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这几个家伙太坏了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这几个家伙太坏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甭管大明朝的勋贵们如何震惊,如何痛心疾首,如何编排朱松,这些都与朱松没有一两银子的关系。

    在这十来天的时间中,朱松依旧像往常一样,带着俩熊孩子这逛游,那游荡地……说是深居浅出,其实就是早晨出南京城,过了晌午就回府上纳凉。

    在外人看来,这位韩王虽说收敛了很多,却依旧与之前一般,并无二致,还是那个纨绔浪荡子。

    也只有与朱松特别亲近的人才清楚,这位当初纨绔、张狂的韩王殿下已经变了一个样,至于具体的,却是说不上来。

    此刻,韩王府上早就已经张灯结彩,哪里像是成亲,那热闹的场面分明是过年的气象。

    “哎,我说那俩灯笼挂高点啊!”朱松穿着一身紧身服,像极了管闲事的富二代,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殿下,就这几对灯笼您都换了几十个位置了,您不嫌烦啊?”

    朱一闪满脸怨念地跟在朱松屁股后面,朱瞻基还有朱徽煣,则是一脸兴奋地在两人身侧跑前跑后。

    “就你小子牢骚多!”朱松瞪了朱一闪一眼,道:“本王可是特意找人算过了,这灯笼就得放这儿,一点儿都不能差!”

    朱松这纯粹是在胡咧咧,屁地找人算过,他就是纯粹心里头憋屈,凭什么大明是皇帝老子的一言堂,他说什么是什么,还不许有小脾气了?

    老子拿你皇帝没法子,还不许折腾折腾别人了?

    “是小的多嘴!”朱一闪愁眉丧气地说道:“可是殿下,后天便是大婚的正日子了,礼部的几位大人在前院已经等了您小半个时辰了,您看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朱松气哼哼地说道:“又不是老.子非得求着他们礼部的人过来演礼,本王这么多的事情需要忙,哪里还顾得上他们,你去,就说本王正在忙,叫他们等着吧!”

    “这……好吧!”

    朱一闪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只能在心里头琢磨着怎么去应付那几位礼部的主管。

    ……

    韩王府前院正堂,三名穿着官袍的礼部官员,正坐在这里喝茶。

    “都说韩王殿下性子顽劣,只知享乐,起先的时候,老朽还有些不信,现在看来却是所言非虚啊!”

    一名看起来已年逾古稀的老者,那一脸褶子都皱到了一起,抓着椅子拂手的枯瘦大手有些颤抖:“唉,来这么一趟韩王府,连杯解暑茶都喝不到,这说出去谁信呐?”

    “李尚书,您有所不知啊!”另外一个看起来足有两百斤的胖子,也跟着叹了口气,道:“若是我们到您府上去拜望,您能睡个晌午觉再来见我们吗?”

    “那不能!”李尚书摆摆手,道:“我府上可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这位就能!”最后一个五短身材的礼部官员一撇嘴,道:“听说当年洪武爷在位时,有一次突然心血来潮,下旨让众位亲王殿下入宫觐见,这位韩王殿下可倒好,人家几位殿下都从皇宫里觐见完出来了,他才去,把洪武爷气地,叫大殿里的侍卫们,当殿就把他给乱棍打了出来!”

    “孙侍郎,这事是真的?”李尚书脸上的长眉抖动,不可思议地说道。

    “那还能有假?”胖胖的官员接口道:“哼,这位韩王殿下啊,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皇上还指望着这么个废物改变局面,我看啊,悬!”

    “朱侍郎,慎言!此话出你口,入我二人耳,切不可再对外人谈及!”

    李尚书吓了一跳,他有些惊惧地看了看了窗外,好像生怕被别人听去了一样。

    可怜的李尚书啊,没有注意到在大堂外临窗的下面,两团黑影静静地缩在那里,却是朱一闪和非要跟过来一起瞧瞧的朱徽煣。

    “这几个家伙实在是太坏了,竟然在背后说松叔父的坏话!”朱徽煣小银牙紧咬,低声道:“不行,我一定要教训教训这几个家伙!”

