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四章 爷儿俩双双入大狱

正文 第四章 爷儿俩双双入大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嘉兴县大牢的牢房,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阴暗潮湿,只是一些稍大一些的屋子,没有窗子,以至于终日不能见到天日。

    在这黑漆漆的牢房里面,朱松主仆二人外加那老者还有小男孩,已经在这里待了有两个时辰了。

    小男孩还有老者没有经过特殊的训练,再加上年纪、困乏以及惊吓……等等问题,两人进了牢房,还没来得及抱怨牢房的环境,就一头倒在了牢房里的干草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尽管朱松有很多疑问需要这对主仆来解答,可见到这种情况也只能作罢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小男孩还有老者相继醒来,直到此刻,他们才开始观察起牢房的环境来。

    “这是哪?”老者明显还没回过神来,倒是小男孩在好奇地东摸西看。

    过了好一会,当老者回想起之前一切的时候,连忙紧张地跑到小男孩身侧,嘘寒问暖:“小……小公子,小公子您没受伤吧?”

    “我没事!”小男孩摇摇头,嫩声嫩气地回道。

    老者放下心来,这个时候却是想起了什么,对朱松怒目相向:“你,你,都是你们的错!若不是你与那个家伙发生冲突的话,说不定我们早就已经逃到城外了!”

    “你这老头儿好不讲道理,明明是我家公子救了你们!”朱一闪跳了起来,怒瞪着老者道:“若非我家公子出手相助,你这老头早就和你家小主子去见阎王了!”

    “哼,那也是你们自找的!”老者脸上一窒,哼哼唧唧地说道:“若不是你撞了我家公子,何至于发生后面之事?”

    “好你个……”朱一闪还要说些什么。

    “一闪!”朱松打断了他,道:“我们已经落到了这步田地,就算说再多也是无用!我现在只想知道尔等主仆究竟是何人?那锦衣卫又为何要追杀尔等?”

    听到朱松的话,老者还有小男孩顿时都变了脸色。

    那老者刚要说话,这个时候却有一道极其嚣张的声音传了过来。

    “开饭啦,开饭啦,你们这帮腌臢泼才,全都给老子滚过来!”

    一名穿着淡青色皂肃服,头顶漆布冠的狱卒,左手提着一只木桶,右手拿着把木勺,不断敲打着粗大的木栅栏,发出‘邦邦’的声响。

    朱松皱起了眉头,那老者还有小男孩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新来的,这是给你们的。”

    狱卒晃晃荡荡地来到了朱松他们所在的牢房外,从栅栏门外递进来四个干冷的馒头,还有一碗稀得只剩下水的米汤。

    朱一闪凑上前去,捏了捏硬得跟石头有一比的馒头,又低头看了看米汤,怒道:“你就给我们吃这玩意?还有没有王法了?”

    “吃不吃?不吃连这个都没有!”狱卒冷冷地说道:“老子看你们有个孩子,特别照顾你们,给你们加了碗米汤,换成他们,老子连馒头都不给!”

    一边这样说着,狱卒那油腻腻的爪子还伸了进来,一把将朱一闪手中端着的米汤给打翻在地。

    汤碗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汤汤水水的,全都溅到了朱一闪身上。

    朱一闪气急,瞪着狱卒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等我出去了,我要了你的狗命!”

    “你什么你?”狱卒大骂道:“你们这些生儿子没屁眼的乱党,进了嘉兴大牢,这辈子还想着要出去?做梦吧你!”

    “你知道你抓的人是谁吗?这是韩王,韩王殿下!”朱一闪眼睛里面都在喷火,终于吐出了朱松的身份:“你竟然敢跟韩王这般说话……”

    听到朱一闪的话,老者以及孩子的眼中闪过惊骇之色,显然,他们俩可不认为朱一闪在说谎话。

    那小男孩看了老者一眼,似乎想要说什么,老者却是拉了小男孩一把,冲着他摇了摇头。

    “他若是韩王,那老子就是皇上!”狱卒不屑地说道:“告诉你们,绣春刀、锦衣令这两样铁证翻出来,你们四个的死罪算是定死了,过了秋后就送你们上路!”

