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男人间的心机争斗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男人间的心机争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女性,水叮咚不太懂得小心隐藏自己的情绪。当遇见帅哥的时候,她难免会多看两眼;而当帅哥主动搭讪的时候,她也很乐意与之谈天说地。

    可她忘了,现在不是在二十一世纪,这个年代对女人虽然比较宽容,但也宽容不到好像二十一世纪那样。胡力瑧甚至还提醒过她这一点,只可惜她当时只以为胡力瑧故意逗她,完全没有将这话放在心上。

    所以从一开始,秦玉昂或许就误解了她的意思,他很可能把她的“多看几眼”,当成了“挑逗”、或者说“勾引”;而把她与他之间的“谈天说地”,当成了是“相互倾心”。

    甚至于,在秦玉昂的内心里,已经把她当成了一个不太检点的女人!

    ——所以他才敢半夜欺身,所以他才会****勾引,他甚至跟她说过这样一段话:“除非你退掉亲事改嫁给我,否则我会缠着你不放!再故意让你男人捉奸在床,到时候你还是得改嫁给我!”

    而这一段话,水叮咚当时听在耳里,只感受到了狂热与痴迷,却忽视了其中隐藏着的潜台词:只要他肯“缠住不放”,就一定能将她“勾引上床”。

    水叮咚慢慢后退,跌坐在了椅子上,良久,她重新抬头看着秦玉昂,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是我错了!我不该对你热情,更不该跟着你到秦家堡来!所以请你替我跟秦大叔秦三叔说一声,明天一早我就要赶赴长安,胡力瑧不来,我自己走!”

    秦玉昂冷着脸不出声,很久,他忽然冒出两句:“你真要走,我会送你!不过我说过了,你不肯退亲也罢,但是我绝不会对你放手!就算你嫁了人,我也会想办法让他休了你,然后娶你回来做小妾!”

    他转身向着门外走去了,水叮咚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事实上对于秦玉昂的威胁她并没有真正放在心上,毕竟在找到张旻之后,她就会求胡力瑧尽快送他们回去二十一世纪,秦玉昂再不想放手,也不可能追她追到二十一世纪去。她现在只能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胡力瑧,希望他赶紧出现。

    中午吃饭的时候,秦玉荷跑过来陪她,估计若不是秦玉昂指使,就是秦玉芳安排。到了下午水叮咚正想着要不要去拜别秦百江秦百流,忽然听见窗户一响,一个人影跳进窗来,水叮咚吓了一跳,却见那人身姿挺拔,容貌清俊,正是胡力瑧。

    “你怎么从窗户跳进来了?”水叮咚脱口一问,又惊又喜。

    “凭空出现怕会吓到你,门口又有丫头守着,我只能从窗户进来!”胡力瑧淡然而笑,两眼瞅着水叮咚,忽而扬一扬眉,“你穿成这样,不怕引得秦玉昂犯罪?”

    水叮咚见他眼神发亮,不由得面上一红,很自然地,她伸出手来,想去蒙上胡力瑧的眼睛。

    “你别这样看人行不行?又不是我自己想穿成这样,都是别人帮我打扮的,到了这秦家堡,我只能任由人摆布!”

    胡力瑧捉住她手,笑道:“难怪我感觉老有人在念叨我,是不是在秦家堡住得不舒服?”

    水叮咚刚想回答,忽然光线一暗,秦玉昂从门口走了进来,一眼看见胡力瑧握着水叮咚的手,他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

    “胡兄怎么来了?怎么没人通报一声?”他问,很冷淡。

    “我马上还要走,所以没敢惊动其他人!”

    “是了!”秦玉昂点一点头,“我忘了胡兄是一位神通广大的狐族!”

    他最后那“狐族”二字,说得颇有歧义,胡力瑧自然不可能听不出来。不过他毫不在意,反而水叮咚心里有气,却也不好挂在脸上。

    “我来其实是想请秦兄帮忙,先把水姑娘送到长安。本来我答应送她去的,但是现在我二哥正在找我麻烦,我若是跟水姑娘走得太近,只怕会连累到她。”胡力瑧说。

    “这个不劳胡兄费心,我今天已经跟水姑娘商量好了,明天一早启程,送她去长安!”秦玉昂说,始终不带一毫热情。

    “那就好!”胡力瑧转向水叮咚,“你先到长安,等你们确定去留之后,我会尽快赶过来!”

    水叮咚自然明白“去留”的意思,可是现在她已经不太想跟秦玉昂同行,忍不住开口问道:“究竟……你二哥为什么要找我麻烦?他不会是找错人了吧?”

    “我二哥这个人是一根筋,认定了的事很难更改!”胡力瑧答非所问,“总之你相信我,我既然带你来了,总会将你送回去!”

    水叮咚心里充满疑惑,可是当着秦玉昂却不好问出口来。秦玉昂走惯江湖,却也看出两个人有话没说透,禁不住冷冷一哼,说道:“我能不能问个问题,究竟在长安的是水姑娘的什么人?为什么水姑娘要急着去见他?”

