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一章 杀千刀的胡力瑧

正文 第一章 杀千刀的胡力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当水叮咚从那一阵晕眩之中清醒过来,只向着四周打量了一眼,便被吓得魂飞魄散“哇哇”尖叫。

    那个杀千刀的“狐狸精”,到底使了什么“妖法”,为什么她现在是被挂在一个大树杈上?

    难道真像那杀千刀的说的一样,她是被他使用法术弄穿越了?可是为什么别人穿越都稳稳当当躺在床上,偏偏她就这么倒霉,居然挂在大树杈上?

    而且风一吹,树就晃,她也随着晃晃悠悠,好像随时都会“扑嗵”一声,摔落地上。

    “胡力瑧,我服了你了,你快点儿把我从这树上弄下去!”

    在好不容易将“飞魂散魄”收归体内之后,水叮咚开始扯着嗓门大喊大叫。可是她一叫,树就晃得更加厉害,吓得她赶忙又闭上小嘴。想哭,却倔强地不肯哭给那杀千刀的“狐狸精”看。

    那真就是个狐狸精,明明是个男人,可是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不仅勾引得全公司除她以外的所有女人见到他就抛媚眼,甚至有几个身高体壮的大男人,看起来都好像随时想要“上”了他。

    这个“上”字可能是有些粗鲁,以她水叮咚的品行素养,就算是搁在心里想想,都会感觉很不应该。可这次实在是被气得狠了,如果胡力瑧就在眼前,她一定穷极世间最恶毒的词汇,将他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这话还要从头说起。

    在水叮咚大学毕业进入到一家规模还算不小的企业做文员的时候,几乎跟她在同一时间,胡力瑧也进入公司做营销。

    听听!胡力瑧,光看字眼还算是蛮有品味,可是稍不留心,就会听成“狐狸精”。

    偏偏这个“狐狸精”,除了左眉峰上有一条不显眼的伤疤之外,其身材体型五官长相皆可说是超男神级别。更加上他天生了一双亮晶晶的“桃花眼”,只要他静静地向哪个女人瞄上几眼,那个女人必定骨软筋酥走不动路。

    幸好这些女人中并不包括她水叮咚!虽然在看见胡力瑧的第一眼,她也曾被胡力瑧迷得心如鹿撞,甚至在胡力瑧安安静静瞅着她看的时候,她以为在她为这个俊美男人心动不止的时候,这个男人也已经对她情愫暗生。可是,这种自以为是的甜蜜感维持了不到一分钟,很快有另一个女人走近胡力瑧,而胡力瑧居然照样用他那邪恶到发亮的桃花眼,充满柔情地看着那个女人,水叮咚忽然就对这个狐狸精样的男人充满厌恶,誓言日后再也不对他正眼相看。

    她说到做到!那以后除非是工作上的不得已,否则连一句话她都不愿意跟胡力瑧说。幸好胡力瑧也不怎么待见她,私下里从来没有骚扰过她。他两人就像天生的冤家一样,平时跟谁都能说说笑笑,偏偏彼此之间从不搭理。

    这种情形维持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就在全公司包括老板的女儿都被胡力瑧迷得恨不能抛弃所有嫁他为妻的时候,水叮咚却跟一个叫张旻的谈起了恋爱,并且很快谈婚论嫁。

    张旻当然没有胡力瑧那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过也算五官端正高大挺拔。而最主要的是,如果说在水叮咚眼里,胡力瑧就是花心贪色坏男人的代表,那么张旻,肯定是正派专情好男人的标杆。

    可就在水叮咚准备结束自己的自由身,跟张旻组建成快乐幸福小家庭的时候,那个老死不相往来的“狐狸精”却跑来捣乱,信誓旦旦告诉她说,张旻这个人表面上正派专一,骨子里贪财贪色。真要水叮咚嫁了给他,肯定是要痛苦一生。

    我呸!水叮咚当场就吐了胡力瑧一脸唾沫。

    “我们俩很熟吗?什么时候起我的事情需要你关心了?就算他表里不一,我嫁给他会痛苦一生,那又能碍着你什么事情?”

    这大概是第一次被女人冲脸吐吐沫,把个胡力瑧一张俊脸涨得通红,连脖子处的青筋都一根一根爆了出来。

    “你痛不痛苦一生的确是跟我没关系,可你毕竟是……”他好像稍微踌躇了一下,这才把话说完,“我大哥深爱过的女人,与其嫁给姓张的痛苦一生,倒不如回去跟我大哥在一起!”

    这话让水叮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禁不住杏眼圆睁瞪着胡力瑧:“你大哥?谁是你大哥?”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要不咱们打个赌吧,如果我不能证明姓张的是个花心浪荡鬼,我就马上离开公司,永远消失在你的视线之外!”

