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三位东家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三位东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黄三虽说是个车夫的打扮,可是早年的时候,曾是戍守边关的偏将,死在他手上的蛮夷以及悍匪不下千记,若不是早年朱松对他有恩的话,这样的高手,是断断不会离开沙场的。

    那掮客被黄三那一瞪眼吓了一跳,用词几经变换,声音更是低沉了下来:“哎呦,你,你……您别瞪眼,我,我不不过就是说两句……”

    “滚!”

    黄三低吼了一声,那名掮客以及四周围的牙人们再也不敢围在这里,一个个撒丫子往其他方向跑,唯恐避之不及,纷纷散了。

    “这下子清净了!”

    朱松耳根子清净了下来,这才发现,感情用来回味的只不过是那些吆喝声,并非是这些牙子们保媒拉纤的活计。

    “再往前走走就是天仙楼了!”朱松往左右瞟了一眼,道:“白叔,你带着徽煣他们三个去夜市里面好好转转吧,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殿下,还是让黄三跟着您吧!”白福说道。

    “不用,他们难不成还敢对我不利?”朱松摆摆手,狂气地说道:“他们几个最高不过是个副.部……三品官,我虽无官职但是爵位至亲王,纵然借他们三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对我动手!”

    “这……”白福还有些犹豫。

    “行了,别这个、那个的了,再去晚点的话,怕是会错过很多有趣的事!”朱松笑着说道:“就听我的,等你们玩够了,就直接来天仙楼找我就是了!”

    “好吧,那黄三就跟着我们吧!”白福拗不过朱松,领着几个小家伙向着街市最里面走去。

    眼瞅着白福等人渐渐远去,朱松突然拍了拍手,道:“你们,都出来吧!”

    过不多长时间,三名相貌普通,胖瘦各异的青衣男子出现在朱松身侧,表情很恭敬。

    “殿下!”三人低下头,行礼。

    “嗯!”朱松轻嗯了一声,道:“一会你们几个随本王一起进去,本王不说话,你们就守在门外。”

    “是,殿下!”

    ……

    来到天仙楼外头,朱松抬头打量了一下,发现这是一家规模颇为宏大的酒楼。

    与寻常的酒楼不同,这里采取的是北方阁楼式建筑,凸出的阳台,绚丽的彩灯,门口两个穿着清凉,肩上搭着长手绢的伙计,对行来过往的人送上欢喜的笑容。

    看到一身普通长袍,但是看起来颇为贵气的朱松来到了酒楼前,站在大门左侧的伙计上前两步,脸上带笑道:“哎呦,公子您来了?今儿您是上三、四楼啊,还是就在一楼、二楼吃个便饭?”

    按照天仙楼的规矩,一楼是常人用膳的大厅,尽管繁杂了一些,不过有的人就喜欢这热闹。

    二楼是分开的小雅间,每一间雅间都用漂亮的屏风隔开,虽然雅间之间彼此距离较近,但是在二楼用膳的客人们都是奔着清净去的,也没谁在雅间里头大嚷白活地。

    至于三楼和四楼嘛,则是有讲究的,三楼是文人雅士、士子名媛们聚会所用,完全是一个大厅,彼此之间谈诗论文,交流文学心得;四楼是单独的包厢,每一栋都有一个雅致的名字,里面的菜肴,都足以和宫里的想比。

    在朱松想来,既然三位管事的请自己来吃饭,那想必应该是在四楼吧,想了想,朱松道:“你们东家请我来的。”

    伙计心里头一惊,赶忙向朱松行礼,道:“那您是韩王殿下了?殿下,我们三位东家已经在四楼等候您了,请您随小的来。”

    “嗯,头前引路!”还真是四楼,朱松点点头,道:“对了,这三人是本王的卫士,需要跟着本王,你们不要拦着。”

    “殿下您放心,小的定会伺候好三位爷的!”

    守在门外的另外一名活计笑了起来,上前就要引领着三人去别的楼层。

    “不必,我等是殿下的卫士,自然要护卫殿下的安全!”

