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送银子来啦!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送银子来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无耻?”朱松心里头也有些怒,不过他忽然眼珠子一转,故意露出了一口小白牙,还恶心地伸出舌头舔了舔,道:“无齿?本王怎么不晓得?没办法,齿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

    “你……”徐妙锦秀目圆瞪,差点被朱松给气得吐血三升。

    谁说王爷不会耍无赖了?这眼目前不就摆着一个吗?

    “行了,别你你你的了!”朱松可没那闲工夫在这里陪着小丫头拌嘴,他瞪了徐妙锦一眼,道:“府上还有多少钱,你先给本王算出来,看看还差多少!相信过一会就会有人给咱们送银子来了!”

    徐妙锦刚想嘲讽朱松两句,这个时候香香还有莹香一起冲了进来:

    “殿下(小姐)!”

    两个小侍女呼唤着各自的主人,听到对方开口,彼此之间还相互瞪视了一眼。

    还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莹香,何事?”朱松先徐妙锦一步,问道。

    “殿下,之前来咱们王府宣读赐婚旨意的田公公又来了,而且还带着一堆的侍卫!”莹香很紧张地说道:“看那些侍卫的样子,好像是宫里的禁卫!”

    “田金忠又来了?”朱松楞了一一下,自语道:“说曹操,曹操到!”

    “走吧,银子来了,跟本王一起出去迎接圣旨吧!”朱松摆摆手,也不管徐妙锦愿不愿意,一把拉起她的小手就往前院冲去。

    ……

    王府前院‘千回殿’,田尽忠正坐在大殿中陪着刘长生品茶。

    “田公公,近来你可是时常跑我们韩王府啊!”刘长生道:“看来是万岁又有旨意下来了!”

    “都是给官家办事,官家交代下来的事情,咱们这做奴才的,只有尽心尽力去办不是?”

    田尽忠没有正面回答刘长生,而是笑着说道:“前两日韩王殿下刚刚大婚,陛下听说韩王殿下为了感谢诸公前来参加婚宴,想要办一个诗会,这不,让老奴给韩王殿下送银子来了!”

    “哦?”刘长生一愣,道:“诗,诗会?”

    因为这件事情,朱松和朱橚商谈完之后,朱橚就夤夜入宫觐见朱允文禀报此事。

    朱松这边都还没来得及和府上的两位长史说呢,所以此刻刘长生不知道也算正常。

    “哦,看刘大人的样子,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啊!”

    田尽忠这一辈子都在察言观色,刘长生脸上的表情究竟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自然分辨得出来。

    “哈哈哈……田公公,少见,少见呐!”

    就在这个档口,一道大笑声传进了大殿,就见朱松领着韩王妃,满面春粉红地迈步走了进来。

    “老奴拜见韩王殿下,王妃!”

    见到正主来了,田尽忠立马恭身行礼,倒不是说他不懂跪拜礼数,今日他代表的乃是朱允文,他是天使,容不得他向别人跪拜。

    “田公公免礼吧!”朱松对田尽忠摆摆手,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若是本王没有猜错的话,田公公今日是来给本王送银子的吧?”

    “殿下慧眼!”田尽忠掏出了圣旨,这回也没有当殿宣读,而是说道:“万岁爷说韩王殿下举行诗会之举,实乃为国为民,断不能让如此贤臣寒心。故此,特派老奴送来白银五万两,作为此番举办诗会的备用资金!”

    啪啪!

    说到这里,田尽忠拍了拍手掌。

    有二十来个皇宫禁卫,抬着八口大箱子从大殿之外走了进来。

    “殿下,这里是五万两白银,您点点?”田尽忠指着八口大箱子,说道。

    “不必,既然是万岁钦赐的银子,应该错不了!”朱松摆手,道:“官家还有何吩咐?”

    田尽忠看了看左右,上前几步凑到朱松跟前,低声道:“万岁爷说,这次殿下做得很好,他会记住殿下的好处的!”

    朱松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很是夸张,那小人得志的嘴脸,看着就想让人狠狠地踹上几脚。

    偏偏田尽忠并没有感到意外,仿佛朱松就应该露出这样的表情一样。

    奉上几十两银子送走了田尽忠,朱松脸上小人得志的表情,陡然恢复了正常,就好像之前的不是他一样。

    ……

    翌日,就有消息开始传向了应天府,以及整个长江南岸仍旧归于朝廷治下的土地:

    韩王殿下为了感谢参与他婚宴地王公大臣以及士子名流,将于十日之后举办一个为期三日的诗会。

    这个诗会,不仅仅只是局限于曾经参与韩王婚宴地那些人,几乎囊括了大明朝王化之下的所有王公大臣、士子名缓,只要你自负才学,都可以前来参加。

    单单这么一个条件,几乎在顷刻间就点爆了那些出身寒门,但是却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菁菁学子们。

    因为这是他们出名的机会,也是结实达官贵人,以及志同道合朋友们的好地方,更有甚者,若是在诗会上找到一个美艳娇妻或者如意郎君的话,那岂不是人生完满?

    韩王府中院,长庆殿。

    朱松与一妃一妾坐于殿中,莹香还有香香在端茶倒水、递送点心瓜果,朱瞻基和朱徽煣倒是一个劲儿地低头猛吃。

    空荡的大殿中,只是不断响起两个小家伙噗噜噗噜,咔吱咔吱吃东西的声音。

    朱松夫妻三人沉默了好久,最终还是徐妙锦朱唇轻启,道:“殿下,这诗会既然没有条件,那是不是说,那边的士子名流们,也可以渡江过来参加诗会?”

    尽管心中还是不理解朱松为何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费力不讨好地召开诗会,但是召开诗会的地点在韩王府,有许多事情需要她来操持,这就不得不让她问个明白了。

    “那本王就管不到了!”朱松无所谓地耸耸肩,道:“若是燕王肯放人渡江的话,本王这边自然是来者不拒,可若是诗会结束,那些北面的人被官家给扣了,那就与本王无关了!”

    “难不成他还与皇上达成了什么协议?”看朱松一脸轻松的样子,徐妙锦更糊涂了。

    不过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徐妙锦一脸戏谑地看着朱松,道:

    “殿下,我听说你自幼便性情顽劣,鲜少读书,就连四书五经都是十窍通了九窍,若是到时候有士子要你做诗的话,殿下要如何应付?”

    “诗会,就一定要做诗吗?”朱松不以为意地说道。

    “当然!”

    徐妙锦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道:“殿下可是我大明的亲王,甭管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我大明朝廷!若是诗会召开期间,有人提出想要见识见识殿下的才华,殿下若是展示的话,便是彰显我皇家底蕴,殿下若是拒绝的话,那就是看不起天下的士子!所以说,这作诗,殿下是逃不掉的!”

    朱松这回算是听明白了,感情这诗会就是个坑啊,做出来也就罢了,若是做不出来的话,不学无术、沽名钓誉的坏名声都是轻的,怕是到时候连朝廷的声誉都得受损。

    因为这次毕竟是以朝廷和他韩王的双重名义召开的诗会,到时候这顶黑锅是不背也得背,朱允文简直是太他娘地坏了!

    不过这些都难不倒他,作为难得地穿越人才,这个黑锅想让朱松背起来,根本就不可能!

    小时候的《唐诗三百首》,中学时期的明清诗词能够流传数百年的也不在少数……再加上朱松前世没任务的时候,最喜欢看一个宣扬华夏传统文化的节目,叫啥《中.华好诗词》的,区区诗会根本就难不住他。

    “就那些凡夫俗子,还想要本王做诗?”朱松一脸不屑地说道:“先赢过我们家小宣还有徽煣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