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娶妻赠妾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娶妻赠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或许是下着小雨的原因,今日王府里面的侍卫似乎格外地少。

    香香带着朱松走走停停地,一路上直奔着韩王与自家小姐的婚房行去。

    “香香,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来到婚房,朱松还没进屋子呢,就听到一个空灵的声音响了起来。

    “真地是她!”朱松心中微微一动,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道秀丽的身形。

    “小姐,不是的……”香香一手拉着朱松,直接进了屋子。

    屋子之中,徐妙锦一袭素色褶裙,一头乌亮的长发已经挽成了妇人的式样。

    “嗯?韩公子?”徐妙锦对那一日的午膳记忆犹新,此刻见到一袭夜行装扮的朱松,不由得感到很奇怪,同时心中也开始责怪起香香来。

    要知道,这婚房乃是王爷与王妃的屋子,除了这两位主子之外,就连寻常的下人都不能随意踏进,这香香怎么能带外人来呢?

    徐妙锦愣愣地看了朱松好一会,这才转动螓首,对香香道:“香香,这是怎么回事?”

    香香看到自家小姐的神色,就知道小姐生气了,便细细地解释道:“小姐,方才我……”

    “所以,你就想先把韩公子藏在我这里?”徐妙锦明眸闪烁,“香香,你想过没有,若是被外人知道我在大婚的次日,在婚房之中藏了别的男子,那后果……”

    在大明朝,私通可是重罪,一经发现,她徐妙锦不仅仅会背上不洁的骂名,锒铛入狱,就连他们徐氏家族都会遭受牵连。

    为了这么一个不过是有一面之缘之人,冒这样的风险,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香香明显没想到这一点,一听自家小姐这么一说,顿时懵了,小脸吓得煞白煞白的。

    也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朱徽煣那小小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婚房中,一进门,就看到了朱松他们三人在彼此相视无言。

    “啊,原来是你便是我的新婶婶啊!”朱徽煣昂着脑袋,对朱松道:“松叔父,您不是让我过来叫新婶婶去用早膳吗,怎么您自己也过来了?”

    末了,小家伙还一脸呆萌地说道:“对了,松叔父,说好的好吃的,可不能少了啊……”

    不理一脸懵样的徐妙锦主仆,朱松俯身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瓜,道:“你小子还真是不肯吃亏的主儿!行,好吃的都给你!”

    “你,你们……”这个时候,徐妙锦终于反映了过来,瞪着朱松与朱徽煣,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结合这段时间以来对韩王府的了解,加上方才朱徽煣所说的话,若是徐妙锦再猜不出朱松的身份来,那她南京第一才女的身份,也要拱手送人了。

    “徐小姐,别来无恙啊!”朱松站起身来,对徐妙锦拱了拱手。

    眼下的白衣女子,早已不是当日长发披肩的模样,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已经做了妇人发式,精致的面容上略施粉脂,更显风情。

    徐妙锦眸光复杂地看着朱松,道:“没想到当日的韩公子,竟然就是韩王殿下,殿下隐藏地好深啊!”

    听到这话,朱松顿时眉头一皱,看来这位才女又误会自己了,八成把那一日的偶遇,也当成别有用心了。

    果然,就听那徐妙锦开口说道:“殿下当真是好计谋,为了见妙锦一面,竟然将稚童的性命弃之不顾,佩服,实在是佩服啊!”

    尼玛,天地良心啊,张宣失足落水,那是一次意外,意外啊!

    谁晓得那徐四小姐刚好乘船路过,要不是你们家仆人多管闲事,你以为老子救不下小宣儿?

    翻了个白眼,朱松道:“早就听闻徐四小姐言辞犀利,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当日之事,本王不欲辩解,徐四小姐愿意如何想是你的事。不过你徐四小姐既然嫁进了我朱家,进了我韩王府,不管你愿不愿意,都是本王的王妃!”

    眼瞅着徐妙锦要张口说话,朱松根本就不给他机会:“有些事情本王要提前给你说好了,之前王府内的各项事务,一直都是白长史载处理,既然现在有了女主人,你愿意接手就接手,不过本王的事情,你最好别管。”

    眼瞅着自己这个娘子的脸色越来越黑,朱松又加了一把猛料:“日后你我还是分房睡,至于这屋子,就留给你吧!”

    这最后一句最气人啊,什么叫“这屋子,就留给你吧”,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施舍!

    原本还想怎么能够保证不让这家伙来骚扰自己,没想到自己却先被嫌弃了,这让一向被万人追捧的徐妙锦,怎么忍受得了?

    “殿下,既然这屋子现在是属于我的,那么是不是可以请您出去?”

    徐妙锦冷着一张脸,丝毫放过朱松的意思都没有:“还有一点,妙锦也要和殿下说清楚了。我徐家虽说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可也是应天府数得上名的,昨日你我大礼乃是滕礼……”

    “滕礼,什么鬼?”朱松心里头奇怪,不过面上却是并未表露出分毫。

    “我那陪嫁过来的堂妹与我住同院,若是我不同意的话,你不能与她同房!”徐妙锦继续说道:“你可以……”

    “你先等会!你那堂妹是怎么回事,还有,什么是滕礼?”

    朱松被徐妙锦的话整糊涂了,怎么就突然多出来个妹纸,看样子,好像也是自己的媳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徐妙锦没好气地瞪了朱松一眼,道:“就是我族中的一个堂妹与我一同嫁了过来,我那堂妹便是你的滕妾!”

    “这么好?”

    朱松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没听说这古代娶媳妇还带附送妾侍的,这跟买手机卡送话费不是一个性质吗?

    见朱松大张着嘴巴,一副要流哈喇子的表情,徐妙锦就知道这家伙又想龌.龊事。

    心下更是厌恶的徐妙锦,继续说道:“过一会,我会带堂妹去膳堂用早膳,到时候再让堂妹拜见殿下吧!”

    说到这里,徐妙锦对已经回过神来的香香道:“香香,送王爷出去!”

    得,又下逐客令了。

    朱松懒得再去核徐妙锦计较,而是直接拉着朱徽煣走出了屋子。

    ……

    膳堂,早就已经摆好了两桌的早膳。

    一桌上摆着豆浆、油条、酥饼、小笼包,甚至还有一小盆的老豆腐,朱松、朱瞻基以及朱徽煣坐在这边。

    另外一桌,上面摆着包子、青菜、香葱豆腐,再有就是一小盆小米粥,这一桌还空着。

    “松叔父,什么时候开膳啊?”朱徽煣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眼巴巴地看着桌上炸得金黄的油条,道:“我肚子都快饿扁啦!”

    “徽煣,再等一等!”坐在朱徽煣身边的朱瞻基,低声说道:“新婶婶还没来,咱们若是先开膳的话,一定会惹得那位新婶婶不高兴的。”

    “那怎么了,还不叫吃饭了?”朱徽煣不满地说道:“再说了,宣哥你也见过新婶婶,很好说话的!”

    “我也见过?”朱瞻基一脸的懵样。

    朱徽煣也没解释,而是瞟了那边桌子上的东西一眼,嘟囔道:“咱们吃的东西还不一样呢。”

    “徽煣,你这家伙别说话说一半啊,快说说我从哪见过咱们这位新婶婶?”朱瞻基哪里肯放过朱徽煣,一把拉住他的袖口,那家伙可劲摇啊。

    “行了,你们这俩臭小子别闹了!”朱松瞪了两个小家伙一眼,道:“一会你们俩该吃吃该喝喝,一句话也别说,听到了吗?”

    “是!”两个小家伙齐齐应了一声,乖巧地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