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想伺候本王,你没资格!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想伺候本王,你没资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听到徐妙锦的话,朱松脑门上凸起了一条条的黑线。

    你说得倒是轻松,看我的?看我的,那就尴尬了!

    “哎,听说了吗?这三大名楼可不是简单吃饭的地界儿。”

    “这话怎么说?三大名楼不是酒楼吗?酒楼不吃饭,还能做甚子?难不成是花楼?”

    “你小子瞎说什么,这三大名楼可使各有千秋,天仙楼的诗词,飞雪阁的药膳,下海城的乐艺歌赋……能让达官贵人、士子名流们都流连忘返的地方,你小子也能瞎诋毁?”

    就在朱松琢磨着怎么啪啪啪打脸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众士子们在谈论三大楼,不由得眼睛亮了起来:

    三大名楼既然是士子名流经常集会的地方,那三大楼的主人,除了妍华之外,另外两个应该也到场了。

    想到这,朱松突然长身起而起,看向了花棚的方向,道:

    “方才妍华姑娘所念,不过是本王随口所作!本王既然召开诗会,若只是作诗一首的话,怕是显得本王太过无能了。这样吧,既然妍华姑娘来了,那想必下海城的迷情姑娘也到了吧?”

    话音落地,朱松四下看了看,道:“本王听闻下海城乐艺歌赋无双,本王这里有一段曲子,不知道迷情姑娘愿不愿意演奏呢?”

    嘿,朱松还真是一点都不怕别人嫌他脸大,妍华想要请他出山,竟然还不够格,还要搭上一个下海城的迷情。

    女宾花棚。

    “你妍华再有才华又怎么样?在那个魂淡的眼里还不是跟个戏子一样,瞧不上眼?”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的徐妙锦,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欣喜。

    “妙姐姐!”花棚之中,一名身穿粉色长裙的美艳少女,挽着徐妙锦的素手,道:“你这位夫君还真是有意思,一位妍华还不够,还想要我伺候他!”

    “迷情妹妹,你就委屈一下吧!”徐妙锦拍了拍美艳少女的纤纤玉手,道:“我可是知道,你这丫头和妍华一向不和,你总不能看着妍华如愿以偿吧?再说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妙锦对迷情眨了眨眼睛,微笑道:“难道你不期待妍华成为王府的侍女,等你来王府做客的时候,为你沏茶送水,递送点心吗?”

    “妙姐姐,你对你家夫君这般有信心?”迷情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徐妙锦,俏脸上带着浓浓的讶然。

    “没有信心又如何?”徐妙锦道:“人家都欺负到家门口了,总不能就这般没脾气地放任不管吧?”

    “嗯,妙姐姐说得有道理。”迷情憋笑点点头,道:“好吧,就看在姐姐的面子上,妹妹就帮你家夫君这一次!”

    ……

    “不知迷情姑娘可在?”

    就在迷情下定决新帮助徐妙锦的时候,朱松的询问再次响了起来。

    “迷情愿意帮殿下!”迷情从花棚中走了出来,俏脸上带着娇俏的笑容,“不过殿下的曲子却是要先给迷情一观,若是曲子不行的话,不要怪迷情拒绝啊!”

    朱松上下打量着这位迷情姑娘,狭长水灵的凤眼,秀气挺拔的鼻子,薄薄的没有血色的嘴唇,苍白透明的仕女瓜子脸,浑身透着一种本真的美丽,纯真而动人。

    “迷情姑娘?”朱松试探地问了一句。

    “迷情见过韩王殿下!”迷情姑娘对朱松行了一礼,道:“殿下,不知道您可同意方才迷情的条件?”

    “这是自然的!迷情姑娘若是不愿,本王总不能强求吧?那好,就请姑娘随本王来吧!”

    朱松站起身来,扭头就往院子外头走,就在一众士子还在奇怪,诗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位当家做主地怎么走了的时候,他豁然转身,对众人说道:

    “诸位,一会诗会开始之后,斗诗继续!一个时辰……不,最多一个半时辰,本王就将为诸位献上一礼。对了,妍华姑娘不要忘了开始的承诺!”

