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十七章 多情总由暧昧生

正文 第十七章 多情总由暧昧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水叮咚以为她肯定猜对了,却没想到胡力瑧居然一口否定。

    “也不是!如果我真的用云香珠来疗伤,再重的伤,一两个时辰之内也能完全康复。但……一旦动用了云香珠,必定会引动我们仙后即刻赶到。况且蓝嵬嵬之所以没有要我性命,固然是不愿与我爹娘结成死仇,更有一个原因,他是认定我即便能活命,也会大耗灵力,日后已经不是他的对手。如果让他发觉我在使用云香珠疗伤,肯定会返身赶回。天狐族对云香珠觊觎已久,他绝不会放过抢夺的机会。”

    水叮咚本来是用说话,来掩饰脸上的羞臊、和内心的躁动,但听胡力瑧这般一说,却当真勾起她的好奇。

    “那到底为什么你会好得这么快?难道真是你们仙狐族比天狐族的本事要大?”

    “我会好得这么快,正是因为有云香珠带在身上!云香珠乃是至善之宝,不可用之作恶,却可以之保命。我虽然没有主动使用,但云香珠却保住了我气血不死,灵力不散。我之所以昏睡不醒,正是在运转灵力,自我疗伤。”

    水叮咚听得似懂非懂,只是感觉这云香珠果然是个好宝贝。

    “你说……云香珠不能用来作恶,那意思是……打架的时候用不上它?”

    “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胡力瑧听她问得有趣,忍不住轻笑两声。

    说话间擦完了胸脯。胡力瑧撑起身体,自己翻了一个身,请水叮咚再帮他擦擦后背。水叮咚心中免不了又是怦的一大跳,因为从后边看,胡力瑧更是很完美的倒三角体型。

    马马虎虎又将后背擦洗一遍,下身水叮咚是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帮他擦洗了。幸好胡力瑧也没要求,只请水叮咚替他端了碗粥来吃了,又倒在床上继续昏睡。

    再到第三天早晨,胡力瑧已经可以自己下床吃饭上厕所,不过上完厕所他马上又躺到床上去睡。等傍晚睡醒,连脸色都已经显出红红白白。水叮咚这一下完全放心,当晚就去了隔壁睡。

    连续两晚守着胡力瑧,水叮咚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以至等她睁眼的时候,发现胡力瑧居然坐在床前,正两眼怔怔瞅着她看。

    “你你你……怎么进来的?”水叮咚吓得一下子翻身坐起,向着身上一瞄,幸好身上好好地盖着一张床单。

    “我是狐狸精啊,拨开门闩是小事一桩!”胡力瑧说。满脸的嘻嘻哈哈,也不知是真是假。

    “可是……你怎么可以未经允许随便走进人家女孩子的房间?”水叮咚气鼓鼓地瞪着他,完全忘了他昨天还病卧在床上。

    “小姐,现在已经快中午啦!”胡力瑧一脸无奈,“我又不想吵醒你,只能自己进来看看了。”

    水叮咚向着窗户处一望,果然已是阳光满窗。不过她心里仍旧不舒坦,还好她盖着床单,但万一睡梦中掀掉了床单扯乱了衣服,岂不是被他一个大男人看光了?

    所以她气嘟嘟地还想骂胡力瑧两句,却在方一张口之际,一下子想起另外一件重要事。

    “你你你……伤完全好啦?”

    “你才想起来我有伤啊?”胡力瑧摇头苦笑,“我的伤的确是已经完全好了,你是起床赶路呢?还是想在这客栈多住几天?如果想多住几天,我乐意奉陪!”

    “这客栈住得又不舒服,干吗要在这儿多住几天?”水叮咚瞪他一眼,想抬腿下床,又停住,“你出去,我要穿衣起床!”

    胡力瑧扬眉一笑,很难得地没再跟她多说废话,而是很快转身出去,并且替她带上房门。

    当天吃饭的时候,感觉比之前格外不同。之前两个人虽然结伴同行,但却各行其是,壁垒分明。吃饭的时候互不干扰,说话的时候唇枪舌剑,就连走路的时候,虽然同乘共骑,却感觉不到亲密,只能感觉到别扭与分歧。

    然而今天,胡力瑧居然替水叮咚夹了几筷菜,添了一次粥。甚至在水叮咚吃完之后,他很及时地掏出一条干净手帕递上去。

    水叮咚伸手要接,又很快缩回手来。

    “你哪儿来这么多手帕?”她问,尽量显得若无其事。

    “专门准备的呀!这个年代又没有纸巾,只能用手帕!”胡力瑧说,依旧将手帕递在水叮咚面前,等着她用。

    “可是……我记得手帕好像是有特殊意义的!”水叮咚嘟嘟小嘴,有些脸红。

    “什么特殊意义?”胡力瑧愣一下,随即哈哈笑出来,“你可想得真够远的!放心,我准备了一大摞的手帕,就是专门擦脸擦嘴用的。况且我知道你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人,也绝不可能把手帕当成定情信物送你。”

    水叮咚本来就有些脸红,被他一笑,更是羞臊满脸,索性跟他耍赖,说道:“那你今天干吗对我这么好?又是夹菜又是添粥,我就怕你不怀好意!”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吗?对人好一点儿就是不怀好意?”胡力瑧脸上神情,就好像硬被塞了一只苍蝇到嘴里,“何况这几天多亏了你照顾,有两晚你一直守在我床前都没敢离开,难道我不该对你好一点?”

