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男神是个狐狸精 > 正文 第十章 这个“狐精”没妖气

正文 第十章 这个“狐精”没妖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秦家堡大堡主为水叮咚探脉之时,胡力瑧跟那位貌相威武的三堡主就在一边守着,眼瞅大堡主神情有异,三堡主忍不住开口发问:“大哥,怎么啦?”

    大堡主不答,闭上眼睛在水叮咚腕脉上探察良久,方收回手来,说道:“好奇怪,这位姑娘体内……有一种……如姑娘这般肉体凡胎不该有的奇异力道!”

    他思忖着尽量说得准确些,然而不仅是水叮咚,连他三弟都莫名其妙,脱口一问:“大哥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位姑娘明明是凡间女子,却竟然……在姑娘身体里隐藏着一种……连我都辨识不出的神奇力量!”

    水叮咚一团雾水,根本不明白他所言何意。眼瞅他一本正经,绝非信口开河,忍不住回脸瞅瞅胡力瑧。却见胡力瑧脸色平淡,两眼看着大堡主,很平静地开口问道:“大堡主所言……我不是很懂,不过凭大堡主的本事,必定言出无虚,却不知……这种力量对我妹子是好是坏?”

    他所言的“我妹子”,自然是指水叮咚了。那位大堡主淡淡一笑,说道:“说不上是好是坏!这股力量深藏在令妹体内,除非令妹能够将其激活,否则……令妹始终只是肉体凡胎,跟其他人并无什么大的区别。”

    胡力瑧点一点头,便不再多言。水叮咚瞅瞅这个,望望那个,一咬牙开口问道:“大叔说……我体内有一种神奇力量,倘若真有,会不会……跟穿越有关?”

    “穿越?”大堡主一愣,回脸跟三堡主对视一眼,这才略显尴尬回应水叮咚,“鄙人不才,没明白姑娘什么意思!”

    “我妹子从小就没有踏出过闺房一步,这还是第一次随我出门远行,所以……她把这个当成是一种很神奇的经历了!”胡力瑧抢先开口,脸现笑意,说得跟真的一样。

    两位堡主也跟着笑起来。水叮咚有些气不顺,却难以跟人说清楚到底什么是“穿越”,回脸瞥了胡力瑧一眼,忽而转脸去问三堡主:“这位叔叔刚说……世上真有狐狸精,那么……有没有男狐精?”

    “当然有!”三堡主被她一声“叔叔”叫得眉花眼笑,立刻作答,“只不过……在世上害人的一般都是雌狐狸,雄狐精要么不出现,一旦出现,往往比雌狐精厉害很多!我生平就只遇到过一次雄狐精,若非我大哥及时赶到,我差点儿就折在了雄狐精手里!”

    水叮咚听他这话当真像是天方夜谭,但自“穿越”以来,包括“穿越”本身,所有事情都偏离了她固有的理念,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是她完全接受不了。

    所以她接着追问:“那么……叔叔倘若遇到男狐精,可能一眼认出他来?”

    “自然可以!”三堡主自负地拍拍胸膛,“凡狐妖精怪皆有妖气妖光,若连这个都看不出来,还敢称什么降妖三雄杰?”

    “那叔叔觉得……”水叮咚忽然抬手向着胡力瑧一指,“我哥会不会是男狐精?”

    “啊?”三堡主猛然一愣,自然而然向着胡力瑧转脸一望,不由得“哈哈哈哈”笑起来,“姑娘说笑了!令兄相貌堂堂,一身正气,自然是人非妖!”

    水叮咚点一点头,便不再多问。那位大堡主却于此时抬起头来看看天色,说道:“雨下小了,咱们到了前边的镇子尚有事情要办,还是启程赶路吧!”

    三堡主以及四个年轻弟子齐声答应,三堡主对水叮咚实在喜欢,伸手摸出一个瓷瓶递给水叮咚,说道:“这是我秦家堡秘制的百草丹,颇能驱瘴解毒,对一般伤病也有疗效。姑娘收在身边,说不定能够用上。”

    水叮咚赶忙起身道谢,她也不知道这个年代女子该是什么礼节,只能冲着三堡主躬身点头。三堡主呵呵一笑,出门上马,依旧跟大堡主并辔而行。

    等那一众人等走得远了,水叮咚伸出手掌,在草棚外试了一试,感觉仍有零星小雨,倘若硬要赶路,衣裳恐怕还是会被淋湿。不由得脸现愁色,转回头来,却见胡力瑧微微冷笑地看着她。

    “你跟姓秦的套那么多近乎,是不是想求着这降妖三雄杰将我灭掉?”

    “我没这样想!”水叮咚立刻回答,“首先……我仍然不信世上真会有狐妖精怪,更不相信姓秦的一家真能降妖伏魔;其次,我最希望的,是你怎么把我弄到这儿来,还怎么把我送回去。若你有个好歹,我难道还能求着姓秦的送我回去?”