    话音落地,朱松就带着迷情姑娘,以及迷情的两个贴身侍女走出了召开诗会的园子,向着前院而去。

    ……

    朱松离开后不久,今日的诗会就准时开始了。

    当家作主的走了,这出题作诗以及品鉴诗词的责任,男宾这边就落到了亭中众人的肩上,女宾这边则由花棚中众女负责。

    经过男女两边的商讨之后,第一轮斗诗以‘仲夏烈日’为题,园中的名流士子、寒门学士们,自由选择是作诗,还是作词。

    至于最终的评选嘛,分别交由凉亭以及花棚中的众人。

    园中,几乎所有人都在或是思考,或是书写着。

    亭子中只有朱瞻基以及朱徽煣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一会这边转转,一会那边瞅瞅地,说他们是小孩子吧,偏生摆着一副严肃脸,边转还边点头。

    说他们俩是大人吧,可是身高差确实有些萌!

    凉亭以及花棚之中,经过一番讨论之后,选出了前三的诗文,却没有立即发表,反倒是拿到花棚,徐妙锦所在的这张桌前。

    很明显,是要徐妙锦来点评!

    毕竟韩王朱松走了,作为王妃的徐妙锦,当然成了最后拿总主意的人。

    第一轮斗诗,用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男方的三位寒门士子汪成权、古诺言、方佳,当选为头甲前三名,随后入凉亭落座。

    ……

    随着第一轮斗诗结束,朱松等人已经离开一个时辰左右了。

    凉亭之中,除开几名寒门士子依旧一脸淡然地聊天、吃茶之外,那些但凡在朝拥有官职的所谓儒学大家,脸上或多或少地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

    “诸位,方才殿下不是说离开一个时辰吗?我看这斗诗不如停一停,等一等韩王殿下!”黄开复第一个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说道。

    “停?”解祯应有些迟疑地说道:“咱们现在停下来,是不是对诸位士子有些不公?”

    “无妨!”方唐镜摆摆手,道:“今日这天气如此炎热,诸位公子都躲在阴凉之处纳凉,我看咱们也应该适时地放松一下,以免让诸公公子生出烦躁之心!”

    “是极,是极!”黄龄是个大胖子,托着个肚子坐了足足两个时辰,可让他累得要命。

    “那……好吧!”解祯应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应承了下来。

    于是,凉亭中的众人唤来两个小厮,将这件事情吩咐了下去之后,亭中的儒学大家以及寒门名士们,亦纷纷出了亭子,寻找适合自己的地界儿。

    要不说这黄开复、黄龄以及方唐镜都是同道中人呢,三个加在一起都一百零几岁的人了,竟然跑到了女宾那边去找天仙楼的妍华。

    还好妍华知道徐妙锦不待见这几个人,带着这三位大人去到了园中湖畔的树荫下。

    四人相对而作,黄开复、黄龄两人黑着一张脸,与脸色带着些煞白的妍华彼此看了一眼,眸中尽是无奈。

    倒是那方唐镜爽朗地一笑,对黄开复说道:“外界风传韩王殿下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赌钱逛花楼的纨绔子,如今看来却是不尽然,汉王殿下倒是一位有趣之人啊!”

    “怕是方兄一会就不只是说韩王殿下有趣了,还要再给他加上一个称呼,草包!”肥胖的黄龄抹了把额头上豆粒大小的汗滴,道:“哼,什么送园中士子、名媛们一份大礼,我看这位韩王殿下是偷偷溜了!”

    “溜了?”黄开复故作愕然地说道,“龄弟此言差矣,这本就是韩王的府宅,干嘛用得着溜?最多,他不再出现也就是了,再怎么说韩王也是个男人嘛!”

    说到这里的时候,黄开复还故意对众人眨了眨眼睛,在场的众人都是久经风月的人了,他们哪里还听不明白黄开复话中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