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十三章 骚年,去垂钓吧!

正文 第十三章 骚年,去垂钓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擦,这事儿不对啊,朱楩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精明了?

    看到朱松一脸的讶然之色,朱楩乐了。

    “哈哈哈,为兄可是很怀念你这个表情啊!”朱楩哈哈笑道:“好了,还是告诉你吧!松弟,你也知道,那沐晟像是疯狗一样追着为兄在咬,最近竟然调查起为兄的财政,昨日还向建文求下来一道督察我岷王府财政的旨意。”

    说到这里,朱楩似笑非笑地看着朱松,道:“就连前两日送进你府里的三万两白银,还是为兄挂得五哥的名。要不然的话,你以为那几万两银子能顺利到你府上吗?”

    朱楩口中的五哥,是朱元璋的第五子朱橚,平日里他们兄弟俩走得比较近的,朱橚算一个。

    “这沐晟手伸得也太长了吧?”朱松皱了皱眉,道:“看来建文快被四哥给逼疯了!”

    朱楩冷哼了一声,似乎是在自语:“哼,四哥的燕军……”

    朱松一想起朝堂的局势来就头疼,还是算了吧,反正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和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管那么多作甚子。

    “行了,说那么多也没用,楩哥你自己小心就是了!”晃了晃脑袋,朱松站起身来了个懒腰,道:“徽煣,你父王不要你了,跟叔走吧,今天叔带你去吃好吃的!”

    “真哒?”一听说吃,朱徽煣顿时两眼放光。

    这熊孩子神经还真是够大条的,有了吃的,就把他爹给彻底抛弃了。

    “叔什么时候骗过你?”朱松一把抱起了朱徽煣,道:“楩哥,那我就先走了啊!你一路走好,等到了云南,一定要派人来告诉小弟!”

    朱楩没好气地挥了挥手,道:“快滚吧,别把我们家徽煣给饿瘦了就行,否则的话,我绝饶不了你!”

    朱松摆摆手,抱着朱徽煣大踏步地走出了厅堂。

    ……

    等朱松带着朱徽煣回到王府的时候,另外一个小家伙朱瞻基,早就已经在院子中遛起弯了。

    所谓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看来这小家伙挺会享受的。

    “松伯伯!”眼瞅着朱松牵着一个比他还小一号的小男孩进了他的跨院,朱瞻基顿时飞奔了过来。

    “老奴见过韩王殿下!”朱管家紧跟在朱瞻基身后过来,颇有些意外地看了朱松牵着的小男孩一眼。

    “呦,小宣啊!”朱松笑了起来,对朱管家摆摆手,道:“小宣,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岷王次子朱徽煣,今后就住在咱们王府了,伯伯把这小家伙安排在你隔壁的院落里,日后你们多亲近亲近!”

    话音落地,朱松又扭头看着朱徽煣,道:“徽煣,这是张宣,比你要大上一岁,快,叫哥哥!”

    哥,哥哥?

    原本脸上带着微笑的朱管家面色微微一变,古怪地咧了咧嘴角,心说:这都什么辈分啊?

    按辈分来算,朱楩是朱瞻基的叔爷,而他的儿子朱徽煣,理应是朱瞻基的堂叔才对。这位韩王殿下可倒好,又生生把朱瞻基抬升了一个辈分。

    “徽煣见过宣哥哥!”朱徽煣倒是听话,憨憨地对朱瞻基笑了起来。

    尽管心中也有些怪异,但是张宣知道这个时候也不能表现出来,便心安理得地点点头,道:“徽煣弟弟,你好!”

    “那行,你们先一起去玩吧,一会本王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朱松摆摆手,打发两个小家伙一起去玩,自己则是慢悠悠地向着自己的院子走了过去。

    两个小家伙刚认识,再加上年纪也差不多,所以对于朱松的离去也没感到什么,反正他们俩也能玩到一起。

    ……

    时间匆匆过,朱松可能是没什么时间意识,他口中的‘一会’,竟然足足耗了一个多时辰。

    等到两个小家伙的关系相处得跟亲兄弟一样的时候,朱松这家伙竟然还躲在屋子里睡觉。

    “我去,天怎么黑了?”晃了晃有些昏沉沉的脑袋,朱松就从牙床上爬了起来,“莹香,什么时辰了?”