    跟在朱徽煣身边的朱一闪吓了一跳,道:“哎呦,我的小祖宗,您可千万别乱来啊!这几位大人都是礼部的主官,若是在咱们府上出个什么意外的话,那我家殿下还有您的父王,定会被皇上削藩罢爵的!”

    朱一闪这话倒是说对了,建文帝对朱松此次大婚很在意,派过来的赫然是礼部尚书李济,两位礼部侍郎,五短身材的是孙毅,而胖胖的则是朱晨。

    朱一闪这话说得有些重了,不过也算是事实,毕竟现在朱允炆正在进行削藩,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啪,突然有一个礼部的高官死在韩王府了,得,建文帝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削韩王的藩!

    那到时候,哭都没地哭去!

    “一闪哥哥,你放心,我还没有那么蠢笨,我要让他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朱徽煣的小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小手对着朱一闪摆了摆,待朱一闪附耳过来之后,嘀嘀咕咕地说了一通。

    “这……有些不太好吧?”对于朱徽煣的吩咐,朱一闪有些为难了。

    “哼,有什么不太好的?”朱徽煣一摆头,道:“你就说做不做吧!”

    说完,小家伙一脸恶意地看向了朱一闪,大有你不帮我做事,我就灭了你的架势!

    “好,我这就下去安排!”在小家伙的逼视下,朱一闪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应承了下来。

    不过他可不敢随意施为,他打定主意要去告诉朱松,免得朱徽煣玩得太过火了。

    ……

    把朱徽煣留在了前院大堂外,监听这三个礼部的主官是如何编排朱松的。

    领命而去的朱一闪,却并没有按照朱徽煣的算计去安排,而是跑到了朱松这里。

    “唉,一闪,不是让你去应付礼部来的那几个官儿吗?”正指挥着下人搬动家具的朱松,一眼瞥见朱一闪,奇怪地问道:“那几个老顽固这么好应付吗?”

    “哪呀,殿下!”

    朱一闪脸上有些焦急,“那几位大人在厅堂之中谈论您,说得……嗯,说得难听了一些。结果被偷偷躲在外面的徽煣小公子给听到了,小公子非要教训教训他们不可。小的这不是是在没办法了吗,才来找您吗!”

    “哦?小家伙怎么说得?”这下子朱松倒是来了兴趣,好奇地问道。

    “殿下,您……”朱一闪还以为朱松会说朱徽煣不懂事,没曾想,自家王爷却露出了这么一副感兴趣的样子,叫朱一闪顿时无语了。

    “什么殿下不殿下的?”朱松不耐烦地说道:“你就把徽煣怎么交代你的,给我复述一遍就可以了!”

    唉,自家爷也是个小孩子心性,这事应该去找白、刘两位长吏大人才对!

    没办法,只能如实招来了。

    恨不得抽自己俩巴掌的朱一闪,苦着一张脸把朱徽煣给卖了:

    说起来,朱徽煣这臭小子也真够损的,韩王府中院的左侧,有那么几间厢房,虽说这几间房子都顶这个厢房的名字,里面也都挺干净的,可实际上一直都没怎么用过。

    朱徽煣吩咐朱一闪,让他去找几个下人,把那几间厢房中的一间,照着书房的样子收拾出来,而且是怎么脏怎么收拾。

    “怎么脏,怎么收拾?”朱松眼睛一瞪,捂着肚子哈哈笑道:“哈哈哈,你别告诉本王,他还叫你把屋子里的那些精工桌椅板凳什么的,全都给换成膳房里的破旧板凳,最好再往屋子里面攘点土……”

    “这,这……”朱一闪瞪直了眼睛,道:“殿下,您怎么都知道?难不成是您教徽煣小公子的?”

    “哈哈哈……还真是,这混小子,把老.子讲的段子用在这里了!”朱松都快笑岔了气了,没想到自己给他讲了一段‘刘宝瑞’大师的相声,这小子就把坏主意憋在这帮礼部主管的身上了。

    瞧这几个家伙的倒霉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