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胡力瑧的罪与罚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胡力瑧的罪与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秦玉昂拿起筷子递给她,两眼向她细一打量,说道:“玉兰说你刚哭过,哭什么呢?我又没说不要你!你放心,不管怎么样,这辈子我都会很疼你!”

    这话反而让水叮咚更加想哭,因为他这句“不管怎么样”的话,很清楚地表明,他心中对她已不是处女这件事,仍然十分介意。

    但这不能说他有错,毕竟他生在长在这个封建时代,他能够说出“不管怎么样”的话,已经算是十分宽宏。

    所以水叮咚只能什么都不说,低着头默默地吃了饭,其间秦玉昂倒是帮她连连夹菜,果然如他所言,依旧对她十分“疼爱”。

    吃过饭天色已晚,秦玉昂命玉兰服侍服侍水叮咚洗了一个澡,之后进来,依旧搂抱着水叮咚同床共枕。

    水叮咚有心让他出去,却怕被他当成是假正经,最终也没能说出拒绝的话来。

    这些练武之人当真强悍,下午连做两次,晚上居然又做一次。累得水叮咚一晚上软在他怀里,到第二天一早,秦玉昂唤她起床,水叮咚在玉兰服侍下晕晕沉沉起床穿衣,晕晕沉沉洗脸梳头,又晕晕沉沉喝了半碗粥,再晕晕沉沉被秦玉昂抱上马背,共乘一骑往东而行。

    直到从东城门出来,水叮咚总算是意识清醒了些,张口问秦玉昂:“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回秦家堡呀!为了送你来跟姓尚的见面,我已经耽误半个多月了,再不回去,我爹该骂我了!”

    是啊,该回秦家堡了!可是回去秦家堡,她是以什么身份?

    上一次去秦家堡,满堡人都当她贵宾相待,她却广而告之她已经订婚的事实。如今再回秦家堡,秦家堡的人会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她?还能像从前那样对待她吗?

    “你还会娶我吗?”她忽然问出一句。

    秦玉昂没有马上回答,静静地往前行了一阵,才说话。

    “这个……等回去再说吧!我喜欢你,这一点都不假,而且我绝不会像姓尚的那样薄情寡义,所以……我说过我一辈子都会很疼你,我会说到做到!”

    水叮咚明白了,他的意思大概是不能再娶她为妻,只不过他喜欢她,所以会一辈子疼她而已。

    他曾经说过,就算她嫁了人,他也会想尽办法把她抢过来,只不过到那个时候,她就不能做妻,只能做妾了。

    她没有嫁人,但是她跟张旻已经有过夫妻之实,在秦玉昂眼里,那跟嫁了人没什么两样。

    所以他不能再娶她为妻,顶多只能纳她作妾。而她,真的愿意嫁他为妾,接受他一辈子的疼爱吗?

    她不愿意,她甚至想即刻离得秦玉昂远远地。可是现在不是在二十一世纪,她不能够随便背个小背包,到无论哪一个城市去,总不至于会饿死。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封建时代,离开秦玉昂,她恐怕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她迷惘地抬起眼光,看着天上朵朵白云,多希望自己能够在那云之巅,天之上。不是为了受人仰视,只是为了远离这个她根本就难以适应的红尘俗世。

    她是横坐在秦玉昂身前的,所以当她感觉秦玉昂忽然勒停了马匹,自然而然便向秦玉昂脸上瞥了一眼。她发现秦玉昂目视前方,脸色阴沉。

    她下意识地立刻回脸,目光所及之处,她看见一个男人笔挺地立在路中,挡住了她跟秦玉昂前进的方向。

    清瘦却结实的身板,俊美又冷冽的面容。

    那不是胡力瑧,那是一直追着胡力瑧的瑄王子。

    “胡力瑧呢?”水叮咚脱口而出,一问之后,才发现她问得太过唐突,所以她很快地再加一句,“请问……您知道胡力瑧在那儿吗?”

