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三十章 抱着背着裸露着

正文 第三十章 抱着背着裸露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叮咚想要让秦玉昂松开手,但此时实在是没有力气,只好让他扶着,向前走了一程。秦玉昂可能是嫌走得太慢,忽而斜腰伸手,将水叮咚整个横抱起来。

    “你干吗?快放我下来!”水叮咚挣扎一下。

    “我抱着你走得快些!”

    秦玉昂冲着水叮咚一笑,沿着山坡飞跑而下。

    水叮咚眼瞅着他英俊的脸庞,微微叹了一口气,索性缩进他宽厚强壮的怀抱里,舒舒服服闭上眼睛。

    秦玉昂武功虽高,抱着个人也不可能跑得太远,等到了山下,他就将水叮咚放落下地。水叮咚本想问他两匹马怎么样了,又想着红马被他刺了一剑,而白马在疾奔之时突然被绊倒,当时她听见白马嘶叫了两声便没了声响,很可能已经被关中的那些匪人杀死。

    她虽然只骑了红马十多天,对那红马已经很是不舍,可想而知秦玉昂对白马的感情肯定更深。只不过秦玉昂一心都在她身上,必定顾不得去管马匹怎样,倘若她此刻提出来,不过是惹秦玉昂伤心而已。

    所以她只能将马的事情抛在一边,由秦玉昂扶着她在山道上步行了一段路。秦玉昂原本想着若遇到其他行人,再跟人买匹马骑,但这个年代人烟稀疏,尤其在这山道之上,很难看到一个人影。

    眼瞅着太阳西斜,秦玉昂说道:“要不我背着你走吧?以咱们现在的速度,只怕今晚很难赶到前边的镇子歇宿了!”

    水叮咚也怕一旦露宿荒郊,即便不会遇到其他恶人,万一秦玉昂半夜欺上身来,自己又没有那么坚定地意志拒绝,可就没脸到西安去见张旻了。只好点头答应,等秦玉昂在她身前蹲下,便倾身趴伏在秦玉昂的后背上。双手向前,揽住了秦玉昂的脖子。

    她不知道秦玉昂的感觉怎样,反正当秦玉昂两只大手向后托住她臀部的时候,她不由自主浑身紧绷。而随着秦玉昂快步而行,她丰腴的胸脯,更是在秦玉昂宽阔的后背上轻轻触碰挤压,愈发令她心浮气躁。

    她竭力地分散心思,竭力地想把注意力转移到远在西安的张旻身上。她想起张旻也曾背过她,但,或许是跟张旻在一起她比较坦然,她的心跳居然没有今日这么猛烈——起码她想不起来有今日这般猛烈。

    “我真的……好喜欢你!”偏偏秦玉昂一边大步前行,一边轻轻叹出一句。

    水叮咚无话可说。她不可能给秦玉昂任何希望,就算没有张旻,也不可能。她对秦玉昂不过是“异性相吸”自然反应而已,到目前为止还谈不上情情爱爱。她不可能为了秦玉昂留在这个封建时代,从此不回二十一世纪。

    ——更何况她还有张旻。

    从外形气度上来讲,张旻既没有秦玉昂雄发的英姿,更没有胡力瑧接近完美的身材长相,但,她本身也不是绝世美女,张旻配她,已经是绰绰有余。

    或许换了其他女子,会想着“欢好一宿”,既报答了秦玉昂的情意,也填补了自身的遗憾。

    可是她不行!虽然她并非贞女烈妇,也没有什么“从一而终”的概念,但,既然已经将终身托付给了张旻,那她就应该为张旻坚守底线。

    那是作为爱人最起码的底线,既然她希望张旻为她专情专一,那她就应该为张旻坚守忠诚。

    一夜情,每个人都会有向往,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但,好与坏、正与邪之间的区别,就在于有些人愿意接受道德与良知的束缚。而有些人,只为贪一时之欢,全不顾伤害他人、最终其实也会伤害到自己。

    所以她只能不发一言。秦玉昂也没再多说,或许是背着心爱之人根本就感觉不到劳累与疲乏,他居然大步流星赶了一个多时辰的路。等到太阳西斜,他背着水叮咚很及时地赶到了一个小镇上。

    而当他蹲下身,让水叮咚从他背上下来之后,水叮咚眼瞅他额头上全是汗珠,忽然就有一点心疼的感觉,没加思索地,她就伸出衣袖,想替秦玉昂拭掉汗水。

    秦玉昂本来已经站起身来,但见她伸出袖子,立刻弯下腰,将脸凑到水叮咚跟前。水叮咚衣袖伸出,才感觉这个动作过于亲密,但秦玉昂已经凑上脸来,她也只好若无其事替他擦拭。

    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水叮咚发现秦玉昂拿出一块铁牌,向着客栈掌柜出示了一下。掌柜的立刻点头哈腰,连声说道:“秦少侠大驾光临,小店当真不胜荣幸!秦少侠但有什么吩咐,小人必定竭尽全力!”

    “我也没有其他吩咐,只是失了马匹,你去帮我寻一匹好马,明日一早我好赶路!你放心,少不了你的银两!”

