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十一章 白捡个媳妇

正文 第十一章 白捡个媳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以建文的性格,对他没利的事,他可是绝对不会做的!”

    朱松摸了摸下巴,有些玩味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怕是我这未来的老岳丈,对他朱允文来说,有着很大的作用吧?”

    “嗯?”

    朱楩惊讶地看了朱松一眼,在朱楩的印象里,自己这个弟弟虽说有些谋略,可是全都用在了吃喝玩乐、斗殴滋事上面,对于朝堂之事,一向都漠不关心。

    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至少对于朱允文的性格,朱松倒是把握得很准。

    尽管心中感到惊诧,但朱楩还是说到:“松弟,这次你可是猜错了!建文想要拉拢的,可不是你未来的老岳丈,而是你未来的大舅哥!”

    “大舅哥?”朱松诧异了,“楩哥,你就别再卖关子了,直接告诉我是谁不就得了!”

    “魏国公之妹徐妙锦!”

    朱楩淡笑地看着朱松,道:“这次你小子可是有福了,那徐妙锦出身王公之家,且贤良聪慧,天生丽质,更是满腹诗书,是咱们应天府有名的才貌双全之女。听说上门提亲的王公贵族,把魏国公的门槛都踏破了,没想到最后却是便宜了你小子!真是……”

    说到后面的时候,朱楩自己似乎都有些不敢置信。

    “魏国公?徐妙锦?”

    朱松倒是没在意朱楩脸上的表情,而是在脑子之中极速搜索有关魏国公的资料。

    徐晖祖,乃是中山王徐达长子,1385年袭爵魏国公,可以说是位高权重。

    而徐妙锦,乃是徐达的第三女,也是他徐晖祖的亲妹妹。

    有关于徐妙锦,更是曾经有一野史传说:说是徐皇后早逝,朱棣便打起了妻妹也就是徐妙锦的主意,但徐妙锦生性刚烈,在给朱棣写了一封‘拒婚信’后,就削发为尼,此事也不了了之了。

    如果赐婚这件事情是真的话,那朱松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楩哥,此事当真吗?”朱松咂了咂嘴巴,有些干涩地问道。

    “为兄还能骗你不成?”朱楩没好气地瞪了朱松一眼,道:“估计这几日便会有赐婚的圣旨下来,你小子到时候可别高兴过头了。”

    “哪能啊!”朱松拍了拍胸口,脸上出现了喜色。

    朱松前世虽说做了多年的保镖,小有资财,可就是一光棍,说句不嫌丢人的话,他甚至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

    没想到这重生了一次,不光权财两得,就连婆娘都有了着落,叫朱松这个穷吊丝,怎么能不高兴呢?

    看朱松一脸的喜色,朱楩撇了撇嘴,道:

    “你小子先别高兴地太早,我听说徐三小姐高傲地很,别看是建文赐婚,若是徐家小姐不想嫁的话,纵然是抗旨不尊,建文也不会把人家怎么样的!到时候,你可就出大丑了!”

    朱楩说得这倒是实话,再怎么说徐晖祖也是功勋之后,而且现在人家在朝中不光担任要职,手中亦有兵权。

    朱允文不可能为了一个浪荡子,得罪一个朝中举足轻重的大臣。

    听到朱楩的话,朱松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他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算了,不提这些了,你自己做好准备就是了!”

    朱楩不便再继续打击朱松,继续说道:“好了,松弟,你给我说说,这半个月的时间都去哪了啊?”

    提起了朱松的兴致,又毫不留情地予以打压,朱松一脸幽怨地瞅着便宜哥哥那张清秀的脸,怎么瞅怎么觉得欠揍。

    ……

    正如朱楩所预料得那样,朱松回府之后的第三日清晨,朱允文赐婚的圣旨就到了王府。

    “殿下,殿下,宫里传旨的太监到了,您快点梳洗一下,出去迎旨吧!”白福站在朱松的屋子外头,一脸焦急地叫着。

    “别闹,让我再睡一会,什么迎旨不迎旨的……”朱松一把推开小侍女扒拉自己的嫩手,迷糊道:“这才几点,一会再说!”