    水叮咚没想到他居然知道自己曾经整夜地守在他床前,赶忙摇一摇手,说道:“你一直都在昏睡,我根本没做什么!况且你完全是为了护着我才被那男妖精打伤,我照看你几天也是应该的。”

    “这么说咱俩是扯平了?”胡力瑧扬眉一笑,“谁说你什么都没做,你还替我擦过身体呢!对了,我身材是不是很完美?胸肌发达,腹肌结实,而且一点赘肉都没有!”

    水叮咚真是有苦难言。之所以帮胡力瑧擦洗身体,固然是应他所求,但更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以胡力瑧伤重程度,据秦百江所言至少要在床上躺个十多天。早知道他三两天的时间就能活蹦乱跳,打死她也不肯做这件事情。

    ——当然这只是表面理由,更深层次的原因,是那完美的男儿身,对于任何女性,都会产生无法抗拒的原始吸引。只不过这一点,水叮咚无论如何都不肯承认而已。

    但如今后悔都晚了,耳听胡力瑧口中调笑,水叮咚只能恶狠狠地啐他一口,就在胡力瑧“哈哈”笑声中,红着脸跳起身来,先跑到客栈外边去了。

    之后赶路,跟从前也不一样。之前水叮咚半坐在胡力瑧怀里,虽然也会有些不自在,但那种不自在纯是原始的生理反应。可今天,她从心里就开始不自在。更加上胡力瑧时不时地故意在她耳边吹口气,逗得她发娇脸红连嗔带骂,他也不跟之前那样唇枪舌剑针锋相对,反而乐得哈哈大笑。以至于水叮咚越往前走,越是感觉心怀不安,好像再这么跟胡力瑧同乘下去,会很对不起张旻一样。

    所以到了前边一个大镇,水叮咚正正经经要求胡力瑧帮她也买一匹马骑。

    “上次你受伤的时候,秦三叔曾经教过我骑马,我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况且我终究是个女孩子,老跟你共乘一骑,你不觉得累,我还怕别人老用不对劲的眼光看我们。”她这样跟胡力瑧说。

    胡力瑧没有马上回应,而是瞅着她看了良久,看得水叮咚又开始脸红心跳了,他才自得地扬一扬眉。

    “你是不敢继续跟我同乘一骑对吧?怕等到了长安,就算张旻没变心,你也舍不得跟我分开了?”

    “你……就臭美吧!”水叮咚被他说中心事,只能红着脸抵死不认,“你到底肯不肯帮我买匹马?如果不肯,大不了我慢慢走路好了!”

    “肯,怎么会不肯呢?”胡力瑧呵呵一笑,“好不容易你现在不再看见我就骂了,自然你说什么我都听!”

    这话说得有些肉麻,水叮咚只能撇撇小嘴,不予接话。

    于是去到市集,因为水叮咚终究是个女孩儿,胡力瑧做主帮她买了一匹体形较小、但外形蛮漂亮的枣红马,等到了镇外人少之处,才让水叮咚试骑。

    那匹马十分听话,又比胡力瑧那匹马要矮些,况且水叮咚已经过了一上马背就吓得不知所措的阶段,所以胡力瑧跟在旁边稍稍指点了几次,她便轻抖马缰,向前缓步跑了起来。但觉轻风拂面,虽然还是有些提心吊胆,水叮咚仍旧忍不住咯咯娇笑,大显兴奋。

    不过终究是刚刚学会,这一天就没能赶出多少路程。到晚上躺在床上,水叮咚只觉筋疲力尽,两条大腿内侧更是被磨得生痛,这才明白骑马看着好玩,其实并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

    那之后一连数日,水叮咚都跟胡力瑧各乘一骑,女孩儿家的身体弱,每天赶的路还不如跟胡力瑧同乘。不过对胡力瑧而言,一路逗着水叮咚十分好玩,就算水叮咚走得再慢些,他也乐意奉陪。

    这个年代本是山匪林立,盗贼横行,但不知是水叮咚身上挂着的那枚秦家堡竹牌起了作用,还是流传到二十一世纪的传说有误,反正他们一路行来,就只遇到过一次山匪打劫。而以胡力瑧的本事,那群山匪没有捞到半点便宜,反而领头的两个被胡力瑧狠狠修理了一顿。

    但也就在遇见山匪的那一天,另外发生的一件事,让水叮咚对胡力瑧的印象,愈加改观。

    (请看第十八章《勾魂妖姬销魂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