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七十章 等的我花儿都谢了

正文 第七十章 等的我花儿都谢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大小姐,不好了,不好了!那耿家三公子又来了,这一次还带着好多兵卒呢!”

    原本虚掩着的锦绣斋后厅大门,猛地一下子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差点撞到听到嘈杂声,正要往外走的朱松等几人。

    先前的那名面容清秀的侍女就脸色焦急地闯了进来,也被朱松他们吓了一跳。

    “来了?终于来了,等的我花儿都谢了!”

    听到这侍女的话,朱松的脸上立马就变得荣光华发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人给他朱松送礼来了呢。

    “走走走,松叔父,这次您可一定要让那个坏家伙,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朱徽煣紧紧得捏着小拳头,鼓动着朱松。

    “松伯伯,昨日诗会上的耿璇,似乎就是这个什么耿瑄的亲哥哥吧?”

    朱瞻基似乎想起了什么,大眼睛贼亮贼亮的,“松伯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个耿璇还欠您一万两黄金没给呢!这次不如就从这家伙的手里收回来得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解祯期说话,永远都是这么简单、明了。

    “对,就从这货的手上讨回来!”朱松摸了摸下巴,也笑了起来。

    “殿下,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尽管朱松是王爷,但是宋茗琳还是有些担忧地说道。

    “不怕,煣弟说松伯伯很厉害的!”宋月儿倒是很雀跃,似乎开始的时候说‘打坏人不对’的不是这小丫头一样。

    噗!

    松伯伯,这小妮子还真是敢叫啊,要知道,宋茗琳也不过和朱松一般大,原本他想要小丫头管他叫大哥哥的,这可倒好,哥哥一瞬间升级成伯伯了。

    “对,松伯伯很厉害!”伸手摸了摸月儿的小脑袋瓜,朱松一脸生无可恋地说道:“不过是区区一个耿瑄,还能翻了天去?”

    “走,出去看看!”

    再次听到外面盔甲撞击的声音,朱松一阵风似地从那名侍女的身边走了出去。

    宋茗琳等人见状,也连忙跟了出来。

    锦绣斋的店面其实还是很大的,每种雕琢成形或者尚未琢磨的玉以及金镶玉配饰,都被细心地划分成了一个个的小区域。

    比方说品质高的和田玉饰,雕琢成形且出自大师之手的配饰……这些玉饰都放在不同的地方,中间也会有装饰物将之隔开,这样看起来也一目了然了。

    刚刚从后厅走出来,朱松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就连空气都带着点点的郁闷之气。

    拐过和田白玉配饰区,朱松看到锦绣斋的大厅里面,此刻已经站了五十名穿戴齐整的兵卒。

    除此之外,站在最中间的,除了一名同样身着铠甲的中年将军,还有被朱松给揍跑的耿璇和齐柔儿。

    “哎呦,都来了!”朱松缓步走到前厅中,淡淡地调笑着耿瑄等人。“我还以为你小子怂了呢!”

    “怂?”耿璇咬牙切齿地看着朱松,那摸样恨不得把他给吃了,“本公子自小到大还从未吃过这样的亏,今日,本公子就将这里给砸了!”

    “砸了这里?”朱松咧咧嘴,道:“好啊,我就看着你们砸!”

    朱松之所以这么淡定自若,并不是因为他自信自己的身手有多厉害,而是他早早地就安排人去了衙门,而且还是直接找的知府‘韩泽清’。

    嗯,反正那名锦衣卫已经易容成了‘韩泽清’,姑且就这么叫他吧。

    “殿……公子您过来吧,不成就让他砸好了!”宋茗琳也悄悄地喊着朱松,自从知道了朱松的身份之后,他就不怕耿瑄了,只要不吃眼前这亏,事后总有办法收拾耿家老三的。

    “对,茗琳姑娘,你去找几把椅子过来吧,咱们就在旁边看着。”

    朱松可不怕耿璇,这家伙不过靠着他老爹的隐蔽,当了几年的尚宝司卿,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不过还是个草包罢了。

    本来还在里面挑选玉饰的客人们,在见到外面闯进来一群铠甲加身,腰挎长刀的兵卒之后,早就吓得向外面躲去,朱松等人这么一出来,倒是更显突兀了。

    “完了,我可是听说了,这耿瑄公子乃是京官,权力大得很哩!”

