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叔,买栋宅子吧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叔,买栋宅子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殿,殿下……我这里还有一些宝钞,您看是不是去买点补品,好好补一下身子?”

    耿瑄一咬牙,向人群的方向招了招手。

    一个长得尖嘴猴腮,身材矮小的灰衣小厮,脸上带着犹豫之色地挪到了耿瑄身边,那样子是要多不情愿就有多不情愿。

    “你他娘地跑哪去了?”

    耿瑄一脚踹在了小厮的肚子上,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道:“等回府之后再和你算账,快,把你身上带的宝钞全都掏出来!”

    小厮哪里敢说什么,忍着痛翻起身上的小布包来,半晌之后拿着厚厚的一大叠子,递给了耿瑄,道:“公,公子,就这些了!”

    耿瑄一把抢过来,仔细数了数,折合两万两银子,这可是他刚刚收回来的租银,都还没捂热乎呢。

    “殿下,我这里有一……哦不,有两万两的宝钞,您就拿去让下人们买点补品,好好补补身子吧!”

    耿瑄脸上带着笑,嘴里说得好听,可是心里却是在滴血,挨打的是本公子,你不赔本公子银子也就罢了,本公子还得赔钱给你,让你去买补品,这天底下还有这样不公平的事吗?

    “嗯!”朱松不置可否地撇撇嘴,接过了那一沓宝钞,道:“耿瑄,本王的身子还没有这么金贵,这两万两的宝钞,就当做你对锦绣斋的赔偿好了!”

    朱松才不会在乎这么点的银子,别忘了耿瑄的大哥耿璇,可是答应了给朱松一万两黄金,今儿怎么也得把金子从他便宜弟弟这里给咬出来不可。

    “王爷说的是,我原本也打算等回去之后,就拿银子来赔偿锦绣斋损失的!”耿瑄咧咧嘴,附和了起来,天知道他是不是真这么想的。

    “好了!”

    朱松转手将宝钞递到不知所措的宋茗琳手中,继而转头看着耿瑄道:“你既然是耿家三子,那想必你也知道,昨日你大哥曾答应给本王一万两黄金的,但诗会突然中断,你大哥匆匆离去,本王找不到他人,这一万两黄金就由你来出吧!”

    说到这,他对耿瑄旁边的小厮招了招手,说道:“你现在回府去向耿家人通秉此事,本王就在这里等着,你不带着金子回来,本王就将这耿瑄还有耿文忠押回应天府,听候万岁圣裁!”

    “快去快回,还不赶紧地?”

    耿瑄哪里敢说半个不字,更何况不过是给他大哥擦屁股,他巴不得多个人陪着他一起挨骂呢。

    “是,是!”

    小厮连滚带爬地逃了,耿瑄和耿文忠相互对视了一眼,同时松了口气。

    ……

    “这次嘉兴还真没白来啊!”

    拉着满满地五大箱,足足三万两黄澄澄地金子,朱松领着几个小家伙,心满意足地往应天府的方向走。

    耿炳文还真是精明,他知道朱松只是在报复先前他拒婚的行为,所以这次在听了自家小厮的描述之后,立马让人准备了三万两黄金,亲自给朱松送了过去。

    朱松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直接照单全收。

    “松叔父,这次是不是狠赚了一比?”朱徽煣凑到朱松跟前,贼嘻嘻地说道。

    “嗯,你想做什么?”朱松本能地感到这小家伙要搞事情。

    “松叔父,我想,我想……”朱徽煣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矜持了?”朱松瞪着朱徽煣,道:“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松伯伯,徽煣想在应天买栋宅子!”朱瞻基和解祯期在旁边看得着急,到后来直接替他开口了。

    噗!

    朱松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是要上天啊,要去和太阳肩并肩呐!

    你说你一三四岁的小屁孩,买栋宅子作甚?等着娶婆娘吗?

