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天眼神鹰斗妖孽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天眼神鹰斗妖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众人惊诧声中,眼睁睁瞅着巨鸟飞了回来,“扑嗵”一声,将那毛茸茸的东西从空扔落。巨鸟自身却迅速由大变小,依旧像一块小小的鹅卵石模样,稳稳落在秦玉昂伸出的一只手掌之中。

    再看被飞鸟抓回来的那件物事,只见尖耳长嘴,毛茸茸的身体,毛茸茸的尾巴,看起来分明是一只狐狸模样。

    只不过它既非最常见的纯种火狐,也非比较珍贵的银狐与黑狐,它一身皮毛灰中带蓝,耳朵尖和尾巴尖却是棕色,估计是一类杂交变种。

    围观人众眼瞅着这般奇事,一个个面面相觑惊疑不定。一个瘦高个儿男子忍不住先喊一声:“刚才那个飞在天上的,敢莫是只狐狸精?”

    众人都有这种念头,听瘦高个儿一喊,纷纷将眼光投向秦玉昂。

    秦玉昂也不说话,只是向着四周团团一揖,便向客栈门口走了过来。

    水叮咚见他脸色似乎有些发白,赶忙奔前一步扶他一把。

    “你怎么样?是受伤了吗?”她惊问。

    “不提防中了那妖妇的暗算!”秦玉昂说,好像连声音中都带出有些吃紧的感觉。

    水叮咚大吃一惊,更是用力扶住了他胳膊。回过脸来,恨恨不已瞪了胡力瑧一眼。

    胡力瑧知道她是怪自己没有及时出手相帮,当时微微一笑,却不说话。

    等回到三人饭桌前坐下,秦玉昂解开衣襟察看伤情,却见他略显黝黑的左肋之上,有几点乌青颜色,就好像被那妖妇用什么尖利的东西刺伤一般。

    “这怎么办?”水叮咚苦脸相询。

    “没关系,问题不大。”胡力瑧抢先接口,一边伸出手去,握住了秦玉昂的一只手。

    秦玉昂不知他要干什么,方想开口发问,忽而身上一震,赶忙闭上眼睛。

    水叮咚见他脸上时红时白,而胡力瑧同样双目微合,那情形就像当初秦百江运功替胡力瑧医治内伤的时候一模一样。水叮咚松了一口气,这才明白胡力瑧之所以没有及时出手,完全是胸有成竹。

    果然没过多久,胡力瑧便放脱了秦玉昂的手。秦玉昂睁开眼睛,再掀开衣襟来看,他身上那几点乌青已经消失不见。

    “胡兄当真好本事!”秦玉昂又惊又佩,站起身来,向着胡力瑧深深一揖。

    “秦兄千万不要这样!令尊也曾损耗功力为我治伤,我这不过是投桃报李而以!况且我表妹很是怪我没有出手帮忙,我要是不能替秦兄治好这伤,只怕是要被她念叨几日了!”

    秦玉昂赶忙又向水叮咚躬身道谢。倒羞得水叮咚满脸发红跳起身来,一边还礼,一边忍不住再瞪胡力瑧一眼。

    吃完饭再次上路,胡力瑧跟秦玉昂相互间就热络了很多。胡力瑧大概是中午被水叮咚说了几句,不好再冷落秦玉昂。而秦玉昂更是对他的本事钦佩有加,一路不断向他请教些武学上的问题,倒将水叮咚落在了后边。

    水叮咚初始也没在意,直到听见鸟鸣之声,抬头上望,见是一只在二十一世纪很难见到的大鹰在空中盘旋。猛然间想起中午所见那只擒拿妖狐的巨鸟,水叮咚忍不住纵马驱前,开口发问。

    “对了秦公子,有件事能不能问问你?”

    她赶上与秦玉昂并辔而行。胡力瑧识趣地立刻轻勒马缰稍稍落后,以免三人相互挤撞。

    “什么事水姑娘但说无妨!”秦玉昂立刻回应,自然满脸堆着笑意。

    “我曾经听秦三叔说……有一个什么天眼神鹰被秦公子带着,中午秦公子放出去的那一只,是不是就是天眼神鹰?”

    “是!我三叔连这个都跟姑娘说过,看来姑娘当真是很讨我三叔喜欢了!”秦玉昂说,向着水叮咚展脸一笑。

    他的长相虽没有胡力瑧那么俊俏,不过他一旦笑起来,眼睛发亮,牙齿洁白,自有一种男人的俊朗与豪迈。

    水叮咚莫名其妙有些脸红,赶忙收一收心,冲着秦玉昂俏皮一笑,说道:“秦公子能不能让我看看这宝贝,也算让我长长见识?”

    “当然没问题!”秦玉昂立刻从怀里摸出一个很精致的小盒子,也不打开,而是直接递向水叮咚,“这还是数百年前我祖上偶遇仙人,那仙人不仅教会我祖上降妖之术,还赐予了这件镇妖至宝。我秦家堡数百年屹立不倒,其实跟它有很大的关系。”

    水叮咚还是第一次听到秦家堡“降妖之术”的来历,不过她身边就有一个雄狐精,所以对“仙人”二字并没有感觉太过惊诧。

    随着马匹缓缓前行,水叮咚尽量坐稳身体,一边用手小心翼翼打开盒盖。却见里边装着一枚黑玉雕刻而成的雄鹰,大小只与拇指相若,弯喙利爪,栩栩如生。尤其两只鹰眼,简直就像活的一样。

    “这天眼神鹰只有在妖孽现身的时候,由我秦家后人将其抛入空中,同时口中念动真诀,它才会化身神鹰降妖灭魔。”秦玉昂不等她问,先就开口解释清楚。

    水叮咚点一点头,两眼盯着那只黑玉雄鹰仔细瞧看。

    谁知这一瞧,她居然感觉那鹰好像活了一样,两只黑黢黢的鹰眼滴溜溜地转了一下,吓得水叮咚“啊呀”一叫,差点儿连盒子带鹰扔了出去。

    “姑娘怎么啦?”秦玉昂也吓一跳,不过是被水叮咚突然地惊叫吓到了。

    “它它它……好像活了!”

