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朱徽煣憋的坏主意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朱徽煣憋的坏主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闪,怎么本王瞧你的样子,好像有些不高兴啊?”朱松瞧着愁眉苦脸的朱一闪,道:“怎么着?有人背地里说你家主子的坏话,按你的意思,咱爷们儿就得忍着了?”

    对于朱松还有朱徽煣的法子,朱一闪本心是拒绝的,可是在听到朱松的质问之后,朱一闪很果断地……叛变了!

    “这三个该死的混淡,敢在背后说殿下的坏话,咱们这样做确实不为过!”朱一闪狠狠地咬了咬牙,道:“殿下,我这就去安排下去?”

    “嗯,去吧,事情办得漂亮点!”朱松点点头,眼瞅着朱一闪开始往外跑了,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吼了一声:“一闪,别忘了把本王侧房里的夜壶放到桌底下!”

    啪嗒!

    已经快要跑出前院的朱一闪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啃屎。

    ……

    前院大堂,三人已经等不下去了。

    “不成,难道韩王不来,我们就一直这样等下去吗?”胖胖的朱晨朱侍郎站起身来,道:“皇上那边还等着咱们去复命呢,这样下去,咱们今儿一天都回不去了!”

    “那能怎么样?”五短身材的孙毅,颇有些无奈地说道:“这王府可不是咱们能随意闯的地儿!”

    “不能乱闯,难道还不允许咱们走了?”朱晨拍案而起,指了指空荡荡的桌子,继续说道:“看到没有,连杯茶都不给咱们上,这摆明了是不想见咱们!”

    “那照朱大人的意思?”李济老大人发话了。

    朱晨脸上出现了一丝冷厉的表情,道:“进宫面见皇上,参他韩王无视旨意,怠慢钦差!”

    这也就是在建文年间了,若是搁在洪武爷在位的时候,连亲王抗旨不尊都能赦免,‘无视旨意,怠慢钦差’,这撂在亲王身上,算个鬼呦!

    “三位大人,当真是怠慢了,怠慢了!”

    也就在朱晨话音刚刚落地的时候,朱一闪就一脸歉意地走了进来,口中亦是不停:

    “想必三位大人也知道,我家王爷大婚将近,众多事务繁忙,故此才没有顾得上几位大人,还请几位大人莫要怪罪才是!”

    得,看来朱一闪也不是省油的灯,两句话,把李济他们方才‘无视旨意,怠慢钦差’的鬼谏言给冲了个粉碎。

    人家大婚将近,还不许人家忙了?

    朱晨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就像是被妻子抓住的出.柜丈夫,好尴尬呦。

    到底是礼部尚书,面对一个小小的伴读,李济也是给足了面子,他站起身来道:“朱大人说笑了,咱们都是给官家办差的,没有什么怪罪不怪罪的,不晓得王爷眼下还在忙吗?”

    俗话说得好,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是王府呢?别看朱一闪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伴读,能量也大得很呐。

    “几位大人,我家王爷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相信过一会就会过来向几位大人赔罪的!”

    朱一闪脸上陪着笑,道:“对了,几位大人,咱们换个屋子吧,眼下已经临近晌午了,王爷还特意为几位大人准备了午膳呢!”

    “哦?那倒真是麻烦王爷了,我们现在就去吗?”李济眉头一挑,心说:“这位韩王也挺会办事的嘛!”

    倒霉孩子,到现在才想起朱松的好,不晓得一会还会不会是这种心态。

    “嗯,走吧,小的在前面带路!”朱一闪点点头,直接向着拾掇儿好的那间书房带了过去。

    ……

    在路上,三位礼部的大人是心思各异,李济倒是没有什么,那朱晨还有孙毅一直都在一起小声地嘀嘀咕咕,还对王府的景致指指点点地,一看就不是在说什么好话。

    一行人笔直地向着中院左侧的厢房走了过去。

    三人还没到那厢房门口呢,远远地就瞧见了几个熟悉的身影,却是韩王朱松带着两个小家伙,正静静地等候在那里。

    “三位大人,别来无恙否?”朱松上前几步,笑着说道。

    “下官见过韩王殿下,见过徽煣小公子!”李济、孙毅以及朱晨全都上前见礼。

    “哈哈哈,三位大人快快免礼!”朱松上前扶起李济,道:“今日事务繁多,本王实在是抽不开身来,这不,刚忙完后面的事情,本王就赶过来了!”