    “送我们上路?”朱一闪鼻子都气歪了,“你们胆敢这样做,宗人府还有官家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宗人府会管你们的死活?真当自己是皇族了?”狱卒一脸阴沉地瞥了朱一闪一眼,嘲笑道:“我劝你们还是老实一点的好,否则的话,老子不介意好好‘照顾照顾’你们!”

    哗啦啦!

    就在朱一闪满脸不愤地想要再骂那狱卒几句的时候,突然有一队衙役进了大牢,为首的正是带队抓他们的那个胖子。

    “哎呦,这不是王哥吗?您今儿怎么有空来小弟这啊?”那狱卒看到为首的胖子,脸上立马挂上了谄媚的笑容,一把丢下手中的东西走了过去。

    “四儿啊,今儿到你轮值吗?”胖子和那名狱卒倒是很熟悉,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枚牌号,道:“这是太爷的手令,你去将哥哥先前抓进来的那几个乱党提出来,太爷要审讯他们!”

    “好嘞,王哥!”

    接过牌号,狱卒手脚麻利地打开了朱松四人所在的木牢,并给朱松他们戴上枷锁。

    当朱松看到狱卒要给那小男孩也要带上沉重枷号的时候,不由得皱了皱眉,道:“你们还是不是人了?孩子还这么小,用得着戴枷锁吗?”

    小男孩没想到朱松会为他说好话,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朱松一眼。

    “小子,就你他娘地话多,欠揍是不是?”狱卒上前踹了朱松一脚,道:“这是规矩,懂不懂?”

    挨了一脚的朱松,深深看了那狱卒一眼,不再说话。

    “行了,四儿,那个小崽子就算了!你们几个,跟老子走一趟!”胖子看着一脸淡然的朱松还有满脸怒色的朱一闪,道:“县太爷要见你们,待会太爷问你们什么,你们就老实回答,免得受皮肉之苦!”

    那老者想要说什么,却被朱松给拉了一把,道:“带路吧……”

    “算你们识趣!”胖子满意地挥挥手,示意手下的差役将人给带走。

    ……

    就在一群衙役们押着朱松主仆俩往县衙方向走的时候,在嘉兴城最繁华的闹市最西侧,有一家酒楼,名叫醉满香。

    在醉满香酒楼后院的一栋客房中,一名颇为雄壮,长得浓眉大眼的青年汉子,赤.裸着上半身,坐在牙床上。

    青年汉子那赤.裸的上半身砂锅,有着许多横七竖八的疤痕,甚至还有两条长长的新的刀伤,伤口往外翻着,露出了里面白森森的筋肉,看起来甚是恐怖。

    在青年汉子的身侧,一名身着团花交领员外衫,唇上还蓄着两撇八字胡的中年人,手中拿着一只小瓶,正不断地往青年汉子身上的伤口涂抹着。

    这身着员外山的中年人名叫章海,乃是醉满香掌柜的,他看着青年汉子身上的两条新的刀伤,道:

    “穆肃,你这次受伤不轻,我看你就安安心心地这里养伤,等你伤养好了,一切再从长计议吧。”

    赤.裸着上半身的汉子眉头微拧,沙哑着嗓子道:“不可,此次办砸了王爷交代的差事,我等已然没脸回去再见王爷了,若是再在这里苦等命令的话,岂不是有负王爷恩泽?”

    章海眉头都快拧成八字了,他一把将手中的瓶子丢到了一边,道:“穆肃,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而且……”

    说到这里,章海的手腕一番,出现了一封薄薄的信件,直接丢给了穆肃。

    穆肃疑惑地接过信件看了一会,脸上出现了怒色:“赵直这该死的家伙,竟敢背叛王爷!”
第三章 喜当爹章节目录第五章 过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