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揍他们一顿?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揍他们一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锦绣斋’的招牌,红底白字,书写乃是采用的隶书,粗扩沉稳,扎实紧凑,给人一种一探究竟的感觉。

    当然了,这是白福的看法,光是朱徽煣他们几个小家伙,可没心思在意这块牌匾。

    三个小家伙现在想的,就是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外面聚集了这么多人?

    “黄三,去前面开路,别让旁人伤了三位小公子!”

    看着锦绣斋外面人头涌动的样子,白福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是!”

    黄三应了一声,仗着强悍的身体硬是往前挤了过去,几个小家伙赶紧跟上去,占了个小便宜。

    “哎,后面的别挤啊!”

    “小子,长没长眼,踩老子脚了!”

    “啊,登徒子!”

    黄三这一挤可不要紧,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枚石子,一圈圈的涟漪往外扩散了出去。

    原本就热闹无比的锦绣斋,这一下子更是成了这后半条街的焦点。

    黄三可不管那么多,反正能够带着三位小公子进到最里面,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一路上畅通无阻地进到了最里面,才发现这不是一家首饰店,而是专门经营玉石以及金镶玉的店铺。

    刚刚进入店内,迎面就是一个高约五尺的展台,在展台的上面摆放了一个完全由玉石雕琢而成的帆船,其寓意自然是一帆风顺。

    进了店面,众人还尚未搞清楚状况呢,就听到了一阵阵的小姑娘的呜咽声。

    定睛看去,发现在店里面的大厅中站着一男三女,男的长得高高瘦瘦,穿着锦衣,头上顶着一个玉冠,腰间缠着玉带,玉带上坠着三四个或是和田玉佩或是金镶玉,一动起来发出‘叮叽咣啷’的脆响,看起来很是骚.包。

    另外三名女子,一名女子长得很是漂亮,乌发雪肌,秀眉樱唇,一袭淡粉色的褶裙,让她看起来带着点儿仙气。

    紧跟在这名漂亮女子身后的,是一名穿着白色绸裙,生得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样子。

    此刻小丫头躲在那名漂亮女子的身后,一脸的委屈,红润的脸颊上还带着点点泪痕。

    至于第三名女子,那天生就是一张刻薄脸,虽说生得漂亮,身材也不错,可是却白瞎了这些优越的条件。

    这刻薄的女子明显是和那男子一伙的,她还不依不饶的抬手指着那名小女孩,吓得那小女孩又一次在眼睛里面续满了泪水,小模样当真是可怜到爆。

    朱徽煣几个小家伙有些不明就里,这什么情况,看样子这两波人好像是有什么矛盾啊?

    “这位兄台请了,请问方才这里发生了何事?”搞不清楚状况,解祯期左右看了看,发现旁边站着一名穿着士子服的年轻人,便上前拱手询问。

    那名青衣士子正义愤填膺地看着锦绣斋大厅中的情况,听到声音下意识地左右看了看,也没发现是谁在和自己说话,嘴里面咕哝道:“谁啊?”

    “兄台,兄台?”

    解祯期有些无语地拽了拽这青衣士子的衣摆。

    “啊?”青衣士子这才低头看去,恍然道:“兄台请了,方才在下没见到兄台,真是抱歉!”

    解祯期已经习惯了,他摆摆手,道:“这位兄台,敢问这里方才发生了何事?能否为在下解惑?”

    说完,三个小家伙齐齐等着大眼睛看着青年士子,把他瞪得心里直发毛。

    “兄台,事情是这样的!”

    青衣士子差点就想拔腿离开这里,可是在看到虎视眈眈的黄三之后,只能把这个想法给吞到了肚子里:

    原来这一男一女是情侣,是到锦绣斋来挑选玉饰的。

    那名看起来很土豪,很骚.包的男子,本来是想给他的夫人……管他是不是夫人,买一枚金镶玉钗的,不过那女子明显对纯和田玉更加感兴趣。

    负责招待的侍女,从里面取出来几件和田玉挂件来给那女子挑选。

    谁知道那女子眼界很高,左看右选,选了几件和田玉佛尝试着戴了几次,竟然还都不满意,不自禁地随口讥讽了几句:说锦绣斋浪得虚名,根本就配不上这个名字。

    侍女听着那女子刻薄的话语,不由得有些气急,不过她们家东家交代过了,不能对任何进铺子的人表现出任何的不耐以及不敬,所以她只能低头,忍着。

    谁知道那女子简直是个疯婆子,见侍女不回话,反倒是讥讽地更起劲了,什么难听说什么,就差来两句‘婊.子’了。

    那个小女孩,也就是这家‘锦绣斋’的小小姐,那会正好经过大厅,听到有外人在辱骂自家的铺子,自然是心中愤愤。

    于是,小丫头就从脖子上掏出了一枚雕成兔子模样的羊脂白玉吊坠,很气愤地让那女子看了一眼,颇有些一雪前耻的架势。

    那名女子别看生性刻薄,可是眼力还是有的,居然一眼就看出了小丫头戴的吊坠,乃是和田玉中的极品籽料,羊脂白玉的籽料。

    哎呦,那个‘嗲嗲’的劲头哦,扭过头就要那土豪一样的男子给她买下来。

    那名男子倒是挺猖狂的,直接指着小丫头脖子上的小兔子吊坠,要那名锦绣斋的侍女卖给他。

    那侍女知道自家小小姐脖子上挂着的,乃是她们家大小姐在小小姐诞辰之日的时候送给她的,再说这种品质的玉石也是千金难求,便拒绝了那男子的要求。

    那男子一听,还以为侍女是在敷衍他,于是就蛮横不讲理地冲到小丫头的身边,伸手强行去夺小丫头脖子下面的吊坠,把小丫头那白嫩的脖子都给勒红了。

    小丫头自小就是锦衣玉食,父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顿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小丫头一哭,那侍女有些不知所措,急匆匆地冲进了内堂去禀报。

    过了没多长时间,那名长得极其漂亮的女子就从内堂走了出来,一边安慰小丫头,一边和那对男女争论。

    之后,就是眼下的情况了!

    “这对男女实在是太可恶了!”嫉恶如仇的朱徽煣瞪着大厅中的那对年轻男女,道:“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欺负孩童,真是太坏了!”

    “是啊,父亲常说成年之后的人们都是讲理有节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人!”朱瞻基也是一脸地怒色,以他的年龄,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理儿。

    “哼,蛮横无理,恃强凌弱!”解祯期倒是挺文艺,最后却是来了这么一句:“揍他们一顿!”

    老实人也有愤怒的时候,愤怒起来的时候连他们自己都怕!

    “对啊,揍他们一顿!”

    朱徽煣和朱瞻基相互对视了一眼,眸子之中燃起熊熊烈火,那摩拳擦掌的样子,很有些冲上去揍他们的冲动。

    “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们,我早就上了!”

    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三个小家伙开始的时候还下意识地点点头,在意识到不对劲之后豁然转头,果然是朱松。

    “松伯伯!”

    “松叔父!”

    三个小家伙差点跳了起来。

    低头看着三个义愤填膺的小家伙,朱松笑道:“松伯伯这辈子也最恨这些恃强凌弱的家伙,你们要不要实现刚刚的愿望?”

    说到这里,朱松还挥了挥自己的拳头。

    “要要!”

    朱徽煣蹦地最欢实,指着那女子,道:“那个大姐姐生得好看,但是嘴巴太臭了!父王说过,嘴巴脏的女子都不能娶来做婆娘!”

    尼玛,你朱楩就是这么教孩子的?这么小,就让他开始接触大写的‘污’,是不是太早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