急事情,我又怎么有胆量进入秦家堡的地盘?”

    宇文艳那张妖媚的脸蛋上,此刻居然满布诚恳,奈何秦百河视而不见,依旧满脸阴沉,冷冷发声。

    “你还是没有说清楚,为什么你会有这般好心,来给我秦家堡报信?”

    “我……”宇文艳一时语塞,不由得低下头来,好像是在暗下决心一般,等抬起头来,脸上更是有一种决绝之气,“我本来……答应了玉昂公子,绝不将与他熟识的的事情泄露出去,但今日事情紧急,不能不说!当年……我才十六岁,有几个禽兽不如的男人,将我带到荒郊野外行施暴力。我本来毫无生还的可能,是玉昂公子路过看到,那年他才十四岁,比我还要小两岁,可是他居然一怒之下大展神威,将那几个无耻之徒杀了个精光。之后他将我救回城里,送了些银两给我兄嫂,让我兄嫂小心照料于我。后来我身体痊愈,本来只想做一个平凡女子,奈何……因为这件事,没有人怜悯我,反而所有人、包括我兄嫂全都瞧不起我,我所以成为……所谓的‘勾魂妖女’,不过是破罐子破摔罢了!这个世上我就只记得玉昂公子的恩义,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难以报答玉昂公子的大恩!所以这一次,我从教我武功法术的……一位天狐族仙子那里,偶然得知天狐族故意将大堡主三堡主引至山西,其实是要大举进攻秦家堡,为报玉昂公子大恩,我冒死前来报讯。二堡主即便不信我话,也请加紧防范,千万不要事到临头,徒留懊悔!”

    她一番话尚未说完,水叮咚脑瓜里边已是嗡嗡作响。秦二堡主是什么态度,会不会相信宇文艳的话,水叮咚已经不想知道,转过身,她机械地走回她住的那间房子,机械地关上房门,再机械地倒在了床上。

    秦玉昂真的喜欢她、真的很爱她吗?

    或许是。但,他没有尝试以真心换真心,而是选择用一种最卑劣最肮脏的手段,来骗取爱情。

    (请看第四十七章《这样的感情她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