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他的爱情没有变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他的爱情没有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张旻欢呼一声,上前一步,将水叮咚整个抱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就在屋子里狂转圈子。只把个玉兰、以及跟随到门口的那小子目瞪口呆,只怀疑张旻是不是发了疯了。

    很久,很久,张旻终于安静下来,水叮咚固然已经泪流满脸,张旻同样喉咙哽咽,眼眶泛红。

    “真的……是你吗?这怎么可能?”

    “是我,真的是我!”

    水叮咚忽然感觉好对不起张旻,她本来已经开始相信胡力瑧,开始怀疑张旻是否真的像胡力瑧所言那样贪财贪色。但今天,看着张旻的狂喜,看着张旻的激动哽咽,她确信无论张旻的品性如何,最起码,他对她的感情是真实的。并且时隔两年,并未有丝毫改变。

    “你怎么也会到这儿来啦?你来这里多久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又为什么到今天才来找我?”

    张旻一连串的问题出口,水叮咚张张口,又闭上,回脸看了一眼玉兰。

    “你们先退下去吧!”张旻立刻吩咐。

    玉兰没有马上应命,只是两眼看着水叮咚,直到水叮咚不得不开口一声:“你先出去,有事我会叫你!”

    玉兰才应了一声,微低着头退了出去。

    “你在哪儿找的丫头,好不懂眼色的!”张旻大皱眉头。

    “我来这儿以后,人生地不熟的,幸亏有人帮我,这原是别人送我的丫头。”水叮咚回答,自然不能说得太详细。

    “谁帮的你呀?你还没有回答我之前的问题呢!”张旻说,拉着水叮咚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就让水叮咚坐在他的大腿上。

    那原是他们在二十一世纪惯了的,所以水叮咚未觉羞涩,不过她也没有马上回答张旻,而是用手指轻轻抚弄着张旻依旧俊朗的脸颊。

    张旻当然没有胡力瑧那么俊美潇洒,也没有秦玉昂那么英武强悍,但,起码此刻,在水叮咚眼里,还是这个男人最配她。

    “你白了,但比从前成熟了些!”水叮咚说,喉咙之中依旧有些发涩。

    “我已经过来两年啦!这两年整天在家里待着,又不用像从前那样每天出去跑业务,自然变白了些!你倒是跟从前一点都没变,而且这身女装,你穿着比从前……还在那个年代的时候,更加漂亮!”

    “你戴帽子的样子,却感觉挺滑稽的!”水叮咚忍不住地又想笑。

    或许是没有看习惯,水叮咚的确是感觉张旻很不适合戴着书生帽,那让他本来颇显正派的脸庞,多了一些不太大气的、好像一肚子心眼的那种感觉。

    张旻没有笑,只是痴痴的一直看着她,看得水叮咚脸红起来,伸出手去半带撒娇地蒙住他的眼睛。

    “唉!”张旻轻声叹息,伸手拉下水叮咚的手,“这性格也没变,这两年……你不知道我是有多想你!……对了,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是什么时间到这个年代来的!”

    “我来了还不到一个月呀!”水叮咚实话实说,“其实……胡力瑧也来了,是他……先碰见了我,也是他告诉我说,你在长安这里。”

    “胡力瑧?”张旻猛一下子拧起眉头,“你是说……从前还在公司的时候,那个老跟我作对的胡力瑧?他也来到这个年代了?”

    水叮咚脑海里瞬间流过无数念头,最终还是决定暂时不能跟张旻实话实说,不是因为对张旻仍有疑虑,而是怕张旻一旦知晓实情,一旦知道是她跟胡力瑧打赌才连累到他也来到这封建时代,说不定立刻就会大生闷气,好好的重逢之喜,也会随之变了味道。

    更何况如果要说,就得牵扯出胡力瑧是狐狸精的事实,而张旻并没有亲眼所见,光听她说,肯定会以为她是发了疯了,才会相信世上真有狐狸精。

    所以她只能点一点头,正琢磨着该怎么应答,张旻恨恨不已接口说道:“我记得……就是跟胡力瑧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举杯说要跟我干上一杯,我勉强端起酒杯看着他,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我就晕了过去,等到醒来,已经来到了这个年代!我最初还以为是胡力瑧把我灌醉了整我,到后来才知道,居然发生了这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水叮咚一时无语,他当然知道,胡力瑧必定是借着碰杯的一瞬间,两个人眼神相碰,他趁机使出法术将张旻穿越过来。

    “可也奇怪了!”张旻再次开口,脸上确实显出狐疑之色,“胡力瑧当时跟我在一起,他会跟我一同穿越并不出奇,问题是为什么你也会穿越?而且……胡力瑧不仅碰到了你,而且知道我是在长安?”