    什么几点?

    小侍女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还在呼呼大睡的朱松。

    这三日以来,自家王爷的嘴里总是蹦出一些难以理解的词来,甭管是伺候朱松的人还是新到府地朱瞻基小家伙,全都感到莫名奇妙。

    “王爷,白长吏说,宫里来圣旨了,叫您去接旨呢!”

    正在叫朱松起床的小侍女,名叫莹香,今年十五岁,长的明眸皓齿,十分地秀丽。

    此刻,莹香小脸憋得通红,几乎是趴在朱松的耳朵边在叫他。

    “啊,圣旨?对了,这里是大明朝!”原本还有些迷糊的朱松,听到小莹香的话后,噌地一下坐了起来,道:“莹香,眼下什么时辰了?”

    莹香睁着水汪汪地大眼睛看着朱松,很认真地说道:“殿下,已经是辰时了!”

    “糟了,糟了,今儿还要去楩哥府上接徽煣那个小家伙呢,完了,完了!”朱松拍了拍脑袋,道:“对了,你方才说什么?宫里来圣旨了?”

    “是,殿下!”莹香点点头,道:“田公公已经在外堂等了一炷香了。”

    “快,伺候本王更衣……算了,我还是自己来吧!”朱松可不习惯让人伺候着穿衣服,还是自己穿起来麻利。

    等到朱松收拾完毕感到前院厅堂的时候,已经是半炷香之后了。

    此刻,前院厅堂之中,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老太监,耷拉着眼皮站在那里,手中还拖举着一卷明黄色的卷轴。

    这老太监名叫田尽忠,跟在建文帝身边已经十多年了,可以说是看着朱允文长大的。

    而朱允文对田尽忠也很是依赖和宠溺,所以这次能够派田尽忠过来传旨,也算对这件事颇为重视了。

    见到朱松领着府中的大小官员,慢吞吞地走了过来,田尽忠也不气恼,反倒是向朱松恭敬地行礼:“奴婢田尽忠,见过韩王殿下!”

    朱松实在是不待见这些个阳奉阴违的娘娘腔,摆摆手道:“田公公免礼吧,这次还真是辛苦你了,还劳烦你亲自跑一趟王府!”

    田尽忠笑了笑,道:“殿下客气了,奴婢为主子办事,没有辛苦不辛苦的!”

    “他娘地,这老家伙说话还真是滴水不漏啊!”朱松暗自观察着田尽忠,面上却是不露分毫:“田公公,宣读圣旨吧!”

    田尽忠也不啰嗦,点点头就打开了手中托举的卷轴,开始宣读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韩王朱松,乃太祖第二十子,其聪慧机敏,博览群书,至今已及双十之龄,当可成婚!

    今有中山王徐达三女,即魏国公徐晖祖之三妹徐妙锦,贤良聪慧,天生丽质,满腹诗书,且徐妙锦双十芳龄,待字闺中。

    为成人之美,朕现将徐妙锦赐婚于韩王朱松,将婚期定于建文三年九月初八!届时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共同操办……钦此!”

    “下臣接旨!”

    朱松脸上多少有些惊讶之色,虽说朱楩已经提前和他通过气了,可没说连婚期都一块定下了啊?

    而且这日子也订得忒草率了吧?算算时间,今日就已经进了八月,再有二十来天就到了正日子了,要不要这么紧张啊?是嫌咱爷们成亲太晚了吗?

    二十岁了才结婚,这放在大明朝也是晚婚晚育了,妥妥地响应二十一世纪初期的社会主义号召。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田尽忠笑得很灿烂,不似作假。

    “田公公,你可知道这婚期为何定地这般急?”朱松接过圣旨,对田尽忠说道。

    田尽忠有些诧异地看了朱松一眼,道:

    “殿下,难道婚期近些还不好吗?您可知道,这婚期可是官家与魏国公亲自商议之后方才定下的!对了……官家已经交代礼部与钦天监,这次殿下大婚,一定会办得热热闹闹的!”