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七章 报应来地太快

正文 第七章 报应来地太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太爷这是怎么了?

    偷眼瞄见朱松的表现,王胖子还有王凯那些个大小县官们面面相觑,同时心中也咯噔了一下。

    王凯凑上前去,小声道:“太爷……”

    “啊?”张勋回过神来。

    当啷一声脆响,玉佩滑落桌案。

    “这,这……”张勋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哼!”

    朱松的目光中掠过了一丝森寒,道:“穆肃,你们还愣在这里做甚子,统统都是死人吗?还不快将这些昏官都给本王拿下?”

    “遵命!”

    身着侍卫服的青年壮汉们齐齐发出了大吼,一柄柄长刀瞬间被拔了出来。

    朱松也从一名护卫的腰间拔出了一把的佩刀,大喝:“谁敢反抗,格杀勿论!”

    十几个侍卫一起挺刀,一拥而上!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是张勋万万都没有想到的。

    这些如狼似虎的侍卫们,竟然真敢挑了县衙,就算他是王爷,也不能这么干啊?

    毕竟县衙带表的是朝廷的脸面,代表的是官家,这位爷,想要用亲卫就把县衙中的大小官员们就给包圆儿了,这可能吗?

    狠狠地咬了咬牙,脸色几度变幻的张勋终于下了决断,朝堂中呆立的差役们吼道:

    “王胖子,你们他娘地都傻了吗?这里是嘉兴县衙,可不是他韩王的王府!拿下他们,统统都给本官拿下。”

    包括王胖子在内的差役们都愣了,这可是王爷啊,他们怎么敢去对付王爷?

    “出了事情,由本官顶着!”张勋咬牙切齿地低吼了起来。

    有了顶缸的,差役们准备动手了,可是那些侍卫们的动作比他们还要快。

    “穆肃,保护好这孩子!”

    挨了三个巴掌的朱松,心里头对王胖子恨极,匆匆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就冲向了王胖子。

    王胖子咬了咬牙,仓惶间抽出一把刀来抵挡。

    朱松没有丝毫的犹豫,手中长刀狠狠地往前一送,直接插入了王胖子的胸膛之中。

    “胆敢袭杀王爵,其罪当诛九族,杀!”

    从喉中爆发出的怒吼,伴随着朱松那矫健地如同下山猛虎一般的气势,骤然朝前撞了过去。

    嘭……

    王胖子不断后退,朱松则是冷冷地笑着,狠狠挺着刀柄往前冲撞。

    十步之后,长刀已然从前胸肋骨凶蛮地扎进了王胖子的胸膛,而后自后脊中贯穿出来,半截刀身出现在王胖子后背,流淌着火热的赤红色血液。

    王胖子早就已经退无可退,身后便是公堂墙壁,他整个人像是被钉上墙的钉子,面目狰狞,口吐血沫,不断挣扎着。

    甭管是堂中的差役,还是那些大小县官们,见到这极其血腥的一幕全都惊呆了。

    平日里,这些差役们出差办案的时候,不过是走走过场,欺负欺负小老百姓们罢了,哪里见过这等凶残、血腥的场面?

    他娘地,这看起来被酒色掏空身子的汉王殿下,凶残起来的样子,真是吓死人呐!

    疯了,疯了,都他娘地疯了!

    “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见到这一幕的穆肃,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这位韩王下手实在是太狠辣了。

    再看那小男孩呢?看向朱松的眼神变了,竟然多了一丝崇拜之色!

    恐怕朱松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这狠狠地一刀,让这个傲娇的小男孩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当然了,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在乎,因为朱松现在很兴奋,他似乎找回了前世保护那些富豪政要的感觉,杀手死在他面前的刺激感!

    噗!

    一脚踹在犹自拼命挣扎的胖子身上,朱松几乎是使出全身的气力才抽出了刀,他将长刀扬起,环顾四周道:“胆敢反抗,这便是下场!尔等谁还敢反抗?”

