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跟楚王有个毛关系?

正文 第六十四章 跟楚王有个毛关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司徒浩同三人,原本是打算今天将朱松给灌醉了,再说今天事情的,可是眼下这个形势不成啊,就这位爷的样子,再来个一半斤的也没问题啊?

    于是乎,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刘洪涛对伺候的几名侍女摆摆手,道:“你们先下去吧。”

    一边这样说着,他还看了负手立在朱松身后,根木桩子一样的的三人。

    装成半醉的朱松,看到了刘洪涛的动作,不过却像没看到一样,嘴里面咕哝道:“唤她们出去做甚子,本王,本王这里还得人伺候呢……”

    “这个纨绔!”

    朱松的咕哝声,没有逃过司徒浩同等人,不过这样对他们更有利了,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用到这个有利条件。

    “殿下,殿下,咱们是不是来说说正事?”司徒浩同轻声唤道。

    “哦,正事啊!”朱松恍然,一挥手,道:“你们,你们先出去,一会本王再叫你们进来。”

    尽管是这样说着,但是朱松还使了个眼色给他们,这三人全部都是锦衣卫中的精悍密探,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等护卫朱松的三人全都出去了,包厢里面只剩下了朱松等四人。

    “殿下,您知道,这天仙楼之前除了我们还有妍华姑娘的份。”司徒浩同亲手为朱松斟满一杯酒,道:

    “之前因为妍华姑娘是主要经营者,也就是掌柜的,所以这天香阁的最下面两层是妍华姑娘的,而上面的两层则是我们的。”

    “哦哦,看来,看来你们三人也不够分嘛!”朱松含混不清地说道:“你们,你们现在想如何?”

    朱松说话越含混,司徒浩同三人就越高兴,这样他们以会谈的事情,成功率也就越高了。

    “殿下慧眼!”刘洪涛道:“眼下既然妍华姑娘已经离开了天仙楼,那对于天仙楼的所有权,咱们就应该重新分配了。”

    “你们想……”朱松一口干掉杯中酒,道:“怎么分?”

    刘洪涛搓了搓手,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您看,之前天仙楼一、二层是百姓们最常来的地方,二层则是那些富家子弟们,这两层的收益相比较而言的话,二层要远超过一层,所以我们想您独占二层,一层能不能收回来,分给我们?”

    “哦!”

    朱松醉眼朦胧地应了一声,就在司徒浩同等人以为朱松会同意下来的时候,这家伙直接一脑袋磕在了面前的桌子上,醉昏了。

    “殿下,殿下……”韩泽清轻手轻脚地推了推朱松的手臂,低声唤两句。

    朱松只是不醒,甚至还故意传出了几声酒鼾。

    “醉了!”韩泽清有些郁闷地说道。

    “哼!”司徒浩同冷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说道:“还真把自己给当成才子了!若非是他的王爷身份,谁又会在意他会不会做曲子?还惊天之曲,哼,笑话!”

    “司徒大人慎言!”刘洪涛摇摇头,道:“不管那曲子是不是韩王所做,妍华将天仙楼输给他是事实。之前碍于应天府的那位,咱们不去动妍华,眼下属于妍华的那部分已经归于韩王之手,尽管韩王殿下不被万岁喜欢,可终究是王爷……”

    “王爷又如何?”地位应该是最低的韩泽清,这个时候却是冷笑了一声,道:“该收回的还得收回,要不然楚王那里可不好交代!”

    楚王,朱桢!

    朱桢乃是朱元璋第六子,洪武三年受封楚王,洪武十四年的时候就籓武昌,此时的朱桢乃是宗人府右宗人,不仅爵位乃是亲王,就连官职都是正一品,深得朱允文信任。

    朱桢,在当下的大明朝,可以说是位高权重。

    “不管怎么样,今日必须让王爷签下这份协定才可以!”韩泽清话音刚落,司徒浩同就从桌子底下掏出来几张写满字的宣纸来。

    刘洪涛也点点头,道:“楚王殿下可以说是万岁面前的红人了,比起这个韩王,咱们可得罪不起楚王殿下!”

