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被中断的比试

正文 第五十六章 被中断的比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三箭齐发不可能做到这么整齐的参连,就算是父亲都做不到!”

    郭学儒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打死他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郭学儒的父亲名叫郭汉,曾经是洪武爷的侍卫,因功累至侯爵,受封长白侯。

    长白侯郭汉就是以一手神乎其技的箭术,方能侍奉在洪武爷身侧,履历战功。

    可即便是这样,郭汉也做不到三箭齐发,齐中目标。

    不管郭学儒怎么想,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场‘射艺’比试是韩王赢了。

    “方大人,是不是可以宣布结果了?”朱松回到了花棚之下,慢悠悠地说道。

    “殿下箭术高卓,下官佩服!”方孝孺脸色铁青一片,这个结果可不是他想要的,“第二场‘射艺’比试,我宣布……”

    “天使至!”

    就在方孝孺话音尚未落地的时候,一个在朱松听起来极其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

    踏踏踏!

    一队身着铠甲的兵士,迈着整齐的步伐冲进了王府后园。

    “嗯?什么情况?”

    “他们是宫里的京卫?不是万岁爷身边的亲卫吗?”

    “这些京卫来韩王府做甚子,不会是来抓人的吧?”

    看到这些全副武装,为数近百的京卫,园子中的名流士子、名媛才女们全都变得有些慌张起来。

    倒是在场的那些有官阶的大人们,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张之色,只是面上有些好奇。

    “耿璇、方孝孺、黄子澄、齐泰……这几位大人可在?”

    面容严肃的田尽忠,平日里温和的嗓音带上了些许尖细。

    “耿璇、方孝孺……见过天使!”

    十来个人在耿璇和方孝孺的带领下,分为两队走了出来,对田尽忠行礼。

    田尽忠微微颔首,开口道:“传万岁爷口谕!”

    “唰……”

    被田尽忠点到名字的人,齐刷刷地跪在了地上,因为是口谕,所以朱松他们不跪也没关系,只需要躬身就可以了。

    “命齐泰、方孝孺、黄子澄……即刻前往宫中面圣,不得有误!”

    “臣遵旨!”

    方孝孺等人叩首领旨,原本他们站起身来还想要和朱松说些什么,不过田尽忠根本就不给他们机会,直接领着京卫们,几乎是将他们辇着,向着皇宫的方向赶去。

    “得,看来今日的比试是比不成了!”朱松颇有些意犹未尽地看着京卫们带走,声音中透着点遗憾。

    当评审的人都被田尽忠带进了宫里,这君子六艺还比个屁啊!

    “还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解祯期小大人一样地站起身来,凭他的聪明才智,早就看出来妍华是和方孝孺他们一伙地了。

    这分明是一个局,一个针对韩王的局,好在这个局被皇帝给打破了,而且又一次让韩王殿下出尽了风头。

    “哦,你看出什么来了?”朱松扭头看了解祯期一眼,问道。

    “我……”

    解祯期刚要说话,跳脱的朱徽煣就蹦了出来,“松叔父,那么远的距离,您竟然还一次射了三支箭,而且还全都命中红心,真是太厉害了!”

    “没什么厉害不厉害的”朱松笑着摸了摸朱徽煣的脑袋瓜,忽然想起了一句极其装比地话,道:“唯手熟尔!”

    “哦!”小家伙哪里懂这个道理,只是很迷糊地点点头。

    ……

    “看来今日六艺之比只能就此作罢了!”

    又废了几句口舌,将几个小家伙给打发走了,朱松回过神来对一直等在花棚中的妍华等人说道。

    “即是万岁相召,我等亦是无法,只能选择改日再与殿下比个高下了!”

    王语文以为是在和他说话,有些傲然地回了朱松一句,末了还来了个挑衅的表情。

    朱松根本就不鸟他,继续对妍华说道:“妍华姑娘,这次让你失望了!”

    “殿下说得哪里话,是妍华太过自大了!”相比起王语文,妍华倒是松了一口气,“今日能够听到殿下的又一惊世之作,妍华自是不虚此行了!”

    “你能这么想,比某些自诩风流才子的家伙可有礼多了!”

    朱松瞥了一脸不服气的王语文一眼,道:“妍华姑娘,黄姑娘,本王想告诫你们一句话,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日后与人交往,可要谨慎再谨慎啊!”

    嘿,朱松这句话刚说完,王语文他们几位士子脸色可就变得相当难看了,不过朱松也没有点名道姓地说是他们,他们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了。

    妍华知道朱松说得是什么意思,说实话,如果可能的话她也不想和这些人在一起,只不过这些人都是齐泰他们提前找好的,妍华也不好拒绝。

    现在好了,比试取消,她也不会得罪韩王殿下,而且最关键的是,她不用介于彩头,嫁给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人。

    于是,妍华对朱松点点头,盈盈行礼道:“殿下,妍华有一不情之请,还请殿下能够应允!”

    “你说!”朱松道。

    “殿下能否将前日《葬花吟》、《枉凝眉》还有今日的《千年等一回》的曲子教与妍华?”

    见朱松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妍华连忙说道:“殿下,妍华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妍华看来,这几首曲子乃是天曲,妍华若是不能学会,岂不为此生之憾事?”

    “唔!”朱松沉默了半晌,道:“好”

    妍华大喜,连道:“谢殿下赐曲!”

    “先别急着谢!”朱松摆摆手,道:“本王传你这几首曲子也是有条件的,你若是学会了这几曲,需要在天仙楼演奏一月,你若是同意的话,本王稍后就会写下曲谱交给你,你若是不同意的话,那就请离去吧!”

    按照朱松的想法,你妍华既然将你手中的天仙楼输给了他,那天仙楼就早晚是他的了。

    你不是想学会这几首曲子吗,那好,先给老子去无偿打一个月的工,帮助天仙楼赚满了人气,然后才可以走。

    这只是朱松的想法!

    到了妍华这里呢?她反倒是开始感激朱松了。

    在妍华看来,韩王殿下分明是在成全她,在给她找台阶下。

    毕竟天仙楼曾经是她的产业,对于天仙楼,妍华倾注了太多的感情,一个月的时间,足够妍华讲这种感情宣泄出去了。

    “殿下,妍华同意!”妍华眼角泛着泪花,把朱松看得是莫名其妙。

    “啪啪!”

    搞不明白的朱松,干脆不去想这些而是重重地拍了拍手,将园中众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诸位,今日真是对不住了,诗会这才开了多半个时辰就要宣告结束了,不过诸位不必急着离去,本王已经准备了一些雅致的小曲儿,待用过午膳之后,诸位再行离去,可好?”

    “殿下想得周到!”

    “今日已有一曲《千年等一回》,我等已是无憾了!”

    园中众士子、才女们听到这话,全都应和了起来。

    朱松一句话,其实已经在宣布今日诗会的结束了,毕竟皇帝老子的搅局,已经让园子中的人感觉到,似乎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众人满身心地都在思索万岁究竟找这些近臣有何事,哪里还有心思去欣赏小曲儿,用膳啊?

    就在朱松还想与园中众人再客套几句的时候,一名穆肃留在朱松身边负责他安全护卫的锦衣卫,快步走了过来,贴在朱松耳边道:

    “殿下,园中的那几位大人又来了!”

    “哦?”

    联想起方才田尽忠召回方孝孺等人的情形,朱松心中微微一动,叫过白福来吩咐了几句,跟在那名锦衣卫身后去了中院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