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教小家伙们识字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教小家伙们识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嗒嗒嗒!

    又过了大概盏茶的时间,膳堂门口传来了轻灵的脚步声,便见徐妙锦带着一名与她长得有四分相似的少女盈盈而来。

    “松伯伯,她,她,她……”

    正一脸好奇之色地盯着门口方向看的朱瞻基,在看到徐妙锦的时候,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徐妙锦,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我就说宣哥你见过吧?”朱徽煣一脸贱.笑地凑了过来,嘿嘿笑不停。

    “她怎么会是徐妙……呃,新婶婶?这也太巧了吧?”朱瞻基脸上还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明显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是有点巧!”朱徽煣咧开嘴笑了起来,很傻,很天真。

    “殿下!”

    徐妙锦没在意两个小家伙的谈论,而是直接带着那妙龄少女来到了朱松身前,先是向朱松行了一礼,随后便介绍道:“殿下,这位便是我的堂妹徐婉君。”

    “哦?”朱松其实早就在注意这位女子了,至少这姑娘要比徐妙锦符合朱松对古代女子的认知。

    “婉君见过殿下!”徐婉君看起来要比徐妙锦要温柔多了。

    “婉君不必多礼!”朱松可没有给徐婉君甩冷脸,毕竟这姑娘是无辜的,日后指不定还要为自己生娃娃呢,还是不要和徐妙锦之间的关系一样,闹得那般僵:“婉君,日后你便是王府的人了,有何要求,尽管和我提!”

    “婉君晓得!”徐婉君一看就是属于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和朱松说话都不敢抬头。

    “好了,人都到齐了!”朱松对徐婉君点点头,拍手道:“落座,开膳吧!”

    五个人围在两张桌子旁,各自开始用膳。

    对于两张桌子上的不同膳食,徐妙锦两姐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之色,看来这俩丫头是认命了。

    只是一直伺候在徐妙锦身后的小香香却有些闷闷不乐,噘着张小嘴,都能挂上香油瓶了。

    一顿早膳,众人在沉默中用完,出了膳堂已经是巳时了。

    原本按照皇家规制,这亲王大婚之后的翌日,亲王理应带着王妃行走宫内,去拜见官人以及族内长辈。

    不过,按照朱松的性子来看,想要他规规矩矩地行事,怕是有些困难。

    出了膳堂,看着屋外的小雨还在稀沥沥地下,朱松没管徐妙锦姐妹,直接带着两个小家伙去了书房。

    今日索性也是无事,再加上天气颇为凉爽,朱松突然想起昨夜在酒肆中商谈之事,这诗词集会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召开得,有许多东西需要准备。

    所以,朱松就琢磨着,趁着天气凉爽,将这件事情笼统地规划规划。

    再加上,朱徽煣和朱瞻基这两个小家伙,来韩王府的时间也不短了。

    这段时间以来,朱松一直都在安排成亲的事情,虽说偶尔有空闲的时间,但是眼下这么热的天气,朱松也只是带着两个小家伙在亭子里头乘凉,没有心思做别的。

    这两个小家伙也到了该学些东西的时候了,说好了照顾这两个小家伙,不能光是在口头上吧?

    “徽煣,小宣,你们俩在府上的时候,有没有夫子教你们读书认字啊?”书房里面,朱松在一张太师椅上正襟危坐,摆着张严肃脸。

    “读书识字?”朱徽煣一脸茫然地说道:“父王倒是教过侄儿几首诗,不过有好多字我已经都不认识了!”