    吼声在公堂上空来回飘荡,公堂之中顿时变得鸦雀无声,竟无人敢挺身而出。

    再看那些差役们呢?他们刚刚从腰间抽出来的长刀,‘当啷啷’地全都掉在了地上,一个个的脸色煞白,连大气都不敢出。

    哒哒哒……

    朱松一步一顿地走到县太爷张勋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张勋的表现很不济,他浑身都在颤抖,牙齿咬得咯咯响,这是他当上县令以来头一次见到杀人,浓郁的血腥味,让张勋一辈子都忘不了。

    “韩,韩王殿下……纵然,纵然你是王爷,也,也不能当堂杀人……”张勋浑身抖动地像筛子一样,“圣,圣人言,王子,王子犯法,与庶,庶民同罪……”

    “本王没时间在你这里耗着,是你自缚双手,还是本王安排人帮你?”朱松此刻表现得很平静,平静地可怕。

    “你……”张勋脸色惨白如纸。

    朱松厉声呵斥:“穆肃,将这些家伙身上的官袍全都给本王扒了!”

    “是!”

    一群侍卫们冲了上来,毫不客气地当堂扒起了张勋、王凯他们身上的衣服。

    看着那些侍卫们做完这一切,朱松将刀丢在了地上,冷漠地看了张勋一眼,道:“留下几个人,将那两个有品级的昏官送上囚车,押解回南京。至于剩下的人,全都拉出城外,砍了喂狗!”

    丢下这句生冷的话,朱松不理会不断求饶的嘉兴县大小县官,转身出了县衙。

    县衙外头,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似乎从县衙里出来之后,整个天地都已经换了样一般。

    可是朱松却是无心观察这些,他低头看着那个小男孩,眉头紧皱。

    小男孩还是先前的那副样子,只是迎向朱松眼神的时候,开始躲闪起来。

    见朱松和小男孩之间的气氛不对,穆肃神色一变,打岔道:“殿下,您要去哪?”

    朱松抬起头来,淡淡地盯着穆肃看了好一会,才道:“你到底是何人?”

    穆肃脸上闪过一丝异色,道:“王爷这是哪里话,末将自然是王爷府上的亲随侍卫了?”

    “你当本王是张勋那个傻子?”朱松咧咧嘴,道:“本王的王佩明明被街市上的锦衣卫盗走了,而今却到了你的手中,这难道不令人感到奇怪吗?”

    “王爷睿智!”穆肃眸光闪了闪,索性敞开天窗说亮话了,“我等乃是燕王座下锦衣卫,只不过您在街市中碰到的锦衣卫与我等非是一路……”

    说到这里的时候,穆肃隐晦地瞥了小男孩一眼睛,却看到小男孩在微微摇头。

    心下微怔的穆肃,话到嘴边的时候,却是话锋一转,道:“若是殿下想要知晓我等来此的目的,那就请王爷随我走一趟吧!”

    “去哪?”朱松眉头一挑,道。

    “到了地方您就知道了,末将自然不会害了王爷的性命!”穆肃脸上出现了笑容,态度依旧恭敬。

    朱松凝眉,突然蹲下身子,对小男孩道:“小子,虽说本王并不晓得你是何人,不过想来身份应该不简单才对。而今,你若是仍与本王一起的话,怕是会更加危险,现在,你离开吧!”

    小男孩盯着朱松,很认真地说道:“我跟你走,我不怕危险!”

    朱松微微一怔,道:“你不怕死?”

    “怕!”小男孩点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道:“我相信伯伯,伯伯会保护我的!”

    “好小子,倒是会拍马屁!”说实话,朱松倒是挺喜欢这傲娇小男孩的,他摸了摸小男孩的小脑袋瓜,道:“好!本王倒要看看,锦衣卫们究竟在搞什么把戏!”

    ……

    就在朱松跟着穆肃离开嘉兴县衙不久,又一群官军突然出现在了嘉兴县衙之外。

    这伙官兵身上披着甲胄,携带着制式的武器,其装束与之前强闯入县衙的穆肃等人一般无二。

    为首的武官骑在马上,在抵达县衙之后就翻身下了马,紧接着大呼了一声,带着身后上百名官兵,齐冲进了嘉兴县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