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缘分呐!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缘分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耿瑄很愤怒啊,自从他父亲拒绝了韩王朱松的提亲之后,他们耿家就被很多的大臣以及名流氏族赞誉不攀附皇族,堪比清流。

    这原本是一件好事,可是自从数日之前,这位韩王殿下娶了魏国公徐晖祖之妹徐妙锦之后,似乎一切都变了。

    韩王朱松突然召开涉及整个大明南方的诗会,并且在诗会之上夫唱妇随,一鸣惊人,不仅一口气创作出了三曲足以流传千古的名曲,更是在君子六艺上大放异彩。

    这下子,他们长兴侯耿氏一族,可完全成了世人的笑柄,百姓们说他们耿家人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把如此好的女婿当成了臭.狗.屎给弃之门外。

    百姓们说什么,耿家尽管生气,可是也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他们耿氏一族乃是官面上的人物,哪里需要在乎寻常百姓的看法。

    可是那些世家大族以及达官贵人们的嘲讽,却是让他们受不了!

    什么狗眼看人低、门缝里头看人;什么长兴侯就是表里不一的伪君子;更有甚者还编了一首打油诗:长兴侯笑话长,韩王求亲拒外堂。红楼葬花白蛇传,打得炳文悔断肠,悔断肠!

    耿瑄,耿家的三公子,在原本他们那个圈子中还是有些地位的,毕竟他靠着祖上的荫蔽,官至尚宝司卿,大小也是个五品官,在圈子里别人都是兄长长、兄长短的。

    韩王名传大明之后可倒好,他耿瑄算是臭了大街了,走到哪儿都有人在指指点点。

    就说今天吧,好不容易心情好点了,带着自己的未婚妻,也就是齐泰家的堂侄女齐柔儿来街上转转,却不想在一个小小的锦绣斋里,碰到了瞧不起他的人。

    更可恶的是,那个什么锦绣斋的大小姐,竟然比自己的未婚妻还要漂亮。

    这就让色中饿鬼耿瑄,心里的火气更盛了,他正琢磨着怎么才能和面前的美貌女子共度春宵。

    “你这人好生无礼,欺负了我妹妹,现在却是一副受害人的样子,你以为我们锦绣斋是那么好欺负的吗?”锦绣斋的大小姐俏脸气得通红,看着小丫头委屈的面庞,很心疼。

    “屁话,明明是你们锦绣斋不懂规矩,商人逐利,本公子有的是钱,你凭什么不卖给本公子东西?”

    耿瑄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一双贼眼,却是色迷迷地瞄向了锦绣斋大小姐那白皙的面庞,以及饱.满的部位。

    对于这等色中饿鬼,锦绣斋大小姐并不陌生,可是平日里遇到的人都不过是偷偷瞥她,哪里有这般大胆无礼之人?

    “坏人,坏人,他们抢月儿的东西,全都是坏人!”

    躲在锦绣斋大小姐身后,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瓜的小丫头,粉嫩的小手指着耿瑄两人,一脸的委屈。

    被一个小丫头点着鼻子骂,耿瑄脸上挂不住了:“黄毛丫头,你他娘地怎么乱说……”

    啪!

    就在这时候,耿瑄话还没说完,一记响亮的巴掌声就传了过来。

    耿瑄面前突然多了一道身影,此刻那道身影还保持着扬手的动作,至于耿瑄吗,直接被抽地在原地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回旋。

    突发的一幕,甭管是围观的众人还是锦绣斋大厅内的众人,全都愣住了。

    这突然出现的身影是谁,咋不言不语地就抽了这小子一个大嘴巴子?

    不过这样更好,围观的众人也早就看那小子不爽了。

    “哼哼,该,真是活该!”朱徽煣从最前面的人群中走了出来。

    “这家伙就是欠揍!”朱瞻基仍旧是那一副酷酷的样子,小脸上满是冷意。

    “嗯!”最后出来的是解祯期,“松伯伯,打得好!”