    其实胡力瑧消不消失在视线之外,并不会碍着水叮咚什么事,毕竟两个人工作上分属不同部门,私下里又从不往来。但胡力瑧业务能力太强了,有他在,张旻永远都只能排在公司营销部第二的位子。来年选拔营销经理,张旻也顶多只能当副手。

    人家说一个成功男人背后,一定会有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既然她水叮咚已经准备好要嫁给张旻,那她就应该帮助张旻除掉事业上的竞争对手,让张旻的事业成长更快一些,日后生儿育女,也不怕缺钱。

    更何况胡力瑧只说“不能证明”的情况下他胡力瑧会怎么样,并没有说“能够证明”的时候她水叮咚又该付出怎样的代价,换句话说,就算她真赌输了,主动权仍然握在她手里。

    虽然她很不明白胡力瑧是为了什么要跑出来捣乱,不过在如今这个法制社会,胡力瑧不太可能将她卖了还让她数钱,既然这个赌约对她水叮咚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她不接受才是傻瓜。

    “行!这可是你说的,赌输了可别后悔!”

    所以水叮咚满怀豪气跟胡力瑧击掌起誓。甚至为了公平起见,她很大方地将打赌的方式方法,交由胡力瑧来做主。

    结果胡力瑧说出来的方式方法,差点儿让水叮咚再次吐他一脸吐沫。

    胡力瑧居然说,现代的这个社会环境很难在短时间内验证一个男人骨子里的东西,而水叮咚跟张旻定下的婚期就在下月,一旦两个人结了婚,就算验证出来也晚了。所以他想到的方法,是将张旻跟水叮咚穿越到古代,那个年代的男人不仅可以三妻四妾,嫖*赌博也是合法的,到时候水叮咚就能很容易认清张旻的真实面目。

    他甚至一本正经地让水叮咚自己选择穿越年代,告诫她说:“宋代以后针对女子的规矩很多,比如从小要缠足,而且轻易不能抛头露面。不过以你粗手大脚的模样,换身男装想必也没人能够认得出来。唐代的风气就比较开放,女子甚至可以出门做事,不过唐代对你来说太危险,很可能去了就回不来了,所以我建议你还是选择穿越到宋代以后比较好。”

    这话让水叮咚听着既觉荒谬,更觉恼火。因为她水叮咚虽然算不上是绝代佳人,可也绝对不是“粗手大脚换身男装就没人能够认得出来”。既然你胡力瑧出言不逊,那也休怪她水叮咚口下无德。

    “却不知道你胡大帅哥这张漂漂亮亮的相公脸,是在唐代比较吃得开,还是在宋代以后更受欢迎呢?”

    “相公”二字在古代多数时候其实是用作尊称,但加上“脸”字,一下子就充满了歧义。水叮咚生怕胡力瑧听不明白,还特意在“相公脸”三字前边,加上“漂漂亮亮”四个字。

    果然胡力瑧一条漆黑的右眉、和一条同样漆黑但略带疤痕的左眉稍稍一拧,看起来是听明白了,不过他没有即刻发作,反而很快舒展双眉,露出他招牌的灿烂笑容。

    “你要问哪个年代比较适合我,那当然是唐代!因为唐代的女子比较豪放,我一个媚眼抛过去,可以勾得一群女人跟上来!只可惜……哪个年代都能去,就是唐代不能去!”

    人说吵架的最高境界,就是对敌对方的攻击不加理会,一旦让敌对方感觉到白费力气,那会比任何还击更具成效。

    再加上胡力瑧明摆出一幅不跟你这小女人一般见识的表情,水叮咚没觉痛快,只觉心塞,禁不住冷笑一声,跟胡力瑧唱起反调。

    “如果我一定要去唐代呢?”

    “那也不能去!我刚已经说过了,唐代对你来说太危险,很有可能去了就回不来了!”

    水叮咚不知道是该嘲笑、还是该大笑。瞧瞧这人唱作俱佳,简直就跟真的一样。只可惜大唐盛世,真要说危险,兵荒马乱的宋元明清肯定是要危险百倍。

    所以水叮咚绷紧着脸坚持:“你真有本事让人穿越,那就把我穿越到唐代!最好跟武则天是在同一时代,说不定我还能改变历史,把武则天的皇位抢过来!要不然,咱们赌约作废,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下个月初我就嫁给张旻,是好是孬我自己承受。”

    她本来是随着胡力瑧信口胡扯,却不料她话一说完,胡力瑧那一双滥情桃花眼,居然定定地一直看着她。看得水叮咚心慌意乱不得不反瞪一眼,胡力瑧才装模作样摇一摇头。

    “好吧,既然你坚持要去唐代,那我就送你过去!不过咱先说清楚了,真要去了唐代,很可能有一件你难以接受的事情强加到你身上,到时候你可别说是我害了你!”

    水叮咚瞧他一脸正经的模样,心里瞬时间流过一阵怕怕的感觉,好像眼前的这个男人,当真有本事使人穿越一样。

    不过这种怕怕的感觉一闪而逝,很快水叮咚就哑然失笑,挑起眉头反问胡力瑧:“你怎么知道在唐代会有我难以接受的事情发生?莫非……你就是从唐代穿越过来的?”

    话一说完,水叮咚自己先按捺不住笑了出来。却见胡力瑧似笑非笑,等水叮咚好不容易笑停了,他才慢慢慢慢吐出两句话来:“你说得没错,我就是从唐代穿越而来!而且……你不是老说我是狐狸精吗?我千真万确就是一个狐狸精!”

    (请看第二章《遭人毒害的薄命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