    突然……

    趴伏在桌上发出微鼾的朱松,却是在这个时候伸了个懒腰,呵呵笑道:“三位聊得挺畅快嘛!”

    原以为朱松确实已经睡熟了的,谁晓得这货居然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了。

    这一下,却是吓了屋子中的三人一大跳。

    司徒浩同等三人的脸色阴晴不定,说难看吧,有些抬举他们了,因为此刻脸色煞白的他们,就像是石灰粉,一样一样的。

    “殿,殿下,您没醉?”刘洪涛脸色尴尬了半晌,恬不知耻地上前询问。

    朱松似笑非笑地看着三人,道:“若是本王睡熟了,岂会知晓你们是什么打算?”

    朱松的调笑,简直让三人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毕竟他们仨也是有羞耻心的。

    “既然听也听到了,那我们索性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韩泽清这个时候,脸上的谄媚之色不见了,反倒是露出了一副很冷淡的表情,“我们要收回天仙楼一层的收益,下官以为您有二楼一层的收益就足够了!”

    “哈哈哈,笑话!”朱松道:“只因为你们动不得妍华,就许他两层,本王不受万岁待见,你们就敢动本王?”

    “不敢,下官可不敢这么想!”刘洪涛连连摆手,道:“不是我们想要收回您手上的收益,而是楚王,楚王殿下想要收回来!”

    “放你.娘.地狗.屁!”朱松破口大骂,“他朱桢是他.娘.地亲王,老子就不是吗?凭什么朱桢就得压老子一头?老子还真不信了,朱桢当真敢从老子手上抢过天仙楼不成?”

    “殿下这话,下官可是要原句转述给除王殿下的,还请韩王殿下说话注意点!”听着朱松这般说朱桢,韩泽清脸上的表情顿时冷了下来。

    “转述?”朱松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一嘴大白牙,“你们以为,你们还能够去见朱桢那个蠢货吗?”

    “殿下什么意思?”司徒浩同感觉到不对劲了。

    “什么意思?”朱松的眸中掠过一丝冷厉之色,低吼道:“就是这个意思,来人,动手!”

    啪嗒!

    ‘群芳谱’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方才跟在朱松身后的那三名青年男子,身形微微一晃,直接从敞开的房门中飘了进来。

    之后,三人各自战局一个位置,堵死了司徒浩同等人的位置。

    三名冲进来的男子,从紧缚的小腿上,拔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绣春刀,面露狰狞之色。

    司徒浩同等人的脸色变了,这是要刺杀啊!

    “殿,殿下这是何意?”刘洪涛惊悚地说道:“我们,我们可全都是朝廷命官,若是无故死在这里的话,怕是会引起朝廷上下的震动,到时候圣上若是追查下来的话,您肯定脱不了干系!”

    “是啊,纵然您杀了我们,这天仙楼也成不了您的!”韩泽清脸上也有些害怕,“这里可是楚王的地界儿……”

    “老子管他去死!”朱松大笑:“杀了你们,等日后四皇兄的靖难大军进了应天,你们还以为朱桢能活着?”

    “跟他废什么话?”司徒浩同比他们两个看得清明,“这三人是锦衣卫,是锦衣卫乱党!”

    韩泽清与刘洪涛骇然变色,较一般的长剑略短,厚背薄刃,有如剃刀,还真是绣春刀!

    “来……”

    韩泽清与刘洪涛欲要张嘴大喊。

    嗤!

    三名锦衣卫密探根本就不给他们机会,各自手中的绣春刀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惊鸿,犹如一柄利箭一般,剑光的锋芒闪烁之下,直接削向了司徒浩同三人的脑袋。

    噗!

    刘洪涛和韩泽清的身体定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犹自带着自己血液的的绣春刀。

    他们万万想不到,这韩王殿下为了天仙楼,竟然勾结锦衣卫,他是不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