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沦落成了“骚女人”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沦落成了“骚女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很久,很久,终于,一切归于平静。

    秦玉昂并非床事新手,水叮咚也不是娇羞处子,这番欢好,两个人都痛快淋漓。

    但秦玉昂毕竟是习武之人,那种狂猛远非张旻可以比较。水叮咚只觉浑身乏力,软绵绵地趴伏在秦玉昂强壮的胸膛之上,手指尖无意识地轻轻抚弄着秦玉昂发达壮实的胸肌。

    心里什么都不想,什么也都不愿想,就那么躺卧在秦玉昂暖热的怀抱里,感受着秦玉昂的强大与威猛,虽然暂时没有品尝到幸福的滋味,但起码,她感觉到了安全、与安定。

    在这个蛮荒封建的年代,或许安全与安定,才是她最强烈的心理需求。

    “别动!”秦玉昂忽然伸手抓住她手,“那会让我忍不住地再来一次!”

    水叮咚满脸羞红,赶忙停住了那只不安分的小手。静静地略过一阵,秦玉昂忽然开口:“你……不是处女,是姓尚的……拿走了你的贞操么?”

    水叮咚心中一惊,下意识地立刻从他胸脯上撑起酸软的身体,向着他脸看了一眼。

    只一眼,水叮咚心里微微一凉。才刚刚发泄完毕,之前的那种深情与柔情已经在秦玉昂脸上消失,代之的,是紧皱着的眉头,和绷紧着的面皮。

    “回答我,在我之前,你有过几个男人?”

    水叮咚回答不出,如果让秦玉昂知道在张旻之前,她就已经跟一个大学男生好上过,他看着她的眼光,会不会更加轻视?他刚刚对她许诺过的一辈子,会不会就此作废?

    连二十一世纪某些无聊的男子,都还一心希望找个处女做老婆,以至于衍生出同样无聊的某一种医学修复技术。更何况现在是在封建时代,而在这个时代,无论对女子的态度有多宽容,男人娶妻的第一标准,必定是黄花大闺女!

    “张旻已经死啦?你现在问这个,还有意义吗?”

    很久,在秦玉昂逼视的眼光中,水叮咚作了回答。

    她实际上有些避重就轻,因为她并没有回答她究竟有过几个男人,而是将话题固定在张旻身上,那会带给秦玉昂一种错误认知,在他之前,她只有张旻一个男人。

    不是她想耍滑头,实在是她没有办法告诉秦玉昂,在二十一世纪未婚同居是很平常的现象。没有哪个女人能在爱重情热之时,还能坚守底线。更没有哪个女人,会在跟某一个男人订下婚约之后,还能跟那个男人保持“授受不亲”。

    然而即便她避重就轻,秦玉昂还是一下子恼怒上来,一翻身,将她压到了身下,并且两眼凶狠盯住了她的眼睛。

    “你跟姓尚的还没有正式成亲,你就敢跟他上床?你不怕人家骂你是个骚女人?”

    水叮咚看着他的眼睛,没有被他的凶狠吓到,反倒是那“骚女人”三字,让她一下子也绷紧了脸皮。

    “是,我是骚女人,可是你别忘了,你也还没有跟我正式成亲!”

    “我……”秦玉昂没有感觉到难堪、或者说反省,反而愈发妒火难耐,“我他妈怎么能跟姓尚的比?姓尚的无情无义,可是我……既然答应了要娶你,就不会食言!”

    “张旻……或者说尚旻当初跟我定亲的时候,同样说过一定会娶我,而且绝不会食言!”水叮咚冷冷回应,转开头,不再看着他的眼睛。

    秦玉昂一阵语塞,良久,终于从水叮咚身上翻开,像先前那样仰脸躺着,仍旧气愤愤地瞪着房顶。

    水叮咚心如死灰,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干吗去?”秦玉昂立刻问,一点温柔都没有。

    “我想……我这个骚女人是不配嫁给你了,所以……”

    “所以”怎样?她居然说不出口。在这个年代她举目无亲,而且以这个年代对女人的态度,离了秦玉昂的保护,她根本寸步难行。

    可即便是寸步难行,她也不能不行。

    所以她哽咽了一下,没说完的话就此打住,四目乱瞅,想在床上找到被秦玉昂剥下来的衣服。

    但是秦玉昂一伸手,将她重新拉倒在床上,并且翻过身来,再次将她紧紧压住。

    “你已经跟了我了,就算你不配嫁我,也不能不嫁!从今天起,别说找其他男人,就算是多看其他男人一眼都不准,想男人了,你只能找我!”