    朱瞻基瞅着朱松,道:“松伯伯,父亲倒是给我请了位教书先生,不过他每日尽是教我一些之乎者也的东西,我听着心里烦,所以也没学多少东西。”

    朱松想了想,这年头稚童开智,无非就是《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之类的东西,想要非常直观地识字、辨字却是有些困难。

    还有就是这三种开智之书,对于已经满七岁的孩童们来说还算合适,毕竟他们已经懂得学而实习。

    可是两个小家伙才三四岁,正处于贪玩的年纪,一周之前所学的东西,如果没有人敦促的话,一周之后就可能忘记了,《三字经》可不太适合他们。

    低着脑袋想了半晌,朱松还是决定把拼音给搬出来,什么声母韵母、什么声调啊……只要记住了拼音,即便不会写字也能完整地用文字表达出来。

    想到就做,一向都是朱松的风格,他从桌上抓起了一支毛笔,沾了点墨,就开始在宣纸上写写画画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奇怪啊,这松叔父(松伯伯)是怎么了,问了个问题就低着脑袋一阵猛划,做什么呢?

    “松伯伯,这是什么东西啊,这奇奇怪怪地像蝌蚪一样,您莫不是想画一副山水画?”

    最后两个小家伙实在是忍不住了,上前扒着桌子檐儿,瞅着宣纸上那一个个古怪的符号,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这些叫字母拼音,你们看,这个念‘啊’,这个是‘喔’,还有这个‘俄’……”朱松放下手中的毛笔,指着那一个个鬼画符一样的拼音字母,给两个小家伙读。

    “松伯伯,这些什么字母拼音有什么用吗?”朱徽煣很单纯地问道。

    “有用,用处大了!”朱松吹了吹宣纸上的墨,道:“你们俩可别小看这些字母拼音,有了这些字母拼音,就算是再难的字,你们俩也都能认识。”

    两个小家伙有些懵,看着朱松的脸,傻了。

    是啊,就这些鬼画符能够让他们俩变‘生字百事通’,怎么可能?

    “呦,不相信是吧?”朱松被两个小家伙的表情给逗乐了,道:“要不这样,我现在写一首诗,一会你们俩拿着诗去找白长史,让你们白爷爷教你们这首诗如何念,等你们学好了回来,咱们再验证一下,如何?”

    “松伯伯,您不会故意拿一首不好念的诗出来吧?”朱瞻基一脸怀疑地看着朱松,道:“我和徽煣学东西很慢的,别到时候我们俩回来了,您已经走了。”

    “瞧你们说得,伯伯什么时候骗过你?”朱松一拍桌子,铺好了宣纸,道:“等着!”

    “写什么呢?”朱松手中捏着毛笔,在宣纸上空停了停,忽然咧嘴一笑,挥毫:

    “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芦花总不见。”

    这首诗是郑板桥所做的《咏雪》,之所以选择这首诗是因为上面有好多字重复,而且朗朗上口,比较容易记住。

    将墨渍吹干,朱松宣纸折叠起来递给了朱徽煣,道:“徽煣,你们俩去找你们白爷爷吧,叔父就在这里等你们!”

    “好嘞,我们这就去,松叔父您可别跑啊!”朱徽煣一把抢过宣纸,拽着朱瞻基就往书房外头跑。

    “这俩臭小子!”看着毛毛躁躁的两个小家伙,朱松摇了摇头。

    ……

    跟没心没肺的朱松一比,徐妙锦这边就有些忧心忡忡了。

    “小姐,刚才在膳堂的时候,您怎么就忍了呢?”香香小脸上一脸的愤慨,“明明都是王府的主人,姑爷也太欺负人了,给小姐吃这些猪食……”

    这丫头口无遮拦的,说早晨的膳食是猪食,不就是说他们家小姐还有堂小姐是猪吗?

    徐妙锦狠狠地瞪了香香一眼,道:“小妮子,你是想住柴房了吗?这早膳若是猪食的话,你不也吃得津津有味吗?”

    “小姐,我……”

    香香没想到自家小姐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仔细想想,好像是自己说错了话,毕竟自己吃的时候也吃得也挺香的。

    “妙妙姐,您就别怪香香了,香香不是那个意思。”徐婉君开始打圆场,“再说此事确实是殿下有过错,昨日你与殿下乃是洞房花烛夜,身子刚破,理应吃些好东西,补补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