    正扬着手,打算聆听围观众人喝彩声的朱松,听到三个小家伙的话,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瑄哥,瑄哥……”

    经过三个小家伙这么一闹之后,众人纷纷反映了过来,那边齐柔儿尖叫了一声,扶着耿瑄叫嚷了起来。

    “啊!”耿瑄终于清醒了过来,摸了摸左面脸颊,火辣辣的疼。

    不可思议地看着正在逗弄三个小孩子的朱松,耿瑄道:“你,你敢打我?”

    啪!

    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一言不合就动手,就是这么任性!

    霸气!!

    三个小家伙瞬间变身小粉丝,看着朱松一脸的崇拜之色。

    “你……”傻了,耿瑄被这一巴掌给抽懵圈了。

    “堂堂男儿,竟然欺负弱女子,真不知道你家长辈是如何教你的,那些礼数教义,难不成都教到狗身上去了?”朱松冷眼看着耿瑄,声音冷厉。

    “你,你是何人?竟然敢管本公子的闲事?”

    耿瑄怒了,从小到大,就连他的父母都没打过他,现在竟然被同一个人连扇了两记耳光,是可忍孰不可忍!

    “闲人!”朱松耸耸肩,道:“闲人管闲事,有何不可吗?”

    “可以……”耿瑄咬牙切齿地吐出了这么一句,扭头就要往外走。

    好汉不吃眼前亏,耿瑄虽说蛮横了一点,但是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不管怎么说,他是记住了这个铺面,人走了,铺面总是跑不了的。

    “站住,我让你们走了吗?”耿瑄想走,朱松却不放过他,“与这两位小姐道歉,若是能够取得两位小姐的原谅,你们才可以离开!”

    也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突然传来了轻微的骚动,就听那站在最前面的人,开始议论了起来:

    “哎,我说,那位不是长兴侯家的瑄公子吗?”

    “听说近几日瑄公子回府了,不会真是他吧?”

    “若真是他的话,怕是这位公子与锦绣斋要倒霉了!”

    人群的议论声并不能逃过朱松等人的耳朵,听到长兴侯、瑄公子,锦绣斋大小姐黛眉微蹙,脸色忽然变得忧虑了起来。

    朱松眉头一挑,暗道:“真是跟他们耿家有缘呐,到哪都能碰到耿家人,先是耿璇,这又蹦出来个耿瑄!看来是天注定要我好好替前身那个倒霉鬼,和你们耿家算算账啊!”

    耳朵里听着众人的议论声,眼睛里面看着朱松以及锦绣斋大小姐的表现,耿瑄似乎又有了底气,腰板下意识地挺了挺,言语嚣张地对朱松说道:

    “听到了没有?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要仗着自己有把子蠢力气就敢在本公子的地界儿嚣张。有胆子的,你再动本公子一下试试,本公子……”

    噗通!

    没等耿瑄话音落地呢,朱松抬腿就是一脚,狠狠地踹在了他的小肚子上,让耿瑄的身体弯成了个煮熟的虾子。

    做完这一切,朱松还摆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子,对围观的众人摆手道:“都看我做甚子?你们都听到了,是他要求我打他的!哎,我这人就是心太软,容不得别人哀求!”

    树洞奥这里,朱松悲天悯人地看着朱松,低语道:“不过,这世道,我见过求财求权的,可就从没见过求揍的!兄台,何苦来哉?”

    噗!

    要不要个脸了,这家伙的意思可不是让你揍他?算了,揍都揍了,说那些也没用了。

    “你,你……”

    那女子慌了,见朱松下手这么狠,便下意识地开始求饶起来:“公子,这位公子,是我们不对,请您放过我们吧,我让瑄哥向两位小姐道歉……”

    到底是齐泰家的堂小姐,还是有些眼力的,见自家未婚夫君被人曝出了身份之后,这士子装扮的青年人竟然还敢动手。

    恐怕这人是出自大富大贵之家,至少不怕长兴侯,她也担心两人惹了大麻烦,连累了她们各自的氏族。

    “这位公子,算了吧!茗琳与舍妹并未受伤,就放了他们吧!”

    这个时候,一道空灵的声音响了起来,自朱松出现之后,一直没有说过话的锦绣斋大小姐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