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贪财贪色都出来了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贪财贪色都出来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叮咚真没想到玉兰居然还在外边守着,张旻更是忍无可忍爆发出来。

    “你说我来干什么?你不过是个丫头,管得这么宽干吗?她是我没过门的妻子,我想干吗用得着你来过问?”

    “您也说了姑娘是您没过门的妻子,既然没过门,有些事情就不能不讲究!我们堡主可是交代过,一旦姑娘在尚府住不下去,秦家堡随时欢迎姑娘去做客!”

    这番话气壮理直,驳得张旻哑口无言。水叮咚听见他在外边重重一哼,紧随着脚步声响,他故意踩着重重的脚步离开。

    水叮咚重新躺倒,只觉心里空空荡荡,只不过是一天时间,初见张旻时的那种狂喜与激越,已经消散无影。

    到了第二天,张旻一早过来陪着水叮咚用早餐,水叮咚心里琢磨着正想开口劝劝张旻,不要把金钱看得太重,偏偏张旻那个贴身小厮闯进门来,说道:“公子不好了!”

    “什么事情不好了?”张旻皱皱眉头,“不会是老头子死了吧?”

    “这个……老爷还是跟昨天差不多,只是……”那小厮瞅瞅水叮咚,不肯痛痛快快说出口来。

    水叮咚眼瞅小厮吞吞吐吐,立刻意识到他所谓的“不好了”,定是跟尚财主有关,禁不住冷笑一声,说道:“什么事情还要背着我说才行么?”

    “怎么会!”张旻立刻接口,回脸又瞪那小厮一眼,“什么事你直接说吧!”

    “我刚刚接到消息,咱们家的大姑娘跟大姑爷,不知道怎么的,还是听说了老爷病重的消息,这会儿正往京城赶呢,估摸着……这一两天就能到了!”

    “啊”的一声,张旻跳起身来,阴沉着脸在屋里踱了几步,转身想出门,又停住,回过脸跟水叮咚交代一声:“我先去处理这件事,等会儿再来陪你!”

    “你听我说……”

    水叮咚赶忙起身,可是张旻根本不容她说,很快凑嘴在她嘴上一亲,便带着那小厮出门离开。

    水叮咚奔至门口,眼瞅着张旻的身影消失在了一道月亮门里,忽然心里就有一种恐惧,好像马上就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

    她没有能力加以阻止,只能祈望胡力瑧赶紧出现,将她跟张旻马上送回二十一世纪。

    张旻说他不愿意再回去,不过以胡力瑧的本事,根本不需要得到他的同意。

    而她,宁愿张旻因为不情愿地回去了二十一世纪恨她怨她,也不愿眼睁睁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入罪恶的陷阱。

    人说“环境造就人”,如果是在二十一世纪,张旻就算贪财贪色,也难有机会做出恶毒之事。但是在这个年代,她很怕张旻马上就要伤天害理。

    只可惜胡力瑧没能如她所愿及时出现,反而女人的直觉该死的灵验,就在水叮咚满怀忐忑盼着望着胡力瑧的时候,里院忽然传出号哭之音,紧接着满院子家丁丫头奔走相告:“老爷咽气了!老爷咽气了!”

    水叮咚浑身发寒,彻骨冰凉。因为她相信,这位尚老爷绝无可能死得这么蹊跷,那肯定是被张旻动了手脚。

    可是她该怎么办?去衙门控告张旻?还是马上离开这儿,从此跟张旻一刀两断?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仍然狠不下心真跟张旻一刀两断,毕竟不管怎么说,张旻对她的那份感情没有假。更何况,离开张旻她能去那儿?去跟秦玉昂在一起,当真做上秦少奶奶,一辈子留在这个时代?

    她不能!她最希望的,仍旧是尽快回去锦绣繁荣的二十一世纪。

    随后的几天,尚府里自然乱糟糟的一团。

    就在尚老爷咽气的第二天,尚府唯一的女儿就赶了回来,一进门就呼天抢地,等到安静下来,难免详细查询父亲的死因。

    水叮咚闭门不出,张旻自然也顾不上天天来陪她。至于张旻怎么跟尚家的女儿解释、怎么样做到瞒天瞒地,水叮咚没有问过,张旻自然也不会来跟她说。反正到最后尚家女儿吵闹一场,还是无可奈何离开了京城。而尚家的万贯家产,自然全都落在了张旻手里。

