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三章 喜当爹

正文 第三章 喜当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他娘地,二十条大汉,围捕四个老弱病残,竟然还久攻不下?

    躲在一边,一直看着这一切的胖子衙役,心里头这个气啊。

    他一双小眼睛冒着火,在群殴的人群中四下逡巡着。

    突然,胖子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眼珠子一转,偷摸地向着混战的人群里面潜了过去。

    “嘿,里面的贼人听着,如果不想让这小崽子死的话,就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否则的话,老子现在就叫这小崽子脑袋搬家!”

    就在朱松他们干翻第六个衙役的时候,胖子的声音从战圈外响了起来。

    三人顺着声音望了过去,就见那胖子一脸的狰狞之色,手中握着一柄明晃晃的钢刀,钢刀就架在了小男孩的脖颈上。

    小男孩的身体被吓得一抽一抽地,一脸的苦相,委屈地掉着眼泪。

    “真他娘地卑鄙!”朱松心中啐了一口,低骂道。

    “小公子!”那老者急了,撂杆子就要往前冲。

    “你他娘地找死啊!”朱松死死地拉住了他,就算他冲上去,也是送人头的料。

    “公子,现在怎么办?”左手拉着老者,右手提着根大棒子的朱一闪,低声问道。

    朱松没有回话,而是瞥了那胖子还有小男孩一眼,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死胖子,那孩子我又不认识,你愿意杀了就杀了,跟我又有何关系?”

    “嗯?“听到这个答案,那胖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不对啊,如果那青年不认识这小崽子,那方才他们怎么配合地那么好,打地如此起劲?

    似乎看出了胖子的犹豫,朱松甚至开始教唆胖子赶紧把小男孩抹了脖子:

    “我说,胖子,你倒是快点动手啊?不管怎么说,那孩子也与我有一面之缘,等你把他杀了,我再把你给宰了,就当是给那小家伙报仇了!”

    朱松的话,倒是让胖子衙役有些手足无措了,说好的一伙,说好的一起装比一起飞呢?

    难道他们四个真不是一伙的?

    “快呀,快呀,不要给我面子,像这样给他一划……干脆利落,一了百了!”朱松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手中的绣春刀伸了出来,在自己的脖子下面比划了一下。

    “哇!”

    得,小男孩被吓得嚎啕大哭起来。

    “你……”

    被揍得脸上出现青紫之色的老者怒急,瞪着他身前的朱松,眼睛都在冒火。

    “我,我……”

    胖子衙役彻底无语了,不仅放松了警惕,就连手中的钢刀都有些松垮垮地。

    “老丈,去接着你家公子!“

    看到这一幕,朱松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身体像是豹子一样蹿了出去,同时比划在脖子下的绣春刀瞬间横了回来,刀尖前指。

    当啷!

    “嗷!”

    先后两道声音响起,胖子的右手臂上出现了一道血淋淋的刀伤,而他手中的钢刀与小男孩也是应声落地。

    老者还在为朱松丢下的那句话发愣,这个时候想要接住小男孩却是不可能了。

    “这老头儿还真是个唬.逼啊!”

    低骂了一声,朱松前冲的身体一刻不停,在男孩将要落地的瞬间,把他给接到了怀里。

    男孩这个时候也不哭了,呆愣地看了朱松好一会之后,憋出了一句话:

    “爹,你好厉害!”

    “爹?”

    朱松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了,左手一抖,差点把小男孩给丢地上。

    尼玛,老子还是初.男,老子不是你爹!

    朱松郁闷地想要吐血,这小子吓傻了吧?怎么连爹都能乱认?

    老者和朱一闪也是一脸的呆滞,他们俩作为各自主人的亲随近侍,怎么不知道这俩人是父子?这看长相,也一点都不像啊?

    幻听,对,一定是幻听!

    “啊……”

    朱松这边还没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胖子那边已经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哀嚎,他的右手臂上出现了一条足有半尺长的刀伤,殷红色的鲜血泊泊而出。

    “该死的,这些贼人竟然敢骗老子,他们是一伙的,是一伙的!”胖子嘶声哀嚎着,肥脸狰狞,“上,全都给老子上!格杀勿论!”