    小丫头从外面跑了进来,低眉顺眼地对朱松道:“殿下,已经过了巳时了,后厨已经在准备午膳了。”“午膳就不用准备了,一会本王出去吃!”朱松揉了揉脑袋,道:“对了,之前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已经准备好了,奴婢现在就去为您拿!”小莹香乖巧地点点头,轻扭腰肢去了厢房外厅。

    过了没几个呼吸的时间,小丫头就拿着一大两小三个斗笠,以及三个只有半尺来长的小杆子,走了进来。

    朱松接过小杆子,轻轻往外一拽……唰,竟然从半尺来长的小杆子里面又抽出来一大截,这竟然是一根抽拉式钓竿,看材质好好像是木质的。

    捏了捏手中的钓竿。朱松点点头,道:“嗯,能够做到这种质量,老苗头的手艺还是不错的!莹香,待会你去找白长吏,让他赏给老苗头十两银子,就说是本王说的。”

    说完这句话,朱松就将那个大的斗笠往头上一罩,抓起三只抽拉式鱼竿就出了厢房。

    谁知道刚走到外面,一推开院门,就瞧见两道小小的身形蹿了过来,吓得朱松往后一跳,道:“谁呀?”

    “松伯伯(松叔父),是我们,张宣、徽煣!”

    张宣,朱徽煣?

    朱松定眼一看,还真是这俩臭小子:“你们俩臭小子,不在你们自己的院子玩,来我这里做甚子。”

    朱徽煣眨巴着俩大眼睛,道:“松叔父,您刚刚不是说要带我们去一个好地方吗?眼下都晌午了,咱们还去不去了?”

    “去啊,谁说不去了?我说你们俩小子着什么急啊?”朱松把眼睛一瞪,道:“你们俩,一个快五岁了,一个也有三岁半了,怎么这般毛毛躁躁地?不知道耐心一点吗?”

    尼玛,正所谓三岁四岁讨人嫌,小孩子哪有不闹腾的?

    听到朱松无缘无故地训斥,朱徽煣和朱瞻基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都带上了委屈之色。

    朱松可见不得小孩子哭,再说方才他不是被吓了一跳,泄泄火吗?

    火泄出去了,没必要再和孩子计较,朱松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别摆出那么一副委屈的样子,给,拿好了这两样东西!”

    接过朱松递过来的抽拉式鱼竿以及小斗笠,两个小家伙这才看到朱松的装扮。

    但见这位王爷,此刻穿着一身粗布衣服,头上还带着一个大斗笠,模样甚是古怪。

    朱徽煣便问道:“松叔父,您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啊?”

    “之前不是告诉你们,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吗?”朱松道。

    “那您这身打扮……”朱瞻基好奇道。

    “带你们一起去打打牙祭!”朱松咧嘴笑了起来,“对了,你们俩也去换身衣服,那地方不适合穿得这么华丽。”

    “哦!”两个小家伙拉拢着脑袋应了一声,转身就往自己的院子跑去。

    ……

    等两个小家伙换好了衣服,朱松吩咐几个王府的侍卫远远地保护他们就好,自己则是带着两个小家伙,拿着钓竿还有一个小箱子,径直出了王府。

    一行人一路向西走,过夫子庙,从西水关出城,而后沿着秦淮河一路走,最后来到一处山清水秀,人烟稀少的地方。

    清澈的河水静静地流淌,偶有炽热的夏风轻轻拂过,碧翠的树叶发出‘哗哗’的声音,蝉鸣高亢,疏影清浅,倒真是一方好去处!

    朱松带着两个小家伙站在河边的草地上,狠狠地伸了个懒腰,深呼吸一口气:“呼……到底是大明朝的空气好啊,就后世那雾霾天,人均得少活三十年!”

    这个地方是朱松前两日逛南京城的时候发现的,这几天处理的事情太多了,朱松今日就是想纯放松一下,免得精神过度紧绷,引起身体的连锁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