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清高冷冽瑄王子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清高冷冽瑄王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那人身材应该比胡力瑧还要稍稍高一些,但却比胡力瑧更加显瘦。只不过他瘦得很有气势,昂扬的身架,笔挺的身板,有个词叫“精瘦结实”,大概就是指的他这种类型。

    他的相貌也像其他狐族一般,同样是俊美之极。但,他既不像胡力瑧清逸潇洒,更不像蓝嵬嵬阴森妖异,他棱角分明的脸型五官,就如雕刻般冷峻强硬。

    如果说胡力瑧是只飞翔的雄鹰,蓝嵬嵬是条怵人的毒蛇,秦玉昂是匹威壮的猛虎,那么眼前的这位瑄王子,就好像是丛林中的一匹黑豹,乍一看他步态优雅,清冷高贵,但周身散发出的一种内敛而阴冷的气质,却令人心生惊栗。

    他一双漆黑的眼睛,也放射出冷飕飕的两道光芒,在水叮咚跟秦玉昂身上略略一扫,最终停留在胡力瑧身上。

    “二哥!”胡力瑧抢先抱拳开口。

    “二哥?”瑄王子冷冷一声,就连声音中也像是渗了冰一般,让人听着心中发寒,“虽然仙后让你我跟璨太子兄弟相称,但我既不敢认作太子之弟,更不敢在你瑧王子面前自承是兄!在仙后面前演演戏也就罢了,既然来到凡尘俗世,还是直截了当,互相称呼名字比较好!”

    “瑄王子!”胡力瑧依言再叫一声。

    瑄王子冷冷一哼,说道:“仙后让我问问你,你出凡入世三十年,她交给你的事情可曾办好?如果办好,为什么一直不见回去?”

    “这个……”胡力瑧稍一踌躇,便又抱拳作礼,“还请瑄王子回复仙后,就说胡力瑧尚有些小事要办,等办好了这件事之后,自会返回仙苑谷向仙后请罪!”

    “请罪?你的确是该请罪!”瑄王子冷冷接口,“只可惜仙后已经不耐烦继续等下去,瑧王子还是即刻跟我一同回去比较好!另有,这个女人是仙后让你一同带回仙苑谷的那一个吧?这就一起走吧!”

    水叮咚听他既不称“姑娘”,更不称“小姐”,而是直接唤出“女人”二字,心中已不由得暗暗着恼。再听他话中意思,胡力瑧居然是奉了“仙后”之令,要将她一同带回“仙苑谷”。换句话说,胡力瑧诱骗她穿越到此,或许并不是为了测试张旻的品性,而是另有其他图谋。

    可是她就是二十一世纪普普通通一个女孩儿,“仙后”为什么要费诺大力气找她?而胡力瑧又为什么明明带她来到了这个年代,却一直没有主动将她带回“仙苑谷”?莫非她根本就不是“仙后”要找的那个人?

    “这位姑娘并非仙后要找的人!”果然胡力瑧这样说,不过紧随着的话,又让水叮咚对胡力瑧言辞的可信性大打折扣,“她是秦家堡几位堡主的表侄女,跟这位秦公子乃是表兄妹。我跟他们不过是偶尔认识,一路结伴同行而已。”

    “结伴同行?”瑄王子一阵冷笑,“你当我是很好骗的么?这女人一看就很不普通,定是仙后要找的女人无疑!瑧王子矢口否认,莫非也动了凡心,想步璨太子的后尘不成?”

    “随便你怎么说吧!”胡力瑧毕竟也是一族王子,渐渐有些按捺不住,说出话也开始不太客气,“我还是那句话,等过些日子我自会回去仙苑谷,仙后要罚,我都领着,瑄王子还是先请回去吧!”

    瑄王子一双俊目忽然眯起,“嘿嘿嘿嘿”冷笑不停。

    “好!三十年前咱们屡番比试不分胜负,今日咱们再决雌雄!”

    话未落音,他忽然飘身而起,半空中双手抱圆,向着胡力瑧疾推而至。

    只听“呼”的一声响,从他双手中卷出一道旋转的黑影,就好像压缩了的龙卷风一般,盘旋着向胡力瑧急扑而至。

    “瑄王子的暗夜龙卷比之从前更见凌厉了!”胡力瑧赞叹一声,飘身飞起,让过一招。

    “你的火影电光想必也有精进!”

    瑄王子口中冷哼,又是双掌推出。胡力瑧躲无可躲,不得已双掌连环,劈出一道道“火影电光”,将那盘旋而至的“暗夜龙卷”斩断成一段一段。

    他两人早就较量过不下百场,明知其他武功绝难取胜,所以一上手便是相互的看家绝学。

    “秦兄弟快走!”

    激斗中胡力瑧突然一个大翻身,躲过瑄王子“暗夜龙卷”攻击方向,凌空劈出几记“火影电光”,转守为攻,不容瑄王子腾出手来阻拦秦玉昂与水叮咚。

    秦玉昂眼见他两人在空中斗得异常激烈,凭他的本事根本插不进手去。况且这位“瑄王子”同样没有半点妖异之气,既然天眼神鹰不攻击“瑧王子”,自然也不会攻击“瑄王子”。

    耳听胡力瑧叫他先走,明知胡力瑧其实是叫他赶紧护着水叮咚离开,秦玉昂稍一踌躇,便伸手揽住了水叮咚纤腰,纵身跃上了他的那匹白马。水叮咚一声惊呼未止,他已经驱动马匹疾奔出去。