    “殿下临近大婚,自然是忙的,下官等,多等一会也没有什么!”五短身材的孙毅,简直就是一十足的小人,方才还在背后编排朱松,现在却是摆出了这么一副谄媚的嘴脸。

    “坏人!”朱徽煣躲在朱松身后,小声地嘀咕。

    “哈哈,里面请,快里面请!”朱松笑容满面,没搭理小家伙。

    “殿下,您请,您请……”孙毅低眉顺眼地谄笑着,抢着上前去掀帘子。

    孙毅这一举动,正好随了朱松的愿。

    一掀帘子,哎呦,一股子干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

    朱松、两个小家伙还有朱一闪捣得鬼,自然晓得是怎么回事,两大两小全都下意识地往一边闪了一下。

    这一股子干泥土的气息,全都喷到了孙毅、朱晨以及李济的脸上。

    李济还好一点,毕竟站在最后面,最倒霉的就是孙毅跟朱晨,不仅土气扑面,还带着点子骚.气。

    没办法,朱松房里的尿壶,还在屋里桌子底下搁着呢,能不骚.气吗?

    “阿嚏!”

    “咳咳!”

    猝不及防下,孙毅和朱晨鼻涕还有咳嗽,接连不断地响起,看得朱徽煣还有朱瞻基这俩坏小子,捂着嘴巴嘿嘿直乐。

    正掀着帘子的孙毅扭头看着朱松,憋出一句话来:“殿下,您这书房……还真是别致呐!”

    朱松伸头进去看了一眼屋子,转身对朱一闪说道:“朱一闪,你个臭小子偷闲做懒,让你找几个下人好好收拾收拾书房,你怎么不收拾啊?屋子这般脏,这叫人怎么喝茶用膳呢?”

    朱徽煣原本还在偷笑,听到朱松这话不由得脸上神情一愣,继而向朱一闪投去了同情的眼神。

    朱一闪心里头委屈啊,心说:“要不是爷您让我这么收拾,能收拾成这鬼模样吗?”

    不过朱一闪也明白,朱松这是给自己打掩护呢,作为朱松身边的亲近人,这口气得忍啊,为的就是看那个朱晨还有孙毅出丑。

    见朱一闪不说话,朱松说话更上劲儿了:“看见没有,几位大人都不愿意了,这一屋子的土……嘿,桌子底下还放着个夜壶,你小子这是要上天呐?”

    “殿下,小的现在就收拾!”一边这样说着,这小子不小得从哪里拽出来一个鸡毛掸子,直接在桌子上掸了起来。

    噗噗噗!

    呵,好嘛!

    这不掸还好,一掸,那是满屋子尘土飞扬啊,搞得礼部的几位主官,那是灰头土脸,待都没法待了。

    “得嘞,看来这位爷是铁了心不想让咱爷们留下来了!”李济算是看明白了,这是韩王在存心恶心他们呢。

    想通了这一点,李济方才在心中对朱松的丁点儿赞赏,瞬间土崩瓦解。

    “王爷,您这……您这也太过分了吧?”最终还是朱晨绷不住脸了,质问道:“下官三人可是陛下钦点,前来您府上教您演礼的,且不说方才您晾了我们半个时辰,这一次又算怎么回事?”

    朱松脸上仍旧是笑容满面,并没有因为朱晨的质问而有丝毫的气性。

    孙毅看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连忙当起了和事佬:“朱侍郎,怎么能与殿下如此说话呢?不过是下人不走心,没有收拾屋子罢了,有什么呢?难得殿下命人准备了午膳,留咱们用膳,咱们将就将就也就是了!”

    一边这样说着朱晨,孙毅另外一边开始向朱松赔罪:“殿下,方才朱侍郎糊涂,说了些浑话,不过咱们都是给皇上办差的,这皇上交代的差事没办好,朱侍郎心中难免会焦急,还请殿下莫要怪罪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