    胡力瑧不答,只是含笑看着水叮咚。水叮咚咬咬牙,说出来。

    “就是跟我定亲的那个男人!”

    “啊!”秦玉昂一蹦老高,“你你你……不会是想去跟他成亲吧?”

    “如果我说是,你会赶去杀了他吗?”水叮咚斜目反问。

    秦玉昂咬牙不答。胡力瑧眼瞅着他两人情形,已知他不在的这几天,只怕已有什么事情发生。可他跟水叮咚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很亲密的关系,尤其水叮咚一直嫌他是个“狐狸精”,所以他只能静静看戏,一言不发。

    很久,秦玉昂终于一字一句开了口。

    “我们秦家人,从来不会乱杀无辜,但,我跟你说过的,我会说到做到!”

    他这话同样语焉不详,胡力瑧虽然神通广大,但除非是在对方特别挂念他、而他也特别挂念对方的情况下,才能有些心灵感应——那就跟爱人间的“心心相印灵犀相通”差不多。而对于普通人普通事,胡力瑧并不能一眼看透。

    不过他毕竟已经活了八百岁,通晓凡尘间的世故人情,眼瞅着水叮咚面色一端,却不言语,心中也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

    “她去长安,其实是我的主意!”所以胡力瑧很快开口,打破秦玉昂与水叮咚之间冷凝的气氛,“因为……老实说跟她定亲的那个男人,我看着不像好人,所以我一直在劝她退亲……”

    “啊”的一声,胡力瑧话没说完,秦玉昂已经惊诧出声,若不是胡力瑧退后一步,他已经要一把抓住胡力瑧的衣襟。

    “胡兄……此言当真?”

    “我没必要骗你!我只希望秦兄送水姑娘抵达长安之后,不要插手他两人之间的事情,否则水姑娘不仅看不清那个人的真实品性,反而会以为全是秦兄从中捣鬼了。”

    胡力瑧对秦玉昂并不十分了解,但是他已经看出秦玉昂对水叮咚生了情意,生怕他使些什么阴谋诡计,比如在张旻床上放个女人什么的,以他的武功,这种事不难办到。一旦让水叮咚感觉张旻是被陷害的,那么这一次穿越之旅,就是白费力气了。

    但秦玉昂仍是将信将疑,瞅瞅水叮咚,又瞅瞅胡力瑧。

    “如果到了长安,她要是改变主意,想要马上嫁给那个人呢?”良久,秦玉昂又问一句。

    “我不会!”这一次是水叮咚开口作答,依旧冷凝着一张俏脸,“就算要嫁,也不会在这儿嫁!”

    她的意思其实是说不在这个年代嫁,可是她却不能说得太清楚。不止是说了秦玉昂也听不懂,更是因为一旦让秦玉昂知道她很可能永远离去,并且天涯海角不可能找得到她,很可能秦玉昂就会痛下狠手,先将她占为己有。

    胡力瑧对秦玉昂不甚了解,可她对秦玉昂,已经有了防备之心。

    秦玉昂肯定不能算是坏人,但,比起胡力瑧,秦玉昂远没有那么光明正大。

    秦玉昂当然听不出水叮咚与胡力瑧几句话背后隐藏着的含义,事实上对于胡力瑧的话他并不完全相信,只是胡力瑧神通广大,他没有本事逼他说出实情,只能在他走了之后,再慢慢套问水叮咚。

    他片刻之间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本来对胡力瑧满含敌意的,这一下总算是展露了笑脸,殷勤地要请胡力瑧去前厅喝茶。

    胡力瑧赶忙推辞,说道:“秦兄的好意我心领,但我必须马上走,否则我二哥寻来此地,会给水姑娘增添很多麻烦!”

    “胡兄这么关心水姑娘,却不知……是为了什么?”秦玉昂似笑非笑探问一句。

    “这个嘛,你还是问水姑娘吧!”

    胡力瑧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却不愿意跟他多说废话,只是转脸向着水叮咚一笑,便转身出门。

    “你等等!”

    水叮咚赶忙追出门去,但门外却哪里还有胡力瑧的影子。

    “看来你还挺舍不得他的!”秦玉昂一肚子醋意冒出来,“刚我进来,还看见他握着你的手呢?究竟他跟你是什么关系?莫非……他也巴不得你退了从前定的亲,之后赶紧嫁给他?”

    “你说什么鬼话?”水叮咚真不想理他,可是还得靠他送自己去西安,只能忍气回头,狠狠瞪他一眼,“他跟我是……”

    她将“同事”二字咽回肚里,正考虑着怎么说,秦玉昂按捺不住,冷笑着追问一句:“他跟你是什么?他是狐,你是人,总不会是表兄表妹吧?”

    (请看第三十五章《“冰清玉洁”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