    看朱松那要吃了他的样子,朱徽煣恢复了常态,挺了挺小胸膛,道:“我……月姐姐说这次入应天不能住进韩王府,太不方便了,所以我想,是不是单独买栋宅子,这样方便点!”

    小月儿也跟着一起来应天府了?

    原来,在朱松离开锦绣斋的时候,宋月儿哭得是稀里哗啦地,说什么也要跟着朱松他们一起走,说是好不容易碰到几个年龄相近的哥哥、弟弟可以一起玩,不愿意分开。

    宋茗琳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和掌柜的交代了一下锦绣斋近期的事务,而后亲自上路,把自己当作附送品,陪着小月儿一起去应天府了。

    所以,这次的嘉兴府之行,朱松除了收获了三万两黄金之外,还有一大一小两个随行的美女。

    不过……

    尼玛,这还是孩子吗?你朱楩到底是怎么教孩子的,金屋藏娇这么‘污’的事情,他一个三四岁的毛孩子,知道个屁啊!

    用审视的目光盯着朱徽煣看了半晌,朱松憋出了一句:“你个臭小子,毛都没长齐呢,怎么净想这些有的没的?”

    “松叔父,什么有的没的?”朱徽煣瞪着眼睛,道:“这也不是我的主意,宣哥哥和期哥也出了力,我就是替他们俩说个话!”

    得,朱徽煣转头就把‘张宣’还有解祯期给卖了,感情仨小家伙全都是一路货色!

    “说,这个法子到底是你们谁琢磨出来的?”朱松揉了揉脸颊,似乎有些不相信这仨小家伙是自己养的。

    “这个……”朱瞻基看了解祯期一眼,老老实实地说道:“是月姐姐说得,她说她姐姐说了,您才刚刚大婚,与婶娘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这个时候府上多出个女人,婶娘难免会胡思乱想,所以她决定在外面寻一栋宅子住下来。”

    到底是女人啊,这心思就是细,想得东西也多了一些,不过,这好复杂啊!

    朱松有些头疼了,不知道带着这姐妹俩去应天府是不是正确的。

    “行了,你们仨就别瞎操心了!”朱松瞪了三个小家伙一眼,道:“就住王府,若是连本王请的客人都不能进府的话,那本王还不得被人给笑话死?”

    不买宅子还好说,毕竟朱松和宋茗琳之间清清白白的,啥都没有发生,若是真买了宅子,那才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呢,没事也有事了。

    ……

    回到王府已经是亥时末刻了,四个小家伙在半路上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给宋氏姐妹在府里安排了一栋宅院居住,朱松转身来到了书房。

    书房里,早就有人在等候了。

    “王爷,您还真是风云人物啊,到哪都能搅动风云!”穆肃一脸的笑容,对走进书房的朱松恭身行礼。

    “还不是被你们先知道消息?”朱松淡淡地说道:“你们锦衣卫真是无孔不入啊!”

    “殿下,那耿炳文乃是嘉兴的土霸王,若不是前段时间败于燕王之手,怕是手中的权利会更大!”

    穆肃向朱松解释道:“而且今日我们安插在齐泰府上的密探传来消息,建文下旨让耿炳文在南京边缘布防,对于这样重要的朝廷大员,我们锦衣卫岂会不安插密探?”

    对穆肃的解释,朱松很有些不以为意,倒是对耿炳文布防南京的事情有了兴趣:“布防南京,什么时候的事情?”

    “戌时下的圣旨!”穆肃算了算时间,“应该已经到长兴侯府了吧!”

    “哦,我说呢,他耿炳文怎么会这么干脆的掏出三万两黄金来!”

    朱松摸了摸下巴,突然笑了起来:“看来,咱们的谋划是成了!”

    “殿下,您这意思?”穆肃不明白朱松话里的意思。

    “建文让耿炳文布防南京边缘,不就是担心朱绍谦投诚四皇兄吗?”

    朱松眼睛亮了起来:“本王之所以让你们放出流言,等地就是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