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是非祸福难预料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是非祸福难预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叮咚与胡力瑧你来我往言辞交锋,秦玉昂听得一头雾水,尤其那句“二十一世纪”的话,根本让他莫名其妙。瑄王子则渐渐听得不耐烦起来,冷冷一声,接住了水叮咚的话。

    “好了,不用在这儿要死要活了,这就跟我们一起走吧!”

    “跟你们一起走?”水叮咚很快用手抹一抹脸,满腔的愤怒,根本令她不顾生死,“如果我不肯呢?”

    “不肯?只怕是由不得你!”

    “由不得她?只怕也由不得你瑄王子!”瑄王子一句话未落音,秦玉昂一手搂紧了水叮咚,另一手“唰”的一声,抽出了后背的长剑,“我说过,她已经是我的女人,谁想带她走,都除非先要了我的命!”

    水叮咚再次泪盈双目。虽然这个男人有些不可理喻,但,他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你小子看来真是不识好歹!”瑄王子冷笑一声,缓缓缓缓抬起手来。

    水叮咚明知他一出手,必定猛恶之极,不由回过头来看了秦玉昂一眼。

    眼见秦玉昂双眼紧紧盯着瑄王子,一手紧握长剑,另一手却将她搂得更紧,不由得轻启朱唇,轻声一问:“为了我拼掉性命,值得吗?”

    “别他妈说废话!”秦玉昂一眼也不看她,只是从牙缝里迸出一句,“我若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活着也是枉然!”

    水叮咚心中忽然涌起无限柔情,感觉能跟这个男人死在一起,也算是死得其所。所以她不再多说,转过脸去,看向瑄王子。

    也就在她瞥眼之间,她看见人影一晃,胡力瑧一声不出,向着瑄王子扑击过去。

    瑄王子大吃一惊,他动作好快,胡力瑧尚未扑到跟前,他已经飘身至半空之中,口中又惊又怒喝问一声:“胡力瑧,你敢偷袭我!”

    “秦公子,快带水姑娘离开!”

    胡力瑧口中叫喊,扬手几记“火影电光”,向着上方瑄王子追击而上。瑄王子纤瘦结实的身体一个旋身,让开胡力瑧几下攻击,口中冷笑说道:“他还能走得了吗?”

    他口中说话,水叮咚亲眼见他眼中绿光一闪,正心惊胆战不知他使了什么法术,却听胡力瑧说道:“瑄王子极少在人间游历,岂难道墨王没有教导过瑄王子,我狐族的移魂法术,在秦家堡弟子身上根本就不起作用?”

    水叮咚这才知道瑄王子使用了“迷魂法术”,大概他是想以此术令秦玉昂失去自主意识,以免秦玉昂趁着他跟胡力瑧激斗之时,带着她远远逃离。

    “迷魂法术对秦家堡弟子或许无用,但对这女子……哼哼!”

    瑄王子嘴里冷哼两声,一记“暗夜龙卷”,迫得胡力瑧不得不飘身躲让。

    水叮咚听瑄王子话中之意,似乎他的“迷魂法术”并非针对秦玉昂,而主要是为了针对她。

    但她并未感觉丝毫异样,依旧心思清明头脑灵活。眼瞅瑄王子一边同胡力瑧相斗,一边转过脸来向她一瞥,忽而嘴里“咦”了一声,似乎感觉颇为惊诧。

    “瑄王子很奇怪吧?老实说她不仅不会受你的迷魂法术,而且她身上还有很多奇怪之事,在弄清楚缘由之前,我劝瑄王子不要将她带回仙苑谷!”胡力瑧一边说,一边挥手两记“火影电光”,挡住瑄王子又一记“暗夜龙卷”。

    水叮咚被他这番话说得莫名其妙,不知自己身上能有什么奇怪之事。但当此之时,没有人能帮她释疑解惑,反而秦玉昂眼见两人打到半空,前方道路空了出来,顾不得多看多听,当即一抖马缰,黄骠马立刻撒开蹄子,疾奔出去。