    “这不可能!”秦玉昂忍俊不禁,“天眼神鹰只有在秦家人手里才会有用,平时就算我秦家堡外姓弟子……”

    他的话只说到这里,因为随着水叮咚禁不住再发惊呼,那只黑玉雄鹰在她手里动了一动,居然鹰翅一展,凭空飞升而起。同时体型也由那寸许大小,很快变成翅翼展开有五六米宽的巨型飞鹰。

    “这这这……怎么可能?”秦玉昂也按捺不住惊呼出声。

    没等水叮咚跟秦玉昂反应过来,那只巨大的飞鹰忽而一声清亮的鸣叫,在空中扇一扇巨大的翅膀,向着西南方向急飞而去。

    “这这这……怎么回事?”水叮咚吓得花容失色,生怕自己闯了什么祸事。

    “它一定是发现了妖孽,直接飞去擒妖去了!”

    秦玉昂伸长手臂,一把从水叮咚手里抢过那只小盒子,迅即打马向着天眼神鹰去的方向急赶。

    胡力瑧明知水叮咚尚不敢快马疾奔,立刻斜腰伸手,将水叮咚揽抱到他的黑马背上,一边驱马向前,一边在水叮咚耳边低声一句:“是蓝嵬嵬到了附近!”

    水叮咚大吃一惊,回脸向着胡力瑧一望。胡力瑧明知她无法开口说话,再将一缕声音送入她的耳朵。

    “你放心!即便这姓秦的小子本事不济,但有天眼神鹰在,蓝嵬嵬伤不到你,他也不可能再像上次那样使用诡计打伤我!”

    水叮咚首先想到的其实是胡力瑧曾经被蓝嵬嵬打成重伤,接着想到的是秦玉昂贸然赶去,很可能会伤在蓝嵬嵬手里。对她自身的安危,一时间竟没顾上多做考虑。

    但听胡力瑧所言,有天眼神鹰在,蓝嵬嵬该当不会是他的对手,一颗心也就放了下来。重又转脸前望,但见天眼神鹰依旧在往东南方向疾飞,天空中已经看不清它的身形,只能看见一个黑黑的影子。

    胡力瑧的黑马比秦玉昂的白马还要雄骏很多,虽然驮着两人,却一直紧随在秦玉昂马后。秦玉昂顾不得回头跟两人打招呼,只是向着天眼神鹰去的方向打马狂奔。

    直到赶出十来里路,天眼神鹰的影子消失不见。水叮咚心中暗暗焦急,只怕走失了天眼神鹰,秦家堡一堡人众只怕都要恨死自己。

    幸好又往前赶得一程,耳中传来鹰鸣之声,转过一个山弯,便见一只巨大的飞鹰,在空中盘旋数周,忽然急扑而下。

    但尚未扑到地面,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打到了一样,那飞鹰一边尖声鸣叫,一边急抖翅膀重新升空。

    水叮咚不清楚天眼神鹰到底有多大能耐,秦玉昂却素知天眼神鹰不出动便罢,一旦出动,再厉害的妖孽,也会束手就擒。这竟是他第一次见到神鹰受挫,不由得脸上显出惊骇之色,更是狠抽马臀急赶向前。

    又绕过一片小树林,眼前景象豁然开朗。只见一片草坡之上,一个身穿蓝袍的青年男子正与神鹰对峙。神鹰腾飞在数十米的高空,不住盘旋鸣叫,伺机下扑。

    那男子却凭虚挺立在十数米的半空之中,仰脸盯着神鹰,形容妖异,衣袂飘飘,正便是曾经跟胡力瑧斗过一场的天狐族太子蓝嵬嵬。

    草坡上另有两个女子仰脸观战,穿红着绿打扮妖艳,却是蓝嵬嵬那两个姬妾、天狐族两个雌狐精。

    耳听马蹄急响,两女转脸一瞥,脸上现出惊惧之色。秦玉昂顾不得理会这两个雌狐精,而是在马背上暴喝一声:“妖孽休狂!”

    忽然从马背上纵身而起。他的武功也真了得,居然借着马奔之速,腾空飞跃两丈有余,向着蓝嵬嵬急扑上去。

    “秦兄不可!”

    胡力瑧一叫出口,秦玉昂力尽下落,手一扬,一柄利剑化成一道光影,向着仍在上方数米高处的蓝嵬嵬急斩过去。同时天眼神鹰一声厉鸣,从空扑落下来,一双利爪抓向蓝嵬嵬头顶。

    却听蓝嵬嵬一声冷笑,一道蓝色的身影急速下堕,先避开了秦玉昂抛出的利剑,等到身体离地面尚有两米,他竟在半空中一个九十度的大转折,不仅躲开了天眼神鹰凌空扑击,而且向着秦玉昂急扑而至。

    (请看第二十五章《自古正邪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