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是你!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是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翌日,天刚蒙蒙亮,清晨的初雨如约而至,丝丝的雨水落下,并未将这座寂静的韩王府激起半分的波澜。

    半夜回到府中的朱松,还窝在牙床上打着轻鼾,朱瞻基还有朱徽煣这两个小家伙,却是已经早早地起了床,悄悄来到了朱松的房门外。

    “宣哥,咱们这样做会不会被松叔父打?”朱徽煣小手里捏着一根细长的鹅毛,小脸有些纠结。

    “怕啥?”朱瞻基道:“最多骂咱们一顿,再说了,洞房花烛夜,松伯伯可是晾了新婶婶一宿,咱们叫松伯伯起.床,这是调和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

    朱徽煣看了朱瞻基一眼,不解地问道:“宣哥,什么叫调和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啊?”

    “这个……”朱瞻基脸一红,想起之前朱一闪的猥琐样子,便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对松伯伯好就是了!”

    吱吖!

    轻轻推开房门,朱徽煣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屋子,来到了朱松躺下的牙床前。

    小家伙轻手轻脚地站上了牙床前的一个小高台子,手中紧紧捏着的细鹅毛,慢慢扫向了朱松的鼻子。

    正打着鼾的朱松,忽然睁开眼睛,目光直愣愣的瞪着朱徽煣看。

    这让朱徽煣吓了一跳,身子骤然往后一躺,这就要摔在地上。

    “小兔崽子,胆儿越来越肥了啊!”朱松伸出右手,一把将小家伙给拉住了,“说,这又是谁的鬼主意?”

    朱松上辈子在保镖行业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就算是在睡梦中,警惕性也高着呢。

    朱徽煣下意识地看向了门口的方向,却哪里还有朱瞻基的身影,感情这小家伙见势不妙,提前一步,溜了!

    小家伙小脸红通通地,嗖地一下就把鹅毛藏到了身后,摇着小脑袋道:“松叔父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嘿,小家伙还耍无赖,这不是掩耳盗铃吗?

    朱松都给气乐了,从小家伙背在后面的手上拽过了鹅毛,道:“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被逮了个正着,朱徽煣没办法了,只能把联合朱瞻基,要把朱松给叫醒的计划给和盘托出。

    当听到小家伙口里说出‘调和夫妻之间的关系’的时候,朱松顿时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新过门的媳妇没有搞定呢。

    跟一个素未谋面的姑娘成亲,朱松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想到自己连那个媳妇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朱松心里头这个别扭啊,不过当他看向朱徽煣的时候,眼睛却是骤然一亮,道:“徽煣啊!”

    “嗯?”

    看着突然变得温柔起来的朱松,朱徽煣本能地感觉到一股子冷意袭来,小身子不由得打起个寒战。

    “徽煣,你想不想每天都有好吃的?”朱松现在就是一个拿着棒棒糖的怪蜀黍,要把朱徽煣拉近坑儿里。

    朱徽煣看了朱松好一会,然后很坚定地摇了摇头,道:“宣哥给我说过‘无事献殷勤,非女干即盗’,松叔父,您有什么事直说就好了!”

    晕了,这还是朱徽煣吗,这熊孩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心眼了?

    揉了揉脸,朱松道:“徽煣,一会你去叔父的婚房找你那个新婶婶,就说膳房已经安排好了早膳,让她们去用膳。”

    “松叔父,您为何不自己去?”朱徽煣咬着手指,很不解。

    “这个……叔父刚刚起床,还没有收拾好呢,等叔父收拾好了,指不定就到什么时候了!”朱松找了个很蹩脚的理由。

    “哦,好的!”小家伙答应地很干脆,直接从朱松的牙床上蹦了下来,撒丫子就往外跑。

    跑到门口的时候,小家伙好像想起了什么,扭头对朱松说道:“松叔父,别忘了您之前答应我的,每天都要给我好吃的!”

    你不是说无事献殷勤,非女干即盗吗,怎么现在又开口要了?

    朱松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语道:“以后谁再说这小子性子直,老子就跟谁急!”

    ……

    就在朱徽煣刚刚离开这间屋子后不久,朱松把伺候的侍女打发出去,正背对着门口换衣服的时候,门口的方向再次传来了脚步声。

    听那轻灵的声音,明显是女子。

    朱松有些不耐烦地转过身子,看都没看来人地说道:“不是已经告诉你们了吗,本……”

    “啊!”

    突然,尖叫声打破了屋子的限制,压过了窗外‘沙沙’的雨声,把朱松的耳朵震得生疼。

    一名黑发闪亮、面容清秀,身穿粉红色襦裙的侍女,站在朱松卧室的入口处,正一脸惊惧地指着朱松,尖叫着。

    “是你!”

    朱松脸上也带着明显的惊讶之色,他搞不明白,这丫头怎么会出现在他韩王府,而且还是在他的卧室里?

    这侍女是谁?没错,正是徐妙锦的贴身侍女,香香。

    既然嫁入了韩王府,纵然心底是如何地厌恶朱松,徐妙锦也只有认命的份。

    所以今日一大早,徐妙锦就让香香过来叫人了,毕竟两人现在已经是夫妻了,彼此之间还是需要熟悉一下的。

    这要是放在大街上,一对夫妻,郎君不认识娘子,娘子不认识郎君的,那到时候不是闹了笑话吗?

    “你,你,你怎么在这儿?”香香一脸惊惧地看着朱松,道:“这里不是韩王殿下就寝的厢房吗?你在这里做甚子?”

    “我……”朱松张张嘴,刚要说话。

    谁知道那小丫头却笔直地冲了过来,直接把朱松手里的东西拍掉,一把拉着他就往外走,同时嘴里还说道:

    “说起来咱们也是相识一场,这里是韩王府内宅,不是你能进来的,还是快走吧,一会韩王府的侍卫发现了你,你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朱松一脸的懵.逼,心说,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深吸了一口气,朱松一把挣开了小侍女的右手,道:“我记得你叫香香对吧,你拉着我做甚子,发什么疯啊?”

    “你说什么?我发疯?”香香扭头看着朱松,道:“你看看你,做什么不好非要做贼,做贼也就罢了,竟然还偷到韩王府来了,真不知道是该说你傻还是该说你笨呢?”

    “啊?”

    听到香香的话,朱松低头看了一眼,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昨夜从酒肆中回来之后,因为之前喝的酒,酒意上涌,所以朱松也就懒得脱掉身上的夜行服,直接合衣睡在了牙床上。

    这不早晨起来之后,还没来得及换掉身上的夜行服,就被香香逮着了。

    身上穿着夜行衣,手中拿着一些华丽的绸缎锦袍……就这样的行为动作,想不被人当成窃贼都很难!

    不过,说起来这丫头还真是急公好义,只因为那日的巧遇,竟然就愿意在这个满布着侍卫的韩王府,帮自己这个‘贼’。

    还真是一场天大的误会啊!

    “行了,这里很安全,先甭说我了,你怎么到韩王府来了?”朱松摇了摇头,开口问道。

    “什么安全不安全的,这韩王府里到处都是侍卫,你还是赶紧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香香明眸一瞪,说道。

    “躲?”

    朱松脸上的表情变得怪异起来,自己的府上为什么要躲。

    不过,当朱松再次看向香香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为了验证这个可能,也为了报偷鱼竿之仇,朱松打算逗逗这野蛮的小侍女。

    “你方才都说了,整个韩王府都是侍卫,你想让我往哪里躲?”朱松眼珠子一转,说道。

    香香小脸纠结了半晌,最终银牙轻咬道:“这样吧,你先跟我来个地方,等找机会,我再带你出韩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