    锵锵!

    衙役们虽说被朱松欺负地有些怕了,可是凭着他们这么长时间以来,和泼皮打架的经验来看,那个最能打的家伙,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只要把最能打的那个干趴下不了,剩下的人,那就是砧板上的肉。

    听到那胖子的嘶吼,朱松也反映了过来,感情这小子之所以喊自己爹,是在报复自己方才教唆胖子宰了他啊?

    这小兔崽子真是不嫌乱,在作死啊!

    “熊崽子!”瞥见小男孩眼角闪过的一丝快意,朱松这个怒啊,瞅准小男孩的屁股,狠狠地来上了那么几下。

    啪啪啪!

    巴掌声震天,小男孩的屁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了起来。

    “哇哇哇!”

    得嘞,小男孩哭得更厉害了。

    看了一眼又一次围上来的衙役们,朱松一把将小男孩给丢在了地上,苍白着脸色,道:“一闪,甭反抗了,咱们可不是这些衙役们的对手!”

    朱松认清了形势,方才救小男孩的时候,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气力,就他们四个老弱病残地,逃跑都不可能,更不要想突破这十多个衙役的包围了。

    朱松眯缝着眼睛看着胖子,‘当啷’一声,丢掉了手中的绣春刀。

    “我们跟你们走!”朱松淡淡地说道。

    朱一闪和那老者看了看两手空空的朱松,只能无奈地选择被抓。

    “抓起来,全都抓起来!”胖子的声音冷酷,对那几个没受伤的衙役说道。

    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衙役们又怎么会放弃?

    十多名衙役直接冲了上来,甩出镣铐就把朱松他们全都给铐了。

    看了一眼锁号加身的朱松,确认朱松没有威胁性了,胖子这才上前两步冷冷地看着朱松,突然扬手。

    啪啪!

    正反两记耳光,狠狠地打在了朱松的脸上!

    胖子手很重,每一巴掌打在朱松的脸上都让他的脸颊多上一个鲜红色印子,两巴掌下来,朱松的双颊已经高高耸起,血红一片。

    被衙役们用枷号锁住的朱一闪见到这一幕,不知道从哪里来了气力,挣扎着喝骂道:“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知道我家公子是谁吗?连我家公子都敢打,胖子,我保证,你死定了!”

    因为主仆两人是偷溜出来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朱松不让小厮暴露自己的身份,对外就是称呼公子。

    “还公子?”胖子狰狞地盯着朱一闪,道:“到了老子这里,你们便是锦衣卫乱党!兄弟们,把他们给老子全部押走!”

    “是!”

    一众衙役们狰狞地笑着,押着朱松四人向着嘉兴县大牢的方向走去。

    ……

    嘉兴县衙,县太爷张勋的日子很不好过。

    朝廷下令,让各州道府县严查治下的燕王乱党,府治将命令压到了各州,各州则是将命令压到了各县。

    张勋原以为这是个敷衍的差事,随便抓几个人凑个数,充当乱党交上去也就了事了,可是在得知府尹大人处置了几个敢滥竽充数的同僚之后,张勋就把这个心思给咽到了肚子里。

    原本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可就在他查到了乱党的驻点,打算将乱党给一网打尽的时候,却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另外一波锦衣卫,把他所有的部署都给毁了。

    怒火中烧的张勋,立马发下了海捕文书,在全县搜捕乱党,但凡与锦衣卫沾一丁点边的人,这下子全都倒了血霉,一个个被抓往县衙讯问。

    只是可惜啊,已经过去三日了,张勋还是连个屁都没查到。

    就在张勋烦躁不已的时候,一份通报被府中的县丞送到了他的案头上。

    看到通报,张勋豁然而起,一脸狂喜地看着县丞,道:“王凯,此事可当真?你若是胆敢诓骗本官的话,本官定不饶你!”

    县丞王凯胸脯拍得咚咚响,保证道:“太爷且放心,下官早就已经派人确认过了,绝对错不了!”

    张勋笑了起来,大手一挥道:“叫王老六去大牢将那几个乱党提来县衙!”

    “是!”王凯点头应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