    那段时间水叮咚还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张旻已经收了两个丫头在房里——亦即是古典小说上时常提到的“通房丫头”。只不过因为张旻尚未娶正妻,所以这两个丫头尚不能戴上“姨奶奶”的头衔。

    那两个“通房丫头”从没敢在水叮咚面前露过脸,估计张旻明知水叮咚会不高兴,不敢太快暴露这件事情。

    水叮咚从没想过要去向张旻查问这件事,不仅是她对张旻已经有些灰心,如果回去二十一世纪,她只怕未必还肯嫁给张旻;更因为在张铭来到这个年代的时候,并不知道她也会来,按照这个年代最平常的习气,收两个丫头做“通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水叮咚嘴上不提,心里终究还是有郁闷。偏偏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尚老爷出殡之后没多久,张旻本该有时间天天来陪水叮咚了,可是他却每天早出晚归,水叮咚有一天忍不住问他每天出去干什么,他含含混混也没怎么说清楚。

    倒是玉兰留了个心眼,私下里悄悄一查,回来跟水叮咚说道:“姑娘可别这么傻傻的了!我听说尚公子最近迷上了一个窑姐,每天出门就是去会那个窑姐去了。姑娘若是不信,等尚公子回来,不妨亲口问问他。”

    水叮咚本来想忍气吞声留在尚府,只待胡力瑧一来,无论张旻肯不肯回去二十一世纪,只求胡力瑧尽快将她送回去。

    可如今听玉兰一说,终究心里并没有将张旻完全放下,当晚等张旻回来,水叮咚忍不住再次开口问他:“你这段时间究竟是在干什么?为什么每天早出晚归跟你说句话都难?”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想赶紧做点生意起来,总不能一大家子就这么坐吃山空!”张旻一如既往开口搪塞。

    “可是我听说……你在外边另外看中了个姑娘,你每天出门,就是会这位姑娘去了,这话……可是真的?”

    张旻有一阵子不做声,水叮咚忍一口气,勉强笑道:“这个年代……三妻四妾原是很平常的事情,你真要喜欢,带她过来给我瞧瞧,等我们俩成了亲,你要娶她做妾室,我不管你就是!”

    张旻还是不做声,只是两眼瞅着水叮咚,瞅得水叮咚笑不出来了,他才摇一摇头。

    “别说的那么大方,你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怎么可能受得了我三妻四妾?更何况……”

    他忽然住口,直到水叮咚追问一句:“何况什么?”

    他才慢慢吞吞回答出来:“她不肯做妾,要做正妻!”

    “哦?”水叮咚心上一惊,随即现出苦涩笑意,“你答应她了?”

    “还没有,不过……”张旻再次停下,而且避开了水叮咚的眼睛,“我很喜欢她,喜欢到……为了她可以什么都不要!”

    水叮咚差点就要涌出泪水。“为了她可以什么都不要”!曾几何时,张旻也曾跟她说过这句话。

    “那么……我呢?你还喜欢我吗?”水叮咚问,想尽量平静,却控制不住还是哽咽了一下。

    “怎么说呢?”张旻微微一叹,两眼看着水叮咚,眼神中居然有着一丝怜惜之意,“之前……我以为你就是我真正需要的女人,可是……遇到了她我才发现,她才是所有男人做梦都想要的人,我能够得她青睐,当真是幸运之极!”

    水叮咚差点就要吐出来,不是为了他说的那句“幸运之极”,而是他嘴里诉说着对其他女人的无尽爱意,看着她的眼睛,却居然还能有那一丝怜惜。

    “你跟她……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

    “有七八天了吧!”张旻回答,没再想试图隐瞒,“就是……老头子出殡那一天,因为老头子曾经对她有些恩义,所以那天她也来了,一身白色丧服,站在人群里,再也没有人能够比她更加好看!”

    七八天?水叮咚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仅仅七八天而已,这个女人就抢走了她跟张旻之间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至此的那种感情。

    是这个女人太好?还是她水叮咚太差?亦或是张旻当真花心贪色到了无可救药?

    可问题是,如果他真是花心贪色到无可救药,为什么整整两年时间,他对她的感情并没有多少改变?为什么在看见她的那一刻,他脸上会现出那样的狂喜?

    那种狂喜无法作伪,她坚信张旻对他的感情很真也很深,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让这个本来对她一往情深的男人,完完全全变了心肠?

    (请看第四十章《妖姬果然能勾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