    胡力瑧转念一想,大概是感觉水叮咚说得有理,这才脸皮放松长出了一口气。

    “秦家堡的人的确是有些手段,只不过姓秦的终究是凡胎肉眼,虽然能够认得出天狐族的狐精,却怎么可能识得我仙狐族!”

    水叮咚很想问问他仙狐族跟天狐族究竟能有什么区别,但没等她开口,胡力瑧亦走到门口,向着天色打量几眼,说道:“这雨看来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了!”

    “那咱们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在这儿等到雨停吧?”水叮咚忍不住接口,“你从前不是说过,你可以随手变个雨伞斗笠出来,而且不会惊动……其他狐族吗?要不……你就变个雨伞斗笠出来,咱们还是赶路要紧!”

    “骑马根本就没法打雨伞!”胡力瑧回过头来瞟她一眼,“何况你本来就有些感冒,再要被雨淋湿了衣服,明天可就当真赶不成路了。我知道你想尽快见到张旻,可也不急在这一时三刻。”

    水叮咚心里确实惦记着张旻,只是之前一直不愿相信“穿越”之实,所以有个问题搁在心里不曾发问。今日胡力瑧主动提起,她在心中稍一踌躇,终于轻轻问出口来。

    “你说张旻……已经穿越过来两年了,那他现在……会不会……已经娶了老婆?”

    “这个……”胡力瑧皱皱眉头,这才回应,“张旻的事情还是你亲自去了解,我说得太多,倒像是造谣一样!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他还没有正式成亲!”

    “没有正式成亲”,那意思应该是已经定下亲事了,水叮咚还想问得更详细一点,但见胡力瑧脸色冷淡,不知怎么的,她心中就有些隐隐的恐惧。她跟胡力靖相互接触也就是这一两天的时间,而且两个人斗嘴的时候多,融洽的时候少,可是她对胡力瑧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他或许很花心,或许很赖皮,但,他不会无中生有诽谤造谣。

    换句话说,胡力瑧针对张旻说的那些话,很可能都是实话。

    水叮咚再向外边望望天色,感觉愈发阴沉起来,很像是还有更大的雨马上就要下下来。她心中亦是阴沉灰暗,默默回身进到草棚里边,在那张仍铺着胡力瑧手帕的破椅上坐下。

    胡力瑧走去棚外,将黑马牵进棚内,先从马背上拿下水袋,拔出塞子递给水叮咚喝水。之后又打开一个用油纸包着的小包裹,拿出里边收着的干粮,递了一块给水叮咚。

    那不过就是一块白面馒头。——说是白面,其实跟二十一世纪的白面馒头掉进了灰堆差不多颜色。水叮咚腹内饥饿,却难以下咽。胡力瑧微微一叹,说道:“要不你一个人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去打只野兔回来烤给你吃。”

    “万一有其他妖精来了怎么办?”水叮咚脱口一问。

    “世上哪儿有那么多妖精!我告诉你吧,除了狐精,就没有其他精怪了!何况我就在附近转转,如果有狐精到了,我马上就能感觉得到,所以你就放心吧!”

    “为什么除了狐精就没有其他精怪?狐狸既然能成精,为什么其他动物就不能?”水叮咚大是不服。

    “这个……有机会慢慢跟你解释,现在让你知道太多消化不了!”胡力瑧半真半假眨眨眼睛,不等水叮咚再做回应,便抬步出门。

    水叮咚只好坐在破木椅上继续发呆,幸好胡力瑧果然没去多久便已转回,手上没拎野兔,却提着两只羽色鲜艳的野鸡。

    “我想着既然是要烤着吃,兔肉的膻味不容易去掉,还是野鸡比较好。”

    水叮咚也没什么意见。眼瞅两只野鸡长长的尾翎光彩流溢十分美丽,禁不住凑前细看。这一看不打紧,她倒可怜起野鸡来,说道:“你听它们叫得多可怜,不如放了它们,我吃干粮就行了。”

    “有什么可怜不可怜,难道你没有吃过鸡肉鸭肉?”胡力瑧说,索性拎着野鸡走到草棚后边去了。

    水叮咚耳听后边传出野鸡的哀鸣声,明知胡力瑧是在后边杀鸡,却也只能硬起心肠。一会儿胡力瑧走回来,两只野鸡都已经洗剥得干干净净,另外那几支美丽的尾翎也被他拿在手里,递向水叮咚。

    “你拿去玩儿吧,我到后边找些柴火。”

    水叮咚有些过意不去,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胡力瑧也不反对,先将两只野鸡挂在翻倒的那张木桌翘起的一根桌腿上,便走去后边找寻柴火。

    水叮咚跟在他身后,发现后边更是破损凌乱,不过在塌了半边的灶台旁,倒堆着些干草木柴。两个人各自用手拿了些回到前边屋里,胡力瑧便生起火来,将两只野鸡穿在一根树枝上,放到火上去烤。

    (请看第十一章《好可爱的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