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丫头管得太宽了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丫头管得太宽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水叮咚的意识里,事实上跟张旻分开还不到一月。然而这一月发生了太多事情,几乎可以说天翻地覆,她潜意识中一直在恐惧还能不能跟张旻见面,能不能跟他重新在一起。

    而今感受着张旻之前很少流露的狂热与饥渴,她浑身也开始发烫发热。自然而然张开嘴来回应着张旻,自然而然任由张旻抚弄着她的身体。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几声,外边玉兰高声问道:“姑娘,你早上就没吃饭,这会已经快中午了,可别把身体饿坏了!”

    在玉兰最初敲门的时候,张旻根本就不想理会,一直到玉兰很大声地问完两句话,水叮咚也从神思迷乱中省过神来,赶忙用力在张旻大腿上坐正身体,一边含羞娇笑,一边用手理一理被张旻扯乱了的衣服。

    “你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头就赶紧撵了她!”张旻欲求未满,大是恼火。

    “别生气!”水叮咚赶忙红着脸安抚他,“她也是为了我好!我早上想着要赶来见你,一口早饭也吃不下!”

    “我还想问你,什么时候到的长安,为什么会今天一早过来?不过这些事情慢慢说,咱们先让厨房做些好吃的,可别饿坏了我的宝贝!”

    张旻终于舒出一口气来,放了水叮咚下地,自己也理了一理衣服,之后唤之前引水叮咚进屋的那个小子进来,吩咐他去厨房尽快让厨师做些好饭好菜送上来。

    那小子原是张旻最心腹的小厮,闻言答应一声,赶忙走去后边厨房。

    不久饭菜送上,张旻挨在水叮咚旁边就座,不停给水叮咚夹菜,一边介绍着哪样菜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特色等。

    水叮咚发现尚家厨房做出来的饭菜,居然比秦家堡一点不差。想来尚家财势虽然比不上秦家堡,但一则身处在京城繁华之地,二则张旻方刚来到这个年代,本来吃不惯这个年代的食物,又从一个穷小子,突然变成了有钱人,难免对穿衣吃饭更花心思。

    问起玉兰到底是从哪儿得来的丫头,水叮咚不敢提及秦玉昂,只说来长安的路上碰见过秦家堡两位堡主。两位堡主对她十分喜爱,特意送了她一块竹牌、和一个丫头。

    水叮咚本来不善撒谎,只能说得尽量简省。幸好张旻一下子就被“秦家堡”三字吸引,完全没有注意到水叮咚言辞中的含混之处。

    “秦家堡?你是说商洛秦家堡?你居然巴结上了秦家堡的大堡主三堡主?”等水叮咚几句话说完,张旻立刻张嘴就问。

    水叮咚很是奇怪张旻居然也知道“秦家堡”,耳听他提到“巴结”二字,不由得脸现娇嗔,瞪他一眼。

    “什么叫做巴结呀?就是路上偶然碰见,承蒙他们两位老人家高看了两眼而已!怎么……秦家堡很出名么?为什么你会如此吃惊?”

    “秦家堡当然出名啊!据说秦家堡的人擅能降妖伏魔,尤其三位堡主,更是有一个‘降妖三雄杰’的响亮名头!虽然什么降妖伏魔都是无稽之谈,可秦家堡财力雄浑,势力庞大,京城中无数商铺都是在秦家堡名下,无数高官也都跟秦家堡常有来往!你既然搭上了这层关系,以后我想做点什么事情,都方便很多!”

    水叮咚早就知道秦家堡颇有财势,却没想到秦家堡的财势居然会大到这种程度。

    眼瞅张旻兴致勃勃,大有想靠着她攀附上秦家堡的意思,心中流过一阵不乐之意,随即想到张旻本来就是做业务的,抓住机会原本是一个优秀业务员最该具有的素质,所以她很快又自想自解,不让那一点纠结存在心里。

    一下午两个人都厮守在一起,当真说不完的轻怜蜜爱,道不尽的温柔缱绻。

    他两人在二十一世纪原是未婚夫妻,什么事情都做过了的,而今久别重逢,哪里还能煞住性子?只是每次两个人忍不住要宽衣解带的时候,玉兰就在外边找个理由高声问话,将两人燃烧的情火一次次无情浇灭。