    三名男子根本就不跟着那活计走,眼瞅着朱松往楼上去,紧走几步跟了过去。

    一行人跟着伙计上了楼,直往四楼而去。

    相比起下面的几层,四楼还真是文艺气氛浓郁,不仅有绵绵丝竹之声,而且还到处挂满了画作、屏风。

    朱松仔细瞄了一眼,发现有的上面的印铃,竟然还是当代名家之作。

    看来之前的传闻是真的,这天仙楼不愧是大明三大名楼之一,果然有很多的文人雅士留下了墨宝。

    一路上走走停停,伙计将四人引入了四层最里面的一个名为‘群芳谱’的包厢。

    这栋包厢里头极尽奢华,罩纱的灯在各处悬挂,一片通亮,里头已坐了三人,一见朱松缓步走了进来,连忙站起身来。

    里头的三人中,为首的一名四十来岁,长得高壮的男子率先向朱松行礼:“下官司徒浩同见过韩王殿下!”

    其他两人慢了一拍,不过也不敢太过无礼了。

    这几人都是五品以上的朝廷官员,自然是认得朱松的。

    朱松倒是不客气,直接寻了个位置坐下来,这才说道:“三位大人客气了,本王可是有些日子没见三位大人了。”

    吏部左侍郎刘洪涛是个微胖的中年男子,听到朱松这话顿时笑了起来,道:“殿下,早前妍华姑娘告诉下官等,说她手里的天仙楼输给了韩王殿下,下官等还有些不信!但自听到妍华姑娘演奏的《枉凝眉》以及《千年等一回》之后,下官等才知道妍华姑娘输得不冤!”

    “是啊,殿下!”嘉兴知府韩泽清谄笑着,很有些恭维的意味:“先不说那两曲,单单是一曲《枉凝眉》就足以流传千古了!”

    “哈哈哈,三位大人客气了,本王不过是随手之作,也没想到会产生如此轰动的效果!”

    朱松故意做出了一副张狂的样子,道:“今日三位大人请本王来我坐在这里,不知道所为何事?”

    司徒浩同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道:“殿下,眼下正值与燕军交战的关键时刻,整个南方都紧张了起来,相信您也有很长时间没出应天府了。这样吧,咱们先吃,您尝尝咱们天仙楼的新菜,等稍后咱们再谈正事!“

    啪啪啪!

    话音落地,司徒浩同拍了拍手掌。

    随后,一些身着侍女服,生得貌美的女子,端着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走了进来。

    “殿下,这些菜都是咱们天仙楼新研究出来的菜式,殿下您尝尝!”张泽清亲自为朱松递上了筷子。

    包厢里,有伺候的侍女为桌旁四人斟上了美酒,司徒浩同率举起了茶盏,道:“殿下,下官先干为敬。”

    “哈哈哈,好!”朱松哈哈笑了起来,道:“本王也干了!”

    这练武之人,本身精气神就极其凝聚,这段时间以来,朱松习练八极拳已经初见成效,身体早就不是原本那副被酒色掏空的样子了。

    所以对于司徒浩同的满杯酒,朱松是丝毫不惧。

    “来来来,殿下,这杯下官敬您,下官先干为敬!”

    “殿下,下官敬您一杯,日后这天仙楼同归咱们所有,殿下可要关照下官啊!”

    得,司徒浩同开了个头,后面的俩人全都开始上劲儿了,一副不喝醉不罢休的架势。

    朱松倒是不怕,不过三个人灌酒啊,他就算是酒量再大也不是个儿啊,还是悠着点吧!

    所以朱松开始耍心眼儿了,别人一杯他来一小口,反正朱松的衣袖长,他喝多少,那仨人也看不出来。

    酒过三巡,众人全都喝了个差不多,反正三个家伙都有些晕乎乎得了,朱松呢,表面脸红脖子粗的,但实际上也没喝多少,满打满算也就三杯,大概半斤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