    水叮咚张口想说“不能丢下胡力瑧”,却在一张口间,吸进了一口凉风。只能回过头去,但见胡力瑧与瑄王子尤在空中激斗不休,她突然就感觉鼻头发酸,眼中发热,不知是为胡力瑧担心,还是为自己今后的命运而恐惧。

    秦玉昂打马狂奔二十多里路,那马渐渐体力不支,秦玉昂这才缓下马速。回头见水叮咚的枣红马也紧随在后边,有心问水叮咚要不要分开骑乘,又巴不得跟水叮咚一直这么同乘一骑,所以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只是白马力尽,他索性不问水叮咚的意见,直接抱着水叮咚纵身而起。水叮咚方吃一惊,他已经落在红马马鞍之上,仍让水叮咚侧身坐在他的身前。

    “红马矮小,怕受不了两个人的体重,要不……咱们分开骑乘吧!”水叮咚总算是说了一句话出来。

    “白马跑了半天,让它稍微歇歇!况且姑娘身体又不重,应该问题不大!”秦玉昂凑在她耳边回了一句。

    其实这会儿马速较缓,秦玉昂根本没必要凑到她耳边说话。水叮咚感觉他的嘴唇都碰到了自己的耳朵,又不好叫他离自己远点儿,只能尽量地不再跟他说话。

    回想起刚刚穿越那几天,每天也跟胡力瑧同乘一骑,胡力瑧言辞轻薄,行为上却极有分寸,不由得更是忧急惶恐,愁思满腹。

    “水姑娘,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秦玉昂又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别靠这么近?我听得见!”水叮咚忍不住缩缩脖子。

    “好!”秦玉昂没有尴尬,而是顺从地点一点头,脸上显出按捺不住兴奋之色,“天眼神鹰唯有在我秦家人手上才能现出真身,可是姑娘居然……能够令它主动变身,我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水叮咚脱口一问。

    “姑娘日后……会成为我们秦家人!”

    “这怎么可能啊?”水叮咚一句话出口,忽然之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脸色一端,正正经经摇一摇头,“不可能的,我其实……早就已经定过亲了!”

    “啊”的一声,秦玉昂一张俊脸瞬时间涨得通红。

    “姑娘此话当真?可为什么……一直不见姑娘提起?”

    “我不提,是因为……毕竟那是我的私事啊!”

    秦玉昂一阵语塞,垂头丧气良久良久,忽然腰板一挺:“就算定了亲,也可以退亲啊!反正……我喜欢姑娘,姑娘对我……也应该并不排斥对吧?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娶姑娘!”

    水叮咚回脸一瞅,眼见他一副义无反顾坚定不移的神情,心中也有些许感动。可她已经是订过亲的人,而且跟张旻之间是自由恋爱情投意合,更何况她终究是要回去二十一世纪,秦玉昂对她再好,她都不能、也不该对他动情。

    所以她微微一叹,说道:“秦公子,咱们还是……分开骑乘吧!”

    秦玉昂不语,只是搂抱着她腰不丢。水叮咚不好在马上挣扎起来,只能暗暗盼望胡力瑧赶紧摆脱瑄王子赶上来。

    往前缓缓行了约莫五六里路,看见路边有条小溪,水叮咚借口渴了,总算是让秦玉昂扶了她下马。

    等喝完水,秦玉昂也没要求跟水叮咚继续同乘共骑,而是将水叮咚扶上红马,他自己骑了白马,两人两骑,续往前行。

    眼瞅着水叮咚不住回头瞭望,秦玉昂不得不开口说道:“水姑娘是不是希望胡兄尽快赶上来?可是胡兄为什么要让咱们先走?自然是怕那个瑄王子对姑娘不利!要我说咱们得加快速度才行,要不然没等胡兄赶上来,说不定瑄王子先赶到了!水姑娘也见过那个瑄王子的本事了,老实说……我一向自负武艺高强,但那是跟凡人相比,如他们这般……也不知道是仙是妖,我根本挡不了一招半式!”

    水叮咚知道他说得有理,不得不放下惶恐之心,尽量跟着秦玉昂加快速度。

    到傍晚时分,已赶了将近百里路程,水叮咚浑身疲累,眼瞅前边有个村庄,遂下马去向一户村民借宿。

    秦玉昂先递了一锭碎银上去,那村民一见心喜,赶忙点头哈腰将二人引进屋里,一边将两人的马匹牵到后边去喂草料,一边叫喊着他婆娘赶紧做饭。

    问起二人是什么关系,那婆娘嘴快,抢着说道:“这还用问吗?瞧这郎才女貌的,一看就知道是对小夫妻!”

    这话让秦玉昂一下子眉花眼笑,水叮咚却蹙了蹙眉头,说道:“婶子可别乱说,我们只是表兄妹,一同出门走亲戚而已!”

    那婆娘一听,吓得赶忙道歉。秦玉昂有点气闷,却无法反驳,只能闭上嘴巴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马马虎虎用过晚饭,两夫妻将最好的一间房让给了水叮咚住,又在堂屋里打个地铺请秦玉昂住,之后两夫妻便带着一双儿女躲进另一间房屋,再也不敢出来打搅他两人。

    也不知是农村的房屋不讲究,还是这个年代的房屋布局都是这样,里屋外屋之间不按房门,只是隔着一张布帘。水叮咚和衣躺在床上,耳听外边秦玉昂好像一直在翻翻转转,她一颗心也是沉沉浮浮。

    正迷迷糊糊,忽然一惊醒来,感觉有个男人紧紧搂抱着她,一边不住亲吻着她,一边两只手在她身上到处乱摸。

    (请看第二十七章《暗室同居难自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