    张旻恨之不已,但玉兰既然是秦家堡的人,他就不愿意太过得罪。更加上水叮咚明知秦玉昂一旦接获玉兰密报,知道她跟张旻有了夫妻之实,很可能就会按捺不住冲来尚家将她抢走。所以一次次地,她都含羞带笑安抚着张旻,告诉他来日方长,并不急在这一时。

    到晚上张旻本来想直接安排水叮咚跟自己同住一室,水叮咚坚持不肯,说道:“现在又不是在二十一世纪,一旦让人看见咱们俩尚未成亲就住在一起,不知道背后会说得多难听!况且玉兰原是秦家堡送给我的丫头,两位堡主一再交代她照顾好我,就为了我的名声着想,她肯定会竭力阻止我们住在一起。”

    张旻大是烦躁,说道:“好不容易盼到你来了,还不能在一起住了,这个丫头管得也太宽了!”

    “她又不知道我们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自然会觉得未成亲先同居是件很不好的事情。况且你义父病重,你该去多照看你义父才对。”

    “我还去照看他呢?”张旻本来就有一肚子的气不顺,闻言禁不住冷哼一声,“那个老不死的,都病了多少天了就是不肯咽气!可惜这个年代没有安眠药,要不然真想喂他几颗安眠药,让他睡了就别再醒来最好!”

    水叮咚万万没想到他会说出这般话来,不敢置信地张大眼睛瞪着他,老半天才喃喃一问:“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我说什么话啦?”张旻瞥她一眼,这才意识到像这种事情最好不要在她面前谈论,“你都不知道这个老不死的心眼有多深!明明病得快不行了,他居然背着我安排了一个家丁去宝鸡叫他女儿女婿回来,那意思只怕是想把家产分给他女儿女婿一部分。幸好被我发觉,把那家丁拦了下来,要不然这会儿……只怕他女儿女婿已经赶过来跟我争夺家产了!”

    他本来是想多解释几句,来为他之前那句有关“安眠药”的话找一个合理的理由,但水叮咚听着却越发感觉心中冰凉。

    姓尚的财主待张旻可说有活命之恩,但张旻不思报答,反而一心谋夺人家的全部家业,好像连一分一文都不愿分给人家的亲生女儿。胡力瑧说他“贪财贪色”,“贪色”暂时还没觉得,但“贪财”,只怕是丝毫没有冤枉他。

    “算了,咱们先不说这个了!”张旻一笑,伸手握住水叮咚的一双手,在手心轻轻摩挲,音调也重新变得轻软无比,“我其实也是为了我们,在这个混乱的年代,没有钱怎么能够过生活?所以……等老头一死,我先拿一笔钱出去做生意,日后你管内,我管外,有了秦家堡这层关系,咱们一定可以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水叮咚心中发涩,暗暗苦笑。她是今天才来尚府,而之前张旻并不知道她也来到了这个时代,所谓“其实也是为了我们”,不过是一句安抚她的虚话罢了。

    可是她不能疾言厉色马上叫张旻改贪财为报恩,有些事情是从骨子里边流淌而出,绝非她三言两语就可以拨乱反正。

    “你既然怕坏了名声,那我就暂时不跟你一起住,等老头儿一死,我挑个好日子尽快与你成亲便是!”

    张旻眼瞅她脸色发木,张口无语,明知她依旧想着有关“安眠药”的问题,生怕她开口批驳,赶紧又添一句。而且话一说完,他便唤了玉兰、以及尚府里一个用惯了的丫头一同伺候水叮咚,他自己则退出房门,去别的房间安歇。

    水叮咚浑身发懒,由玉兰及那丫头服侍着上床歇息。可是心里纷乱如麻,根本了无睡意。正翻翻转转,忽听门上轻轻敲响,紧接着张旻的声音在外边轻轻唤道:“叮咚!叮咚!快点开门!”

    水叮咚翻身坐起,却竟不太愿意开门让他进来。正自犹豫,玉兰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尚相公,这半夜三更的,您不好好休息,跑到我们姑娘门口来干什么?”

    (请看第三十九章《贪财贪色都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