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三十章 这也叫诗?

正文 第三十章 这也叫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徐婉君可不知道自家堂姐之前曾在城外秦淮河畔偶遇之事,要不然的话,她就不会这么说了。

    “婉君!”

    尽管昨夜并没有和朱松同房,但是徐妙锦听到自家堂妹说出‘身子刚破’的时候,俏脸还是羞地通红。

    “妙妙姐,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看起来温婉的徐婉君,说起女人的私密话题来,倒是没有啥不好意思地,“再说了,出府的时候奶娘把那些东西都……”

    “堂小姐,昨夜姑爷并未与小姐同房!”香香见堂小姐越说越离谱,不由得插了句嘴,“而且,日后小姐也不会和姑爷同住一房,堂小姐您也小心点吧!”

    “啊?”听到香香的话,徐婉君那红润的小嘴登时撑圆了,惊道:“妙妙姐,这却是为何?”

    “堂小姐,还是婢子来说吧!”香香开口,直接打开了话匣子:“那是半月之前吧,那时候……”

    香香很有说评书的天赋,不过是最单纯的一次偶遇,到了香香嘴里,却成了一场别有用心的阴谋。

    连带着,俩熊孩子都成了不知情的大众演员,主角就是徐妙锦和主导整个阴谋的朱松。

    “不会吧,我看殿下很好说话啊,好像和城中所风传的韩王殿下大有不同啊!”

    听完香香讲述的徐婉君,大脑当时就有些当机,想想之前见到的彬彬有礼的朱松,再想想有关朱松的各种恶评,总感觉这两个人划不上等号。

    “那都是表象!”徐妙锦俏脸含煞,“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他是什么人,若是仅仅能够从表面上就看出来,那他就不是韩王了!”

    “那妙妙姐,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僵持下去吧?”徐婉君犹豫了一下,道:“说到底,妙妙姐也是王府的王妃,若是堂兄知道你在王府待遇的话,怕是……”

    “婉君,你放心!”徐妙锦知道徐婉君的意思,“我既然已经嫁给朱松为妻,那自然便是韩王府的人,纵然韩王不争气,我也要担起韩王府的责任来,毕竟,我们现在不仅仅只是徐家人了!”

    哒哒哒!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谁呀?”香香揉了揉脸颊,问道。

    “婢子奉白长史之命,前来请王妃去中院的‘长庆殿’交接一些王府的内务!”房外,一道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姐?”香香扭头看了徐妙锦一眼。

    “你且先去吧,我随后就到!”徐妙锦应了一声,直接站起身来,“婉君,随我一起去看看吧,这偌大的王府,姐姐一个人可管不过来,到时候还需要你多多帮衬才是!”

    “是!”徐婉君不过是徐妙锦的陪嫁,自家堂姐这般信任自己,徐婉君心里也很高兴。

    ……

    中院长庆殿,这里是王府处理日常事务的地方,平日里府上的那些管事,都会在这里向白福禀报各自负责的府上内务。

    大婚之前,朱松就已经放下话去,日后王府的一切内务,包括田地、屋舍……等等这些,全部移交到王妃手中。

    今日是大婚之后的第二日,白福整理好了这些东西,叫上了几个府里的大管事,准备向王妃交割内务。

    “白大人,点下成亲不过两日,这般交接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殿中,一个白胡子老者拧着眉头,“府上还有许多的产业没有清理,到时候王妃追问,咱们也没法子回答啊?”

    “唉,殿下这些年来的胡闹,败了许多的家业,王妃若是追问的话,咱们如实相告也就是了!”

    白福摇了摇头,好像还要说点什么,也就在这个时候,朱徽煣的声音从大殿外传了进来:“白爷爷,白爷爷,您在这里吗?”

    “两位小公子?他们怎么过来了?”白福眉头一挑,对一名侍卫点点头,道:“去接两位公子进来。”

    “是!”一名侍卫点点头,迈步走了出去。

    没过多长时间,两个小家伙就来到了内殿。

    白福眼瞅着朱瞻基还有朱徽煣被领了进来,有些奇怪地问道:“小公子,你们怎么来了?”

    “太好了,白爷爷您真在这里!”看到白福,朱徽煣很高兴,他也没说其他的东西,而是直接打开了那张宣纸,道:“白爷爷,您能不能把这首诗教给我们读?”

    “诗?”白福愣了一下,接过宣纸扫了一眼,心说:“这字好生难看!”

    先不说诗的内容如何,单单是这手字就让人眉头大皱了,白福活了这么大岁数,还真没见过这么丑的字。

    没办法,朱松前辈子虽说在保镖行业达到了巅峰,可是他醉心于武学,能够写出这些繁体字来已经实属不易了,还指望他能把字写得多好看?

    在心中腹诽了半晌的白福,摇了摇头,继续往下读:“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

    就前两句,这哪里叫诗啊,听着完全就像是小孩子在数花瓣。

    “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芦花总不见。”

    后面两句却是点睛之笔,盘活了前面两句,让整首诗都有了意境。

    没想到诗词竟然还可以这样做!

    “小公子,这诗是谁做的?”捏着这张薄薄的宣纸,白福看向了朱徽煣。

    “松叔父做得!”朱徽煣很老实,“白爷爷,你还是快教我们俩吧,一会我们还要去找松叔父呢!”

    “殿下?”白福心中苦笑,他早就该想到的,也只有他们家那位殿下,能够把字写得这样丑。

    看到白福脸上的表情不对劲,朱瞻基小脸一抽,有些紧张地问道:“白爷爷,是不是这首诗很难学?”

    “不不不,很好学!”白福回过神来,连连摆手,道:“来,我念一句,你们念一句,一片二片三四片……”

    两个小家伙捏着那张纸,摇头晃脑地学着诗,这个时候有侍卫前来禀报:“白大人,王妃来了!”

    “哦,快请进来……不,还是我去迎一迎吧!”

    这首诗很好学,两个小家伙已经会个差不多了,白福索性不再管这两个小家伙,直接迈步出了大殿。

    “下官白福,见过王妃!”

    一眼看到一袭素白褶裙的徐妙锦,白福连忙跪地行礼。

    “白叔免礼!”徐妙锦素手虚抬,很认真地看着白福,道:“白叔,您是咱们王府的老人了,府中还有好多事务需要仰仗您,日后您见到我不必行如此大礼!”

    “如此,下官谢过王妃了!”白福倒是不客气,“王妃,所有的东西都在内殿,下官都已经准备好了,请您随我去内殿吧!”

    徐妙锦点点头,领着徐婉君跟在白福身后向着内殿走去。

    还没进内殿,刚到内殿门前,徐妙锦就听到里面传来两道稚嫩的童声:

    “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

    “白叔,这两个孩子怎么在这里?”听着熟悉的童声,徐妙锦有些奇怪地问道。

    “是殿下让他们过来的!”白福有些好笑地摇摇头,道:“不知道殿下是怎么想的,把两位小公子送过来,竟然只是为了让下官叫教他们俩一首诗!”

    “哦,什么诗?”徐妙锦道:“是不是现在他们俩念得这首诗?”

    白福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什么诗?”

    作为南京有名的才女,她可以肯定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诗,前两句,简直像是顽童做得,偏偏后面听来颇有点睛神来之笔,让人心中感叹。

    白福笑着看了看还在摇晃着脑袋记着每一个字的朱瞻基和朱徽煣,道:“两位小公子说是殿下所做,回头定要去问问殿下,这首诗叫什么!”

    “他作得?”徐妙锦明眸中闪过惊诧之色,没想到这家伙还有些才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