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昂扬凶悍秦玉昂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昂扬凶悍秦玉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对那位英俊威武的秦家堡弟子,水叮咚的确是颇有好感。谁让她是女人呢?会被帅哥吸引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胡力瑧明明是个狐狸精,她也知道他就是一个狐狸精,可是在面对他完美身体之时,仍忍不住心如鹿撞。更何况这位秦家堡的弟子,是一个从里到外完完全全的真男人。

    可是耳听胡力瑧将她说的这般不堪,好像她一片报恩之心,纯是已经被那年轻弟子迷上了一样,水叮咚却不由得俏脸生晕,反唇讥刺。

    “怪不得人家说君子眼中皆君子,小人眼中尽小人!你自己花心浪荡,就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我可是有未婚夫的人,还管其他男人英俊不英俊?”

    她说得有些激动起来,声音大得旁边几桌客人都往他俩这边瞄。胡力瑧等她说完了,才慢慢悠悠回她一句:“你是有未婚夫的人,可是你盯着人家看啥呢?现在可不是在二十一世纪,不能够随便看帅哥!”

    水叮咚倏然间满脸通红,一下子跳起身来,道一句:“我什么时候盯着人家看了?我都懒得理你了!”

    最后一口饭也不吃了,赶紧起身走出客栈。剩下胡力瑧摇一摇头,丢了块碎银给老板娘,这才紧跟着追出客栈。

    以水叮咚骑马的速度,自然不可能一下午赶到一百多里,更不可能追上那个秦家堡弟子。沿路果然如客栈老板娘所言,无边无际全是荒野,连个村庄都没有。两人只行到月上树梢,终于看到一片山岭,据胡力瑧所言,这就是落霞山了。

    水叮咚这才发现自己是有多幼稚,本来想着一到落霞山,就能很方便地在秦家堡弟子陷入危险时让胡力瑧出手帮他一帮,完全没有想象一下落霞山可不会只是一个小山包,别说帮忙,连那弟子现在何处、有没有跟狐精交手都很难知晓。

    “傻眼啦?求我呀,我可以查探到他现在何处!”胡力瑧说,仰着下巴等着她来求。

    水叮咚暗骂自己糊涂,现有个八百岁的老妖在此,她还有什么可着急的?

    “我才不求你!”她也把下巴一仰,“人家秦大叔可是对你有活命之恩,要不要报答这份恩情,就看你自己有没有良心了!”

    “他什么时候对我有活命之恩了?”胡力瑧苦笑摇头,“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身上带有云香珠,受再重的伤都不会丧命。反而姓秦的贸然出手用内功帮我医治,表面看起来我好像缓过了一口气,其实却压制住了我本身的灵力。我本来第二天就可以下地,就因为他这一帮忙,反而让我多躺了两天。”

    水叮咚再没想到会是这样,只能跟他耍起赖来,小嘴一撇,说道:“不管怎么样,人家都是一番好意,你只说你要不要救人家的弟子吧?”

    “救!我要不救,你该骂我薄情寡义了!况且当时我昏迷着,若不是他们帮忙把我抬回镇上,你真只有哭的份了!”

    “原来你还知道这个!”水叮咚一下子气顺了很多。

    胡力瑧屏神凝气稍微安静了一小下,忽然伸手向着左前方一指。

    “那儿就有两只雌狐精!如果秦家堡的那个弟子真是跑来抓狐精的,找到狐精,自然也就找到他了。”

    “那我们赶紧去帮他!”水叮咚脱口而出,忽一转念,又问一句,“既然……你能找到那两个狐精,会不会……人家也知道你来了?”

    “首先,我能感觉到她们,是因为我全神贯注在感受,那两个狐精料不到我会来,自然不可能全神贯注到我身上;其次,我仙狐族身上并无一丝妖异之气,上一次蓝嵬嵬那两个姬妾能够认出我,不过是因为我使用了移魂法术,平时除非遇上了好像蓝嵬嵬那样道行高深的天狐权贵,一般的天狐女妖,就算眼睁睁站到我们面前,也不大可能认出我们!”

    水叮咚听他耐心解释,这才放下心来,冲着他嫣然一笑。

    因怕马蹄声响惊动了两个狐妖,在转过一个山弯之后,胡力瑧便跳下马背,将水叮咚也扶了下来,任由两匹马在山坳间吃草,他一手揽着水叮咚的纤腰,悄无声息爬上一座山头。

    此时方过中秋,月亮仍旧明亮。水叮咚可以清楚看见另一面山坡之下,豁然出现几间房屋,月光下清雾环绕,倒像是神仙府邸一般。

    “这只是几间破草屋,被两个狐精幻化成了富家宅邸。瞅见那边亮着灯的房间没有?两个狐精就在里边!”