    “秦家堡的英雄们向来仁侠仗义,小人怎么会有担心?能为秦少侠略尽薄力,原是小人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那掌柜的满脸喜色当真就像捡了一块大元宝般,一边连声吩咐小二赶紧捡好酒好菜送上来,一边喜滋滋地亲自出门,大约是寻好马去了。

    水叮咚真没想到秦家堡竟有这么大的名头,这么大的势力,张口想问秦玉昂为什么只要一匹马,随即明白他是想跟自己同乘一骑。倘若挑破,倒显得尴尬,便没有多言。

    吃过饭上楼,因为时间还早,水叮咚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呆坐着,竟不见秦玉昂过来找她说话。偏是小二上来,回说马已牵到,请水叮咚下楼去看看。水叮咚说道:“我能看什么呀?为什么不去找秦公子?”

    “可是秦少侠吩咐过,只要小姐中意就行!”一边说,小二先从房间退了出去。

    水叮咚心里有些犯嘀咕,不知秦玉昂在捣什么鬼,索性走出房门,去隔壁房间问问秦玉昂。

    伸手在门上轻敲了一下,房门松动,好像并没有从里闩上。水叮咚随手推开房门,一边跨步入内,一边叫了一声:“秦公子……”

    就只叫出了这三个字,水叮咚猛一下子睁大眼睛,一张俏脸,也很快布满红云。

    秦玉昂居然脱得精光赤条在屋里洗澡!

    他是背对着房门而立,虽然此刻已是黄昏,但光线透窗而入,依旧将他挺拔的身姿、和强壮的身段,完完全全清清楚楚展现在水叮咚的眼前。

    他的身材当然没有胡力瑧那么完美,比起胡力瑧他因为太过强壮而稍微显得笨拙一些,但,他也是标准的倒三角体型。尤其那宽阔厚实的肩背,粗壮挺直的双腿,更加上鼓凸饱满的臀部,无不显示出刚猛强悍的雄性张力。

    幸好水叮咚并不是没有见过男人全裸体,虽然她见过的那两个男人的身材都没有秦玉昂这么威猛挺拔,但也不过稍稍一愣,水叮咚立刻便要退出去。

    偏偏秦玉昂听见声音回脸一瞟,“哎哟”一声,好像要找什么东西遮掩一下。水叮咚红着脸赶忙退出,并且替他掩上房门。

    回进自己的房间坐下,水叮咚一颗心狂跳不止,脸上的燥热更是久久不散。直到房门一动,秦玉昂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今天出了好些汗,所以……刚忍不住洗了一个冷水澡!”秦玉昂张口就说,脸上并没有多少尴尬之意。

    “你要洗澡,为什么不闩上房门?”水叮咚瞟他一眼。

    “我是想闩上房门啊,可是没找到门闩!我想着……你不会主动去找我,所以……就没管太多!”

    “我是不会主动去找你,可是你设的好计策!”水叮咚斜眼看着他,脸上略带讥诮之意,“你是想……我一个未出嫁的女子,倘若看到了其他男人的全裸体,就算不想退掉从前定的亲事都不行了对吧?只可惜……”

    她想说很可惜她跟男朋友早就什么都做过了,绝不仅仅是看过全裸体。但话到嘴边及时打住,想着在这个年代,未出嫁先同居肯定是不被允许的事情,要不然秦玉昂也不会想出这么笨的一个法子来。

    “可惜什么?”秦玉昂居然笑嘻嘻地追问一句,两眼热辣辣地逼视着水叮咚,好像是要看到她的内心一样。

    水叮咚大不自在,不得不躲开他的眼光,一张俏脸不由自主漫上红云。

    “很可惜我跟我订过亲的那个男人感情很深,不可能因为你的这些花招,我就退掉亲事改嫁给你!反而,你要再做出这些龌龊之事,连我心里对你的那点好感,也会消磨殆尽!”

    这番话水叮咚说得十分正经,甚至是颇显严厉,尤其“龌龊”二字,终于让秦玉昂笑不出来。

    怔怔地站了一会儿,秦玉昂慢慢在水叮咚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仿佛自言自语一样,缓缓开口。

    “你说……你对我有好感,我也能够感觉到……你对我有好感,要不然……我不可能挖空心思想要逼你退掉亲事!可是……如果你跟你订过亲的那个男人真的感情很深,又怎么会……还能对我有好感?”

    这话让水叮咚难以作答。她没办法告诉这个心思单纯的“古代人”,人类是复杂的动物,绝不可能因为爱上了一个人,就对其他异性再无动心。

    可是秦玉昂两眼看着她,还等着她的回答,她只能想了又想,慢慢应答。

    “你说……你很喜欢我对吧?那如果现在……你见到一个风情万种的大美女,你会不会还是有心动?会不会还是想搭讪两句多看几眼?……不要急着回答我,好好想一想,想清楚,再回答!”

    秦玉昂抓抓头皮,果然稍微想了一想,这才开口。

    “应该……会吧!可是……我是男人,男人跟女人……怎么能比?”

    (请看第三十一章《侠士也会耍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