    远远地只听瑄王子冷声呵斥:“胡力瑧,你被仙后禁制住了泰半灵力,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让你几招,不过是看在你爹娘脸上,不想你再受仙后重罚!你要这样不识好歹,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水叮咚心中“咯噔”一跳,不知怎么的,居然担心起胡力瑧的安危来。

    向前狂奔了百十里地,黄骠马虽然神骏,也禁不住显出疲累之态。秦玉昂不得不放缓马速,忽而冷冷一声,说道:“你对姓胡的好像很牵挂的吗?方一看见那什么瑄王子,就忍不住开口相询!”

    水叮咚无言,明知他不可能理解“穿越”,根本无法跟他阐述她跟胡力瑧之间的恩怨情仇。

    所以她回脸看着秦玉昂,眼中满含诚恳,缓缓说道:“你放心!他是狐,我是人,我跟他什么都不可能有!更何况,他多次哄骗于我,我对他的怨恨,远远多过了感激!即便是这一次,他帮我们挡住了瑄王子,我想……也不过是他良心发现而已!”

    秦玉昂不语,只是两眼盯着她,好一会儿,才不太信任地再发一问:“真的?”

    “你可以不信!”水叮咚扬起下巴撇开脸,“但是……我并非不知好歹,你方才……宁愿一死,也不肯抛下我不顾,我想……这辈子,是好是孬,总是你的人了!”

    秦玉昂依旧两眼看着她,又是良久,忽然凑嘴亲亲她嘴。

    “你是我的女人,我自然要拼死保护你,但是,从今后不准随便叫其他男人的名字,更不准跟其他男人乱抛媚眼!”

    “我何曾跟其他男人乱抛媚眼了?”水叮咚禁不住羞红满脸,恼怒一问。

    “你没有吗?那你是怎么把我勾引上的?”秦玉昂慢悠悠地回她一句。

    水叮咚哑口无言。她早就已经意识到,秦玉昂对她有喜爱,有迷恋,但却没有丝毫尊重。可是她却没有办法辩解说,她不过就是喜欢看帅哥而已,其实没有“乱抛媚眼”的意思。

    长安离商洛本不甚远,上一次由商洛去长安,两人双骑用了两天半的时间,但那是因为水叮咚不敢快马狂奔。而今虽然两人一骑,到当天夜里三更左右,也赶回了秦家堡。

    黄骠马已累得筋疲力尽,秦玉昂命人好生照料,自己带着水叮咚回去之前她曾经住过的屋子。

    两人身上都风尘仆仆,免不了各自洗了一个澡,之后水叮咚上床歇息。她明明闩着房门,然而还没睡着,突听窗棱一响,好像有人跳进了窗户。吓得水叮咚翻身坐起,方要开口一问,黑暗中秦玉昂的声音说道:“别怕,是我!”

    “你怎么来了?”水叮咚张口一问,有些为难,“让你们秦家堡的人看到,更要瞧不起我了!”

    “瞧不起就瞧不起呗,难道你还想标榜自己是个贞女烈妇?”

    这话说得有些难听,水叮咚又羞又恼,正气结无语,秦玉昂已经摸到了床边,就在床下宽衣解带。

    “我不是贞女烈妇,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水叮咚好不容易回应一句。

    “就因为你不是贞女烈妇,我才要来满足你!也免得你半夜发起浪来,会想其他男人!”

    这话更是下流,水叮咚真想狂吼一声,叫他赶紧滚出去,秦玉昂已经脱得精光赤溜,很快摸上床来,压在了水叮咚身上。

    “你是骚女人,不过,我喜欢你!而且,起码在床上,你比其他所有女人都更能让我快活满足,所以,我会很疼你!”

    黑暗之中,传出秦玉昂含含混混一句言辞。不知是在调情,还是在叹息,水叮咚浑浑噩噩,已经分辨不清。

    (请看第四十六章《秦玉昂的爱与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