    水叮咚耳听胡力瑧凑在她耳边悄悄解说,热热的呼吸令她大不自在。但当此情形,却不敢开口让胡力瑧离远一点。

    “我现在带你过去,我可以用灵力掩盖住你的呼吸,但是你不能发出太大声响。”

    胡力瑧多交代一句,等水叮咚点一点头,这才搂着她腰飞快地挨近过去。

    水叮咚但觉两只脚离开了地面,身体的重量全都压在胡力瑧搂着他的那条手臂上。但胡力瑧根本一点吃力也没有,就好像搂着的只是一个没什么分量的布娃娃一样,悄无声息很快到了亮着灯的那间房屋窗户下边。

    水叮咚首先听见一阵调笑声入耳,有女声,也有男声。女声娇嗲,男声浑厚。

    胡力瑧将水叮咚轻轻放落下地,凑到窗户边一瞅。水叮咚也想凑上去看,却听胡力瑧低低细细的一缕声音传入她的耳膜。

    “你最好还是别看了!”

    水叮咚想问他为什么,话到嘴边及时忍住,还是凑到窗户边一瞅。只一眼,便不由得满脸羞红。

    那窗户并未关严,水叮咚可以清晰看见屋里点着两支蜡烛,照得屋里亮亮堂堂。一个男子正好面对着窗户而坐,看长相正便是白日所见那个秦家堡的青年弟子。

    然白日见他衣衫整洁,相貌堂堂,此时却端庄尽失,一派风流。

    他上衣襟扣全部解开,裸露出发达的胸肌,和壮实的腰腹。两个女子身着薄纱衣裙,一边一个坐在他大腿之上,一边娇娇嗲嗲跟他说话,一边伸手在他胸腹间摸摸索索。那男子眉花眼笑,也用手在两个女子身上乱摸。

    眼瞅两个女子一身纱裙薄如蝉翼,隐约露出里边曼妙身段,水叮咚不由得暗骂无耻,完全忘记了这两个女子乃是狐妖。

    正想缩头不看,恰好那男子两只手分别摸到了两个女子细致的颈项,忽然手上用力,紧紧抓住。同时嘴里哈哈大笑,说道:“我看你两个狐精还能往哪儿逃!”

    水叮咚猛一看见那人伸手掐住两女的颈项,已被吓得差一点脱口惊呼,幸好胡力瑧及时伸过手来,蒙住了她的小嘴。

    却见两个女子两张美脸很快涨得通红,各伸双手抓住了那男子手臂,竭力想要挣脱他手。那男子脸上露出狠戾之色,只是紧紧抓着两女的颈项不放。两女在他手里蹬手蹬脚竭力挣扎,但那男子的两只手就像两把铁钳一般,始终纹丝不动。

    水叮咚吓得一颗心扑嗵乱跳,若非胡力瑧一手搂着她腰,一手蒙着她嘴,她早就已经替两个女子喊出“救命”来。

    直到眼睁睁看着两个女子没了动静,屋里的光线忽然一闪而灭,眼前陷入短暂的黑暗,那男子却在屋里厉声喝问:“外边是哪条道上的朋友?再敢偷窥,我可要不客气了!”

    胡力瑧迅速搂着水叮咚向后连退两三丈,这才停下脚步,开口回话。

    “我两个看到这里有房间,本来想借宿一宿的,没想到惊扰了兄台!”

    那男子“啊”的一声,很快从屋子里边跃了出来。水叮咚有这半天适应,已经可以看清眼前的景物,月光下只见那男子依旧敞着上衣,高高大大的一个身架,稳稳当当站立在山坡上。

    他两手分别抓着一件黑乎乎的物事,水叮咚方才明明看见他掐死了两个女子,但此时看他手里的物事,却绝不可能是两女的尸体。

    那男子将那两件物事向地一扔,发出“扑嗵”一声闷响,之后抬起手来,向着胡力瑧水叮咚抱一抱拳。

    “这位兄台好本事,我只听见这位小兄弟的呼吸声,却竟完全听不到兄台的任何动静!”

    胡力瑧微微一笑,回了一礼。那人转过身去,伸手一指。

    “两位请看,这里只是两间破草屋而已!先前的庭院全是狐妖幻化而成,如今两个狐妖已死,幻象自然消失,依旧是本来的破草屋!”

    水叮咚听他一说,这才注意到先前看到的那几间朱门绣户,此刻已经显得破败不堪。屋顶处处垮塌,墙壁上也有几个破洞。就连他们刚才凑过去的那扇窗户,也是窗棂破碎,窗框不全。

    再看那男子刚刚扔在地上的两间物事,月光下虽然看不十分清楚,但毛茸茸的模样,想必是两只狐精现了原形。

    “在下姓秦名玉昂,我见这位小兄弟身上有一枚我秦家堡的竹牌,不知两位是否曾经遇到过家父、或者是家叔?”那男子含笑又问,两眼在月光映照下,闪闪地发着亮光。

    (请看第二十二章《情愫暗涌三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