    “是啊,整个嘉兴,谁不晓得耿侯爷之名,这位公子八成是要倒霉了!”

    “搞不好还要被抓进牢里呢,咱爷们还是躲着点吧!”

    ……

    见到耿瑄死死地盯着朱松,围观的百姓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当然了,尽管心中稍有胆怯,但是围观的众人并未因此而散去,毕竟看热闹一向都是华.夏人的天性。

    再者说了,锦绣斋出售的都是一些高档玉饰、金镶玉饰,手头上没点真金白银的,还真买不起。

    所以纵然这里有麻烦,纵然波及到了他们,他们也有法子解决掉。

    “堂叔,你看到这小子没有,就是他,就是他刚刚想要杀了我!堂叔,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耿瑄一脸狰狞地看着朱松,眼睛里直接就喷出火来了,扯着嗓子干嚎。

    这家伙名叫耿文忠,乃是耿炳文的堂叔伯兄弟。

    因为他曾经跟着耿炳文立过点小战功,再加上耿炳文的关系,所以现在是嘉兴府都司,嘉兴卫千户所的从六品镇抚。

    可以这样说,整个嘉兴府,除了嘉兴府都司的指挥使、指挥同知、指挥佥事四人以及镇抚之外,还真没谁的权力高过他,就连嘉兴卫千户所的正副千户都不敢管他。

    没办法,谁叫他身后站着耿炳文呢?

    “嗯,你放心,小瑄,我给你保证,这小子还有那个小娘子,谁都跑不了!”耿文忠有些讨好地笑了笑,颐气指使地对几名兵卒说道:“你们几个,去把这小子给我揍一顿!”

    几名兵卒狞笑着,冲上来就想动手。

    这种事情他们干地多了,虽然也曾经惹出了点麻烦,但是架不住人耿家有背景啊,虽说曾有两次把事情搞大了,弄死了人,但全都被耿炳文给压了下来。

    更何况,刚才他们家镇抚大人都打了包票,怎么能让他们家大人在瑄公子面前丢了面子呢?

    “你们几个也别闲着,去给本公子将这里全都砸了!”耿瑄有了靠山,这言语间也重新变得嚣张了起来。

    “是,瑄公子!”

    有四五个兵卒站了出来,手中的长刀带鞘,直接当棍子用,打算把这些精致的配饰展台,全都给砸了。

    之前的那五名兵卒也不甘示弱,抄起带着刀鞘的长刀,就要去揍朱松。

    朱松前世可是世界顶尖的保镖,华.夏数得上号地八极拳大宗师。

    而且回到大明朝的这一个多月以来,朱松并未放松自己的八极拳,虽说不能和前世相比了,但是对付七八个汉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眼下这群虎视眈眈的兵卒人数太多了,朱松可不是莽夫,去硬拼。

    再碰上一回刀架在‘张宣’脖子上那事……同一件事情上栽两回,他朱松还有脸活着吗?

    是以,朱松直接脚步一错,快步向着耿瑄冲将了过去。

    “住手,都给老子住手,否则的话,老子直接弄儿死他!”

    耿瑄还得得瑟瑟地等着看朱松挨揍、出糗呢,哪成想这回竟然就成了朱松手里的人质,被威胁了。

    这会儿,他还还真是欲哭无泪啊,这爷们儿咋就瞅准了他呢?先是拳打脚踢,这次更好,直接掐脖子要人命了!

    “打!”

    有个小个子兵卒彪呼呼的,似乎没注意到大厅中形式的逆转,直接一刀鞘冲着诸松撩了过去。

    朱松哪里会被这小个子兵卒击中,在那连刀带鞘地砸下来的时候,朱松直接往旁边一错步,同时手中掐着的耿瑄往前一递……

    得,耿璇这小子可是倒了血霉了!

    朱松这一递可不要紧,就被那连刀带鞘地,重重地砸在了脑门上,痛地他脑门很快就肿了起来,而后双眼一番,幸福地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