    瑄王子根本对水叮咚的问话毫不理会,一双眼睛冷冰冰地在水叮咚脸上身上略一打量,随即落在秦玉昂身上。

    “阁下拦在道中,是何道理?”秦玉昂首先发问。他见识过这男人的本事,明知他不是凡人,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由得全身充满戒备。

    “这女人我们仙后要定了!但我胡力瑄素来不愿以大欺小,所以,姓秦的小子,你放下这女人,自行离去吧!”瑄王子冷冷淡淡开了口。

    那句“以大欺小”的话,不由得令秦玉昂仰起头来好一阵大笑。

    “以大欺小?好一个以大欺小!我知道你本事很大,但我告诉你,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你想带她走,除非先要了我的命!”

    “哦?”胡力瑄冰冷的眼光再次在秦玉昂脸上身上梭巡良久,这才点了一点头,“那行吧!你只要挡得住我一招,这件事我胡力瑄就不再理会!”

    “等一下!”水叮咚耳听秦玉昂说出“她已经是我的女人”的话,竟不知心中是苦是甜。她何尝不知道秦玉昂一介凡人根本不可能是瑄王子的对手,生怕瑄王子当真动起手来,赶忙开口喝阻,“瑄王子阁下,您能不能先告诉我,胡力瑧现在何处?”

    瑄王子依旧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只是两眼冰冷觑看着秦玉昂,却听一声叹息传入耳中,一个男子的身影从一棵大树之后转了出来。

    “胡力瑧!”水叮咚脱口惊呼,“你你你……怎么成了这模样?”

    那人身姿挺拔,貌相俊逸。然而短短不到一月,他竟容颜消瘦,颇见憔悴。水叮咚本来对他恨之切骨,可猛然见他这副模样,仍不由得大吃一惊。

    胡力瑧没有回答,只是两眼瞅着水叮咚,嘴角泛起一抹温软的笑意。

    “这段时间……你还好吗?”

    他居然敢问她还好吗?水叮咚心中猛然一痛,陡然之间爆发出来。

    “你觉得我能好得了吗?张旻已经死啦,瑧王子阁下,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了?”

    “是!我知道……张旻已经死了,我早就后悔把你们穿越到这个时代,但如今……悔之晚矣!”

    他脸上果然现出“悔之晚矣”惨痛之色,水叮咚心中稍稍一软,但一想起“勾魂妖姬”,很快又恢复刚硬。

    “好啊!既然你已经很后悔,那么,就赶紧将我送回我的年代!”

    “我没有办法再送你回去,因为……仙后已经收走了云香珠!”

    胡力瑧满脸都是抱歉与悔恨,但是水叮咚看来,那不过是他在做戏而已。

    “没有办法送我回去?果然,你说你没有办法送我回去!”她冷笑着,声音尖利得刺人耳膜,“那你还来见我干什么?”

    “我来,是因为……仙后命我跟瑄王子一起来带你回去仙苑谷,以此来弥补我办事不力的罪过!”

    他一脸木然,如同背书一样。水叮咚再也按捺不住,眼中泪水滚滚而落,两眼盯紧着胡力瑧,一字一句含血控诉。

    “这就是你诱哄我到这个年代的原因么?我在二十一世纪活得好好的,你花言巧语将我骗到此处,仅仅是为了……完成你们仙后交代的任务?”

    “是,我罪该万死!”胡力瑧脸上没有求恕,只有抱歉,“但在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我发现你全然不记得……从前的事情,而且……你在二十一世纪活得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我本来是不打算打搅你,拼着日后受仙后处罚,我也不想毁掉你的生活。但是……你却要嫁给张旻,我这才想着……与其你嫁给张旻痛苦一生,倒不如让我完成仙后交代的任务,所以……我才将你穿越到此……”

    “狡辩!纯是狡辩!”水叮咚嘶叫着打断他话,“可是张旻呢?就算张旻不是好人,他也罪不至死吧?为什么你要将他穿越到此,并且让他死得毫无尊严?”

    胡力瑧满脸沉痛,哑口无言。

    (请看第四十五章《是非祸福难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