    “这个……我也不清楚!”水叮咚含混作答,“不过……胡力瑧告诉我说,他已经找到了返回二十一世纪的法子,所以等我跟你见了面之后,他会尽快赶过来,送我们一起回去。”

    她以为只要张铭听说还有可能“回去”,必定会大喜过望,自然也就不会继续追问其他事情。却没想到张旻脸上并没有丝毫欢喜之色,只是两眼审视着水叮咚,好一会儿,才问出一句:“他是这样跟你说的?”

    “是!”水叮咚肯定点头。

    张旻不由得面现冷笑,说道:“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会被穿越到这个年代来,他胡力瑧又凭什么就敢说有本事送我们回去?更何况……就算他真有这本事,我也不想再回去!”

    水叮咚“啊”的一声,再也没想到张旻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得两眼惊诧地看着张旻,老半天才又问出一句:“我没听错吧,你说你……不想回去?”

    “你没听错!”张旻面色冷静,一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我劝你也别老想着回去了,首先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想多了是自寻烦恼;其次,回去有什么好?在二十一世纪我不过是个穷小子,每天劳碌奔波还要看人脸色,可现在呢?我却拥有万贯家财,够我这辈子吃喝不愁!”

    水叮咚愈发吃惊,两眼看着张旻,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可是……你在二十一世纪还有你爸妈,还有你妹妹,你爸妈身体不好,你妹妹还在上学,你突然失踪,而且永远都不会再回去,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他们?”

    “我担心,尤其刚来的那几个月,我跟你一样,天天想着还能不能回去,但结果,两年了,我已经习惯了生活在这里,想得太多,不过是让自己难受罢了!”

    水叮咚想想他说得也对,毕竟他已经来了两年,如果她没有马上被胡力瑧找到,如果她也在这个年代生活两年,恐怕到最后,同样不敢再妄想回去二十一世,同样不能不接受并习惯生活在这个封建时代。

    所以她的吃惊,很快转变成了怜惜与心疼。

    “你说得不错,你一个人在这儿生存了两年,我想,那一定很苦,也很难!”

    “其实也没有多苦!”张旻展脸一笑,大概是看出了水叮咚的心疼与怜惜,他忍不住凑过嘴来亲亲她嘴,“我来这儿之后没多久,就遇到了老头子……就是尚府的老主人,他收了我做干儿子,让我改了姓尚,对我还算不错,平时吃穿花用都不会苛刻。”

    “那你还叫人家老头子?”水叮咚嗔怪他一眼,“你该叫人家爹爹!”

    一说完,她自己也感觉酸溜溜地笑了出来。张旻跟着她笑,忍不住地又亲她。

    “你倒教训起我来了!别忘了我是有爸妈的,所以……我平时当着他面也是叫爹爹,但……很难真正把他当成是我亲爹一样!”

    水叮咚其实很能理解这一点,就好像她父母离异的时候,她才十二岁,这些年只能偶尔跟亲妈见面,而且因为亲妈另外生了一对儿女,一心都在那对儿女身上,每次见面都匆匆来去,并没有显出特别的牵挂与思念,可是在她心里,亲妈始终是亲妈,后妈永远无法替代。

    所以她没再多说,只是专注地看着张旻的眼睛,并且用手轻轻抚弄他的脸颊。

    张旻也看着她,好一会儿,张旻抬起头来亲亲她嘴,再亲一亲,然后他叹息一声,一手按压着水叮咚的后脑,紧紧紧紧吻住了水叮咚的嘴唇。

    (请看第三十八章《丫头管得太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