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五十章 本王很悲悯

正文 第五十章 本王很悲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噗!

    朱松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我去,哪个杀千刀的家伙教给单纯、耿直的小徽徽说这话的?

    还柔.躏?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刚会满地跑的小屁孩,知道个屁的柔.躏啊?

    不光是朱松一脸气差点没喘上来的可怜相,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愕然之色。

    岷王家的小公子朱徽煣是个色坯子,而且还是韩王殿下调.教出来的!

    在诗会结束之后,这则消息不胫而走,朱松、朱徽煣叔侄俩的风头一时无两!

    “你,你……徽煣公子此言,当真是有辱斯文!”一名妍华的爱慕者蹦了出来,看着朱徽煣的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辱你哪了?”朱瞻基冷笑了一声,道:“你敢说我家徽煣说得不对吗?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又碍着你这位士子什么事了?”

    敢欺负我‘兄弟’,我拿话怼死你,反正童言无忌,你总不能和我一个孩子斤斤计较吧?

    “你……”那名年轻的士子鼻子都快气歪了,不过他还真没办法反驳,毕竟朱徽煣说得也是事实。

    “韩王殿下,昨日诗会下官等人未曾参加,所以没有见到殿下的风采,一直引为憾事。今日,既然妍华姑娘提出来要与您比一比,您总要拿出个样子来吧?”

    方孝孺慢悠悠地走了出来:“下官等人,可是一直都等着殿下能够技压群雄呢!”

    老家伙,怎么哪都有你?

    翻了个白眼,朱松拍了拍还想要继续怼人的两小,道:“不是本王自夸,实在是本王的才学如滔滔江水一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用来与人比试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本王却是想问一句,妍华姑娘,你有多少银子?”

    原本听着朱松的前半句,众人的心中只有‘狂’这个字,有些人甚至以为朱松是在开玩笑。

    可是当朱松后面这句堪称神转折的话出现的时候,更多的人差点背过气儿去。

    堂堂的大明亲王,竟然以金钱论才华,真是开天辟地以来的头一家!

    “殿下,您这是何意?”妍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问道。

    “何意?”朱松脸色微微变得张狂起来,“本王之才,方才众位已经看到,万岁更是亲下圣旨,给予本王所做《石头记》‘惊天之作’的评价!既然是惊天,那么便是贵不可言!妍华姑娘若想要与本王比试的话,先不说比试结果如何,单单是请本王出山就需要付出黄金万两!”

    得,没有圣旨的时候这位还算是低调,圣旨一下,那身价是‘蹭蹭蹭’地往上涨啊。

    不论结果,仅仅是出山就要价黄金万两,还有没有天理了?

    “殿下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黄子澄看不下去了,冷着脸说道:“万岁看重您的《石头记》,并非是看中您的才华!只不过是与人比试,殿下却以金钱为条件,难不成是怕输给妍华姑娘不成?”

    竟然用激将法,还真是把朱松给看轻了,人家根本都不带鸟他的。

    “本王这可不是贪财!”

    朱松见众人脸上或多或少地出现了鄙夷之色,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哀愁起来:

    “自燕王朱棣假以‘靖难’之名,行叛逆之事至今,已有两载!两载之中,我大明百姓因战争之苦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流离失所……每年死在乱党刀下,或是饿死,或是冻死的百姓数不胜数!”

    说到这里当然时候,朱松悄悄地掐了自己的肋部一下,极其艰难地挤出了两滴晶莹的泪花:

    “本王身为太祖亲子,堂堂的大明亲王,当以百姓疾苦为己之苦,以百姓欢乐为己之欢乐!请本王出山的这万两黄金,本王会用于我大明的黎民百姓,绝对不会用这些黄白之物,为自己乃至韩王府上办任何一件事!”

    哎呀,朱松这一通‘演讲’还真是声泪俱下,感情深入啊!

    不仅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与平民百姓相当的位置,更是痛诉燕王乱党叛逆之举,显得他很爱国,心向百姓,心向朝廷。

    “殿下真是大慈悲!”

    “我大明有殿下,当真是我大明之幸啊!”

    “殿下心系家国天下,小女子愿为殿下婢女,伺候在殿下左右!”

    ……

    好嘛,朱松这一番表现收获了如此多的赞美,连带着还有大部分的才女名媛们,成了朱松的迷妹。

    不得不说,大明朝的名流士子、名媛才女们,真是太特么地单纯、可耐了!

    朱瞻基、朱徽煣以及解祯期瞬间两眼成了红心,看着朱松,只感觉是在看一轮金光闪闪的太阳!

    站在不远处注意着这边情况的徐妙锦、徐婉君、雪影以及迷情,在听到朱松的话后表情各异。

    徐妙锦、徐婉君姐妹俩美眸闪烁,隐隐有一丝迷茫闪现。

    雪影就像是第一次认识朱松一样,脸上带着浓浓地讶然,似乎被浙江耿侯爷拒婚之后,这位韩王殿下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整个人都变了。

    难不成是因为拒婚事件,受了强烈的刺激,浪子回头,迷途知返?

    “殿下真地好有风度啊!”瞬间化身迷妹的迷情,双手托着红润的脸颊,一脸的迷醉之色。

    “嗯?”徐妙锦扭头看了发花痴的迷情一眼,道:“小情情,你方才说什么?”

    “我决定了,我一定要嫁给韩王殿下!”迷情还没从花痴状态中回过神来自然也没有回答徐妙锦。

    红润的小嘴,却是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啊?

    迷情一句话,让在场的四人全都愣住了。

    徐妙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下子失去了矜持:“小情情,纵然我与殿下尚未同房,可我也是他名义上的王妃,他韩王朱松,可是我的夫君!”

    “啊,是哦!”

    迷情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方才自己嘴巴没管住,不过既然说出来了,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可是,可是殿下他不喜欢你!”

    徐妙锦怒道:“小情情,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昨夜你向我旁敲侧击地打听韩王的事情,还不是想接机贴近他……”

    “你说得,你也不是殿下,怎么知道殿下喜欢你呢?”小丫头还很执着,“而且你自己也说了,你到现在都还看不上殿下,与其这样,还不如让给我呢!”

    “你这死妮子!”徐妙锦气急反笑,“不管怎么说,我们俩是钦赐的夫妻!而且,臭丫头,我实话告诉你,尽管你我情同姐妹,但有些东西我也是不会分给你的。韩王殿下,我死也不分给你一半!”

    “那……那我就去勾.引殿下!”

    迷情接下来的一句话,几乎把徐妙锦给气到吐血了。

    围观的徐婉君和雪影已经看傻了,怎么就画风突变,成了‘夫君’之争了呢?

    “阿嚏,阿嚏……”

    真是帅不过五秒,正面容深沉,装哀愁王子的朱松,莫名其妙地打了两个喷嚏。

    掏出丝绢,优雅地擦了擦鼻子,朱松很天真地说道:“妍华姑娘,你可拿得出万两黄金吗?”

    “我……”妍华哑口无言。

    “看吧,不是本王不想与妍华姑娘比试,实在是妍华姑娘不肯给本王机会,哎,如之奈何!”

    看到妍华的表现,朱松就知道这丫头掏不出一万两黄金来。

    其实这也用不着细想,妍华手里的部分天仙楼已经归朱松所有了,就算妍华存了些私房钱,难不成全都得搭进来?

    要知道,今天过来本就非她的意愿而是齐泰出得主意,就算这一万两黄金要拿,也得齐泰他们拿。

    “这万两黄金,我拿了!”

    就在园子中陷入沉寂之时,一道嘹亮的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