    不等水叮咚表态,他低下头来,吻上水叮咚的嘴唇。

    水叮咚想要奋力将他推开,可是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他的身体实在太沉,而在他亲吻揉摸当中,水叮咚心理上想要拒绝,生理上,却很不争气的,很快有了回应。

    而当再一次从那飘飘云端跌落地面,水叮咚心里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之前的那种安定的感觉,已经消失无影。代之的,是迷惘,是后悔。

    后悔她不该这么快跟秦玉昂上床,如果她能坚守底线,最起码,仍然保有着秦玉昂对她的少许尊重。

    可如今一切都已晚了,她不是处女,这件事已经像一根钉子一样,扎进了秦玉昂心里。

    她听见秦玉昂忽而轻轻嘘了一口气,她没去看他脸上神情怎样,甚至在秦玉昂撑身而起的时候,她轻轻合上了她的眼皮。

    她感觉秦玉昂侧着身体看着她,就在她忍不住要睁眼的时候,秦玉昂俯下头来,在她嘴唇上亲了一亲。

    “我先起床让掌柜的准备些好酒好菜,你也起来吧!折腾了两回,你也该饿了!”

    水叮咚忽然就感觉鼻腔发酸,热泪上涌。不过她忍住没出声,直到感觉秦玉昂下了床,她才睁开眼睛偷眼一瞥,秦玉昂正好弯下腰去捡拾起被他仍在地上的衣服。

    那强壮而性感的臀部与大腿,毫无保留地完全展现在水叮咚的眼前,水叮咚的眼泪,唰的一下子,就顺着眼角滚滚而落。

    这个男人真的非常具有雄性魅力,如果能够得他保护、如果能够与他白头偕老,她甚至不再如此介意生活在这个荒蛮时代。

    但,那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在知道她早就已经有过其他男人之后,他还愿意娶她为妻吗?

    她不确定!纵然刚刚在床上的时候,他仍然对她情热如沸,可这个年代最讲究“娶妻求淑女”,而她,已经被他定义成了“骚女人”。

    她就在床上怔怔流着泪,秦玉昂没再回头看她,直接开门出去。不过很快有玉兰开门进来,说道:“大公子让我进来服侍姑娘起床,……姑娘怎么哭了?”

    她惊诧一问,赶忙走到床跟前。水叮咚心中有再多的愁苦伤心,都不能在这丫头面前表露,忙吸吸鼻子忍住,又用手擦了一擦眼角。

    “没事,你先出去吧,我自己穿衣起来就行了。”

    她一向不习惯让人服侍,更何况现在不着寸缕。幸好玉兰知道她的脾气,忙点一点头,说道:“那我在门口伺候着,姑娘若有什么需要,叫一声我就进来!”

    水叮咚“嗯”了一声,等玉兰退出,这才撑身坐起,就感觉浑身酸软无力,秦玉昂第二次比第一次更加粗暴,弄得她身上好像要散了架一样。

    勉强穿好内衣,水叮咚还是唤了玉兰进来,由她服侍着穿好外衣,又梳了一梳头,之后玉兰退出,两个小二端着各式精美佳肴走进来,很快就满满摆了一桌子。

    秦玉昂直到小二退出,这才走了进来。看见水叮咚仍旧坐在床沿上,秦玉昂先在饭桌旁坐下,这才跟水叮咚说道:“快过来吃饭呀!这都是京城里最具特色的几样菜,你尝尝看对不对你的口味!”

    水叮咚听他语气平和,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心中虽然仍有不顺,最终还是站起身来,走至饭桌边坐下。

    (请看第四十四章《胡力瑧的罪与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